香江霧語

TVB劇《金宵大廈》演員為扮演外傭塗黑皮膚,被批種族歧視,你如何看?

你認為種族可以扮演嗎?塗黑膚色是劇情需要還是種族歧視?


《金宵大廈》劇照。 圖:網上圖片
《金宵大廈》劇照。 圖:網上圖片

你認為種族可以扮演嗎?塗黑膚色是劇情需要還是種族歧視?

有網民翻出香港以往的影視作品,認為塗黑臉是一種喜劇手法,你同意嗎?

你認為影視作品應如何處理弱勢族群的題材?

4月12日,無綫電視台(TVB)播映的劇集《金宵大廈2》中,演員黃婉華為了扮演菲律賓外傭的角色,將自己的身體塗黑,並模仿菲律賓口音演出,引發種族歧視的爭議。

討論源自法新社港澳台分社主任泰勒(Jerome Taylor)轉發的一則推文,該帖文質疑劇集處理香港少數族裔問題的方式,事件其後引起國際關注。

4月13日,菲律賓駐港總領事Raly Tejada批評電視台利用「塗啡臉(brown face)」的手法扮演外傭,是強化負面的刻板印象,形容劇集極度無知、欠缺政治敏感度和噁心;國際移民聯盟主席Eni Lestari接受法新社訪問,認為塗黑膚色的行為是侮辱經常遭受歧視的在港外傭。

4月14日,有網民發起網上聯署,列出三項訴求,包括要求劇組和演員公開道歉、刪除具侮辱及歧視的劇情、電視界提供文化導修課課。聯署發起1日後,已收集逾800個簽署。

在爭議聲下,無綫把涉事的第7集在網上平台下架,並稱會在調整內容後重新上載。

種族歧視還是演技精湛?

在一段黃婉華正在化妝的影片中,她向鏡頭說這是「變黑的過程」,又一邊以菲腔英語說「我正在變裝成另一個人,變成棕色的肌膚」,一邊用化妝掃在腳上塗上棕色粉底。

其後,同為演員的華裔菲律賓人張蔓莎(Sabrina Man)轉載影片,批評黃婉華的行為。她向BBC中文表示,演員將臉及身體塗上棕色涉及種族歧視,因為這種行為最初是用來嘲諷有色人種。她認為膚色是自然天生,無需要為角色刻意模仿,也不要用來嘲笑。

除了膚色外,劇情被批評是加深對外傭的刻板印象。其一,由黃婉華飾演的外傭Louisa模仿菲律賓腔的英語和廣東話,被認為是嘲弄菲律賓人的口音。其二,Louisa的形象被描繪為怪異、迷信。她因曾墮胎而利用巫術懷念逝世的胎兒,在家中暗地收藏「鬼仔」、在布玩偶沾上自己的血液、唱詭異兒歌,最終僱主透過在她房間設置的監視鏡頭,揭穿事件。

此外,劇集有多個情節形容外傭是貪慕虛榮的壞女人,增加觀眾對外傭的偏見。例如鄰居警告女僱主要提防年輕貌美的Louisa「搶走她丈夫」,又說外傭會以南洋邪術迷惑男人;僱主的女婿又質疑Louisa來港工作的企圖是為了嫁給有錢人,更形容有些外傭心理不平衡,會給主人下藥、下降頭,更會虐兒、虐老;當Louisa被問及婚姻狀況時,僱主兩夫妻斥責菲律賓男性負心,會揮霍妻子所賺取的薪金來「叫雞(召妓)」。

張蔓莎批評Louisa的角色強化香港外傭的刻板印象,包括愚笨和順從的個性。她指家傭勤力工作,很多菲律賓人已融入香港社會,劇集有侮辱和醜化成分。

然而,多個本地媒體報導大讚黃婉華的演技突出,指她模仿菲傭的說話口音傳神,黝黑肌膚亦儼如當地人。大批網民亦留言支持黃婉華,認為演員為配合劇情而塗黑膚色,是尊重角色的專業表現,形容有關批評抺殺演員的努力。

4月13日,無綫電視回應事件表示,黃婉華以專業和精湛的演技,成功刻劃出家庭傭工的角色,又強調無意歧視或不尊重任何國籍,並向任何可能受此事影響的人表達歉意。

現年32歲的黃婉華出生於加拿大,2019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這次是她首度出演電視劇。她在訪問中提到,她為了飾演此角色,花了3、4個月練習菲律賓腔,在網上聽菲律賓人講英文,又向家中的外傭學習口音,假日更去外傭聚腳點跟她們交流,務求真實地呈現角色。她又直言自己皮膚偏黑已慣被誤會是外傭。

另一方面,有娛樂評論人認為劇情寫實地呈現外傭的困境,並無醜化之意,例如Louisa學歷高卻要離鄉別井工作以供養家人、擔心被解僱而被遣返回國;此外,劇集拍出港人對外傭的不禮貌和歧視行徑,替外傭吐苦水,例如Louisa被鄰居言語淩辱「她只是工人」;而且,劇情講述Louisa的外貌與僱主死去的女兒相似,僱主視她為女兒的替代品,替她化妝、裝扮。Louisa的皮膚因而變得偏白,後來更演變成如本地人一般。

根據入境處數字,截至2022年,香港共有339451外籍家庭傭工,其中約20萬人來自菲律賓,佔約56%。在疫情下,在港外傭遭受更嚴重的歧視,包括放假被禁止外出、染疫後被趕出家門,無家可歸。

塗黑扮裝早成禁忌

在美國,塗黑臉(Blackface)是在19世紀普及的一種戲劇化妝形式,白人演員會塗黑皮膚扮演黑人。但後來被普遍認為是冒犯、無禮和種族主義,現時在北美和歐洲大部分地區已成為禁忌。

2019年,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被爆出他曾塗黑扮阿拉丁,捲入種族歧視的醜聞,危及大選選情。當時,美國《時代周刊》刊登一張杜魯多於2001年的舊照,他在一個「阿拉伯之夜」學校活動上,頭戴阿拉伯頭巾並將面孔和雙手塗成深棕色,被外界批評是種族歧視的嘲諷行為。

在亞洲地區,近年亦開始關注塗黑臉或塗啡臉的事件。2019年,新加坡藝人把皮膚塗啡拍廣告,被批種族歧視,其後廣告公司道歉;2021年馬來西亞歌手朱浩仁的歌曲MV中,將女主角皮膚塗啡,並宣傳美白產品,引起爭議,官方其後道歉並將影片下架。

在香港,有網民翻出多套影視作品,認為塗黑臉是一種港式喜劇的手法,諷刺有關批評是過度政治正確。例如江欣燕在1988年的無綫綜藝節目《歡樂今宵》中,扮演外傭Maria;2012年上映的喜劇電影《男人如衣服》中,鄭中基塗黑臉、戴假髮扮演印度女性。但有網民反駁,以數十年前的影視作品為標準是不合時宜。

在港菲律賓人的困境

事實上,電視劇是大眾流行文化的重要產物,反映當下社會不同性別、種族、階層、年齡和族群的矛盾,亦潛移默化地影響觀眾的價值觀。

有論者認為,《金宵大廈2》正正反映在港菲律賓人在主流媒體下邊緣化的地位。

來港多年的菲律賓籍教師娜塔麗(Nathalie Blanco)向BBC中文表示,事件反映主流電視台、乃至香港社會將菲律賓人視為鐵板一塊,長期以刻板印象對待全體在港菲律賓人。她解釋自己像許多菲律賓人一樣膚色白皙,丈夫卻因膚色較深被誤以為是外賣員。

曾在香港做演員的張蔓莎認為,菲律賓人作為香港最大的少數族裔之一,電視台可輕易聘請菲律賓人扮演這個角色。

劇集監製葉鎮輝則表示,曾接洽電影《淪落人》女主角、菲律賓人Crisel Consunji,對方覺得劇本好,惟不想被定形而婉拒。他又透露花了半年時間選角,又試鏡數次,最後才找到黃婉華。

Crisel Consunji在2019年憑《淪落人》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她在電影中飾演菲籍家傭,照顧由黃秋生飾演的癱瘓僱主。擁有碩士學歷的她在2008年來港定居,曾遭受歧視。她在訪問中提到,應徵工作時,僱主以她菲律賓人的身份,否定她的工作能力,並冒犯地說,「這些人(菲律賓人)是蠢材,他們在社會上沒法立足的。」

你認為影視作品應如何處理弱勢族群的題材?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葉家潤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