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塔利班重新掌權阿富汗,阿富汗的女性地位將遭受何種打壓?

塔利班曾表示將尊重婦女與少數民族權利,卻同時禁止女性工作,你如何看?


2003年2月23日,阿富汗卡拉坎地區,女士們排隊進入當地一所診所。 攝: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2003年2月23日,阿富汗卡拉坎地區,女士們排隊進入當地一所診所。 攝: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女性不能接受教育和工作、將強制許配給士兵,你如何看阿富汗一夜間過去20年的女性平權路大倒退?

為回應外界恐慌,塔利班曾表示將尊重婦女與少數民族權利,卻同時禁止女性工作,你如何看?

阿富汗女性即將面對各種劫難,國際間甚至個體能如何伸出援手?

塔利班(Taliban)15日控制首都喀布爾,佔領總統府,對外聲稱阿富汗的戰爭已結束,復辟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阿富汗政府的倒台,不僅令國內人民和外界擔心阿富汗的人權嚴重倒退,當地的女性地位也必再遭受激烈打壓。

塔利班統治下,被壓制的女性

「無人理會我們,因為我們來自阿富汗,我們將在歷史中慢慢死去。我不能停止哭泣,但要擦掉眼淚才可以拍攝這段影片。」塔利班重新當政,Twitter 上流傳著一名阿富汗少女的自拍影片,哭訴當地女性將面臨黑暗的未來,亦控訴沒有人願意關注阿富汗女性的情況。

在2001年美軍進入阿富汗前,塔利班便以嚴苛的伊斯蘭律法來制定憲法規定,壓抑女性地位。當時的女性不但不能接受教育和工作,甚至不允許在沒有男性家屬的陪同下踏出家門。她們外出時也必須穿著一種遮蓋全身的罩袍「布卡」(burka),未遵守的女性將被處以公開鞭刑和處決。

女權運動家卡卡爾(Zarmina Kakar)曾表示,塔利班統治期間,她的母親帶她出門買冰淇淋,因為露出臉部就面臨鞭刑,「我認為若塔利班重新掌權,我們將回到那種黑暗的日子」。據報導,當年違反規定的婦女會受到宗教警察的羞辱和公開毆打,甚至公開處刑,雖然目前還未發生類似極端事件。

這次塔利班捲土重來,來自阿富汗北部朱茲詹省(Jowzjan)的39歲單親媽媽古帕麗(Gulpari)也指出,塔利班控制村莊後,實施嚴格律法,關閉女子學校,宣布沒有穿「布卡」不能出門,診所和醫療設施也被迫關閉。

古帕麗更指,塔利班曾要求自己其中一名女兒嫁給其成員,古帕麗兩名女兒分別僅為13和15歲。而據另一位婦人拉比亞(Rabia)表示,5月初開齋節一過,塔利班在清真寺貼出公告,要每個人列出家裡女兒名單,「說將在開齋節之後開始娶我們的女兒」。

塔利班重新掌權,爭取女權前功盡棄

阿富汗婦女事務部副部長 Hosna Jalil 今年4月曾在《The Diplomat》的訪問中,塔利班在20年前倒台後,雖然部分阿富汗女性仍面對被歧視和騷擾的問題,但爭取性別平等已漸漸取得進展:女童可以接受教育,也能上大學,女性的身影也出現在各個公眾場所和職場,而性別平等亦被列入阿富汗的憲法。

塔利班的重返,使人不禁懷疑阿富汗女性在爭取權益路上的20年努力將付諸流水。一位阿富汗喀布爾的女大學生在《衛報》撰文,透露當地女性現時面臨的恐懼。

15日,有警員疏散在女生宿舍內的女大學生,指塔利班已抵達喀布爾,會毆打沒有穿罩袍的婦女。女學生們想回家,卻發現公共交通工具的司機都不敢接載女性,擔心會被塔利班追究。該大學生的姐姐唯有走好幾公里,穿州過省才回到家。她痛苦地說,「當我離開我的工作枱時,我充滿着淚水地跟我的同事說再見,因為我知道今天將會是我最後一天上班。」

今年11月,那位大學生本應能從全阿富汗排名第二的大學畢業。得知塔利班即將掌控阿富汗,她卻表示自己和姐姐首先要做的就是收起其身份證、文憑以及所有的證書。她質疑:「為何我們需要把一些我們引以為傲的東西隱藏起來?」更有感「這刻的自己好像要用一把火,將這24年努力獲取的成就燒掉」。

她還發現,平日做指甲的美容店外本來掛滿漂亮女性的照片,現在那些照片卻被全數塗白。她悲壯地控訴自己將失去許多的自由:從此不能再聽喜愛的音樂,不能在咖啡廳和朋友相聚,不能穿裙子和塗指甲油。

對未來感到絕望的還有擔任公職的女性。阿富汗女市長 Zarifa Ghafari 在 Twitter 發出沉痛呼喚:「我正坐在這裏等待他們(塔利班)到來,沒有人幫助我和家人,我和丈夫只能與他們坐在一起,而他們(塔利班)會找著像我這種人,然後殺掉我。」

阿富汗女性現時面對的打壓

為回應外界的擔憂與恐慌,塔利班發言人納伊姆(Mohammad Naeem)15日向《半島電視台》表示,塔利班將尊重婦女與少數民族權利,以及伊斯蘭教法規定的言論自由。發言人又宣稱,軍隊不會進入任何人的家,呼籲國內的女性不需害怕,指塔利班「會保護她們的名譽,容許她們工作及接受教育。她們應該如常工作」。

儘管塔利班一度想挽回人民的信任,但另一方面卻開始對女性進行各方面打壓。

根據路透社報導,阿富汗女性開始陸續被禁止工作。在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有塔利班士兵走入銀行,驅逐在銀行上班的女性。槍手要求她們回家,禁止她們再上班,並稱可以由男性親屬取替其工作崗位。

另一名在馬累斯坦區(Malistan)一名懷孕7個月的22歲女子也向《衛報》透露,目擊塔利班來村落擄走村內的年輕女性,「但她最後跳樓自盡」。塔利班士兵又走進他們的家中,要求女性為他們煮食和洗衣服。​​最終女子決定逃到首都喀布爾,與其他流離失所人士在公園等地方落腳。

巴爾赫省(Balkh)則有年輕女性稱被禁止使用智能手機,若單身女性被發現使用智能手機,就會被質疑是否與異性發展關係。

BBC於16日報導指出,兩名原定 8月底參與東京殘奧會的阿富汗運動員,因機場關閉而無法離國,將無法參賽而退出,其中跆拳道運動員胡達迪(Zakia Khudadadi)原是首位代表阿富汗出戰殘奧的女性運動員。

阿富汗殘奧代表團長沙迪奇(Arian Sadiqi)表示:「我們打算用她(胡達迪)作為其他女運動員的榜樣,特別是殘疾運動員,在阿富汗的殘疾運動中,如果她能夠做到,你也可以做到,以鼓勵更多參與者」,「(但)可惜這沒有發生,50年、20年後我們又回到原點,這對殘疾運動員來說不是好消息」。

沙迪奇對此感到絕望,指「阿富汗女性花了20年時間走出來、獲得權力、上學、工作及參與體育活動」,「現在我只能想到她們的世界再次破碎,我不再看到希望」。

外界呼籲及幫助

2014年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的馬拉拉也有為是次事件發聲。眼見塔利班將重返阿富汗,馬拉拉表示,每個國家都有責任向阿富汗難民開放邊境。她認為,這不只是為阿富汗,亦是為全球和平。

巴基斯坦學生馬拉拉從11歲開始撰寫日記,記載在巴基斯坦塔利班控制下,女生求學的困難。後來日記獲BBC烏爾都語部發表,使其受到外界關注。2012年馬拉拉遭到巴基斯坦塔利班槍手於校巴擊中頭部,案件震驚全球。馬拉拉後赴英國接受手術和治療,其後與父親創立基金,全心投入國際間的女童教育運動,倡導女性受教權,後於2014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現時,英國承諾接收曾幫助英軍的阿富汗人,並容許尋求政治庇護者無護照入境。英國內政部指,目前已經接納約3300名阿富汗的翻譯員、員工及家屬前往英國,強調將按照英國各地區的容納能力,以決定阿富汗難民前往英國定居的名額。美國亦承諾,為曾協助美軍的阿富汗人提供住屋等,並已委托阿爾巴尼亞和科索沃暫時收容他們。

加拿大移民部長門迪奇諾則表示,對於阿富汗情況不會坐視不理,將歡迎總共超過2萬名阿富汗難民,包括面臨塔利班威脅的女性領袖、人權社運人士、記者、少數民族和LGBT人士,以及曾為加拿大擔當翻譯的人士家屬等。

阿富汗女性即面對各種劫難,國際間甚至個體能如何伸出援手?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施嘉怡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