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美國母親因沒人代顧兒子帶其一同面試,在職媽媽在家庭與工作面臨何種困境?

部分公司不僱用「職場媽媽」的原因為何?媽媽在求職時又會面對怎樣的壓力?


Maggie Mundwiller與兒子 Mylo。 網上圖片
Maggie Mundwiller與兒子 Mylo。 網上圖片

近年越來越多媽媽重投職場,但身兼多職時家庭與工作能如何平衡?

部分公司不僱用「職場媽媽」的原因為何?媽媽在求職時又會面對怎樣的壓力?

美國財政部長曾指出當缺乏托兒服務是母親投入職場的最大阻力,你認同嗎?政府該如何幫助她們?

住在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的一名母親 Maggie Mundwiller,日前在面試工作前找不到人照顧其一歲兒子,於是幫兒子穿上西裝,帶其一同前往面試,並把過程拍成影片上載至社交媒體。最後她不僅成功獲得錄取通知,還在網絡上爆紅。

Mundwiller 去年3月誕下兒子 Mylo,卻因疫情關係於上年4月被解僱,失去從事逾13年的銷售員培訓工作,當時兒子僅6周大。此後她便一邊找工作,一邊照顧她一歲的兒子。然而她的丈夫也要工作,無暇在她面試時照顧兒子。

直到近日她終於獲得面試機會,更在該公司同意下帶同 Mylo 前往面試。她當日幫兒子穿上淺藍色條紋西裝,並為其製作一份有趣的簡歷,當中工作展望是「吃掉所有零食」,技能則包含用牙齒聞花、30秒內摧毀任何乾淨地方等。雖然 Mylo 在面試時又流口水又搗亂,但 Mundwiller 還是如願被錄取。

Mundwiller 拍下面試過程,並發布到其 TikTok (抖音)帳戶上,怎料竟登上熱門影片,吸引逾970萬人次觀看。Mundwiller 表示,希望人們能像關注她一樣,關注有同樣育兒困境的在職媽媽,支援她們同時兼顧工作和家庭。

缺乏托兒服務,造成求職母困境

據 Connet FM 報導,Mundwiller 不得不取消同一家公司第一次的網絡會面,因為 Mylo 的午睡時間與會面相撞。當被邀請進行第二次會面時,Mundwiller 還未找到托兒服務。然而,該公司表示對孩子友好,並邀請她帶同兒子面試。

「我發現我面臨的困難很常見,但不常被討論。缺乏托兒服務、托兒費用昂貴、照顧小孩而睡眠不足、難以獨自去面試、被歧視等問題。我很高興對話以如此真實的方式開始,因為我發現很難在工作場所誠實地談論育兒問題,」她

近年來,許多父母都難以負擔托兒所的費用。這個問題更因為疫情而加劇,許多托兒中心由於實施社交距離措施,致使入學人數下降,不得不關門或減少接收人數。

根據倡導增加高質量兒童保育計劃的組織 Start Strong PA 研究,超過85%的嬰幼兒無法獲得優質的托兒服務。此外,80%的5歲以下兒童處於類似情況,而有資格開始學前班的兒童中亦有75%無法獲得優質課程。專家表示,需要更多政府資金來提高兒童保育和早期教育計劃的可行性和可負擔性。

另外,據致力於解決婦女和女童生活重要問題的全國婦女法律中心,Mundwiller 的經歷並不是孤例。自疫情開始以來,已有超過200萬女性離開勞動市場。據報導,自80年代以來,美國的女性就業率也是首次低於50%。

財政部長 Janet Louise Yellen在 5 月的新聞發布會上指出,缺乏托兒服務是全國人民不重返工作崗位的原因之一。她說,「照顧責任和缺乏托兒服務仍然是人們無法工作的重要原因。」

帶著孩子影響會工作效能?

雖然大多網民都理解 Mundwiller 的處境,更表示支持,但還是有網民在 Youtube 上觀看影片後,從勞工角度帶出公司的擔憂。

網民們指出,僱用媽媽員工並不合乎實際勞工效益。

「如果她在面試時找不到托兒服務,她也會為工作時找不到托兒服務而苦惱。而她將會是一個噩夢般的員工。」網民們說。

他們擔憂,「缺乏托兒服務」會成為孩子是媽媽們無法上班、遲到或者不得不提前離開的「通行證」。而其他沒有孩子的員工將不得不收拾她們的殘局,如加班兩次以彌補她們的缺勤。

網民 Cynthia Amos 更表示自己從來不會帶孩子去參加任何面試。「 它只是證明你不可獨身,而且總要有一個後備計劃去對應孩子的情況。帶著孩子去面試是多麼不專業的事!」

「職場母親的煩惱」是否會對他人造成麻煩?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沈旻靜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