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TVB 綜藝模仿林鄭月娥等收250宗投訴,觀眾對模仿失去興趣了?

過去 TVB 曾推出搞笑組合受到歡迎,為何此次同樣以「扮演」為主題的節目卻引來不同迴響?


無綫電視節目《開心大綜藝》。 圖:影片截圖
無綫電視節目《開心大綜藝》。 圖:影片截圖

過去 TVB 曾推出搞笑組合受到歡迎,為何此次同樣以「扮演」為主題的節目卻引來不同迴響?

港台節目《頭條新聞》曾被通訊局警告內容辱警,有論者認為此次通訊局會否出現「雙重標準」值得關注,你如何看?

曾被稱呼「一台獨大」到至今收逾二百宗投訴節目低俗,你如何看香港 TVB 的發展?

4月11日,香港無線電視台播出綜藝節目《開心大綜藝》,藝人王祖藍在節目中扮演特首林鄭月娥,取名「無綫特別堆填區行政長官藍太」,並改英文職銜「Cheap Creative Officer」。除了王祖藍有扮演「藍太」外,說唱歌手陸永也扮演政府專家顧問、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以及阮兆祥裝扮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三人共同舉行「記者會」。他們身後的屏幕顯示「信無綫 唔驚」。

在王祖藍發言期間,有身穿全身黑衣的男演員突然衝上台向他大叫「食屎」,身後有兩名保安員驅趕。環節有字幕提醒「以上內容純屬同大家開個玩笑,觀眾唔好太認真。」

然而,有傳媒向通訊局查詢得知,當晚的《開心大綜藝》至今一共收到約 250 宗投訴,主要認為内容「低俗」或具「侮辱成份」,未有正面回覆會否向 TVB 發出警告,僅稱將按既定程序處理有關投訴。

《頭條新聞》曾被通訊局警告內容辱警,港台後暫停製作節目

《開心大綜藝》播出後,不少觀眾都聯想到《香港電台》節目《頭條新聞》的「驚方訊息」中,主持人王喜裝扮成警員「忠勇毅」。但節目其後遭通訊事務管理局裁定「污衊及侮辱警員」。另外也再有三集節目被指污衊和侮辱警員,因主持人王喜均裝扮成警員,以垃圾膠袋裹着頸和雙手,開場時從垃圾桶冒出,「暗示警務人員均被視為廢物,遭人厭惡唾棄」,被指屬惡意描繪,向港台發出強烈勸諭。港台事後決定暫停製作新一季《頭條新聞》。

據南華早報報導,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講師梁麗娟指出,今次事件有兩個關注點。就《頭條新聞》曾被通訊局警告內容辱警一事,她關注當局會否出現「雙重標準」,反問「如果《頭條新聞》不能做,為什麼無綫可以做得?如果無綫可以做,是否等於某台特別受到保護呢?」

另外,她又強調須留意通訊局的反應,指出若節目最後與《頭條新聞》一樣受理,「是否以後大家都不可以再辦同類的政治諷刺節目呢?」

或因上集節目造成的爭議,在剛過去的週日, 《開心大綜藝》的扮演環節開始改為模仿藝人。盧宛茵扮演歌手衛蘭、主持林盛斌(Bob)扮演郭富城大唱《對你愛不完》。阮兆祥亦惡搞《愛‧回家》的「大龍生」羅樂林,和當年的《歡樂今宵》的扮演環節類近。

在《開心大綜藝》當晚的節目中,林盛斌(Bob)除了當主持,又有扮演其他人物「搞笑」。被問到外界對節目的批評佔多,模仿表演是否難再討好觀眾?他就表示:「其實每個觀眾都可選擇看不同類型節目,如《開心大綜藝》,扮嘢(模仿)只是其中一個環節,還有唱歌、跳舞、表演、遊戲及趣劇,希望滿足不同觀眾層,最緊要大家睇得開心。」

TVB 如何走下神壇?

TVB 一直是不少香港人成長中的共同回憶。自8、90年代起,不少家庭客廳的電視機上,播放的總是 TVB。在吃晚飯的黃金八點檔時間,TVB 總是播放各類型的劇集,套套都是大製作,「電視機撈飯」更是不少觀眾必做的事。但近年娛樂節目隨手可得,Netflix 和 YouTube 上各種創新的節目更深得民心,不少觀眾都從電視螢幕轉向網上平台。

2019年香港爆發反修例運動,TVB 在其新聞台報導相關的新聞的時候,被不少市民指責內容偏頗或不夠全面,例如新聞畫面被指主要聚焦於示威者的暴力等情況,因此其政治立場被不少香港市民批評緊靠中央,甚至有不少網民形容 TVB 是 「CCTVB」。

隨著運動發展,有市民開始發起杯葛 TVB 行動,減少收看 TVB 新聞等節目。不但如此,儘管 TVB 作為全港最大的電視頻道,廣告平台也一直受不少公司的青睞,但自從運動開始,TVB廣告商也成為抗爭者杯葛的對象。

而於此時,自2016年4月開始啟播、較新的免費電視台 ViuTV 卻後來居上,憑著綜藝節目《全民造星》系列、劇集《男排女將》等,贏得一眾觀眾的目光,讓不少家庭重現「圍在電視機面前看電視」的場面,成功成為不少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資深傳媒人認為「低俗笑話」難再吸引年輕人

2010年,藝人阮兆祥、王祖藍、李思捷曾組成「福祿壽」組合,以搞笑及扮演其他演員為主的表演,受到眾多香港觀眾歡迎。不過,此次同樣以「扮演」為主題的《開心大綜藝》卻引來截然不同的迴響,梁麗娟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則指出,利用低俗笑話和喜劇來吸引觀眾不再可行。

梁麗娟認為,雖然不論觀眾喜歡這些節目與否,它或多或少都能製造話題或吸引眼球,但這種以低俗笑話為特色,以譏諷時事的節目自八十年代已被常被「翻炒」,而舊橋段尤其難以吸引年輕人。

她又指,特別現在的網上媒體,如 Netflix 和 YouTube,已為觀眾提供更多種類的選擇,觀眾自然對電視節目有更高的期望。因此 TVB 應該重新製作一些有創意、高質素的節目。她甚至質疑10歲小孩也不會被這種節目吸引。另一方面,她察覺 TVB 的競爭對手,ViuTv 自2016年獲免費電視牌照起,一直能以不同的人氣節目來吸納觀眾,當中包括《全民造星》系列的綜藝節目。

至於知名廣告人徐俊文(筆名:徐緣)同樣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指出,TVB 最近的轉變難以取悅廣告商,皆因新的節目與舊的節目相近,都是藝人去模仿女性或其他公眾人物。從他對社交媒體的觀察,他認為現時的年輕人對一個靠模仿政府官員的節目「並不受落」。他又指,一些廣告客戶仍擔心 TVB 被號召杯葛的事宜,但強調 TVB 對一些以較年老的人士,如家庭主婦等為目標顧客的公司仍是有效的廣告平台。

為何年輕藝人比起 TVB 更喜歡 ViuTV?

自亞洲電視於2016年停播後,外界一直素有對 TVB 「一台獨大」致節目質素每況愈下的批評,加上運動催化,近年抵制 TVB 的浪潮越發激烈,尤其在年輕人中體現。

在眾多不再收看 TVB 節目的年輕人中,今年26歲、身兼舞者和演員的梁文賢向南華早報表示,當自己剛踏入娛樂圈時,便是透過參加 ViuTV 的選秀節目《全民造星2》這個途徑。雖然他沒有在節目中勝出,但就認為節目令他多了很多舞蹈演出的機會,又慢慢在社交媒體 Instagram 上累積粉絲。

他直言,電視觀眾對他職業發展而言並不是最重要,又表示 ViuTV 的新晉藝人比起 TVB 的在社交平台上更有人氣,有較多的追隨者。他指,藝人身上的話題才是最重要的,而年輕藝人則比較想在社交平台和討論區上得到認同。

區議員林兆彬就評論,ViuTV 對 TVB,就好像大衛對巨人歌利亞。他指出,ViuTV 用新人帶給大家希望,還有興奮的感覺;TVB 則用舊人「老 Seafood」(恃老賣老的人)做場鬧劇,變相叫大家轉台,放棄香港創意產業。

他又指,即使 ViuTV 藝人未必每個都異常出色,但當觀眾見證著這班新人或素人(例如香港男子跳唱組合 MIRROR、ERROR)漸漸成長為開始獨當一面、散發著星味的藝人,感受到他們付出的汗水,觀眾便會覺得很安慰。

作為觀眾,你較喜歡 TVB 還是 ViuTV 的節目?為甚麼?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施嘉怡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