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巴黎教師斬首案因學生謊言而起,律師則稱是父親反應過大,悲劇應責歸於誰?

在現代社會,多元價值觀如何與宗教文化並存?法律可以解決兩者之間的衝突嗎?


2020年10月,法國歷史科教師帕蒂被殺害,有人到學校門前擺放鮮花悼念。 攝:Aurelien Meunier/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法國歷史科教師帕蒂被殺害,有人到學校門前擺放鮮花悼念。 攝:Aurelien Meunier/Getty Images

學生父親於網上稱教師為「暴徒」,並呼籲其他家長要求學校處分後引發斬首事件,但其辯稱本意不想傷害任何人,你如何看?

在現代社會,多元價值觀如何與宗教文化並存?法律可以解決兩者之間的衝突嗎?

當惡性事件與宗教文化及群體伴生,宗教需要負上責任嗎?

2020年10月5日,法國巴黎中學教師薩米埃爾·帕蒂在課堂上討論言論自由時,展示了當年《查理周刊》諷刺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一名穆斯林學生其後向家長投訴,聲稱自己因向老師提出反對而被停課兩天。該學生家長認為帕蒂侮辱先知、濫用教師權利,其後在 YouTube、Facebook 等社交媒體上爆出帕蒂的姓名、學校與事件經過,又指帕蒂是「暴徒」,呼籲其他家長與他一起要求學校處分帕蒂。該事件在社交網絡上引起廣泛傳播。

至10月16日下午,該名老師被18歲少年安佐羅夫(Aboulakh Anzorov)用一把30釐米的刀具當街斬首。事件發生後,引發法國巴黎等城市上萬名民眾上街示威,高呼言論自由。

在血案發生近半年後,事件又有新發展。2021年3月10日,事件中曾向父親指控教師的13歲學生承認,自己當日其實並未出席課堂,沒有目睹事件發生。被停課是因個人遲到與操行問題,說謊則是因為怕被父親責難。

檢察官曾帕蒂被殺與網上針對他的煽動傳聞有直接因果關係。目前該學生被控以誹謗,其父親及另一伊斯蘭教人士則被控以串謀謀殺。學生的律師代表 Mbeko Tabula 認為,今次悲劇並不應怪罪於這名孩子,因為事源僅出於「父親的過度反應」,結果造成慘劇。而學生父親則向警方表示,覺得自己「愚蠢」,並說未曾想過自己的信息會被恐怖分子讀到,且發布訊息時本不想傷害任何人。

法國政府擬立法遏止同類事件發生

事實上,此類宗教衝突而引發的極端事件在法國並非孤例。2020年10月29日,法國尼斯聖母聖殿發生持刀襲擊事件,共造成三人死亡。行兇者在殺人時,亦高呼「真主偉大(Allahu Akbar)」,而警方亦在他的包中搜出一本《古蘭經》。此事被疑與薩米埃爾·帕蒂被斬首案有關,也在國際社會上引起熱議。

帕蒂血案發生後,巴黎、里昂等城市市民上街遊行示威,呼籲「言論自由」與哀悼受害者。法國總統馬克龍稱血案是「伊斯蘭恐怖主義襲擊」,強調當局對此絶不姑息。此後,法國擬驅逐231名疑似外國極端分子,並將這些人納入恐怖性極端化的名單中。

2021年2月17日,法國國民議會通過「尊重共和原則」法案,該法案亦被稱為反分裂主義法案,以打擊宗教極端勢力與宗教分裂主義。法國總理卡斯泰表示,這項立法不針對任何宗教,而是旨在保護宗教信仰自由。

世俗社會與多元價值之爭

近年來,法國關於言論自由、世俗主義與宗教紛爭的分歧日益擴大,社會也在不斷割裂。1905年的《法國政教分離法案》確立了法國世俗國家的概念,法國亦在各宗教之間保持中立,不在經濟上扶持任何宗教。而1960年後,北非、中東等地大量移民法國,也使伊斯蘭教成為了法國第二大宗教。據統計,穆斯林人數佔法國總人口數9%左右。

宗教文化與多元價值的衝突日益醞釀下,終於爆發。由於信仰伊斯蘭教的移民並未經歷過「政教分離」的變革,使得他們在融入世俗社會的過程愈發困難。比如,帕蒂案的兇手安佐羅夫是來自俄羅斯車臣的移民,於6歲時以兒童難民身份前往法國。他殺害教師帕蒂的原因是聽聞帕蒂在課堂上展示了穆罕默德的諷刺漫畫;然而,早在2015年1月,刊登這篇諷刺漫畫的《查理周刊》就已經歷過一場激進派穆斯林發起的恐怖襲擊。恐怖分子高喊「真主偉大」的口號,向周刊工作人員與警員發起襲擊,導致12死11傷。

在教師斬首案後,法國《星期日報》刊登一篇49人聯署文章,呼籲法國政府進行「全面、徹底的政教分離」,並改變在公共辯論與政策上的綏靖立場;亦有評論認為,法國現行的「言論自由」,是社會精英所界定的「言論自由」,並認為事件發生後,法國民眾在社交媒體上表達追思、上街示威呼籲言論自由等行為,是強者為選擇性貶抑某特定種族行為時提出的合理藉口。

而法國總統馬克龍在表明捍衛世俗社會的言論自由後,國際穆斯林社會對他的恨意也在持續增長。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指責馬克龍「領導了針對穆斯林的仇恨運動」,敘利亞、巴基斯坦、伊朗等伊斯蘭教國家也對法國公開譴責。2020年11月,許多穆斯林掀起抵制「法國貨」運動。在社交媒體上,「抵制法國貨」等話題已經被轉發超過10萬次。成千上萬人在孟加拉國走上街頭,呼籲抵制法國貨。

當自由多元的普世價值與傳統宗教文化發生衝突時,造成的社會割裂該如何彌合?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楊雨萌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