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大陸推「肛拭子篩檢」稱可以提高準確率引多國抗議,你能接受這種檢測方式嗎?

有意見指肛拭子篩檢是「無休止的羞辱」,你認為特定群組該有權利選擇以何種方式進行檢測嗎?


2020年11月20日,中國天津的一所核酸檢測中心。 攝:Wang Yinghao/VCG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20日,中國天津的一所核酸檢測中心。 攝:Wang Yinghao/VCG via Getty Images

有意見指肛拭子篩檢是「無休止的羞辱」,你認為特定群組該有權利選擇以何種方式進行檢測嗎?

胡錫進指肛拭子檢測不應該用來進行「普通篩查」,有網民則反駁此檢測能有利於儘早發現患者,你如何看?

有教授指肛拭子可以糞便取樣方式替代,以減低入境人員採樣時發生不適的機會,你認為可行嗎?

今年1月,中國大陸開始引入肛拭子檢測。中國官媒新華網發文指,肛拭子採樣不夠方便,加上很多人對它接受度不高,因此採用肛拭子採樣只是對部分人進行的「針對性篩查」,並非所有人都需要採用,更不是要全國推廣。鼻咽拭子檢測仍然是目前最為普遍的檢測方式。

目前,肛拭子篩檢只針對特定群組使用,其中包括部分外國入境中國酒店的隔離人士,以及中國個別高風險地區人士。

對於肛拭子篩檢的安排,相繼引發了一些駐中國的美國外交官、日本公民等不滿。其中美國外交官在會議上提出抗議;日本公民亦向大使館稱:「心理痛苦很大」。有見及此,美國國務院曾表明會採取合適方式來維護外交人員及公民尊嚴。

美日韓表態反對

美國曾對肛拭子檢測提出抗議。2月24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表示,從未同意這種測試,「當我們得知一些工作人員被要求做這樣的測試時,直接向中國外交部提出抗議」,還補充說,中方曾告訴他們,那次測試是「弄錯了」。美方又強調,將致力於維護外交官和他們家人的尊嚴,以符合《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等其他外交法規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則否認該指控,並指:「據我所知,中方從未要求美國駐華外交人員進行肛拭子檢測。」

除了美國,日本與南韓亦對肛拭子檢測表態反對。1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部分前往中國的日本公民在中國接受肛拭子檢測,以進行病毒篩檢。有日本公民向大使館表示:「心理痛苦很大」,因此日本當局已要求中國停止在日本公民入境中國時進行肛拭子測試。同時,日本駐華使館希望中方重新評估有關做法,但目前還沒有得到中方改變檢測方法的回覆。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回答相關問題時表示,中方將根據疫情形勢變化,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科學動態調整相關防疫措施。

另外,根據韓聯社的消息,中方對外國人實施肛拭子檢測引起旅華南韓人不滿。2日,南韓外交部發言人崔泳杉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兩國在商討之下已達成共識,從今年初開始,南韓人入境中國時能採用自採糞便樣本的方式,可不需採用肛拭子檢測。

胡錫進帶頭反對引熱議

1月27日,根據澳洲新聞網的報導,一名曾接受肛拭子檢測的人表示,「只是無休止的羞辱,沒有其他感覺」。澳洲國立大學傳染病專家賽納納耶克( Sanjaya Senanayake )質疑,「我不知道用肛拭子檢測能夠達成什麼目的」。同日,西班牙ABC新聞網報導指,中國採用的肛拭子檢測是「屈辱」的,並以嘲諷的口吻寫道,「希望醫生不要把鼻拭子和肛拭子檢測的棉棒弄混」。

3月3日,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同在微博表示,「肛拭子這東西,一般的中國人同樣不會願意接受它。但是如果一個人已經得了新冠,住在醫院裡尋求康復,而且需要確認康復的實現,或者一個人是確診患者的密接,處在隔離中,他需要放心地回歸正常生活,那麼肛拭子對他來說就比較容易接受了。」

不過,胡錫進也表示,肛拭子的適用範圍「應當是非常有限的」,並不應該被用來進行「普通的感染排除性篩查」,且「無論對中國人還是外國人,這個道理都應適用。」他稱自己認識的人中有無數人經歷過核酸檢測,但還沒聽說過有任何人經歷了肛拭子篩檢。

中國網民紛紛在貼文下留言嘲諷:「老胡出國前肛拭子了嗎?」、「支持給老胡肛拭子」、「祝老胡早日享受VIP服務」等等。有網民還說,「怎麼能和官方唱反調呢?」,並建議他「可以以身試試,到底為甚麼民眾普遍抗拒肛拭子,這樣你也更有發言權、更有說服力」。

另外,部分中國網民不認同胡錫進反對「肛拭子」篩檢,留言反駁他:「錯了,應該對疫情高發國家地區來的人全員肛拭子檢測,這樣更準確,更有利於儘早發現患者和無症狀感染者。這是科學,容不得洋人矯情」、「這事不該是你認為來決定的,哪些人需要做還是交給專家來決定吧。同時,最好專家能給出支持決定的數據來支持」、「應該聽政府的,因為國家不會害我們的」、「和反口罩一樣,只要中國先說的就無腦反對,政治化口罩之後又政治化肛拭子」等等。

研究指肛拭子檢測準確率更高

北京佑安醫院呼吸與感染疾病科副主任醫生李侗,在接受中國央視新聞的採訪時表示,通過研究發現,一些無癥狀感染者或輕症患者感染病毒後病情恢復快,可能3至5天咽部核酸就檢測不到了。部分感染者糞便或肛拭子核酸陽性的持續時間會比上呼吸道持續時間長。因此,增加肛拭子檢測能提高感染者檢出率,減少漏診。

2021年初,醫學雜誌《未來微生物學》曾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即使感染COVID-19病毒的病人沒有胃腸道症狀,但他們的腸道也有被活躍且長期的病毒所感染。研究並指出,有兩宗確診病例在咽拭子檢測中結果為陰性,而在肛拭子檢測中結果為陽性。

2日,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教授盧洪洲表示,通過肛拭子的糞便檢測比通過上呼吸道樣本檢測更敏感、更準確,在入境人員的隔離期內進行肛拭子檢測,可以第一時間發現陽性感染者,防止輸入型病例引發本地感染。他還補充指,肛拭子也可以通過糞便取樣的方式來替代,以減低入境人員採樣時發生不適的機會。

西班牙以同樣方式檢測,惟僅針對個別人士

目前除了中國,只有西班牙在病毒檢測上引進肛拭子方式。1月底,西班牙媒體報導指,此測試方式在西班牙北部的加利西亞使用,但並未在人口更稠密的地區推廣此檢測方式。

不過,加利西亞衛生部補充說,這種方法主要在插管病人的身上進行。一位發言人表示:「肛拭子測試是對那些病情非常嚴重且需要插管的患者進行,因他們不能進行鼻拭子測試。」

你能接受以「肛門拭子」進行篩檢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何清怡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