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因變性被退伍的南韓軍人疑輕生亡,你如何看各國軍警中的 LGBTQ 困境?

軍隊要求森嚴的管理和鐵一般的紀律,這是否意味著在軍隊我們就應該拋棄對個人權利和小眾性向的保護?


南韓首名因變性遭勒令退伍的軍人卞熙秀,被發現倒斃家中,年僅22歲。 攝:Ahn Young-joon/AP/達志影像
南韓首名因變性遭勒令退伍的軍人卞熙秀,被發現倒斃家中,年僅22歲。 攝:Ahn Young-joon/AP/達志影像

變性者當兵因缺先例早已爭議不斷,如今面對卞熙秀事件引外界憤斥「跨性別者難道就不能守衛國家?」,你如何看?

軍隊要求森嚴的管理和鐵一般的紀律,這是否意味著在軍隊我們就應該拋棄對個人權利和小眾性向的保護?

有反對卞熙秀從軍的觀點認為,現役女兵或難以面對南韓史上首位變性後轉來的「新同事」,你如何看?

「撇開我的性傾向,我想要向每個人展示,自己能成為一位守護國家的優秀軍人,請給我機會!」

說出這句話的,正是遭南韓國防部以「失去男性生殖器」為由強制退役的南韓首位變性軍人卞熙秀。2021年3月3日,他被發現在忠清北道清州市的住處身亡。警方表示當地時間3日下午5點49分,發現卞熙秀陳屍在清州市上黨區的住處,研判她是以極端方式輕生死亡,目前還在進行調查當中。對此當地精神健康中心透露,卞熙秀是登記在籍的觀察對象,但2月28日下午以後,他們就聯絡不到卞熙秀,當時擔心她想不開,於是報案請求協助,結果最不願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

在她死後,有南韓網民激憤不已,呼籲國會議員通過反歧視法。在南韓第二大入口網站 Daum 上,有網民說:「整個南韓社會都應為卞熙秀的死負責。那些因為卞熙秀變性而嘲諷、在網上惡意留言的人,希望你們反省自己對卞熙秀做了什麼。」

南韓國防部發言人對卞熙秀的死亡表示哀悼。在相關新聞的下方,有韓國網民表示「獨自一人破除對 LGBT 的偏見太痛苦了,明智的決定應該是放棄加入軍隊。」也有一些網民不滿卞熙秀的死導致了韓國社會的分裂,而她本人的作法「太過極端」。

卞熙秀變性後奉獻國家心意仍堅定

根據南韓民間團體「軍隊人權中心」的說法,在京畿道服役22歲南韓陸軍下士卞熙秀於2019年冬休假期間前往泰國進行了變性手術。她回國後向轄區法院申請更換性別,希望日後以「女兵」身分繼續服役,這是南韓史上首次出現男性軍人變性,並申請性別修正的案例。

事實上,卞熙秀決定手術變性並非一時心血來潮。早在2018年,下士就已在國軍首都醫院,被認定為自己生錯性別的「性別焦慮」(韓文稱作「性別不快之感」)。除長期接受心理諮商外,她也接受賀爾蒙注射治療。從被院方診斷有對性別認同感到不安的症狀,到最後下決心接受變性手術前,卞熙秀的內心一直飽受煎熬。隨著抑鬱症加重,原本在軍中生活沒有考慮要「出櫃」的她接受了護士軍官「說出來會好一些」的建議,卞熙秀向所屬的部隊與上級公開認定自身是女性,同時表達了想要轉換性別的想法。

出櫃後,部隊就有權力向上級呈報卞熙秀適格與否,可以要求召開審議,討論是否適合繼續服役。但從大隊長到旅團長,雖知可能有風險,卻都肯定卞熙秀在部隊內的優秀表現,因此全未討論適格問題,反而核准她以出國旅行名義接受變性手術,回國後他們也曾向上級軍團及陸軍本部陳情,讓卞能繼續服役。

卞熙秀十分渴望能夠繼續留在軍隊,並轉換成「女兵」序列。她多次在公開場合表達自己的願望。2020年2月22日,卞熙秀與軍隊人權中心召開記者會,穿著軍服,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顫抖地面對記者說話,途中不時哽咽啜泣。「我從小就夢想成為守護國家與國民的軍人,內心面對性主體性的混亂,我一直壓抑自己,也決定為了國家犧牲。」

根據「軍隊人權中心」政策計劃組長金賢男的說法,「(卞)下士自年幼起就立志成為軍人,為實現夢想,她從高中起就報考了副士官學校。被授予軍階後,也誠實服役至今,未來想為國家與市民奉獻的心意堅定……」

軍隊為何不留餘地?

自變性手術回國後,卞熙秀希望藉走完法律程序來獲得身分認可,但現行法規對「變性服役」並未多做解釋或有補充措施,加上傳統軍方思維,通常將男性的性器官受損視為重大缺陷,易被分類到「已達除役資格」。

不久,南韓陸軍召開退役審查委員會,「根據《軍中人事法》等相關法令基準,認定屬於無法繼續服役之範疇」,在法院還未確認下士的性別正式轉換前便決定強迫其退伍。2020年1月24日,卞下士正式喪失軍人身分,回歸普通人。

目前《軍中人事法》第37條規定第1項第1款規定「因身心障礙導致無法以現役身分妥當服役者」,得經退役審查委員會審議後退伍。陸軍最後仍將摘除睪丸者認定為身心障礙3級,以此為作為強制退伍的依據。當下,南韓陸海空三軍接到規定,若被判定身心障礙3級以上者,無法報考副士官。

南韓軍方的決定迅速引起各方反彈和質疑。軍隊人權中心認為在法院都還未審理與確定接受變性的卞熙秀新性別前,軍方就急著要討論除役與否,已有人權侵犯與歧視的問題,早先已發文要求軍方延後開會,卻未被受理。而就在軍方召開退役審查前一天,接到緊急救濟案的人權委,於21日召開常任理事會後,正式對軍方要求,延後退役審查。但這些勸告卻無任何強制性。在卞熙秀接受變性手術前後,南韓陸軍從下到上皆知情,但為何在所屬部隊都表贊同與支持、軍方也有餘暇能做好應對準備的情況下,最後仍在卞熙秀的消息於媒體上曝光後,緊急決定將她除役?

就此,軍方沒有給予外界解釋。不過有研判認為軍方高層可能是在內部一番拉扯衝突後,拘泥於性別刻板原則,或是擔心會產生連鎖效應,而決定迅速做出反撲。的確,如果卞熙秀勝訴,勢必會有相當比例數量的軍人(無論男性或女性)跟進,將讓傳統上被認為較為保守、封閉並強調男女刻板印象的南韓軍隊一被迫走在重新面對跨性別與同志等性少數者族群的前線,這勢必會使得等級僵化的軍隊面對不小的爭議與變革,這是軍方高層不願見到的。

在得知自己將被強制除役後,卞下士表示會先等待法院宣告,再向陸軍提出申訴,若結果遭否決,可申請一次重審。值得注意的是,若交付重審,則審查委員不會像初審時只有軍人,外部人士也將參與其中。若重審仍遭駁回,就會要求國家人權委員會(人權委)介入,甚至展開行政訴訟。不過,翌月,他提出再次審查被駁回,去年8月向大田地方法院針對陸軍參謀總長提出取消退役處分的訴訟,原定於下月15日開審。但不幸的是,今年2月28日起她開始失聯,最終消防員發現她已在家中身亡多日。現場並沒有留下遺書,有傳言指卞下士曾有自殺傾向並一直接受心理治療,不過,自殺與他殺目前尚無定論,至今仍在警方的調查中。

變性者能否當兵因缺先例爭議不斷

目前世界上開放變性人士能當兵的國家共有20個,其中歐洲佔了15個。而在亞洲,最常被提及的泰國,變性人士(男變女)仍需前往徵兵地點報到,但只要提交變性證明並經檢核,則可免服義務役。即便如此,這些人依然能選擇加入軍隊,只是並不從事作戰訓練而擔任行政職。

美國,1994年起,軍方奉行「不問不說」原則——軍隊幹部不得主動詢問或調查士兵性傾向,性少數者只要不透露自身性傾向就能繼續留在軍隊服務。這項原則在歐巴馬總統上台後的2011年起被廢除,美國正式開放讓各種包含同性戀或變性人士等「性少數」人士參軍。但續任的特朗普總統在2017年以「手術或藥物補助花費過大」、「有損軍隊內士氣」為由,公開預告將推動禁止跨性別者從軍,起初有3個州的聯邦法庭駁回特朗普的禁令,只是在平權團體上訴後,最高法院在去年初,以5票贊成、4票反對,表決通過禁令,從去年4月起生效。

在亞洲領先同性戀合法化的台灣,雖然2019年5月便開放了同婚登記,在2019年的國軍聯合婚禮就傳出海空軍各有一對同性伴侶會參加,但最終他們還是迫於壓力沒有露面。隨著台灣社會氛圍、軍中風氣的轉變,2020年國軍陸軍以「不點破,讓外界自己發現」的方式對待同志新人。雖然台灣軍中有同志結婚,但目前仍然沒有類似南韓的跨性別案例出現。

不過,在台灣警察隊伍中,2015年,警政署保二總隊男警葉繼元因性別認同而留長髮的行為,數年來遭保二總隊記下大量申誡及各種打壓。至2014年保二總隊以蓄髮為由記下36次申誡、調地、管制配槍、考績丙等。2015年保二總隊更以蓄髮為由記下共18次申誡,並決議免職葉繼元。經過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持續不斷的努力,直至2016年9月,保二總隊方撤銷2015年度的一次蓄髮申誡,才讓葉繼元成功復職。葉認為保二違反《性別平等法》,也提告請求撤銷「考丙」並附加國賠50萬元。

2017年,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警政署訂定服裝儀容,並要求遵守,是維護團隊紀律、兼顧專業形象及民眾觀感,並非性別歧視也沒違反性平法,因此決定葉「104年年終考績考列丙等」並無違誤。2018年6月,葉從警隊辭職,不久擔任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秘書長,葉認為警察人員儀容規定是對性別歧視,也是無視公務員基本權的傲慢。警工會也指出,政府至今仍仗持「特別權力關係」,對公務員應獲得憲法保障的性別平等、勞動權益等基本權輕忽,警政署雖然改掉制服款式,但對於警方人員儀容,甚至帶有性別刻板的規範。

韓國本身民情保守,反同的基督教勢力龐大,南韓大眾對同志的接受度仍低。在軍中兩方自願的肛交行為仍被禁止,這種行為甚至適用於軍法審判,被發現者即可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這條法律向來被平權團體批評是歧視與打壓同志。

變性仍當兵是勇氣,還是「影響軍隊效力」?

卞熙秀的歷程曾引起巨大的輿論爭議。在她向媒體曝光自身故事後,自言面臨了許多來自恐同方的威脅恐嚇與人身攻擊。而她亡故的消息已經突破國界,衝上了中國的微博熱搜。除了毫無邏輯的恐同謾罵,一些網友認為東亞儒家文化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根深蒂固,卞熙秀是一人扛起了整個社會對此的壓力,而反對者則認為她並不能很好的適應軍隊的集體生活和等級制度,「跟男兵住一起吧自己性別不認同,跟女兵住一起吧人家也不認同。」

的確,卞熙秀轉換女兵的另一個阻力便可能遭致女性同事的拒絕,現役女兵會如何面對南韓史上首位變性後轉來的「新同事」仍是未知數。另外,有人認為軍方判斷她身體殘障符合程序正義,也同時有人認為她身心問題可能影響軍隊作為保家衛國的重要力量的效力,「在軍隊追求政治正確豈不是要天下大亂?」

不過,也有許多人表達了同情,認為她有過於常人的勇氣,可遺憾「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韓國社會無法理解他」、「南韓軍隊連同性戀議題都避之唯恐不及,對變性人肯定也是沒法討論的狀態」,更希望「韓國政府可以有新的政策,不要逼人走上絕路。」

卞熙秀本人也曾認為「軍隊缺乏對性少數者的關照」,「我知道,軍方還沒做好準備,去接受包括我在內的變性軍人,但我鍾愛的軍隊,現在正朝尊重人權的方向在進步。」卞本人見證了高壓的韓國軍隊逐漸開始接受更多的人權保障,禁閉制度正式在去年10月廢除,她原本希望藉此趨勢和自己的努力迫使保守的軍隊更進一步面對性別認同問題。而如今,她的死亡仍在警方的調查中。

軍隊要求森嚴的管理和鐵一般的紀律,個人權利和小眾性向的保護該如何安放?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羅晟煒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