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Facebook 禁止澳洲用戶查看新聞,抗議政府通過強制新聞付費法案,你如何看?

有聲音認為,社群媒體協助新聞業發展,但亦有人認為其剝削了新聞業的勞動成果,你如何看?


2021年2月18日澳洲悉尼,電腦顯示《悉尼先驅晨報》Facebook。 攝:Brent Lewi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2月18日澳洲悉尼,電腦顯示《悉尼先驅晨報》Facebook。 攝:Brent Lewi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有聲音認為,社群媒體協助新聞業發展,但亦有人認為其剝削了新聞業的勞動成果,你如何看?

是否應該加強對科技巨頭的監管與限制,以免其對各國發施號令?你認為科技企業該為媒體內容付費嗎?

Google 在與於澳洲政府磋商後已與多間傳媒達成付費協議,但為何 Facebook 仍不甘就犯?

2月17日,澳洲眾議院通過法案,強制科技企業就媒體內容付費。社群媒體 Facebook 隨即宣布,將不再允許澳洲地區的用戶分享或查看當地和國際新聞機構的專頁。18日,多間澳洲傳媒的 Facebook 專頁的所有貼文皆被清空,當中包括澳洲廣播公司《時代報》、《澳洲人報》、《悉尼晨鋒報》等,部分政府機構如衞生部門和氣象局的專頁也一度受牽連。

Facebook 表示,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批評該法案誤解了社交平台與新聞發布者的關係,又強調 Facebook 不會竊取新聞內容,而是通過分享媒體的故事來找到新的讀者的訂戶。

澳洲總理莫里森回應,指 Facebook 將澳洲從朋友名單中刪除(unfriend Australia),做法傲慢和令人失望,同時指該舉動印證了科網巨頭自以為比政府權力更大,重申澳洲不會屈服於此壓力。

澳洲為何要立此法?

據《路透社數字新聞報導2020》,在接受調查的澳洲民眾中,52%的人使用社交媒體作為新聞來源。其中,Facebook 在社交媒體新聞來源中排名第一,其次是 YouTube 和 Facebook Messenger。據 BBC 報導,2018年,澳洲政府就 Facebook 和 Google 對媒體和廣告競爭的影響進行調查,歷時18個月的調查發現,新聞媒體組織和數位平台間存在「不平衡的議價能力」,建議大幅修改現有規則。

因此,澳洲競爭及消費者委員會(Australian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ACCC)在去年7月發布了《新聞媒體議價法令》(News Media Bargaining Code)草案,要求 Google 及Facebook 必須就平台上所使用的新聞服務與當地的出版商議價,以支付適當的授權費用。

為反擊該法案,Google 在澳洲於自己的瀏覽器上嵌入了一則廣告,指責澳洲政府的新規定將傷害澳洲民眾使用 Google 搜尋及 YouTube 的權利。繼 Google 以公開信反擊之後,Facebook 也在8月31日回應,指若該草案成為正式法令,Facebook 將不再允許當地的出版商及使用者於 Facebook 或 Instagram 分享地方或國際新聞。

目前,Google 在與澳洲政府磋商後立場軟化,先後與多間澳洲傳媒達成內容付費協議,最新的合作夥伴是擁有多間報館及電視台的澳洲新聞集團。雙方簽訂三年合約,Google 將支付數以千萬美元,購買其新聞內容、語音節目 Podcast 和 YouTube 短片等,利用 Google 新聞平台 News Showcase 發布。

加拿大多間媒體表態支持該法案

今年2月,加拿大新聞媒體協會串聯國內多家紙媒發起「消失的頭條」運動,這些紙媒刻意在4日的紙本頭版「開天窗」,以抗議 Google 與臉書等社群媒體攫取絕大部分的廣告收益。據外媒報導,加拿大新聞媒體協會(News Media Canada)執行長 John Hinds 在給國會議員的信中說道:「加拿大各地的新聞公司都倒閉了。因疫情,新聞工作正在消失,只剩下仇恨和假新聞。」

Hinds 認為,這個問題的主要原因是數位領域缺乏監管,科技巨頭對世界各地的文字內容進行著前所未有的控制,「Google 和臉書是史上最富有的兩家公司,控制著加拿大網路的入口。他們決定了我們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在新聞中可以看到和看不到的東西,同時,所有加拿大新聞媒體公司,無論大小,都在遭受苦難的原因有兩個。首先,他們(新聞媒體)沒有從臉書和 Google 的內容中獲得報酬。其次,Facebook 和 Google 佔了加拿大數位廣告總收入的 80% 以上。」

加拿大文化資產部長 Steven Guilbeault 亦曾表示,「新聞不是免費的,出版業的工作必須獲得適當的報酬。」18日,Guilbeault 譴責 Facebook「清空」澳洲媒體專頁的舉動,並稱,Facebook 的舉動不會阻止加拿大在今年年初推進立法,要求社交媒體為新聞提供資金。

對於 Hinds 指控 Google 和 Facebook 賺走所有廣告收入卻無需為內容付費,Facebook 加拿大全球總監兼公共政策主管則回應:「這種說法忽略了免費的 Facebook 工具替出版界業務帶來的價值,這包括免費流量導向,可以直接將人們導向到他們的網站,僅在加拿大,我們估計每年的價值就高達數億美元。我們希望幫助新聞機構建立永續的商業模式。」 Google 發言人 Lauren Skelly 在聲明中說:「Google 十分在意加拿大的新聞業,我們同意加拿大新聞媒體協會的說法,加拿大的新聞媒體迫切需要支持。透過 Google 新聞創建培訓計畫讓新聞媒體獲得寶貴的流量,再透過各種計畫直接向記者提供資金,我們一直在支持加拿大的出版界。」

各方意見

有評論認為,澳洲的例子為各地政府制止科技巨企權力過大、規避稅款的力量打了強心針。其指出,近年科技巨企不僅透過演算法操控讀者閱讀的新聞,又透過收集用戶瀏覽喜好的數據,徵收相關內容廣告賺取巨利,形容此舉是澳洲政府向科企步步進迫,以合理付費制度平衡當地媒體和科技平台的地位。而在 Google 與政府達成協議後,計劃也開始見奏。

不過,在 Google 「屈服」的同時,Facebook 卻不甘就犯寧棄澳洲市場。

對此,有評論分析指出,若 Google 全面屏蔽新聞連結,將會大幅降低其搜尋引擎的功能,使其用戶轉投競爭對手。但對 Facebook 而言,由於有4%的用戶在程式上接取新聞資訊,而即使澳洲是 Facebook 重要的海外市場之一,其收益佔比卻非常低。經盤算後,Facebook 也許認為由自己「開出第一槍」比妥協更划算。

BBC 北美科技事務記者 James Clayton 則指出,Facebook 現在事實上已與如英國等部份國家的媒體公司簽訂合作付費協議,但「它想要的是取得這個議題的話語權」。他認為 Facebook 不想政府介入、由政府告訴它要轉載新聞需要付多少錢。因此它決定要讓各地政府知道,跟科技巨頭對立要付出代價。

不過 James 也表示,Facebook 這樣做有可能會引來嚴重反效果。目前,Facebook在澳洲的舉動已經引起批評,被形容是不民主、甚至是極權的做法。

另外,微軟總裁 Brad Smith 也在今年2月於官網發布消息,公開支持該法令。Smith 說,微軟理解媒體產業正面臨數位時代的諸多考驗,包括使用者喜好及商業模式的改變,因此,微軟全面支持此一試圖解決媒體與平台之間議價能力不均衡的法令。

Smith 更稱微軟積極地想取代 Google 於澳洲的地位,將進一步投資 Bing 以讓它趕上競爭對手,保證所有的小型企業都可以輕鬆且免費地將廣告轉移到 Bing。

你認同澳洲法案《新聞媒體議價法令》嗎?科技企業該為媒體內容付費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張清雯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