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台灣網絡節目《木曜4超玩》走出 YouTube 開演唱會,這是網絡綜藝的新型態嗎?

當線上免費影片蓬勃,網絡節目會跟傳統電視節目形成競爭嗎?


網路實境綜藝節目「木曜4超玩」。 圖 : 網上圖片
網路實境綜藝節目「木曜4超玩」。 圖 : 網上圖片

你有沒有看過《木曜4超玩》?怎樣的綜藝節目才能打中你的心?

當Netflix網絡劇入圍金鐘獎,綜藝也能入圍參與影視獎項的評選嗎?你認為怎樣的要素才是能獲獎的好作品?

當線上免費影片蓬勃,網絡節目會跟傳統電視節目形成競爭嗎?對於影視製作的暗湧,你如何看?

口頭禪「蛤」也能寫成歌?是的。

台灣網絡節目《木曜4超玩》(下稱:木曜4)上週六(19日)在台大體育館舉辦跨界演唱會「RISING」,當中主持人邰智源、KID、坤達跟歌手陳芳語就在當天演唱了他們以邰智源的口頭禪「蛤」創作的歌。陳芳語曾在木曜4節目上開玩笑:「這是我第一次做一個不是很正經的歌。」

《木曜4超玩》是目前台灣當紅的網絡綜藝節目,該頻道最初主打遊戲直播,其後慢慢發展出其他綜藝節目和副頻道《月曜一起玩》,背後由麥卡貝網路電視團隊製作。眾系列中,以藝人邰智源和其他五位主持人共同體驗各行各業的《一日系列》最受網民歡迎。

由於邰智源已年過五十多歲,在節目中雖常被嘲笑是長輩、被稱呼為「阿公」,並以「很老」的角度去體驗各職業,卻有很多網民認為「很捧」、「大推」、「台灣的綜藝節目正式被網路節目黃金交叉」。而在《一日系列》當中,最火熱的一集就是擔當柯文哲一日幕僚,目前已累積了超過1500萬次的收看次數。

值得留意的是,觀眾除了記得幕前的主持人邰智源、吃貨泱泱、「瘋面仔」(很放得開,玩很瘋的意思)KID 等六位主持以外,幕後團隊同樣受觀眾關注。

雖然有網民認為這節目看點開始變少、不能跟外國綜藝比較等。但目前木曜4的 YouTube 訂閱人數已接近200萬、有粉絲用9.1萬元新台幣買下演唱會的 VIP 位置、出版的新書更成為台灣博客來2020年度暢銷TOP 10之一;它的崛起讓人不禁探討網絡節目在傳統影視圈中構成的新生態。

藝人紛紛在YouTube開拍影片,網絡影片受眾多

2020年,不少藝人都開始在 YouTube 拍影片、節目:楊丞琳拍各種日常生活影片(vlog);曾之喬拍清談影片;鄭元暢邀朋友一起來做飯,甚至韓星 Jessica、港星鄭中基、鍾嘉欣拍生活、工作花絮類影片。

福布斯統計,2018年及2019年全球收入第一位的YouTuber——一名只有9歲的小朋友,兩年來合共賺取了過億港元。據市場調查機構 Kantar TNS Connected Life 的調查顯示,亞太地區網絡使用者每日平均花1.6小時瀏覽線上影片,香港有84%的消費者會每日看線上免費影片,台灣有78%,有77%的亞太地區數位消費者依舊平均每天花2小時收看電視。不過,東方線上 E-ICP 行銷資料庫顯示,台灣20至34歲的消費者「昨日有看電視」的比例在2014年至2018年間下降近一成。

另一市場調查機構 MoffettNathanson 2019年的報告中,美國傳統有線和衛星電視服務用戶大幅減少,剩下仍堅持付費給有線電視的觀眾,多數有定期觀看體育比賽習慣,報告預計其餘非體育迷的付費用戶5年內有機會流失。有分析師形容,取消電視付費業務的人為「剪線族」。除了用戶減少,報告還提到有影視公司現在把精力投放在利潤更高的網絡、串流業務。

三立電視節目部資深副總經理暨都會台台長王淑娟認為,「剪線潮」的確在發生,但認為沒有想像中嚴重。她認為未來節目要思考的是如何透過跨領域,「讓內容從電視到網路依然有競爭力。」

她認為,好的內容具有「穿牆術」,「可以穿過網路跟電視,得到很好的反饋」。因此在規劃內容時,先要明確確定受眾群,再掌握曝光的渠道屬性,比如有些內容屬於網台通吃,有些則適合網路,這樣才能達到較大的傳播效果。

木曜4團隊互相尊重 創作自由度大

回到木曜4,一個由大叔主持的綜藝節目,為何會得到觀眾的一致好評?

主持人邰智源認為,電視台只靠傳統市場調查公司,收集電視觀眾的喜好,未能廣納不同層面的觀眾取向,以此為根據的創作很難有突破,所以他和製作人李俊傑才轉戰網絡節目。而獲得成功,則有賴團隊尊重不同崗位所扮演的角色——木曜4分工仔細,由製作人到助導,後製剪接都有不同人各司其職,團隊互相尊重每個人的專業,邰智源舉例:「有一次開會說要拍一日寵物美容師,我覺得沒意思,百祥覺得可以嘗試,他就會試著說服我,我通常是尊重他的,因為他才是常常接觸網路族群、知道最新流行的那種人。」

邰智源又曾經試過扮演根本不認識的動畫角色,製作人說:「就像一開始做電玩的時候,我要邰哥在電玩展裏扮寶可夢(寵物小精靈)裡的訓練師小智,邰哥根本不知道那是甚麼東西,但他就是相信我,還是去做了這件事,而且發揮他的搞笑本領,表演得非常好。」就連出錢投資的老闆也會放手讓製作人創作,邰認為相信製作人對觀眾口味的觸覺,藝人做好主持的工作,節目才會做得好。

除此之外,「今天的工商時間」節目主要收入來源——業配廣告也是節目製作的亮點之一。能不讓本來討厭被廣告打擾的觀眾所喜愛,製作人認為,幫企業打造適合的業配方式十分重要。有些企業會拍成數分鐘的影片加插在《一日系列》中,有些能拍成一整集的內容,像時長兩小時的「一日Google特派員」,累積300萬的收看次數;而曾製作的「一日麥當勞」甚至已經進行到第二集,他覺得重點是不能影響觀眾觀影體驗,才能賣好產品。

老闆 Eric 廖啟璋則指與企業商討有趣的合作模式,沉悶的主題不會拍。香港影評人何兆彬認為,木曜4的廣告模式和廠商給予的自由度大,有時甚至讓人無法分辨到底是否業配。

網絡綜藝能否登上金鐘殿堂、成為台灣的Netflix綜藝?

節目老闆 Eric期望將來能拍出與Netflix一樣優秀的作品,讓外國人也看得懂。而隨着Netflix 的《罪夢者》與《誰是被害者》在2020台灣金鐘獎入圍多個獎項,有人提出疑問,應否讓網絡綜藝入圍金鐘獎?

有網友:「木曜如果能參加金鐘一定會拿獎」。台灣主持人黃子佼認為網絡節目的成功,吸引不少媒體人才在網絡發展,雖然 YouTube 節目在台、燈、聲的技術層面未必比得上電視,但構思內容的過程同樣不易。他以自己做網絡直播的經驗來說,網絡直播非常考驗主持功力,讓 YouTube 也能報名參與金鐘獎才跟得上時代,發揮金鐘獎鼓勵台灣影視從業人員的功能,讓更多人看到台灣的努力,同時鼓勵良性競爭。

瀚草影視總經理湯昇榮認為:「隨著串流平台的興起,加上文策院、文化部的助力,至少可見未來的兩年榮景,但三年內產業應該會有一次大洗牌,趨勢如何走,有待觀察。」

你心中的獲獎綜藝是甚麼?影視產業的大洗牌會何去何從?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黃美嫻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