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上海名媛群」拼單共享奢侈生活,這是感受上流生活的方式還是虛榮心作祟?

近年來,「精緻窮」消費也被認為是對美好生活的一種嚮往,你如何看人們對消費觀念與生活追求的轉變?


年輕女子在上海一間奢侈品專門店試裝。 攝:In Pictures Ltd./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年輕女子在上海一間奢侈品專門店試裝。 攝:In Pictures Ltd./Corbis via Getty Images

「法拉利60人團」、「愛馬仕提包4人團」,你有想像過奢侈生活也可以拼團享受嗎?

有網友嘲笑群中成員為「偽名媛」,但也有人認為自己「不偷不搶」享受上流生活不受批評,你如何看?

近年來,「精緻窮」消費也被認為是對美好生活的一種嚮往,你如何看人們對消費觀念與生活追求的轉變?

近日,大陸一篇名為《我潛伏上海「名媛」群,做了半個月的名媛觀察者》的文章引發輿論關注。

文章中,自媒體人李中二表示收到粉絲投稿,稱自己前女朋友想要進入一個由上海名媛組成的微信群,指出進群後有很多福利,「可以和有錢人做朋友」。李中二在好奇心驅使下,憑著10萬元人民幣的資產證明,與繳納500元入會費後,「冒充女人」進入了名為「上海名媛3群」的微信群組,繼而揭露了一系列「高配版拼多多」的操作。

(註:「拼多多」為大陸手機購物平台;用戶可發起與家人、朋友等拼單,以較低的價格購買商品。)

奢侈生活也可以拼單?

沃爾岡·拉茨勒在暢銷書《奢侈帶來富足》這樣定義奢侈:「奢侈,是一種整體或部分地被各自的社會認為是奢華的生活方式,大多由產品或服務決定。」 因而,名牌箱包、高級成衣、高檔汽車、私人飛機等一系列的昂貴物品使成為奢華生活的顯眼象徵。

對一般人而言,「奢侈」二字似乎只屬於高收入高資產的人群,但在「上海名媛群」中,富貴生活也變得平易近人起來。在李中二所貼出的上海名媛群電子邀請函上,寫著進群後的三大重點:可以進行奢侈品交流分享、和群友相約下午茶話會,結識百萬小紅書/微博博主、甚至能結交金融鉅子。

但李中二後來卻發現,自己加入的並不是「名媛群」,而是「高配版的拼多多」。他表示在群裏,不時有群員發起住五星級酒店的拼單邀請。例如,在國慶假期期間有人提議「拼團麗思卡爾頓,一共15個名額」,每人繳納200元人民幣,就能住上每晚3000元的五星級酒店。除此之外,群裡也有人提議40人團的寶格麗酒店拼團,只需繳納125元就能住上上海的頂級酒店。當中有群員還提醒大家:「屋子裏有寶格麗(名牌 BVLGARI)毛毯可以拍。毛毯大家排隊拍,不要搞髒。」

除了酒店拼團外,下午茶也可以拼單。一位群員發出「麗思卡爾頓雙人下午茶不到五百(人民幣),六人拼每人a85(每人平分85元人民幣),二缺四」的邀請。她還強調:「(雙人套間)一次能進3個。甜點我們不動的,我們走完你們進來拍就好」。

另外,還有人發起「法拉利60人團」、「愛馬仕提包4人團」、「Gucci絲襪雙人團」等。

各方意見

「上海名媛群」事件一出,立即引起網絡熱議。曝光事件的李中二認為,這是一種「虛假朋友圈包裝」,真的目的是「去各種高級場所『釣魚』」。有自媒體人認為,加入群組的女孩大多出生普通家庭,而借名媛噱頭包裝自己,也不僅是為了結識富家子弟,還有可能希望藉此吸引粉絲,成為帶貨網紅。

另外,也有許多網友質疑上海五星級酒店的管理措施不嚴。10月12日,上海麗思卡爾頓和寶格麗酒店回應媒體查詢時,否認有顧客 「拼團入住」的現象,並強調所有房客入住酒店時,都需要刷臉實名認證。然而,新京報記者採訪一名五星級酒店管理人員,其稱理論上顧客預訂房間後,仍可以偷偷帶人進酒店房間。

10月13日,《新民週刊》記者聯繫採訪到名媛群中的一名成員,表示要為「名媛生活」正名。她坦承群員們都不是「真名媛」,又認為「名媛」就是「有錢的上層女性」,大家只是為了開玩笑而起這樣的群組名稱。

該成員自述工資不高,平日生活節儉,也會租借衣服穿,日常花費最多的地方是在社交和人情來往上。對於「名媛群」受到各方批評,她認為群中的年輕女孩「花自己的錢,不偷不搶」感受更好的生活,表示不能理解為何會招來眾多指責。

也有評論指出,自媒體人李中二的「曝光行為」屬侵犯他人隱私,而文章也有煽動讀者對「名媛」進行攻擊之嫌。評論認為,不論群中女孩抱何種心態進群,但並沒有證據表明群員違反法律法規、擾亂社會秩序或對他人造成實質傷害,但她們卻因文章而遭受網絡暴力,反問「這樣的網絡風氣是我們應該推崇的嗎?」

然而,網友們似乎對此毫不「買帳」,在微博、小紅書等社交平台上,曬出寶格麗酒店照片的用戶仍紛紛遭到網友們的調侃圍攻,大多數網友仍然認為她們都是「虛榮」 ,批評「價值觀教育迫在眉睫」。

過度消費或成為年輕人被指責的生活常態

近年來,類似指責「名媛群」虛榮心作祟的批評意見屢見不鮮。網絡上也曾一度盛行「精緻窮」一詞,用以形容現時太多年輕人擁有與收入水平不相符的消費欲望,往往導致入不敷出或超前消費的生活狀態。

但無論是「精緻窮」還是「名媛群」,此類現象無不體現「被觀看」已經成為生活常態——社交媒體的盛行使大部分用戶都習慣將私生活顯露於他人面前,點讚數量和關注度悄然成為衡量日常生活的指標。

然而有論者認為,「名媛群」事件和「精緻窮」並不一樣。其指出,「精緻窮」消費觀背後所代表的生活態度,是一種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該群體認為在「窮」已成現實的基礎上,「精緻」便是生活的動力。另有評論指出,很多「精緻窮」的90後會以找到最便宜的方式選購奢侈品,認為這「不是亂花錢,是更會花錢」。

如今市面上相繼出現如「女神派」、「托特衣箱」、「衣二三」等時裝月租共享平台,用戶通過繳納不同價位的會員費,就可以租用不同的名牌衣物,按時寄回後,平台負責進行專業清洗。相比起入不敷出的「精緻窮」,「名媛群」的行為其實是否也算是一種「經濟實惠」?

年輕人的過度消費雖屢被指責,但卻正正成為許多人的生活常態,你如何看待這種「精緻窮」的選擇?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梁伊琪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