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香港立法會延期:民主派議員應為「關鍵否決權」留任,還是集體杯葛議會?

決定議員留任與否的主導權應在於人大、議員還是選民手上?


2020年7月30日,公民黨四名立法會參選人被裁定提名無效,其後人大常委會通過決定,香港現屆立法會繼續運作不少於一年,並沒有表明早前被取消參加新一屆立法會選舉資格的四名民主派議員不可留任。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7月30日,公民黨四名立法會參選人被裁定提名無效,其後人大常委會通過決定,香港現屆立法會繼續運作不少於一年,並沒有表明早前被取消參加新一屆立法會選舉資格的四名民主派議員不可留任。 攝:林振東/端傳媒

決定議員留任與否的主導權應在於人大、議員還是選民手上?

對民主派議員而言,有必要全體留任以保留「關鍵否決權」嗎?

除了舉行內部會議外,民主派議員還能以甚麼方式決定留任與否?

由於香港疫情仍未受控,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7月31日宣布把立法會選舉延期一年。至於立法會「真空期」的處理方法,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則於8月11日全票通過《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的決定》議案,規定於9月30日起延續現屆立法會的會期不少於一年,所有現屆立法會議員均可繼續留任,包括楊岳橋、郭家麒、梁繼昌和郭榮鏗這4名早前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的民主派議員。

民主派議員留任與否瞬間成為焦點所在,引起不少爭議。綜合媒體報導,本土派認為延任立法會欠民意授權,因此全體民主派議員應以行動杯葛,拒絕留任。另一方面,有分析指,一旦有3名現屆民主派議員決定拒絕留任,民主派便會失去「關鍵否決權」,建制派因而或擁有足夠人數通過大部份議案。

經多番商討後,昨日(17日)現屆民主派議員終在召開會議後,公布大多數議員傾向留守議會,並表示會繼續商討,希望求同存異、尋求共識。據香港電台報導,會議中有兩名議員傾向離開議會,相信分別是曾於面書表明自己不是「主留派」的陳志全,以及於會議前早已公開表態支持杯葛「延任立法會」的朱凱迪。

應否緊握「關鍵否決權」成一大問題

目前,香港立法會建制派議員人數為42人,比《基本法》及《議事規則》中訂明立法會全體委員會的法定人數35人多。因此,即使民主派議員總辭,建制派仍有足夠議員維持議會運作,而由於一般政府法案只需在席議員過半數通過,因此變相建制派能掌控通過法案的權力。

此外,根據《基本法》,如有立法會議員被裁定為行為不檢,相關譴責議案則會交由立法會大會表決,而只要有出席會議議員三分之二票數即能通過譴責,涉案議員即喪失資格。

就目前情況而言,民主黨許智峯因於2018年開會期間,涉嫌搶走一名保安處職員的手提電話及文件,被立法會成立的調查委員會裁定為行為不檢,其譴責動議預計將於「延任立法會」會期開始後審議。應用於民主派議員應否以行動杯葛「延任立法會」的問題上,一旦有3名民主派議員決定拒絕留任,建制派議員的總人數便佔超過全體議員的三分之二,變相建制派已有足夠票數撤銷許智峯的議員資格。

但對於應否緊握「關鍵否決權」一事,民主派各人仍未達成一致共識。據立場新聞報導,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在接受查詢時指,假如在未來一年放棄議會,民主派將不能盡責任阻止惡法通過,成為「無法修補的錯誤」。他又坦言留守議會將面對欠民意認受性等的批評,但認為假如選民認為留任並非正確決定,可於明年立法會選舉中投票表態,讓決定留任的議員「面對懲罰」。

除了民主黨外,公民黨亦表明黨內雖未有最終共識,但傾向留任。公民黨黨魁楊岳橋指出,公民黨認為民主運動需要議會戰線,可見議會仍有價值,因此公民黨傾向留任,但表示明白反對留任的聲音,因此會繼續聆聽不同意見。

「留任」還是「委任」?

對本土派而言,雖然現屆民主派議員留任有一定功用,但更多聲音均認為「延任立法會」的議員資格是由中共「委任」,欠民意授權。

以現屆本土派議員朱凱迪為例,朱表明支持民主派集體杯葛「延任立法會」,因認為延任安排違反民主原則,是「中共單方面作出的非法決定」。他又指出人大通過立法會延任的目的,在於引誘民主派接受「以委任取替選舉」,認為民主派集體杯葛是最合情理的選擇,藉此向國際社會表明「香港問題未解決」。

此外,不少在早前民主派初選勝出的抗爭派均表態反對現屆立法會議員留任。如在「超區」初選得票第二高的學聯前秘書長、現任荃灣區議員岑敖暉就曾撰文,表達與朱凱迪接近的意見,強調在任何情況下,民主派議員選擇留任等同接受中共的「委任」,缺乏民意授權。最後,岑認為爭議的出現始終無法避免,但指出只有透過人民共同作出決定才能把爭議減到最低。

此外,在新界西初選得票第二高、現任屯門區議員張可森亦表達類似觀點,強調現屆立法會議員的民意授權源自2016年立法會選舉,限期僅至會期完結,因此決定賦予現屆議員留任與否的權力應在選民手上,而非由議員自行決定。

至於如何決定民主派議員留任與否,朱凱迪表示民主派應參考公投或民調結果,以符合民意授權的方式得出一個「齊上齊落」的決定,避免造成分裂。朱亦曾分別在元朗及屯門進行民意調查,讓市民就民主派議員去留發表意見。但從其以便利貼進行投票的圖片所見,「集體杯葛」與「集體留任」的投票人數相若。

民主派議員應為「關鍵否決權」留任,還是應集體杯葛被指欠民意授權的「延任立法會」?你如何看?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曾卓衡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