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在DQ一眾民主派候選人之後,港府再宣告立法會選舉延至明年,你如何看?

你是否支持延遲選舉一年的決定?您認為應該如何處理立法會任期真空期問題?


2020年7月17日,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會期結束時,在會議廳內拍大合照。 圖:端傳媒
2020年7月17日,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會期結束時,在會議廳內拍大合照。 圖:端傳媒

林鄭月娥強調押後選舉的決定是出於關注疫情和關心民眾,不涉政治,你認同嗎?

先DQ民主派後再延期選舉,你如何看港府這連串舉措?

你是否支持延遲選舉一年的決定?您認為應該如何處理立法會任期真空期問題?

香港第六屆立法會(2016年-2020年)已於7月17日結束法定會期。第七屆立法會選舉原定於今年9月6日舉行,而提名期亦本於昨日(7月31日)結束。惟至昨日下午6時,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布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將立法會選舉推遲至下年,暫定於2021年9月5日舉行。林鄭月娥強調,決定是出於關注疫情和關心民眾,絕非政治考量。

7月30日,12名民主派參選人先後獲選舉主任通知,確認他們的提名資格被裁定無效。港府隨後發表聲明,表示認同及支持選舉主任的決定。

押後選舉相關說明

林鄭月娥昨日傍晚出席疫情記者會時,引用世界衞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的講法,指要阻止病毒蔓延需要決心和艱難的抉擇,並形容推遲立法會選舉是7個月以來最艱難的決定。她強調,立法會選舉如期舉行將面臨諸多困難,包含近日趨嚴峻的疫情、因居留或滯留内地及海外等地而無法回港投票的港人等,而原用作中央點票站及傳媒中心的亞博館亦已改作社區治療中心之用。

另外,林鄭月娥強調,目前已有68個國家因疫情延後和押後選舉,僅49個國家如期舉行,當中包括英國。

現有立法會條例容許特首因突發情況,將選舉投票日延期不多於14日。但林鄭月娥指,疫情如無疫苗推出,極有可能再次爆發,因此無法簡單延後選舉14日。

因此,林鄭月娥會同行政會議決定援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以應對當前「危害公共安全的緊急情況」,將撤銷有關9月6日換屆選舉的公告,所有選舉程序亦即告終結。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表示,2021年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將被視爲一場新的選舉,此次被DQ的候選人可再次登記參選。

值得注意的是,林鄭月娥也坦承,《基本法》第60條規定每届立法會任期4年,若援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無法應對立法會真空期問題,因此已請求國務院指示。國務院回函表示支持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的決定,將尋求人大常委會作出相關決定。這或將成爲首次由國務院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

消息,全國人大常委會將於8月8日至11日在北京舉行,而最後一天會議預料很大機會敲定因押後立法會選舉衍生的兩大問題,包括新一屆70名議員任期為3年或4年,以及立法會一年「真空期」的運作安排。

建制派發聲支持

在港府宣布推遲選舉後,42名現任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發表聯合聲明支持政府,並要求政府交代未來一年立法會運作的安排,確保立法會有效運作。

早前,多名建制派要人曾多次建議政府推遲立會選舉時間:

3月31日,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去信林鄭月娥,指全球政府都將工作重點放在防疫上,日本政府更不惜代價壓後東京奧運,直言疫情走勢難料,支持港府果斷延遲舉行選舉。

7月21日,譚耀宗在商台節目上表示,在大灣區城市生活的香港人「想返嚟都返唔到」,在疫情肆虐期間難以參與投票。同日,他在港台節目中表示,希望政府制定後備方案,考慮需否押後選舉,認為政府首要考慮的是疫情及市民健康,而非選情。

立法會前主席、民建聯創黨主席暨會務顧問曾鈺成24日在個人頻道提出,為避免票站成為傳播病毒的中心,政府應當機立斷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他又建議第七屆立法會至2021年10月1日開始,以免擾亂正常的立法周期。

中間派與民主派反對延遲選舉

被視為中間派陣營的自由黨創黨元老、希望聯盟創辦人田北俊7月27日反駁延遲選舉的建議,認為市民排隊投票時只要隔開,便無需取消選舉。他指出延遲選舉顯示建制派沒有信心,「延遲夠一年?咁不如延遲到2047?」

而在政府宣布推遲選舉決定當日,22個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發表聯合聲明反對。眾人質疑政府因建制派選情嚴峻,借疫情之名押後選舉,等同引爆憲制危機和竊取政權。民主派議員強調,如全國人大常委將介入作決定,香港憲制則徹底崩塌。

另在港府宣告延遲選舉後,民主派會議召集人、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批評政府引用緊急法延後選舉,事前沒有徵詢公眾意見,認為政府是要顧及建制派選情,批評做法十分反智,猶如「吃政治砒霜」。

衛生服務界議員參選人、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此前則諷刺,香港沒有出現「排隊群組」,「反而慶回歸嘅群組有好多」﹐強調只要確保衛生措施便可以繼續選舉,亦有外國例子成功於疫情期間舉辦選舉。

香港社會各界意見

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7月31日調查顯示,合計有55%市民支持如期舉行立法會選舉,36%支持押後選舉,其中15%支持押後6個月或以上,只有1%人支持取消選舉,另有2%及6%市民分別支持其他方法及表示不知道。其中,73%民主派支持者支持選舉如期舉行,「非民主派」支持者則僅有38%支持選舉如期。

民間人權陣綫副召集人、選舉觀察計劃成員黎恩灝早前撰文,斥港府繼續容許經濟活動,亦無全面封關「斬斷」豁免檢疫來港人士,卻停止民眾行使法定的政治參與權利,是不相稱地阻礙民主選舉和民眾參與公共事務,使民眾無法透過選舉收回授權,屬於實質性的「政治續命」。

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琦則質疑政府為求達到推遲選舉一年的目的,在法例不容許情況下向人大提請作出決定,認為是扭曲法律、切合所需。她又質疑政府一定要將選舉推遲一年的專家證據薄弱。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客席副教授沈旭暉認爲,港府在現時提出延遲選舉是不具充分認受性,未有取得人民授權(mandate),與廣大民意背道而馳。同時,任何負責任政府提出的方案都要想到應急計劃(contingency plan),也要有可量度、具透明度的基準。

中國和國際社會聲音

國務院港澳辦及香港中聯辦分別發表聲明,表示理解和支持特區政府因應疫情形勢,推遲立法會選舉。港澳辦說,推遲選舉一年的決定,是保護香港市民生命與健康、保障立法會選舉安全與公正公平的重要舉措,符合很多國家與地區的做法,不影響特區政權機關正常運作,亦不會損害香港市民的民主權利與自由。

中聯辦則稱,推遲選舉的決定符合憲法、基本法和香港法律,強調無安全的選舉環境,就談不上選舉的公平公正。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相信香港特區政府會按打擊疫情等實際情況出發,依法處理好立法會選舉相關事宜。他重申,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國或組織無權干涉。

此前,美國和澳洲曾港府承諾9月立法會選舉能自由、公正地進行,而歐盟及英國亦表示會密切監察選舉。英國外相藍韜文與中國外長王毅通話時,表示英方密切留意香港選舉。歐盟委員會則發表聲明,指會密切跟進立法會選舉前夕的香港政局發展,強調至關重要的是選舉要體現《基本法》保障的民主權利和自由。

美國東岸時間7月31日中午,白宮新聞秘書Kayleigh McEnany譴責林鄭月娥推遲選舉的反民主決定,並指該決定損害了支撐香港繁榮的民主進程與自由。德國外長馬斯宣布,因應港府押後立法會選舉及港區國安法生效,決定暫停與香港的引渡協議。昨晚,香港警方首次引用《港區國安法》,通緝6名已離港的社運人士,包括因旺角暴動案離港、目前正流亡德國的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

英國外交部發表聲明,回應香港特區政府押後立法會選舉至明年9月舉行。發言人指自由及公平的選舉,對於《中英聯合聲明》保障的高度自治、權利及自由至關重要。中國政府必須向香港人及全世界保證,有關選舉將盡快舉行,而並非以疫情為借口,進一步破壞香港的高度自治。

英國非政府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早前發出聲明,批評港府可能推遲立法會選舉。組織認為,目前多國已在疫情之下成功舉行高投票率的大型選舉,港府若推遲立會選舉是不必要且侵犯港人自由,相信會引來國際社會的進一步反應。

你是否支持延遲選舉一年的決定?一年後的立法會選舉又會是何種面貌?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林東蔚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