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中國因素

印度、美國禁制下載抖音國際版,被世界圍堵的TikTok為何屢遭針對?

你也有玩TikTok嗎?你如何看待多國相繼禁制國民使用TikTok的舉動與原因?


 攝:Jakub Porzycki/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攝:Jakub Porzycki/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TikTok自2017年推出以來,因內容不良及資安問題屢受多國質疑,你如何看?

你也有玩TikTok嗎?你如何看待多國相繼禁制國民使用TikTok的舉動與原因?

TikTok不斷澄清自己沒有向中國政府提供用戶數據,為何得不到人們的信任?你如何看待TikTok的公關努力?

抖音國際版(TikTok)自2017年8月創立,用戶規模在海外市場即獲得快速增長,其下載和安裝量曾在美國市場躍居第一位,並在日本、泰國、印尼、德國、法國和俄羅斯等地多次登上當地App Store或Google Play總榜的首位。據報導,TikTok目前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應用程式商店的總下載次數已突破20億次。

不過日前,印度宣布禁止使用包括TikTok在內的59款中國應用程式;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國務卿蓬佩奧則各自透露,華府將考慮禁制使用TikTok;另外,英國、澳洲也有議員呼籲禁制使用。

部分國家開始或試圖禁制TikTok

TikTok在國際社會推出以來,已屢次受到多國的質疑與禁制。在早期,TikTok被禁制的原因主要是涉及内容管控問題;而據公開資料顯示,最早禁止國民使用TikTok的國家是印度尼西亞。

2018年7月3日,TikTok因「存在大量不良內容,對青少年兒童的成長非常不利」,被印尼通信與資訊科技部封鎖。TikTok隨後在印尼設立聯絡處,組建20人規模的審查團隊,負責TikTok內容管治以及和印尼政府的溝通,其後方得解禁。

2019年4月3日,印度馬德拉斯高等法院以TikTok涉嫌傳播色情資訊危害兒童為由,要求印度中央政府下令禁止國民下載TikTok。TikTok開發商「字節跳動」其後就此項禁令向印度最高法院提出上訴。25日,印度撤銷對抖音海外版TikTok的禁令,Google Play和App Store可恢復上架。

但到最近,TikTok引發的資訊安全問題則備受多國質疑。

去年11月,特朗普政府宣稱將對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收購美國應用程式「musical.ly」一事展開國家安全審查。12月17日,美國海軍首以TikTok應用構成網絡安全威脅為由,禁止軍人在政府流動裝置上使用TikTok。其後,美國陸軍、國土安全部和運輸安全管理局也同樣加入實施禁令。而在日前(20日),美國眾議院更通過決議,要求聯邦政府流動裝置不得使用TikTok。

今月初,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採訪時已明言,因中國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式將用戶的個人資訊交給中國政府,正考慮封殺相關程式,「尤其是TikTok」。美國總統特朗普也表示,將禁制TikTok以懲罰中國的疫情責任。

6月29日,中印兩國在邊境爆發衝突,同日印度政府以國家安全和私隱疑慮為由,再度禁止民眾使用TikTok和其它58種中國手機應用程式;這也使得TikTok失去其最大市場。

據英國媒體報導,英國政界近日同有禁止或限制TikTok的呼聲。執政黨保守黨前黨魁施志安爵士(Sir Iain Duncan Smith)在英國限制華為參與5G工程建設後,提出TikTok也應像華為一樣被禁止。同屬保守黨的英國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董勤達 (Tom Tugendhat)同樣表示,需要認真考慮英國與「字節跳動」等外國公司的關係。保守黨議員希利(Bob Seely)則抨擊TikTok存在非常嚴重的政治和私隱問題。

據《衛報》消息,澳大利亞政界亦存在類似聲音。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要求澳洲公民謹慎考慮將數據傳送至TikTok。同屬執政黨自由黨的澳大利亞參議員詹姆·莫蘭(Jim Molan)則評論,TikTok可能是中國偽裝成社交媒體應用的數據收集工具。

事實上,TikTok的確也有被揭發存在資安問題與政治宣傳方面的負面新聞,例如被發現會自動監測iOS用戶在剪貼板上的内容、被揭露存在取悅北京當局的政治審查規則(包含審查香港反修例運動相關内容)等。

TikTok及其母公司的公關與回應

2020年,TikTok採取了多項措施,以加強其跨國企業的形象。「字節跳動」創始人、首席執行官張一鳴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曾表示,希望「字節跳動」能成爲一家全球化的跨國公司。

今年1月,TikTok啟用其位於洛杉磯的辦公室。5月18日,TikTok任命前迪士尼流媒體主管Kevin Mayer為首席執行官,被外界認為是TikTok推進國際公關戰略的重要步驟。但在6月,香港國安法公布實施後,TikTok宣布退出香港,成為第一家因應國安法採取業務調整措施的互聯網企業。

另外,針對蓬佩奧指責TikTok將用戶資訊交給中國政府的言論。TikTok發表聲明,指出其首席執行官是一名美國人,另有數百名在美國工作的的員工。聲明中又指,TikTok將「為用戶提供安全的App體驗」作為最優先事項,強調從未向中國政府提供過使用者資料。

TikTok澳洲總經理Lee Hunter則向《衛報》表示, TikTok不會與包括中國政府在內的任何外國政府,共享澳大利亞用戶的信息,並強調「即使被要求也不會這樣做」。

各界對TikTok資安與封殺問題的看法

對於印度宣布禁用TikTok等59款中國應用程式,中國駐印度使館發言人嵇蓉參贊對此表示,印方歧視性地採取限制,斥「理由模糊牽強,程式有違公正公開」,涉嫌違反世貿組織相關規則,且無益於印度消費者利益和促進市場競爭。

7月1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則就美國有意禁用TikTok作出回應,批評「美國自詡擁有強大的價值觀,可是為何現在卻對一個年輕人喜歡的、輕鬆分享娛樂視頻的社交媒體如此害怕?」華春瑩又以「棱鏡門事件」(由美國國家安全局於2007年開始實施的監控計劃,可對即時通信和既存資料進行深度監聽)為例,指責「美國才是這個世界上名副其實的駭客帝國」。

在中國,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則表示,美方現階段的限制更多是一種「威懾性」的措施,目的是阻止各方對TikTok進行長期性的建設及投入。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戰略研究室主任薛力也指出,美國此舉來自於一種意識形態偏見,也是美國對華「戰略懷疑」的一個表現,是選擇性地把中國控制在先進產業鏈的中低端,以維護美國安全。

而《衛報》一則評論文章指出,TikTok面對的封殺壓力是來源於中美新冷戰的地緣政治、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爲,也是政客們粉飾中國威脅的工具。澳大利亞科技專家Trevor Long則表示,禁止TikTok將造成滑坡效應,導致北京與坎培拉迅速滑向任何人都不可接受的緊張關係,其認為澳洲政府明智做法,是阻止政府僱員和國防人員使用TikTok,而非徹底封殺。

在用戶層面上,許多用戶則向美國網絡媒體商業内幕(Business Insider)表示,十分擔憂自己因特朗普政府的禁令而失去粉絲。眾人又坦言TikTok是自己非常喜歡的一個平台,認為特朗普政府應將注意力放在禁止其它更緊迫的事情上,例如禁槍。

你也有玩TikTok嗎?你如何看待多國相繼禁制國民使用TikTok的舉動與原因?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林東蔚

國際前線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