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國際前線

惡意入侵會議進行「Zoom轟炸」,疫情下新生的網絡視頻暴力,你經歷過嗎?

線上開會、線上學習聽講座,你有想過你習以為常使用的會議軟件有什麼隱患嗎?


2020年4月23日,美國佛蒙特州眾議院議員在Zoom視頻會議上召開會議。 攝:Wilson Ring/Zoom via AP/達志影像
2020年4月23日,美國佛蒙特州眾議院議員在Zoom視頻會議上召開會議。 攝:Wilson Ring/Zoom via AP/達志影像

線上開會、線上學習聽講座,你有想過你習以為常使用的會議軟件有什麼隱患嗎?

隔離政策下,人們被迫線上工作學習,但卻造就新的網絡暴力萌生,你如何看?

面對新技術、新環境帶来的網絡暴力與私隱漏洞,我們應該如何防範、如何應對?

隨著2019冠狀病毒疫情在世界各國蔓延,因為社交隔離的規定,越來越多人必須留在家中工作、學習,線上開會、線上上課的需求一時間劇增。Zoom作為一個線上實時視頻會議軟件,成為疫情期間全球最受歡迎的軟件之一,各式各樣的講座及活動安排均改由通過Zoom會議軟件召開。

然而,Zoom主打的一條鏈結就能方便、快捷進入會議的功能,卻屢次成為個別人士惡意攻擊及玩弄的捷徑;而入侵Zoom會議亦成為疫情時代下,網絡暴力的新模式。上週三(22日),中國女權行動家肖美麗利用Zoom出席線上講座「後Metoo時代的女權運動」時就遇到網絡騷擾。

據親歷者所述及肖美麗重組事件,當日在會議還沒有開始前,就有參與者先後兩次使用塗鴉功能,在共享螢幕上粗略地畫出男性生殖器官,並且開啟麥克風罵髒話。在分享會進行到了一半的時候,主持人因應觀眾需要擴大了會議參與者的數量,但卻忽然有一大批人湧入且不斷發言;當中有人不斷重複「Sorry, I’m late, what I’ve missed ?」(對不起我遲到了,我錯過了什麼?),還有聲音一直重複「Corona」(暗指「冠狀病毒」),更有甚者使用針對華人的歧視用語不停辱罵,以致參與者難以聽清主講人的分享。最後更有參與者表示看到有人分享淫穢色情的畫面,主持人因而不得已暫停活動;最後會議需使用人工審核的方式重啟。

肖美麗後在社交媒體微博發文簡述事件,在圖片中可見有人曾在Twitter上分享此次Zoom會議的ID以及密碼,並加上了#Zoombombing、#zoomraid (Zoom轟炸、攻擊)等標籤。因此講座的主題與性騷擾等女權運動有關,肖美麗表示新的技術伴生新的暴力方式,又自嘲「實在太生動的向我們展現這個世界對女性和華人的惡意」。

惡作劇或變成有組織的網絡暴力

「Zoombombing」是在疫情下出現的新名詞,意指網民或是黑客分享Zoom會議的密碼,或者利用其安全漏洞破解會議密碼,隨機進入會議並對其作出仇恨言論、張貼色情圖片等干擾會議的行為。

一開始「Zoombombing」只是偶發、零星的惡作劇。有許多需要線上上課的學生在社交網絡上,發布自己Zoom網課的會議地址和密碼,並喊話希望有人可以來騷擾,藉此抱怨過多的作業和壓力,或是期待相關干擾行為會使得即將到來的考試推遲。

但隨着Zoom使用率大大提高,有跡象表明「Zoombombing」變得越來越有組織性,內容也變得更加惡劣。據《紐約時報》報導,有上千人有組織性地在Instagram、Discord、Reddit,Twitter 和 4Chan 等社交媒體及網上討論平台公開發起相關Zoom騷擾活動。發起人會在平台上發布私人及公開活動的Zoom會議地址和密碼,號召網民進入會議當中搗亂及製造騷擾。當中有人散播種族主義的仇恨言論、發布色情畫面以及對與會者進行性騷擾,可見一種新形態的網絡暴力正在科技下催生。

文章舉例,有騷擾者闖入一個美國匿名戒酒會(Alcoholics Anonymous)的Zoom會議,將喝酒的GIF圖像分享給匿名戒酒會會議的参與者;有受訪者稱在最近三週內,曾參與過的30個匿名戒酒會線上會議均受到騷擾。此外,又有人在巴黎的美國猶太人委員會的會議上寫下有關種族主義信息。而有關騷擾行為並開始向海外蔓延,據《海峽時報》報導,新加坡一堂Zoom地理課被黑客入侵,騷擾者不僅將色情圖片畫面向39名小學生展示,更留言要求一名13歲的女生「展示胸部」。

因有關惡性事件頻發,美國司法部曾發布警告「Zoombombing」可能涉及網絡犯罪。4月初,美國康涅狄格州就有一位未成年少年,因被指控曾入侵且騷擾高中網課,後以網絡犯罪遭到拘捕。而新加坡在發生上述的性騷擾事件後,教育部已直接禁止使用Zoom進行網上教學。教育部教育技術科的羅安隆(Aaron Loh)形容「這些是非常嚴重的事件」,表示教育部目前已在調查違規行為,「若有必要,會正式向警方提出報告。」

Zoom私隱安全漏洞屢次發生

Zoom自疫情於全球爆發以來用戶激增,成為視訊軟件的熱門工具。據首席執行官袁征4月初在Zoom部落格中寫道,截至去年12月底,每天在Zoom上參與會議人數,「最多大約1000萬人」;但至今年3月,用戶人數已突破2億。

不過,Zoom卻多次因其資安問題引發質疑。繼3月底有媒體發現Zoom用戶在iOS系統使用時,程式會自動用戶個人資料至Facebook後;4月3日,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網路研究機構「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的報告指出,Zoom在加密方面並未採用最佳安全實務設計,而部份會議的加密金鑰伺服器位於中國更引發用戶的質疑及抨擊。4月4日,Zoom袁征就有關問題致歉,稱沒有預測到Zoom的使用者會在疫情下如此暴增,承諾將會修補漏洞。

對於「Zoombombing」再揭示出的安全漏洞,袁征在4月8日YouTube直播中向用戶道歉,表示「會非常、非常認真地對待這些問題」;其承諾Zoom在未來90天將專注於解決隱私方面的問題,暫停所有其他方面的工作。

面對新技術、新環境帶来的新的網絡暴力與私隱漏洞,我們應該如何面對、如何保護自己?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樂佳文

中國因素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