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韓國瑜於辯論會批評三家媒體,是否合情合理?你如何看媒體在此選舉中的角色?

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如箭在弦,扮演監督角色的媒體對待各候選人的態度持平嗎?


2019年11月1日,韓國瑜在桃園宮廟的造勢活動後被媒體包圍。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1月1日,韓國瑜在桃園宮廟的造勢活動後被媒體包圍。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如箭在弦,扮演監督角色的媒體對待各候選人的態度持平嗎?

候選人對選民負責,其一舉一動、言行均受各媒體所監督,但作為公眾利益守護者的媒體,則可以由誰來監督?而媒體在此事件上有要檢討的地方嗎?

有論者認為韓國瑜攻擊媒體或後續引發媒體反撲,這會對總統大選帶來變數嗎?當政治人物與媒體交惡,其政治之路會更難走嗎?

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電視辯論會於昨日(29日)登場,現任總統蔡英文、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及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同台辯論,就不同重要議題引發連番詰問與攻防。而在媒體提問階段,韓國瑜點名批評《蘋果日報》、《中央社》以及《三立電視》,引起媒體以及社會譁然。

昨日下午的總統大選辯論會共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為申論,第二階段為媒體提問,第三階段為交互詰問,第四階段為結論。在媒體提問階段,《蘋果日報》副總編輯蔡日雲向韓國瑜提及有關與「新莊王小姐」的金錢往來,問到韓國瑜要「如何說服選民,當選之後不會欺瞞選民,也不會違背對台灣人民的承諾?」

註:18日,韓國瑜被揭發曾匯款600萬元新台幣至「新莊王小姐」帳戶,予購置房產之用。後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總發言人王淺秋回應表示,有關資金是韓國瑜當年與朋友共同投資的賠償,屬正常且單純的商業財務往來。

韓國瑜沒有就問題作出正面回應,甫斥《蘋果日報》沒有水準,「我談的是大海、國家的發展⋯⋯妳跟我談的是一個漱口杯的問題,問我的私生活。」他續稱問題「無聊、抹黑、造謠,非常沒有水準」,讓其大失所望。

韓國瑜又說,《蘋果日報》不提蔡總統的「八卦」,是因為怕得罪當權派,持有兩種標準。其更呼籲民眾「對這樣的媒體,用智慧唾棄它,而且要看不起它,知識份子、這些記者良心被狗吃掉了!」

後到中央社總編輯陳正杰針對兩岸外交問題領域作出提問,提到中國大陸立場越發強硬,問道韓國瑜及宋楚瑜如何說服選民相信,在其成為總統後,「面對這樣的政權,仍能跟對岸建立良好關係,而在台灣尊嚴、主權、民主、自由方面不做出任何讓步?」

韓國瑜回答時一連串反問,「習近平說做人要講義氣?台灣人要不要聽?習近平說要一國兩制統一台灣?台灣人要不要聽?」他又直指陳正杰的問題把台灣狹窄化,「可憐啊!意識形態自己把自己綁起來。」

而在第五位記者提問時,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問及韓國瑜對香港反修例運動的看法時,韓國瑜並未有回答,但卻反問「台灣幾十年民主政治有像今天這麼髒、這麼惡劣嗎?」他強調其絕對尊重媒體自由,但惡劣媒體全民譴責。其遂自白為什麼不接受三立電視台採訪,表示「(三立)改成兩立我就接受採訪,為什麼少一立,因為沒有良心,剩下兩立是造謠、抹黑,這還叫新聞媒體嗎?」

而早前在11月,韓國瑜先後多次公開指出「執政黨控制了所有90%的媒體,所有的媒體壓倒性地不監督執政黨」。他後更以「泡麵」作比,指民進黨從選舉開始就抹黑,「就像泡麵一樣,肚子餓了熱開水一沖,兩分鐘就可以吃一碗泡麵,完全就是在搞政治泡麵。」

27日,韓國瑜到宜蘭參訪時,有記者提問,「是否認為中共介入台灣選舉?是否會呼籲中共不要介入台灣選舉?」韓國瑜先稱「聽你講話右邊耳朵都發聾」,隨後頻頻反問「你是哪一家媒體?」在記者表示自己為《新唐人》記者時,韓國瑜回應「喔了解!還有沒有其他問題?」未予記者的提問理會。

宋楚瑜、蔡英文籲尊重媒體及新聞自由

宋楚瑜辯論會上也有提及韓國瑜批判媒體的爭論,認為未來國家領導人要了解對新聞界的尊重,表示「美國總統川普是很壞的例子,不要去學他!」他提到言論自由要尊重,事實真相要主動拿出證據溝通,其將來會按照此基本原則處理事情。

在辯論會結束後,蔡英文與賴清德一併舉行會後記者會。對於韓國瑜會上針對不同媒體的言論,蔡英文表示「這個不是他第一次講這個事情」,認為韓國瑜該對總統辯論會應該更慎重其事。而針對韓國瑜對於媒體的態度,蔡英文覺得台灣是個言論自由的地方,都應該遵守媒體「第四權」的基本原則;而對於韓國瑜的態度,她覺得是「過度了」。

韓國瑜競辦總發言人王淺秋今日(30日)對有關批評解釋時稱,因韓國瑜是長期身為受害者,「提出不平之鳴」。王淺秋強調,尊重新聞自由是其一致的理念,但她認為媒體第四權應該要有所規範跟監督,而不是無上限、無限上綱;而若部分媒體以無限的新聞自由以成為某政黨的打手,或攻擊特定人士,則認為「他們也應該要有檢討的空間」。

台記協、《蘋果》、《三立電視》發聲明呼籲及抗議

韓國瑜在辯論會所針對特定媒體作出的言論,一下子引起媒體以及社會譁然討論。《蘋果日報》在第一時間就有關事件作出嚴正聲明,表示作為媒體提問人之一,檢視候選人的誠信,是恪盡媒體責任,但韓國瑜避而不談,更無端攻擊媒體,是為「民主選舉作了最壞的示範」。

《蘋果日報》又強調對總統候選人一向公平處理,並「沒有獨厚某位候選人,也不會獨苛某位候選人」。但指韓國瑜創辯論會的惡例,「以惡劣言詞攻擊媒體提問,已為民主政治埋下陰影」,故其對韓國瑜提出嚴重抗議。

而《三立電視》則發聲明表示對韓國瑜的「惡劣言行」深表遺憾,並提出嚴正抗議。聲明中提到有關言行「深深踐踏民主選舉價值,在我國民主政治歷程中作了最壞的示範」。《三立》更強調,其向來秉公平公正原則進行查證及平衡報導,不容韓國瑜「以惡劣不實言詞進行謾罵挑釁」,故除聲明外,將逕行法律程序以維本公司權益。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於當天晚上,同樣就韓國瑜有關表現發出聲明,呼籲政治選舉候選人理智面對媒體監督。聲明中又提到2020總統候選人辯論會,認為《蘋果日報》和《中央社》代表對三位總統候選人同樣犀利提問,而所問也都是可受公評之事,但指韓國瑜並未回答問題,「還當場指責媒體沒有水準、造謠中傷、很可憐、缺乏良心、只剩抹黑跟造謠等」。

學者政界等人就韓國瑜言論持不同看法

前新北市長朱立倫今接受訪問時表示,韓國瑜「從頭到尾就是一位非典型的候選人」。而如果用「典型、傳統的思維」去思考,表示可見現任全球領袖包括美國特朗普總統、英國的約翰遜以及菲律賓的杜特蒂總統都不可能當選。

朱立倫又認為,這是韓國瑜個人的行事作風跟堅持,台灣可以重新思維,在新的時代,是不是適合過去這樣傳統的思維?他又稱平心而論,媒體也到該檢討的時候,在台灣,看到哪一個媒體,就知道這個是代表哪個政黨、代表哪個顏色;表示媒體還是要回歸大家所能接受、公正的角色。

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系主任胡全威則認為,韓國瑜直接攻擊媒體顯得「失禮」和「不智」,除了失去對媒體提問的禮貌與尊重,後續可能引發媒體反撲,未來也更難期待媒體對他有中立的報導或評論,可說是走了一步險棋。

政治大學傳播學院鄭自隆同樣表示,這是自1994年媒體首次主辯的電視辯論會以來,第一次有候選人在電視辯論會上批評媒體。他又提到,媒體不是不能批評,應由公民團體做為他律、在法律面由政府機關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介入管理,或媒體自律,但涉己事件,則不宜由當事人自行評論。

而資深媒體人黃暐瀚則指出,韓國瑜嗆媒體的行為雖不支持但可以理解。他認為韓國瑜是一個「愛恨分明」的政治人物,而此次有關言行「可能會造成媒體對他更加厭惡,負面新聞更多」。但他提到去年韓國瑜曾到《三立》參加辯論會及節目專訪,但媒體並沒有對他「公平」。

黃暐瀚表示,昨日韓國瑜面對《蘋果》的提問「也許不必這麼生氣」,但「他不是韓國瑜,坐著說話不腰疼」。其認為一個人當被媒體長期的惡意對付後,心中的怒不能用他人的感覺來判斷。

世新大學副校長游梓翔也表示,韓國瑜在辯論中批評《蘋果日報》的用語是否過重、場合是否適當,確實有商榷空間。但他反問「除了檢討政治人物,難道媒體的不公都沒有需要檢討之處嗎?」

他舉例目前仍在民主黨爭取提名的華倫(Elizabeth Warren),曾在今年5月拒絕福斯(Fox)電視台的辯論邀請,原因是「福斯新聞是一個用仇恨賺錢的鬧劇,他們將擴音器給了種族主義者和陰謀論者。福斯是設計來製造我們彼此對立的⋯⋯」游梓翔認為政治的極端對立是台灣需要設法化解的,但媒體的偏頗不公也是我們必須面對的關鍵課題。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