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性/別

中國全國人大法工委首提有同性婚姻入民法的聲音,前兆還是測民意,你怎麼看?

同性婚姻合法爭議未息,代孕問題再度提上檯面,兩者之間的關係該如何梳理?


2019年5月17日,內地第一對男同性戀的婚禮於湖南長沙舉行,主角孫文麟和胡明亮兩人手持彩虹旗步出會場。 攝: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5月17日,內地第一對男同性戀的婚禮於湖南長沙舉行,主角孫文麟和胡明亮兩人手持彩虹旗步出會場。 攝: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中國LGBT群體平權之路一直難行,過去更屢遭屏蔽,全國人大法工委首提近來收到眾多的同性婚姻合法化意見,你怎麼看?

同性婚姻合法爭議未息,代孕問題再度提上檯面,兩者之間的關係該如何梳理?

「反代孕,所以反同婚」,有論者指出這是「把女性從一種壓迫帶進另一種壓迫」,你認同嗎?

12月20日,中國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發言人岳仲明,於記者會上介紹民法典的編纂進展,當中提到,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三次審議稿徵求意見過程中,有意見認為同性婚姻合法化應該寫入民法典婚姻家庭編。

據《新京報》報導,岳仲明表示法工委於10月31日至11月29日期間,「共收到198891位社會公眾網上提出的237057條意見和5635封群眾來信。意見主要集中在完善近親屬的範圍、修改可撤銷婚姻的撤銷機關、進一步完善夫妻共同債務、同性婚姻合法化等方面。」

岳仲明續指,按照工作安排,相關民法典將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並提請2020年3月召開的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

法工委雖然沒有對有關草案細則進行說明,或確認有關意見會被寫進民法典草案,但在消息傳出以後,引發了中國網民的極大熱議:微博話題「#有意見建議同性婚姻合法化寫入民法典#」在當天立馬登上了微博熱搜,截至今天已錄得了超過7億的閱讀次數,以及近27萬的討論次數。

除此之外,大陸多個媒體以及官方新聞辦公室均有就相關議題:「你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嗎?」發起投票調查;就《鳳凰網》所發起的投票結果顯示,目前有39萬人對同性婚姻合法化持支持態度,另表示反對的則有約7千人。

根據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條規定,中國「實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

同婚合法化,代孕爭議再起

同婚合法化在中國是一個極富爭議的話題,撇除歷史、文化和價值觀的因素外,同婚合法化所衍生及牽涉到的爭議同樣如漣漪般一圈圈擴散。當中,有關代孕問題亦再一次被推上風尖浪口,引起社會討論爭議。

有反對同性婚姻人士指出,同婚合法化與代孕認同緊連在一起。其羅列一定的數據顯示,同婚合法化會使得代孕市場擴大化,損害更多女性的權利;同時舉例如美國男同志在投票通過同性戀合法後,「立刻著手推動代孕合法」。

另有論者認為,「美國已經為我們做了示範了,同婚的下一步就是代孕合法」,在代孕尚未被立法禁止的情况下,同婚合法化或會使代孕的需求增加;同一個討論點上,男同性戀者或會藉此「騙婚」,最終女性或反而因此成為受害者。論者反問:「女同結婚最大的作用在於一個合法的名義,但是這個名義到手時她們要付出的是什麽代價呢?」

但支持同婚合法化人士則反駁,「代孕目前處在灰色地帶,想要代孕的人,結婚不是充分必要條件,無論如何他們都會代孕。」而對女性最大的保障應從其他方面的基本權利入手,以使得女性的力量變得強大,「讓即使最底層的女性,都不需要通過代孕去獲得微薄的經濟收入。」論者又提到北歐各國對同性婚姻、伴侶法的訂立及保障已相當細緻,但可見代孕仍未合法。

也有人指出,同志跟代孕兩者之間「没有必然關係」,而「反代孕,所以反同婚」此一論述,事實上隱顯的是「為了女性權益而犧牲同性戀權益」的矛盾。論者認為在這情況下,受到不同壓迫的受害者,在原有訴求有所衝突的情況下被對立了起來,變成「大家都是受壓迫的群體,要先保障誰」的問題。

中國的同性婚姻之路

1997年,中國刪除了《刑法》中將同性性行為定性的「流氓罪」,再到2001年把同性戀從性變態的醫學分類中刪除——「除罪化、去病理化」。過去數十年,中國當局對LGBT群體所作出的改變,讓當前少數群體變得越來越可見,且開始願意為自己的權益發聲。

但中國政府後對於同性戀的態度採取「不支持、不反對、不提倡」的三不政策,而與此同時,LGBT群體缺乏一定法律的支援及支撐,無論在法制上或者是生活上,平權的路卻因此一直難行。

2015年,孫文麟與同性伴侶胡明亮在長沙市芙蓉區民政局登記結婚,但因兩人遭工作人員以「只有一男一女才能結婚」為由拒絕。其後,二人向芙蓉區人民法院提出起訴。2016年,此案雖經審理後終判敗訴,卻成為中國「同性戀婚姻維權第一案」。

2017年6月30日,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公佈了一項新公告《網絡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禁止內容中,將「同性戀」與「亂倫、性變態、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等」歸納於為「渲染淫穢色情和庸俗低級趣味」一欄,表示有關內容或情節的,「應予以剪截、刪除後播出;問題嚴重的,整個節目不得播出」。

至2018年12月,內地網絡小說作者「狗娃子天一」因創作BL(Boys' Love)言情小說《攻佔》,被控製作、販賣淫穢物品牟利等罪,遭判囚10年6個月。審判時作者哭訴:「難道我們幾個真的屬於真正的重刑犯嗎?」

而此前,多個性別平權的組織微博遭永久封閉。2018年4月,中國社群網站新浪微博曾封鎖男同性戀族群的「gay 超話」頁面,當時引發網友劇烈反彈,並發起一夜創下2.4億閱讀量的「我是同性戀」話題。2019年4月,微博再次毫無預警地封鎖原有近5億閱讀量的les(女同性戀)超話。

不過,自2019年起,上海、南京、北京公證處先後開放為同志伴侶辦理特殊群體(同性群體)「意定監護協議公證和生前預囑」公證。公證當中列明:「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與其近親屬、其他願意擔任監護人的個人或者組織事先協商,以書面形式確定自己的監護人。協商確定的監護人在該成年人喪失或者部分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時,履行監護職責。」

對此消息,有網友認為這是中國同性伴侶的另一出路,並對有伴侶的同志有切實好處,又表示「這一小步幾輩人走了好久」、「突然覺得前方的路又有光了」。

另據《財新網》報導,在10月24日召開的第74屆聯合國大會第三屆委員會(社會、人道、文化委員會)會議中,中國代表發言時曾稱,「中國反對基於性傾向和性別認同的一切形式的歧視和暴力」,期後又主動呼籲各個國家「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加強對話和合作,消除各種形式的歧視和暴力。」有論者認為中國此舉顯示出其對LGBT議題的積極態度。

然而,7月12日,在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大會中,各國就有關繼續設立LGBT群體不遭受歧視和暴力的聯合國獨立專家一職進行投票,後人權理事會以27票贊成、12票反對、7票棄權通過決議,不過中國於決議中投下反對一票。中國政府對LGBT議題的籠統態度及跳脫舉措,或令中國LGBT群體平權的前路更加未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 余美霞

中國因素 性/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