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Twitter將禁止所有政治廣告,Facebook重申捍衛言論自由拒絕跟從,你如何看?

你如何看社交網絡上的政治廣告?面對政治議題時,社交媒體的角色為何?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將至,社交網站Twitter將完全禁止投放所有政治廣告,將涵蓋任何政客、選舉候選人、政黨等。 攝:Jaap Arrien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將至,社交網站Twitter將完全禁止投放所有政治廣告,將涵蓋任何政客、選舉候選人、政黨等。 攝:Jaap Arrien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20美國總統大選將至,Twitter稱為免選票被左右而禁止全球投放政治廣告,你如何看?

Twitter以左右選票為由禁止投放政治廣告,Facebook則稱重申捍衛言論自由拒絕跟從;面對政治議題時,社交媒體的角色為何?

除了一刀切禁絕所有政治廣告,怎樣的方法能更有限讓受眾分辨及篩選廣告與資訊?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將至,社交網站Twitter今日(22日)起禁止投放政治廣告,將涵蓋任何政客、選舉候選人、政黨等。至於與社會議題有關的廣告內容,如關於氣候變化、槍械管制和墮胎議題等廣告則獲豁免;不過輿論仍然質疑Twitter落實禁制的成效和決心。

10月31日,Twitter執行長多爾西(Jack Dorsey)發文表示,公司已決定停止所有政治廣告的投放;新政策的最終細節會在11月15日公布,並於22日開始實施。Dorsey形容,現在網絡廣告擁有強大力量,而且相對商業廣告商十分有效;「但這力量會為政治帶來重大風險,可以用來左右選票,並影響數百萬人生活。」

Dorsey又解釋,網絡政治廣告給「公民話語帶來全新挑戰」,包括「基於機器學習的通訊優化與精準投放、未查核的誤導訊息及深度造假(Deep Fake)」產生的潛在問題。他指出,如果Twitter說「我們很努力在阻止操弄我們的平台以傳播假訊息,但如果有人願意付錢給我們投放政治廣告給特定群體並強迫其去看⋯⋯那麼⋯⋯他們就可以說任何想說的話」這類的話,Twitter將不再具有可信度。

Dorsey在帖文最後強調,此舉「跟言論自由無關,而是關於付費買關注的問題。付費讓政治言論的接觸面會產生重大影響的,而現在的民主制度可能還沒準備好去應付。」故為了解決這個問題,Twitter需要退一步。

Twitter公布「政治廣告」禁令細節

根據禁令細節,「政治內容」的定義涵蓋任何候選人、政黨、政府官員、選舉、公投、投票措施、立法或司法結果的內容等。而即使廣告內容不涉及政治成分,但只要是來自候選人、政黨、民選或委任政府官員,即使是呼籲投票和籌募競選經費等,都同樣禁止。

而與社會議題有關的廣告內容,例如氣候改變、槍械管制和墮胎議題廣告則可獲豁免,但這類廣告亦須符合精準目標(micro-targeting)的新限制,不可以針對用戶特徵及地區,如以用戶的郵政編碼,或者「保守派」、「自由派」等政治分野投放廣告;而只可以基於用戶所處省份來投放。

Twitter又指,只有獲該平台認證的新聞機構可從禁令中獲得豁免。它們可以就與政治議題有關的新聞報導投放廣告,但不包括明確的倡議型新聞,即媒體對各政治、選舉候選人等提出觀點以達至引導效果的內容等。

各方反應

消息傳出後,Twitter股價在收市後交易時段下跌1.8%。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競選幹事帕斯凱爾(Brad Parscale)亦隨即批評Twitter此舉非常愚蠢,更是企圖讓特朗普和保守派「滅聲」,「因為Twitter知道,特朗普總統擁有最精密的網絡計劃。」

2016年美國大選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同樣對Twitter的新舉措表示歡迎,形容「這是對美國和全世界民主的正確做法」。她又認為這看似對Facebook作出挑戰,令其反思現行的政策。

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的競選團隊發言人比爾魯索(Bill Russo)則讚揚Twitter,不再放任「未經證實的誹謗,如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廣告等,在其平台上以廣告形式出現」。團隊又稱,該政策看到Twitter不為商業利潤所動、而看重民主廉潔精神的選擇,令人感到鼓舞。

今年9月,特朗普競選團隊曾發布一段宣傳影片,當中指控拜登及其兒子,涉嫌與烏克蘭存在可疑的經濟利益。對此,拜登競選團隊曾發聲明回應,指稱有關廣告含誤導成份,惟當時Twitter、Facebook、Google均拒絕移除影片,後引發各方對政治廣告的爭議。

有論者認為「禁止政治廣告」實行上會產生很多爭議。文章提到如果廣告全面禁止,一方面社群媒體上會有很多廣告都會消失,而且亦需要極大量的人工審查,引發更多問題;同時,就算阻止用「政治議題」的方式呈現的廣告,有目標的人仍會用其他方法繼續影響選情,進而影響民眾;雖社群媒體嘗試「遏止假消息,遏止政治人物直接用錢換影響力,是件好事」,但禁止政治廣告更大可能引發新的問題。

朱克伯格:廣告是重要的發聲途徑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Facebook被指控受俄羅斯駭客操控,透過大量虛假帳戶及頁面,投放近10萬美元的政治廣告及發放假新聞,以營造風向輿論,挑動美國民眾情緒,並影響美國大選結果。2017年9月,Facebook首席安全官史坦摩(Alex Stamos)發出聲明,承認於2015年6月至2017年5月期間,共有超過470個假帳號發放多達3000則政治廣告,而有關帳號均連結到一間俄羅斯影子公司;有關事件成為美國社會的焦點及引發大量爭議。

至今年10月31日,Facebook創始人朱克伯格於發文表示,在民主國家,私人公司去審查政治人物或相關新聞是不正確的。他指出,廣告是重要的發聲途徑,而對得到較少媒體關注的候選人及相關團體而言,廣告信息可使他們的信息進入辯論當中。而他認為更好的方法是努力提高透明度——Facebook擁有一個政治廣告檔案庫,任何人都可以檢查正在運行的每個廣告,而「這是電視或印刷媒體所沒有的」。朱克伯格又提到,其過去曾經考慮過是否應該投放這些廣告,但現時表明Facebook將會繼續這樣做。

至於有指Facebook不禁止政治廣告的投放,是因為商業考量,朱克伯格回應:「這是錯的。」他表示,由禁止政治廣告與否引發的爭議及影響,已遠遠超過了這些政治廣告所帶來的收益;他又表明至2020年,Facebook政治廣告營利,將佔不到整體收入的0.5%。朱克伯格補充道,「選擇一條不同於與我們正在走的道路或會更容易」,但對於此,他認為捍衛言論自由及自由表達的權利則更為重要。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余美霞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