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美國通用汽車迎來12年來第一次大罷工,背後牽涉到多少問題,又該如何解決?

勞工權益問題與企業競爭力矛盾愈發緊張,在未來可能更為嚴峻,企業應該在利益與企業責任之間取得平衡?


2019年9月16日,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與通用汽車公司,對工人未來四年合約的薪酬及福利未能達成共識,通用汽車超過49000名員工,將會在當地星期日接近午夜開始罷工。 攝:Paul Sancya/AP
2019年9月16日,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與通用汽車公司,對工人未來四年合約的薪酬及福利未能達成共識,通用汽車超過49000名員工,將會在當地星期日接近午夜開始罷工。 攝:Paul Sancya/AP

紀錄片《美國工廠》講述資本家壓榨工人的故事,有人指此次通用汽車大罷工是現實版的《美國工廠》,你認同嗎?

近年來,勞工權益問題與企業競爭力矛盾愈發緊張,在未來可能更為嚴峻,企業應該如何在利益與企業責任之間取得平衡?

有人指對資方來說,工會的介入阻礙了企業的發展;對勞方而言,工會與企業談判保障了自身的權益,你如何看工會的角色?

美國最大汽車製造商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爆發工潮,由於勞資雙方未能就工人未來四年的薪酬及福利等新合約條件達成共識,美國汽車工人工會(UAW)於當地時間周日(15日)宣布,通用汽車約48000名時薪僱員將於周日午夜後展開12年來全國首次大罷工。勞資雙方將於當地時間周一恢復談判。

通用汽車與工會所簽訂為期4年的勞資合約於15日午夜到期,雙方於合約到期前曾多次就新合約展開談判,惟雙方就工人薪酬、醫療保健、臨時員工、工作安全及利潤分成等方面明顯分歧,導致談判陷入僵局,工會宣布約5萬名時薪員工將展開罷工,並將關閉美國9個州份的33間製造廠房及22個零件配送倉庫。

美國聯合汽車工人工會副主席迪特斯(Terry Dittes)曾稱罷工是他們的最後選擇。他又指現在工會成員團結一致,為其成員及家人努力爭取應得的協議。工會談判代表泰德·克魯姆(Ted Krumm)在新聞發布會亦表示:「通用必須明白,我們曾經在他們最需要的時候站了出來。」

通用汽車則發表聲明,對工會發動罷工感到失望。聲明指出,公司在談判期間曾向工會承諾提供超過70億美元的新投資,當中涉及5400個工作崗位,又確認設立8000美元的合同批准獎金,表示已「帶着誠意和緊迫感進行談判」,並經已開出強而有力的條件。

路透社分析指出,罷工一旦開展,通用汽車在北美的業務將於短時間內停擺,美國經濟亦有可能因而受到打擊。另外據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報導,通用大罷工亦會成為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重點。

希望藉着經濟保持強勢,以提高連任勝算的總統特朗普,曾於周日發推特促勞資雙方「團結一致,以達成協議」。而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則在推特發文表示與工會成員站在一起,為成員們要求公平的薪水與福利,又指「一份工作不僅關乎薪水,更關乎尊嚴與尊重」。

通用汽車對上一次爆發工潮為2007年。當時工人們在合同談判期間進行了為期兩天的短暫罷工,估計令通用汽車每日損失約3億美元。而1998年,密歇根州弗林特亦發生持續了54天的罷工,令通用汽車上損失超過20億美元。

關閉汽車裝配廠為罷工導火線

2018年11月,通用汽車宣布為了應對市場變化而作出規模重組,關閉5間位於俄亥俄州及密歇根州的廠房。此舉措削減了近1.5萬個通用全職及臨時員工職位,惹來美國各界及總統特朗普的批評。

當時特朗普表示,對通用汽車的做法感到不滿,揚言會停止向通用汽車提供任何補貼。他又指美國政府曾向其出手幫助,要求汽車製造商返回美國設廠。而工會對通用汽車該行動一直表示反對,批評公司違反承諾,又曾誓言要在談判桌上贏得協議,以維持工廠的營運。

今年1月,工會曾提出訴訟,指控通用汽車涉嫌於印第安納州的裝配廠僱請臨時工,違反勞動合同,此舉被認為是工會就通用汽車關閉多間工廠後的反擊。

另據彭博社報導,過去四年美國消費者刷新了通用汽車購買率,通用汽車擁有龐大利潤,工會認為工人應該獲得更高的薪酬。然而,通用汽車對此並無積極反應,又稱公司正應對銷售放緩,以及正在開發比當前市場更具長期潛力的電動和自動駕駛汽車,故未能與員工「分享利潤」。

現實版《美國工廠》?

在通用汽車迎來12年來首次全國大罷工之際,有人提到最近在Netflix上映的紀錄片《美國工廠》。影片講述中國玻璃製造商福耀集團在美國俄亥俄州代頓設廠的過程。當中折射出福耀的中國模式企業管理,反映出勞資雙方問題及工廠現狀,紀錄片中美國工人因抱怨工資低工時長,及因工傷意外頻生,遂決定組織工會的過程。

影片中福耀玻璃集團創始人、董事長曹德旺接受訪問時指,工會影響勞動效率和企業效益,他堅決不會接受美國的工會制度。他更稱強制要有工會的話,就把工廠解散,指一次性損失或少賺十億百億也沒有關係。

有論者將《美國工廠》與現時通用罷工對比,認為工會是一把雙刃劍,對資方而言,工會的出現催促成工人對抗企業的組織,它的強大會阻礙了企業的發展及降低生產效率;對勞方來說,則能藉其代表與企業進行勞資談判,以保障工人自身的權益;認為工會於企業及職工兩者之間取得平衡仍是一個衡久的議題。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余美霞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