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武漢萬人抗議垃圾焚燒項目爆警民衝突,政府應如何回應民間訴求?

在政治高壓、消息封鎖下,屢被噤聲的中國社會運動將走向何方?


湖北省武漢市郊的新洲區陽邏街道居民多次走上街頭,抗議當地政府興建垃圾焚化爐。 圖:網上圖片
湖北省武漢市郊的新洲區陽邏街道居民多次走上街頭,抗議當地政府興建垃圾焚化爐。 圖:網上圖片

武漢萬人抗議垃圾焚燒項目引爆警民衝突,是因「鄰避效應」引發的群體性事件,還是人民訴求的合理表達?

在中國大陸,遊行集會是否有效的抗議方式?

在政治高壓、消息封鎖下,屢被噤聲的中國社會運動將走向何方?

2019年1月,湖北省武漢市政府辦公廳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全市垃圾處理工作實施方案》,對武漢市垃圾處理工作提出指導方案和行動指南。方案提出,按照生活垃圾焚燒為主、水泥窯協同處置為輔、衞生填埋為保障的工藝路線,重點建設千子山、長山口、陳家衝等循環經濟產業園,「為建設現代化、國際化、生態化大武漢提供良好的生態環境和城市運行保障」。

附件《全市垃圾處理設施建設項目規劃一覽表》中規劃建設的「陳家沖循環經濟產業園」位於武漢陽邏,預計處理垃圾規模為「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2000噸/天、生活垃圾衞生填埋場1500噸/天、濕垃圾處理項目500噸/天」。

據香港01報導,陽邏當地已有一個垃圾填埋場,產生的惡臭覆蓋方圓8公里,嚴重影響數十萬人的生活。垃圾填埋場原定2020年到期關閉並改建成公園,「前段時間突然說要改成垃圾焚燒廠,所以居民們都不同意。」亦有市民表示,項目選址在處於下風口的密集居民生活區和學校幾百米的地方,項目建成後將成為武漢市第一大垃圾焚燒場,每日處理垃圾量將高達4000噸。

6月29日,武漢市新洲區政府在新浪微博發布消息稱,「最近,新洲陽邏陳家沖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引起社會高度關注。新洲區政府十分重視群眾呼聲,就這一項目承諾,群眾不同意,項目不開工」。然而這份非正式微博聲明並未受到當地居民的認同,全文未清楚提出「取消」、「移建」或「暫緩」等解決方案,網上亦有聲音表示新洲政府正在強制要求居民簽字同意。

7月2日,某招標信息平台公示了陳家沖衞生填埋場填埋氣發電擴容項目主管敷設工程的中標結果,信息顯示,中標單位簽訂合同後必須在7個日曆日內完成西側主管的敷設。

立場新聞,當地民眾連日來多次上街抗爭,在6月28日、7月2日、7月3日持續爆發大規模抗議活動,其間多次爆發警民衝突。據網上流傳的影片、照片可見,有警員暴力驅散示威者,有人被打至頭破血流。官方連日來不斷封鎖消息,大陸媒體幾乎完全沒有報導事件。不過民眾將大量抗爭現場的影片上載網上,引起了網民的關注。

無獨有偶,據蘋果日報,廣東省雲浮鬱南縣自然資源局6月10日公布「雲浮鬱南縣垃圾焚燒發電項目」選址意見告示後,引發萬人上街示威及阻止施工。村民表示垃圾焚燒發電廠接近水源地和民居,對環境造成污染,要求「完全撤銷項目」。其後當地政府態度軟化,發出通知暫時取消項目,但仍讓部分市民不滿。有政府官員指出,市民的擔心完全出於「鄰避效應」,即因擔心建設項目對身體健康、環境質量等帶來負面影響,而採取強烈的、有時高度情緒化的集體反對甚至抗爭行為。

儘管微博多個「陽邏」相關話題已被屏蔽,但仍有陽邏市民持續發聲,以期事件能在社交媒體上擴大影響力,訴求主要集中於環境領域,稱在政府無能的情況下,「我們只能靠自己去爭取,去維護」。

正值香港發生大規模「反送中」抗爭行動,有香港網民表示理解武漢市民處境,並到微博留言聲援,也有人提議在7月7日的遊行中聲援武漢,但有武漢示威參與者認為,武漢的示威跟香港的是完全兩回事。

在政治高壓、消息封鎖下,屢被噤聲的中國社會運動將走向何方?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