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半生瓜-教育

中國學區房新政不斷,學位和積分限制、增加學位......樓市降溫的解藥在哪裏?

全民教育焦慮在蔓延,學區房價格不斷攀升。通過限制學位能有效抑制學區房價嗎?學區房溢價背後是什麼社會問題?


學區概念形成於中國政府免試就近入學的九年義務教育政策。2006年人大會議上限定「就近」為適齡兒童的戶籍所在地。由此,房地產業產生了學區房概念, 攝:林振東/端傳媒
學區概念形成於中國政府免試就近入學的九年義務教育政策。2006年人大會議上限定「就近」為適齡兒童的戶籍所在地。由此,房地產業產生了學區房概念, 攝:林振東/端傳媒

有學者指出,階級焦慮是中國天價學區房的催化劑,學區房的炒漲究竟由什麼原因造成?

政府該如何調控過熱的學區房價格?學位限制、學區積分制、擴容學校、多校電腦隨機分配……哪一個才是有效的管制措施?

5月16日,蘇州政府為管理以學區房(學校附近的住房)為主的住房價格高漲,規定工業園區內的新商品房及二手房用於申請登記入學時,由「五年一學位」改為「九年一學位」,即若以該住房為依據申請入讀當地中小學,期間需間隔九年,同一家庭的多名子女則不受限制。此規定被視為早先商品房限制規定的補充,主要針對學區房炒漲問題。

近日,蘇州因近三個月新住宅及二手房價格指數累計漲幅較大,被住建部預警提示。事實上,蘇州房價自去年6月以來一路高漲。據安居客及易居研究院數據顯示,當地二手房均價已連續上漲11個月,今年4月成交量更環比增長99%。其中特別的是,蘇州工業園區房價較蘇州均價高出70%,由於區內中小學優質教育資源雲集,包括上榜全國初中百強的星灣學校等,工業園區成為全城房價高地與學區房不無相關。有學生家長對《財新》表示,工業園區內部分學區房甚至漲至每平米六萬元人民幣以上,「中介一掛出房源,就會頃刻之間被售出。」

學區概念形成於中國政府免試就近入學的九年義務教育政策。2006年人大會議上限定「就近」為適齡兒童的戶籍所在地。由此,房地產業產生了學區房概念,即在義務教育階段內,中小學招收學齡兒童片區內的房子被稱為學區房。其中重點中小學片區內的學區房最受熱捧。

專家對該政策成效意見不一,易居智庫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此作為今年第一個學區房收緊的政策,意味著在義務教育階段只允許使用一次學區資源,有助於減少學區房的炒作倒騰行為。中原地產分析師張大偉則直言該項政策影響有限,因該項政策並沒有限制購房者資質,大部分炒房者不會使用學位,使用學位的購房者也不會幾年就換房,九年住滿後學位依然可以作為賣房的附加優勢。據財新報導,新政過後,學位尚未被使用的房子更火了,看房人數與整體房價均無波動。

天價學區房與教育公平

學區房成為熱議的社會議題有著深厚的社會因素。陳友華等學者指出社會階層的固化使社會普遍蔓延著焦慮,買方市場龐大。望子成龍的父母,尤其是獨生子女家庭,會盡最大的努力讓子女享受優質教育資源,不惜額外支付大筆金錢為子女爭取向上流動的機會。階級焦慮成為了天價學區房的催化劑。

此外,他還指出公辦學校與房地產的聯姻使義務教育出現了異化,學區房成為富人子弟享受優質教育資源的合法途徑,義務教育離公平越來越遠。事實上,亦有不少報導指出名校暗自與房地產「聯姻」越發普遍,開放商更會在廣告中極力宣傳周邊院校,以作漲價理由。

為吸引人才開展的「搶人大戰」,也被認為是加劇除北京、上海外的一二線城市的學區房緊張原因之一。例如蘇州工業園區實行新商品房人才優先購買政策,規定園區內住房必須提供一部分用於人才購房,且必須在人才選房之後才可以銷售剩餘住房。去年,西安在「搶人大戰」之後新增50多萬戶口,但這同時也帶來了10萬從幼兒園到初高中的入學需求。

不斷加碼的政府措施

政府面對「高燒」的學區房價,通過在大城市試點,陸續推出了以下幾種措施:

  • 多校劃片,電腦派位:2016年,中國教育部首次提出,在教育資源配置不均衡、擇校衝動激烈的地方,可採取多校劃片。今年3月底教育部發布《關於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學招生入學工作的通知》,繼續要求各地穩妥推進實施多校劃片政策。多校劃片是指業主購買的房產不再綁定單一學校,而是對應片區內多所中小學。北京西城,海淀,朝陽等多區已實行多校劃片政策。擁有學區房的家庭也不確定到底能上哪個學校,將由電腦派位的方式安排兒童入學。然而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多校劃片的實施前提是學區內教育發展均衡,學校質量基本相同」。
  • 學區積分制:深圳龍崗區教育局則推出學區積分制度,將按照學校招生計劃人數、家長填報志願順序和學區積分高低順序錄取,再為每所學校劃定一個優享學區。龍崗區學區積分計算辦法為以房產證發證日期為起始,申請學生家庭在學區居住每滿1個月加0.05分。
  • 擴容學校:西安,深圳等市的應對之策是不斷建新學校與擴招。西安自2018年起新建150多所新學校,增加學位6萬餘個。雖然如此,許多城市增加的學位遠遠不能滿足學位缺口。例如廣州市教育局1月就曾表示廣州小學學位約有三分之一的供給缺口。據測算,到2020年,深圳的小一缺口將迫近5萬。
  • 學位限制:與蘇州「九年一學位」相仿,北京自去年開始實行「六年一學位」,通過採取限制學位的方式打擊學區房的過度炒作與投資。
  • 打擊虛假宣傳:5月14日濟南發布了《關於進一步規範商品房銷售廣告和宣傳活動的通知》,規定地產開放商不得在銷售時以學區房作為宣傳。據第一財經網報導,廣州華潤天合的業主們在招生方案公布之後,孩子名校夢碎而多方談判和維權,多名業主反映該樓盤在銷售時帶有幼兒園、小學雙名校的廣告宣傳,並強烈暗示小區配套的小學就是廣州重點小學華陽小學。

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博士徐燕表示,多校劃片等措施雖然能在一定程度上壓低學區房價,但緩解不了人們對教育的焦慮,他們更期待教育供給端的改革。

你怎麼看學區房焦慮的形成與政府政策?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 張美悅

中國因素 半生瓜-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