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視覺中國」聲稱擁有黑洞照片版權,掀圖片平台商業模式爭議,你怎麼看?

版權局出手整治,是否合情合理?你心目中好的圖片市場版權秩序是什麼樣的?


視覺中國網頁上的黑洞圖片。 圖:網上圖片
視覺中國網頁上的黑洞圖片。 圖:網上圖片

著作權侵權案件維權困難,公域圖片創作者應如何維權?

另一方面,又有指某些圖片交易平台以維權謀利,被形容為「簡單粗暴」,你認同嗎?

版權局出手整治「視覺中國」,是否合情合理?你心目中好的圖片市場版權秩序是什麼樣的?

4月10日晚,人類歷史上首張黑洞照片曝光,照片迅即傳遍全球網絡。有網友發現,首張黑洞照片被打上了「視覺中國」的標籤。有自媒體發現,黑洞照片已被互聯網版權圖片交易平台「視覺中國」聲明版權,同時該公司作出註明:「此圖如用於商業用途,請致電或諮詢客戶代表」。據21世紀經濟報導致電「視覺中國」後,對方表示黑洞照片版權由歐洲南方天文台提供,圖片只能用作「編輯」,即需購買後使用,不能用作商業用途。若發布該圖片就會被「用作商業用途」收取單張約2000元人民幣費用。

但早在黑洞照片發布之前,中科院院士武向平就曾表示,黑洞照片版權一旦發布,全世界都可使用。在前一天的發布會上,望遠鏡EHT項目負責人也曾表示「首張黑洞照片發布後,全世界所有的科學家很快都能獲取。」

次日下午,視覺中國發布第一封《聲明》,稱黑洞照片屬於國外Event Horizon Telescope組織,視覺中國是其合作伙伴,擁有編輯類授權。視覺中國同時表明,黑洞照片只可用於新聞編輯和傳播,不能用於商業使用。

但據媒體查詢,歐洲南方天文台(ESO)官網上對黑洞照片版權的主張為,「ESO網站上發佈的圖像均獲得CC4.0協議授權」,據稱有此協議的影像作品均可被自由使用。歐洲南方天文台當天亦回應稱「視覺中國從未就黑洞圖片聯繫過歐洲天文台」,對此,視覺中國回應稱,並不是每張照片的使用都需聯繫作者。

其後又有網友發現,視覺中國擁有五星紅旗圖片版權。共青團中央發布微博向視覺中國發問:「國旗、國徽的版權也是貴公司的?」曝光後,視覺中國立即將該圖片刪除,並發出第二封致歉信,稱國旗、國徽圖片由視覺中國簽約供稿人提供,視覺中國作為平台方負有審核不嚴的責任,因此對不合規圖片做了下線處理。但仍有大批企業紛紛跟帖表示自家商標圖片、產品圖片的版權,都被視覺中國據為己有。其中百度、鳳凰網等大公司相繼發文稱,自家公司的商標也被視覺中國收錄並打上水印。

4月11日稍晚,天津網信辦連夜約談視覺中國網站,網站關閉開展整改。12日上午,同為圖片網站的全景網、東方IC也相繼無法打開。

「簡單粗暴」的商業模式?

在視覺中國站上,被明碼標價的不只有國徽和國旗。在關停前的網站內,一張1951年,由美國UPI新聞社的記者拍攝的愛因斯坦吐舌照被標記為「限價圖片」,「用於內文(報紙、網絡、雜誌內頁)不低於500元,整版跨頁(報紙、雜誌)不低於1000元,雜誌封面不低於1500元;商業使用價格另議。」

同為國徽標價的圖片網站還有全景網,其影像內容也涵蓋了從當代時事熱點到歷史檔案,從高端到微利的各類「版權視覺內容」:南京大屠殺歷史影像、日本投降歷史瞬間、各大公司的自有商標、警徽圖案……

有網友將這種商業模式形容為「拿別人主動放棄版權的公域圖片加水印勒索」,更有微博網友總結出「簡單粗暴」的產業鏈:視覺內容公司將大量的圖片散布到各種所謂免費的圖庫網,以及公共網絡上等着其他公司的設計師們下載並使用這些圖,然後公司定期檢索這些圖,公司法務再聘請律師,四處提訴侵權。

在財報中,視覺中國將此檢索技術總結為「基於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技術的圖像版權網絡追蹤系統」,這項技術能夠「追蹤到公司擁有圖片在網絡上的使用情況,大幅降低版權保護的成本」。 

此外,視覺中國還在2017年公司年度報告中指出,其經營模式為「公司與版權視覺內容」的生產者簽署代理協議,獲得內容的分銷權;使用者通過公司平台付費獲得版權內容的使用授權,將內容廣泛應用於網站、APP、社會化媒體(微信/微博等)、報刊、出版、影視、廣告創意、設計製作、 社會化營銷等各種場景;相應的內容生產者獲得按協議約定的分成。」

早在去年,微博網友「經緯張穎」對這種商業模式進行了分析。他稱從2016年起,視覺中國就開發了大範圍搜索未授權圖片的系統,對使用圖片的個人或企業要求鉅額賠償,甚至「直接索取幾十萬人民幣」。他並不相信「這種勒索的商業模式能延續且維持」。

新浪科技撰文指出,視覺中國十年來涉及糾紛案件共12000餘條,其中案由絕大部分為起訴他人公司作品侵權。大批量的主動訴訟,從側面印證了視覺中國「版權勒索」的商業模式,這也正是其引發公憤的根結所在。

如何平衡著作權和傳播權?

界面新聞總結了此次黑洞事件中的兩極意見:反對者認為視覺中國靠壟斷圖片上游的使用權,「勒索」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使用了有版權圖片的用戶,或要求支付高價賠償金,或要求與其簽訂合作協議,屬「版權流氓」行為;支持者則認為,視覺中國依法維權、打擊盜版,保護攝影師的著作權,對於推動社會版權發展是利好。

此外,第一財經也指出,視覺中國幫助攝影師建立了一個網絡圖片庫,通過建立起一套系統有效的追溯圖片的技術,在與盜版侵權行為鬥爭,幫攝影師追討稿費等方面,確實也做了不少貢獻。

中國的圖片版權行業魚龍混雜,《著作權法》所保護的「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並能以某種有形形式複製的智力成果。但著作權侵權案維權困難,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著作權侵權案件中有判決的已達22.3萬個。

央視網對此發表評論稱,視覺中國的主要問題在於:一、以保護之名實施著作權侵權,掠他人之美,冒充著作權人實施欺騙、訛詐,比如,黑洞照片的著作權人已經開放版權,視覺中國卻假模假式對外收費,事實上視覺中國將大量海外開放版權的照片「佔為己有」;二、視覺中國搞碰瓷式的維權,動輒進行高價索賠,動輒要求籤訂包年合同,搞得媒體、自媒體戰戰兢兢,不敢配圖。

12日,國家版權局發布通知稱,將把圖片版權保護納入即將開展的「劍網2019」專項行動,進一步規範圖片市場版權秩序。各圖片公司要健全版權管理機制,規範版權運營,合法合理維權,不得濫用權利。

你如何看版權局出手整治「視覺中國」?你心目中好的圖片市場版權秩序是什麼樣的?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徐涵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