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台灣數位身份證擬不現國旗、隱藏性別和配偶,你認同嗎?

有民調顯示,七成人認為身份證上應顯示「姓名」、「身份證字號」及「出生年月日」,過半數認為「相片」、「性別」、「配偶」、「住址」應保留,你怎麼看?


現行的中華民國國民身分證正面。 圖:網上圖片
現行的中華民國國民身分證正面。 圖:網上圖片

台灣數位身份識別證計劃導入健保卡、駕照等個人信息,「網絡安全」與「個資隱私」如何保障?

身份證擬不現國旗、隱性別及配偶,那麼身分證上應標識哪些信息?

3月16日,台灣國發委主席陳美伶稱,台灣將於2020年10月開始換發數位身份識別證(New eID),並規劃導入健保卡、駕照等個人信息。當局同時披露,未來身份證上僅會顯示姓名、身份證字號、相片,不會出現國旗,配偶、父母、出生地等資料改為隱藏式。另朝隱去性別的方向規劃,並考慮納入跨性別者。以上信息均處於商討階段,未及定論。

陳美伶表示,此舉將簡化行政流程,建立安全及可信賴的資料交換網絡,是台灣建設「智慧政府」的關鍵一步。不過,身份證上標識信息的變更卻在台灣社會引發不小爭論。

《Yahoo民調》3月19日發布的近7千人調查結果顯示,七成以上的民眾認可數位身份證三卡合一功能,並認為身份證上應顯示「姓名」、「身份證字號」及「出生年月日」;同時,過半數受訪者認為「相片」(65.3%)、「性別」(60%)、「配偶」(56.7%)、「住址」(52.2%)四項信息應保留,47.4%的人表示國旗需被留存。

數位化個人信息: 「效率」與「風險」如何取捨?

陳美伶表示,全球已有一百多個國家採用數位身份識別,只有台灣還在用紙本身份證,紙本身份證極易偽造,甚至可以在淘寶網上買到。

陳解釋,數位身份識別證只有「辨識」功能,而無「儲存」資料的功能,不會侵害個人隱私 。透過政府骨幹網絡,與各政府機關的資料庫或雲端連結後,希望可以達到「民眾一生只要提供一次個人資料給政府就好」,民眾在家就能申請各式政府服務。

然而,有論者擔憂整合的個人資訊越多,持卡者也將越透明化,必將影響公民與權力之間關係的平衡,數位化身份識別證必然邁向濫權之路。也有網友擔心,地緣政治下國情不同,台灣也許會變成下一個「社會信用體系輸入國」,利用數位卡監控人民甚至操縱選票。也有網友回應,在科技與隱私的較量中,自由派人士不應過於保守。

隱藏「性別」: 能否推動「跨性別者」的權益?

至於「性別」是否隱藏,陳美伶表示目前仍在討論階段,至於跨性別者,未來除了現行代表男性的「1」和女性的「2」之外,預計將「7」留給跨性別者使用,而「8、9」則使用在外國人居住證。

跨性別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諸多挑戰,身份證上所寫明的性別與自身認同不符便是其中之一。陳美伶稱,台灣政府有意在身份證字號上用「男」、「女」、「跨性別」的數字進行區分,是考量到台灣平權意識的抬頭。

台灣社會民主黨發帖文表示,相關規定乍看是進步,細想卻知身份證上對跨性別者保障是一件極複雜的事,身份證上信息與其自我性別認同不符會造成諸多困擾,例如在使用公廁或進入酒吧時。在英國、加拿大、澳洲,跨性別者若要變更性別登記,僅需醫生診斷證明,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亦主張廢除手術等強制要求,但台灣目前性別變更方式仍然相對嚴苛。此外,也有網民指出,以「7」指代跨性別,或增加標籤歧視。

隱藏國旗:是符合國際慣例,還是主權意識的淡薄?

3月19日,對於新版身份證可能不會出現國旗這一問題,內政部長徐國勇回應,尚未有定論。並表示,過去兩蔣時代的身份證均無國旗,大部分國家只有國徽、國花等圖案。新身份證上是否有國旗,並不會影響國家獨立主權問題,他本人「有無國旗都喜歡」。

徐國勇展示了台灣歷年來六個版本的國民身份證,表示從兩蔣時代直到民國七五年第五版身份證,之前的身份證都沒有國旗,「中國也沒有把五星旗放在身份證上,而美國甚至連身份證都沒有」。

徐國勇強調,此次新版身份證設計會用「最小揭露」、「最大保護」的原則來設計,所以證件上披露的信息會比現行版本少。反對者稱,在這一政治敏感時期,隱去國旗是新的政治符號。

隱藏配偶欄:是保護隱私還是隱瞞婚姻狀態?

對於是否取消配偶欄,民眾聲音兩極。有人顧慮,取消配偶欄會增加配偶隱藏婚姻狀態的風險。在執行緊急手術時,醫師也難以確認病人配偶關係,及時找人簽署手術同意書。也有人支持,認為是否擁有配偶也是隱私的一部分,平常大家也不會拿身份證出來確認是否已婚。

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曲兆祥稱,身份證應揭露多少個資爭議不斷,揭露太多恐傷隱私,揭露太少又擔心鼓勵犯罪。他贊成去除國旗等政治圖騰,保留某些基本資訊如姓名、年齡、性別、配偶。

台灣數位身份識別證擬不現國旗、隱性別和配偶,身份證上應標識哪些信息?

文:端實習記者沙淼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