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半生瓜-教育

一塊「改變命運」的屏幕:遠程教育是達至教育公平的鑰匙嗎?

當祿勸一中通過技術從教育不平等的弱勢方轉為優勢方,是否同樣有可能向下搶奪生源?教學資源的壟斷是否為一個難以打破的壞循環?


北京中學的老師通過現場直播教室講課,向在家中的學生們上課。 圖:Imagine China
北京中學的老師通過現場直播教室講課,向在家中的學生們上課。 圖:Imagine China

一塊「改變命運」的屏幕引發熱議,直播課堂共享師資的形式,可以多大程度填補極不均衡的教學資源鴻溝?

屏幕兩端學生知識結構的巨大差異、家庭及所在地環境的不同、艱難進行的互動機制、挫敗感倍增的遠端學校教師......這些無法僅通過技術解決的問題又該如何處理?

當祿勸一中通過技術從教育不平等的弱勢方轉為優勢方,是否同樣有可能向下搶奪生源?教學資源的壟斷是否為一個難以打破的循環?

12月13日,一篇名為「這塊屏幕可能改變命運」的報導引發了對教育公平的公共探討。據《冰點》報導,自稱「全國最前列的高中」成都七中,16年來通過直播對接貧困地區的248所高中,共使得7.2萬名學生通過遠程教育完成高中三年課程,其中88人考上中國大陸知名高校清華大學及北京大學,大多數成功考取了本科。直播教育的實質成效及相關影響,成為人們爭論的焦點。

報導中的直播由一個名為「東方聞道」的網校負責對接,將成都七中平行班的教學內容全天候直播給遠端學校,上課、作業、考試皆同步,遠端學校會定期派學生去成都七中交流學習,成都七中的教師也會親臨遠端學校分享。

「我沒想到我這麼差」,接受直播教學的雲南祿勸一中一位女生說。報導顯示,直播教學浮現出學生知識結構有較大差異、學生家庭教育情況迥異、接受直播的學校教師有牴觸情緒等問題,而祿勸一中則採用增多課程及自習安排、布置預習、一中教師輔助解釋等方式應對,「有老師連上20個晚自習」。

直播教學是祿勸縣教育局局長王開富及祿勸一中的校長劉正德共同策劃的項目,王開富對《冰點》表示,祿勸縣的年財政收入為6.1億元人民幣,而全縣教育支出反超財政總收入3.5億元,他稱,當地用了多年時間,實現了高中階段教育的全部免費。

位於直播一端的成都七中,去年30餘人被伯克利等國外名校錄取,70餘人考進清華北大,一本率超九成。屏幕的另一頭,是位於國家級貧困縣的雲南祿勸第一中學,據報導指,由於鄰近雲南省會昆明,因而12年前起,縣內經濟條件較好的家庭便選擇將子女送往昆明的高中就讀。

祿勸第一中學官網的一份資料顯示,2009年,其擴招後的第一屆畢業生共749人參加了全國普通高考,本科上線率為43.93%。2018年,其1230名高考生中,則有781位考取到本科,上線率為63.49%。就本科達線率來看,遠程直播教育似乎取得了一定成效。

「東方聞道」2002年起經營直播教育,據其官網提供的部分在線學校名單統計,在接受遠端教育的學校中,四川省佔了94所,其餘省份中,37所來自雲南,36所來自貴州,9所來自甘肅,5所來自西藏。事實上,「東方聞道」並非唯一一家經營直播教育的網絡平台,北京四中、新東方等也有遠程課堂的項目。然而,直播課堂共享師資的形式,是否可以真正填補極不均衡的教學資源鴻溝,卻有著不少爭論。

不少網友評論「很感動」,稱遠程直播教育體現了知識共享的理念,是「促進全社會教育公平,資源共享」的好事,「大德善哉」。網易CEO丁磊在朋友圈轉發並表示「這個事情太棒了!」,他還表示要拿出1億元,來支持更多學校落地這個模式,「讓知識無階層流動」。

冰點報導中提到「16年來,7.2萬名學生中,88人考上了清北,大多數成功考取了本科」,但微博用戶@紐約北大飛 質問,清北兩校有專門針對貧困地區學生的自主招生名額,很難說這算得上是成就,而且若不推廣網課,這些中學這十幾年來就沒法有千分之一比例的學生考上清北嗎?

此外,直播教學的普遍性也遭到質疑。據《看天下》今年十月份的一篇報導,在廣西平果學校的直播教學情況,直播教學並不覆蓋整個學校,而只是小部分學生的培優教育,是「從初中部選出的成績最好的學生」,直播班導致了學生間的進一步分層。「是舉全縣最頂尖的資源在拼的,這在當地也是覺少數人的遊戲」,網友評論道。

就成都七中課堂教學的適用性而言,微博用戶@李南心在企鵝島發文稱,「遠程直播好中學的課程,能夠讓貧困地區學生得到教育資源的共享,某種程度是好事」,但唯成功論的基礎教育可以複製課堂和考卷,卻無法複製老師語學生真實的人格互動、對學生求知欲的啟迪,乃至與愛的流動。

紐約北大飛 也表示:「成都七中的課堂是為這些學生量身定做的,是在他們已有教育資源上進行的進一步拔高。」他認為,七中的課堂對教育匱乏地區的學生來說很可能如聽天書,這種方法可能傷害大多數條件不足的學生。這種傷害不僅來自於貧困地區學生自身學習的吃力,還在於其和精英學生的相形見絀。精英學生在直播課堂上的踴躍表現和言行談吐,無不透露著兩者間巨大的素質差距,這種挫敗感可能會催生學生的心理問題。

同時,「中國SOS兒童村專委會專家」表示,學生看直播課堂,也削弱了本校老師的價值感和尊嚴,有老師整周請假,撕書抗議,願意配合的老師也只能幹些整理課件、批改作業的雜活,和名校老師兩相對比,喪失了其在學生心中的認同感和權威。

一塊「改變命運」的屏幕引發熱議,遠程直播教育是達至教育公平的鑰匙嗎?

中國因素 半生瓜-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