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輸掉眾議院控制權的特朗普會改變嗎?你如何看?

女性崛起,年輕世代發聲,或無影響的貿易戰......美國中期選舉結果傳達了怎樣的信號?


2018年11月6日,人們在美國中期選舉日投票。 攝:Andrew Caballero 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11月6日,人們在美國中期選舉日投票。 攝:Andrew Caballero 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共和黨輸掉眾議院多數席位後,你認為特朗普的施政會如何改變?

分裂的國會與續存的特朗普主義,這樣的結果會為美國和世界其他地區帶來怎樣的影響?

女性崛起,年輕世代發聲,或無影響的貿易戰......美國中期選舉結果傳達了怎樣的信號?

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以民主黨時隔8年再次贏下眾議院多數席位、共和黨保住參議院控制權的形勢於當地時間11月6日落幕,是次結果被不少媒體形容為產生了一個「分裂的國會」,也被認為將為特朗普未來兩年的總統任期帶來新的挑戰。

早前,外界多有預測民主黨可取得眾議院控制權,結果雖未完全出現「藍色浪潮」,但過半數的眾議院席位使華盛頓政局出現重要的制衡力量,《華爾街日報》指,預計民主黨將對特朗普政府啟動大規模調查,阻撓其在立法日程中的重要內容,如打擊非法移民等,而民主黨將醫療保健作為首要問題的競選策略也被印證成功。

參議院100議席中,是次補選或改選共35席,共和黨成功保住參議院控制權,目前以支持特朗普為核心的共和黨在農村及男性白人選民中具有較大優勢。縱然共和黨失去眾議院,但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 William Howell 認為,特朗普並未有過多立法議程,且共和黨對參議員的控制也為反對眾議院的異議提供了一層屏障,因而特朗普主義將繼續存在至2020年。

綜合《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等媒體報導,是次選舉中主要出現以下值得關注的信息:

  • 支持民主黨及共和黨的選民呈現一定性別、年齡、種族及所在地區的差異,《紐約時報》將民主黨選民歸納為白人溫和派、年輕的自由派及少數族裔聯盟。

女性選民中,支持民主黨的比例較支持共和黨高18個百分點,而男性則相對平均;民主黨在18至29歲較輕年齡層的選民中具有優勢,此年齡段中,61%的選民選擇了民主黨;非裔、拉丁裔或西班牙裔、亞裔等少數族裔的投票也較集中於民主黨,共和黨則在白人中相對有優勢;56%的農業區選民支持共和黨,但其在城市及郊區的支持率則相對較低。

  • 共和黨的失守

不少媒體指出,民主黨在眾議院議席上的成功,與過去支持共和黨、受教育程度較高的城鎮及郊區選民的倒戈有關。

  • 共和黨中不少反對墮胎權的議員勝出

在印第安納州、北達科他州及密蘇里州奪得原民主黨參議院席位後,反對墮胎的政策可能將被推進。而愛荷華州,佛羅里達州,佐治亞州和俄亥俄州等,也在6日晚選出了反對墮胎權的州長。但由於民主黨佔據了眾議院的控制權,反對墮胎權未必會有長期政策出現。

  • 選舉中的女性色彩

數據顯示,至少有96位女性取得了眾議院席位,打破了過去84席的歷史記錄,而參議院則有11位女性贏得席位,這些女議員多數為民主黨。羅格斯大學美國婦女與政治中心的政治學家 Kelly Dittmar 表示,「女性在很多方面創造了歷史,並且是將許多地區從紅色變為藍色的重要力量。」

在紐約第14國會選區,年僅29歲的民主黨候選人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贏得議席,成為美國眾議院歷史上最年輕的女性議員。

密歇根州的 Rashida Tlaib 與明尼蘇達州的 Ilhan Omar 是首次當選美國國會議員的穆斯林女子,二人均為民主黨人,其中,Ilhan Omar 原為索馬里難民,也將成為首位戴穆斯林頭巾的議員。

印第安原住民 Sharice Davids 及 Debra Haaland 成為首批在國會任職的美國土著女性。

  • 多家民調均顯示,醫療保健是選民主要優先關注的議題,而民主黨在競選的後幾週中也對此尤為關注,尤其是有病史者是否能獲醫療保險。備受爭議的移民問題及經濟與就業問題,也在選民關注的優先位置。

  • 在科羅拉多州,民主黨的 Jared Polis 成功成為美國首位公開同性戀身份的州長。

  • 不少論者及觀察家認為,中期選舉中議席的變動或對中美貿易戰影響不大,美國對華的強硬如今為兩黨共識,且特朗普作為總統,在外交上具有主導權。

分裂的國會與續存的特朗普主義,美國中期選舉究竟算哪一方勝利?這樣的結果又會為美國和世界其他地區帶來怎樣的影響?

國際前線

社交平台風高浪急,找不到理性的人討論?怕內容太敏感被刪帖? 端圓桌致力創造自由理性的討論平台,怎麼能夠沒有你?不要只讀不聊了!登入並留下你的真知灼見吧~如果你覺得這裏還不錯,歡迎你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