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鴻茅藥酒案警察跨省抓人,警權制約問題是制度缺失,還是統治權難以監督?

從「莎普愛思」到「鴻茅藥酒」,「神藥」的宣傳為何總擁有如此巨大的市場?


廣州醫生譚秦東在網上發表文章,指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產品鴻茅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其後他遭內蒙古涼城縣警方跨省抓捕並被起訴。羈押三個月後,於4月17日釋放。釋放後譚秦東(左)與其代理律師。 網上圖片
廣州醫生譚秦東在網上發表文章,指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產品鴻茅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其後他遭內蒙古涼城縣警方跨省抓捕並被起訴。羈押三個月後,於4月17日釋放。釋放後譚秦東(左)與其代理律師。 網上圖片

「跨省拘捕」執法被指「喪失了正常監督制約警權的功能」,警權應當如何被監督制約?為何社會會缺失對警權的制約?

過去「莎普愛思」就曾因鼓吹「神藥」被批虛假宣傳,從「莎普愛思」到「鴻茅藥酒」,「神藥」的宣傳為何總擁有如此巨大的市場?

有網民總結出「跨省拿人」、「譚秦東是否落實國家賠償」、「鴻茅藥酒曾被處罰2630次為何仍能拿到廣告批文」等6大問題,鴻茅藥酒事件還折射出目前社會的那些問題?

此前因撰文稱「鴻茅藥酒為毒藥」而被內蒙古涼城縣警方以「涉嫌損害商品聲譽罪」跨省拘捕的廣州醫生譚秦東,在被關押97天後於昨日(4月17日)獲得保釋。

同日,中國國家公安部及內蒙古檢察院均發布回應和通報表示,因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已退回當地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並啟動相關執法監督程序。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則於4月16日表示,2004年至2017年底,藥品不良反應監測系統中,共檢索到鴻茅藥酒137例不良反應報告,現已責成企業對其虛假廣告等問題進行公開解釋,並組織有關專家對鴻茅藥酒由非處方藥轉化為處方藥進行論證。

一篇帖文激起的追捕

去年12月10日,曾擔任麻醉醫師、製藥公司的醫學事務專員和顧問的譚秦東在微信朋友鼓勵和查閱相關資料後,於「美篇」APP中發表《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原題為「鴻毛」)一文。隨後,內蒙古鴻茅國藥有限公司一員工受公司委託向當地公安報案稱,該文造成該公司共計逾142萬人民幣的退貨損失,「嚴重損害公司商業信譽」。2018年1月10日傍晚,譚秦東被內蒙古涼城縣公安局警員在廣州拘捕。

《紅星新聞》,譚秦東原文以「中國神酒,只要每天一瓶,離天堂更近一點」開頭,主要介紹了人到老年後心腦血管發生的變化,以及鴻茅藥酒誇大療效涉嫌虛假廣告的情況,以「中國神酒,鴻茅藥酒,來自天堂的禮物」結束,並註明其中部分內容轉自「歐茜醫生」。

涼城縣公安局3月13日遞交的《起訴意見書》中顯示,譚秦東該文網站點擊量2075次,微信群連續轉發10次左右,微信好友有250次訪問,微信群有849次訪問,朋友圈有720次訪問,被分享120次。

鴻茅國藥有限公司則於2017年12月22日委託該司一員工向當地警方報案,表示因有人宣稱鴻茅藥酒是「毒藥」,致深圳、杭州、長春三地共兩家醫藥公司及7位市民要求退貨,使該司直接經濟利益受損逾142萬人民幣。內蒙古涼城縣警方1月5日從「美篇」所屬的科技公司調取譚秦東ID及手機號等信息後,於1月10日以「涉嫌損害商品名譽」罪跨省在廣州對譚進行了刑事拘留。

據譚秦東的代理律師胡定鋒透露,在4月16日涼城縣檢察院提審譚時主要詢問了兩個問題,一是文章為何要以「毒酒」題名,二是文章撰寫是否受人指使。

譚秦東獲保釋後在採訪中表示,「我覺得作為一個醫生,應該說兩句實話」,自己用「毒藥」二字主要為博取老年人,尤其有心臟病、高血壓、糖尿病等病症的人的眼球,因為大部分老年人都會看電視廣告,但鴻茅藥酒對於患有這些病症的人來說是有害的,希望文章可以警示這部分人不要購買。而鼓勵自己寫文的人,也是一位「不認識的微信朋友」。

胡定鋒則表示,譚秦東曾對他表述說自己在面對警方審訊時表述了很多,但警方只紀錄了「博取眼球」四個字,胡定鋒質疑警方在辦案過程中存在筆錄紀錄不完整的情況。

此外,譚秦東對多家媒體表示,自己在廣州家中被涼城縣警察抓捕後,先到廣州天河區車陂派出所進行了審訊,輾轉深圳、北京後抵涼城縣。同時,實施抓捕的共有4人,「只有3個是警察,剩下一個則是鴻茅公司的人。」譚還回憶稱,他們一行乘坐的是「鴻茅藥酒的商務車」,路上警察吃飯後也是鴻茅國藥公司的人掏錢買單。然而涼城縣相關辦案警官則對此說法表示否認,稱「我們去了4個民警,包括我們派出所和市局的人」。

連續兩年的中國電視廣告投放額冠軍

譚秦東原文底部註明多處信息轉載的「歐茜醫生」是一位兒科醫師所開的科普公眾號,其去年12月10日發布的《莎普愛思之後,普通老百姓能做些什麼?》一文中,用信息檢索的方式在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監管理總局(簡稱「CFDA」)網站中發現,2017年高達2.6億人民幣廣告費用支出的「莎普愛思」並非藥品廣告數量的榜首,居於榜首的是備案廣告量高達1169個的鴻茅藥酒(目前其備案廣告數量達1192個)。

「歐茜醫生」隨後發現,鴻茅藥酒被備案為酒劑類中藥,為非處方藥品。其聲稱酒中含有67位中藥材,可醫治動脈硬化、老年痴呆、心肌梗塞、月經不調、類風濕等多種病症。然而67位中藥中,含有何首烏、附子等常見毒性藥材,且該藥品在CFDA「臨床試驗數據核查專欄」中並無臨床試驗的紀錄。

據《澎湃新聞》,根據近十年相關公告文件的不完全統計,鴻茅藥酒廣告曾被江蘇、遼寧、浙江、山西、湖北等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違法累積2630次,被暫停銷售數十次。

此外,有論者撰文回顧鴻茅國藥發展歷程發現,該公司現任董事長過去曾打造「護腎寶」、「『美福樂』減肥茶」及「婷美內衣」等多款保健品、藥品品牌。該論者指出,「護腎寶」與「鴻茅藥酒」相似,均混淆保健品與藥品界線進行宣傳,而該董事長所歷經的產品均以擴大宣傳、找明星代言,再跟進產品的方式經營,並曾多次被指誇大宣傳。

爭議

譚秦東在多家媒體採訪中表示,自己曾在獄中聽聞鴻茅國藥勢力強大、背景深厚,因而一度想要私下協商以儘快出獄。譚妻子在「局面」的訪問中亦表示,自己初到涼城縣與警方見面時,警方提議其在當地找尋律師,並推薦了一位「好的律師」。

該律師對譚妻子介紹時稱,自己曾經做過鴻茅國藥藥廠的法律顧問,「現在想來不太合適,但當時我的想法是,正好他代理的話他可能認識裏面的人,」譚秦東妻子表示,當時希望可以通過律師牽線,讓自己與鴻茅國藥方面的領導層進行商談,以取得「諒解書」然後取保候審,「那個警官一直強調,如果想取保候審就必須取得鴻茅藥酒的諒解書」。然而,譚秦東的現任代理律師胡定鋒則表示,這是嚴重違規的行為。

同時,「跨省追捕」的案情也讓不少網友及論者質疑警方權力限制問題。論者石扉客撰文指出,鴻茅藥業事件的最大矛頭在於「社會已經基本喪失了正常監督制約警權的功能」。而論者「文史砍柴」則進而表示,任何國家的警權都很剛性,但無制約的緣由在於「難以監督的統治權」,他認為,警方只是黨政機關的執法「工具」,該事件目前的狀況是權力體系內部妥協權衡的結果。

另外,過去「莎普愛思」就曾因鼓吹「神藥」被批虛假宣傳,有網友因而質疑,「神藥」的宣傳為何總擁有如此巨大的市場?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