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台灣政院外的層層拒馬,該拆不該拆?

示威遊行權與政府表示的安全問題是否有衝突?示威區域有必要進行規管限制嗎?


立法院過去經常有衝突抗議的場面,因此週邊被重重拒馬圍住,而距離不遠的行政院,亦是同樣拒馬深鎖的場景,到底誰該來解決? 攝:Craig Ferguson/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立法院過去經常有衝突抗議的場面,因此週邊被重重拒馬圍住,而距離不遠的行政院,亦是同樣拒馬深鎖的場景,到底誰該來解決? 攝:Craig Ferguson/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柯文哲擬商討拆除在政院外為預防民眾陳抗而擺放的拒馬,並設立相關擺放規則,警政署則表示拒馬可以維護政府機構安全,減少警民肢體衝撞,拒馬可以長期擺放嗎?警政署表述的安全問題與市民通行便利之間,是否有平衡點?

柯文哲除商討拒馬問題外,還在不久前清除了陳抗團體在路邊違章搭建的帳篷,意圖整治「政治路霸」狀況,然而有網民則反對認為這是在干預公民抗議集會自由,你怎麼看?

示威區域如何安置和開放同樣困擾香港,曾經開放的公民廣場在長達3年的關閉之後變為有條件開放,示威區域有必要進行規管限制嗎?示威遊行權與政府表示的安全問題是否有衝突?又是否有兩全之法?

繼不久前拆除陳抗團體在立法院周邊長期搭建的帳篷後,台灣台北市長柯文哲4月6日又對媒體表示,市政府正與立法院、行政院等協調,擬近期商討政院外人行道為預防民眾陳抗而擺放的拒馬問題,認為要明確管理和規矩,「該拆就拆」。

柯文哲表示,稱既然設置拒馬問題並非台北市政府單方面可以決定,那便同相關機構共同商談究竟誰決定架設拒馬、要擺到什麼程度等問題,希望可以訂立規則,按照標準作業流程(SOP)來走。

近年來由於陳情抗議活動頻繁,使立法院、行政院周遭為阻攔抗議民眾架起層層拒馬,雖抗議結束,拒馬仍未被拆,早前就有立法會委員撥打市民專線要求清理。立法院秘書長林志嘉對中央社表示,立法院的態度是希望周邊拒馬可以被拆除,維持低戒備狀態即可。

然而,警政署則表示,架設拒馬可以維護立法院等政府機構的安全,儘量減少警民間的肢體衝突,只得在與影響交通和周邊商家的壞處之間找平衡點。同時,警方還表示,每次陳抗情況不同,抗議團體的表達方式不同,抗議人數不同,都造成很難有一致統一的作法。亦有基層警員抱怨表示,若完全拆除拒馬,遇到示威團體激烈的抗議時,可能需要大批警力「肉身阻擋」。

無獨有偶,柯文哲在不久前已整治了陳情抗議團體在路邊搭建帳篷的「政治路霸」狀況。台北市府此前對社會運動團體「公投護台灣聯盟」及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等在立法院旁違章搭建的帳篷發出拆除要求,至3月30日清除完成。柯文哲當日在臉書分享路面照片並配文:「不管藍綠統獨及各種社運,台灣必須成為一個法治的國家」。他認為,馬路及行人通道是公共財產,社運團體不可任意佔用而影響市民和商戶的日常生活。

事實上,示威區域如何安置和開放同樣困擾香港。自2012年反國民教育運動中,抗議團體在2011年剛啟用的政府總部東翼前地發起佔領運動,並拉起「公民廣場」的橫幅,「公民廣場」一詞便成為民間通用的稱呼,此後多次抗議事件均在此地爆發,直至2014年9月底「重奪公民廣場」並拉開雨傘運動帷幕後,市民遊行請願表達抗議的地方被以安保理由關閉。

2017年年底,被關閉逾3年的公民廣場重新開放,每日早6時至晚11時開放職員和訪客通道,其餘時間僅限議員或持證者使用,公眾集會或遊行需要預先申請。

不少網民認為,示威遊行權是重要的公民權利之一,不應受過份限制。然而,政府機構又往往以減少衝突、維護安全等理由對政府機關所在地周邊進行限制和防護,示威區域有必要進行規管限制嗎?

福爾摩沙

社交平台風高浪急,找不到理性的人討論?怕內容太敏感被刪帖? 端圓桌致力創造自由理性的討論平台,怎麼能夠沒有你?不要只讀不聊了!登入並留下你的真知灼見吧~如果你覺得這裏還不錯,歡迎你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