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旋風式拯救瑞信後,瑞銀將受何影響?

旋風式拯救瑞信後,瑞銀將受何影響?

瑞銀與瑞信的合併可能需要耗費數年精力才能完成,但一位投資者認為這是一樁千載難逢的好交易。

線下端小聚預告:一間遠程深度新聞編輯部(的一些人)的台北夜聊

線下端小聚預告:一間遠程深度新聞編輯部(的一些人)的台北夜聊

真正見到彼此時,我們在這些年失去的、得到的,慢慢建起的聯結和遠距離帶來的失真,也一齊湧現。

影像:Art Basel,久違的五官神態

影像:Art Basel,久違的五官神態

過去三年,戴著口罩、保持社區距離的參觀常態,於今年終於解放。

讀者十論:「被壓迫的,同時壓迫著」

讀者十論:「被壓迫的,同時壓迫著」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郭文貴的流亡之路:從中國政府眼中釘到班農密友,再到欺詐嫌犯

郭文貴的流亡之路:從中國政府眼中釘到班農密友,再到欺詐嫌犯

中國商人郭文貴於周三被捕,他被控策劃10億美元欺詐案。他因大爆中國政府腐敗行為受關注,後來他與特朗普親信創辦媒體公司。

中國互聯網大佬缺席「兩會」,晶片和AI高管取而代之

中國互聯網大佬缺席「兩會」,晶片和AI高管取而代之

在「兩會」會議上,騰訊、百度等一些互聯網企業高管未能與會,取而代之的是AI和半導體領域的專家等。

讀者十論:獨創的價值

讀者十論:獨創的價值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比特幣的未來繫於一小撮神秘程式員

比特幣的未來繫於一小撮神秘程式員

一小撮擁有比特幣基礎軟體修改權限的開發人員正扮演著一種非正統的角色,且行蹤莫測。他們曾阻止過一場比特幣災難。

中國被拘抗議者親友的兩難:發聲還是沉默?

中國被拘抗議者親友的兩難:發聲還是沉默?

毫無準備的「白紙運動」抗議者在反對動態清零政策後被拘,想要解救他們的親友同樣毫無經驗,難以決定是否公開發聲。

讀者十論:誰智,誰愚

讀者十論:誰智,誰愚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歐洲的下一個能源考驗:擺脫對中國太陽能板的依賴

歐洲的下一個能源考驗:擺脫對中國太陽能板的依賴

隨著歐洲結束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其希望到2030年太陽能成為主要電力來源。一個挑戰是,如何在不對中國能源依賴下實現。

【女性主義的具體生活】給國二學生的回信:不論性向,喜歡是一種美好的情感

【女性主義的具體生活】給國二學生的回信:不論性向,喜歡是一種美好的情感

愛情是一種經歷,無論是否真的可以擁有,它都只是讓我們踏上不同人生的要素之一,不是全部。

讀者十論:我不怕被取代

讀者十論:我不怕被取代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印度首富阿達尼千億身家的締造與腰斬

印度首富阿達尼千億身家的締造與腰斬

印度商人阿達尼通過與政府密切合作打造了自己的商業帝國;但如今,一家美國做空機構令他的帝國深陷危機。

農地交易成為美中關係引爆點

農地交易成為美中關係引爆點

北達科他州大福克斯市市長表示,將阻止阜豐集團美國分公司發展當地玉米加工廠項目,因先前美國空軍官員宣稱該項目構成安全風險。

台東炸寒單 : 肉身的鞭炮洗禮

台東炸寒單 : 肉身的鞭炮洗禮

鞭炮產生的煙灰很快地籠罩寒單爺,祂成為迷漫煙霧中若隱若現的一叢剪影,在煙霧飄散的間隙剎那,讓信眾找到寄託的瞬間。

讀者十論:當著世界扯謊

讀者十論:當著世界扯謊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女性主義的具體生活:我帶《動物農莊》去生BB,只看了一頁它就完成使命

女性主義的具體生活:我帶《動物農莊》去生BB,只看了一頁它就完成使命

分娩就是這樣違反直覺的過程,如果真的有造物主衪一定是虐待狂。

讀者十論:「一股清流」

讀者十論:「一股清流」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在中國,年輕女性意外成為新一代反抗的標誌

在中國,年輕女性意外成為新一代反抗的標誌

新一代缺乏經驗的抗爭者在反對嚴格防疫政策的示威後被捕。這些年輕女性出於對當局對自由和婦女權利的壓制而奮起抗議。

厭倦國內生活,一些中國富人在日本找到港灣

厭倦國內生活,一些中國富人在日本找到港灣

日本房地產經紀人及華人社群的人士稱,中國人移居日本的興趣正在上升。

讀者十論:「陽圈」與「樂土」

讀者十論:「陽圈」與「樂土」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立場新聞案庭審筆記︰香港新聞第一課

立場新聞案庭審筆記︰香港新聞第一課

「你知道,我們說做新聞是做歷史的初稿。」

中國防疫急轉彎後亂象頻出,「放開派」在社交媒體遭攻擊

中國防疫急轉彎後亂象頻出,「放開派」在社交媒體遭攻擊

在中國感染病例激增之際,那些在抗議活動中呼籲重新開放的人顯然成了被攻擊的對象,而下令進行政策調整的高層官員基本未受抨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