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對談

「端對談」是端傳媒新開設的欄目。其實對談是我們常用的探討問題的方式,一方面重在「對」,從話題的一端到另一端;一方面重在「跨」,跨地域、跨領域,把斷裂的重新放在一起。從這個欄目出發,我們希望讓差異衝撞,允許「不能說」的說出來,讓相似的找到友鄰,讓不同的看見彼此。

戰爭與和平:女性被錨定在非戰上,而不是反戰上|端對談

戰爭與和平:女性被錨定在非戰上,而不是反戰上|端對談

對於非正義戰爭的發生,「我們都是異議者」。

【過年免費讀】Lisa上瘋馬騷:亞洲偶像不可承受的慾望自由權力之辯|端對談

【過年免費讀】Lisa上瘋馬騷:亞洲偶像不可承受的慾望自由權力之辯|端對談

「人生不就是,她想跳脫衣舞,跳完了覺得不好那就回來。」

王志安上賀瓏夜夜秀,一場流量裏的風波|端對談

王志安上賀瓏夜夜秀,一場流量裏的風波|端對談

一些簡單卻不好回答的問題被丟出來。

中國女權與世界接軌的三十年:在絕境中不斷出圈,行動者的變與不變|端對談

中國女權與世界接軌的三十年:在絕境中不斷出圈,行動者的變與不變|端對談

「歸根結底還是一種賦權,我們依然要去思考:要把話筒給誰?」

福島核災復原(下):如果沒有出口,也沒有終點,該如何寄望?|端對談

福島核災復原(下):如果沒有出口,也沒有終點,該如何寄望?|端對談

「有一位災民說的話令我印象深刻,他說是『心的復興』。」

福島核災復原(上):經歷核災,日本人也是第一次|端對談

福島核災復原(上):經歷核災,日本人也是第一次|端對談

「『犧牲的構造』就在於,不會輕易令到一群被犧牲者得到他們應有的一些權利。」

緬北X電信詐騙:電詐與東南亞地方「綑綁」,還是在全球遷徙流變?|端對談

緬北X電信詐騙:電詐與東南亞地方「綑綁」,還是在全球遷徙流變?|端對談

在國家與邊界、中心與邊緣的對立中,她們思考小寫的人與大寫的人的生命故事。

香港歌等於廣東歌?英文寫歌三人談:「香港」其實在哪呢?

香港歌等於廣東歌?英文寫歌三人談:「香港」其實在哪呢?

「他們會覺得用英文寫詞,反而能反映他們香港人的身份。這其實是香港人獨特的地方,不能以是否用廣東話創作來區分。」

台港中#MeToo對談(下):除了制度改革,#MeToo能有「私了」策略嗎?

台港中#MeToo對談(下):除了制度改革,#MeToo能有「私了」策略嗎?

「我們如何在私人生活中不做enabler,如何不讓不應發生的發生。」

藝術界回應「倫敦牆」:它是否挑戰了我們的觀看方式?|端對談

藝術界回應「倫敦牆」:它是否挑戰了我們的觀看方式?|端對談

「冒犯的藝術」不是單純挑釁和傷害,而要通過討論、抗辯、反思和爭論,讓被掩蓋的、被遺忘的、被有意或無意無視的東西浮出水面。

台港中#MeToo對談(上):#MeToo是否檢討非性的暴力?是所有人的運動嗎?

台港中#MeToo對談(上):#MeToo是否檢討非性的暴力?是所有人的運動嗎?

「只有某一種論述(discourse)是普遍被接受的,跨出這個discourse之外,很多是沒有辦法被接受的。」

填詞撚大對談:蘇豪!鍾說!亞水!Luna is A Bep|如何寫留在香港的歌?

填詞撚大對談:蘇豪!鍾說!亞水!Luna is A Bep|如何寫留在香港的歌?

開懷暢談,如今香港什麼能寫什麼不能寫?與林夕等上一代填詞人的距離是?原來他們都懷念的老牌填詞人是⋯⋯

袁源x林垚 戰爭與責任對談(下):作為戰爭的旁觀者,我們能做些什麼?

袁源x林垚 戰爭與責任對談(下):作為戰爭的旁觀者,我們能做些什麼?

當我們身處戰爭的範圍之外,「圍觀」這場戰爭時,又是否有自己可以盡到的責任?

袁源x林垚 戰爭與責任對談(上):俄羅斯普通人應該對俄烏戰爭負有責任嗎?

袁源x林垚 戰爭與責任對談(上):俄羅斯普通人應該對俄烏戰爭負有責任嗎?

在由個人決策為主導、缺乏社會「同意」的戰爭中,普通民眾有責任嗎?要如何負責?

中港台青年大對談:我們討論六四,因為它是關照當下政治的過去

中港台青年大對談:我們討論六四,因為它是關照當下政治的過去

「我們不能回歸正常,因為正常正是問題所在。」

【過年免費讀】香港新生代導演通宵大對談:我們自己,定義我們的年代

【過年免費讀】香港新生代導演通宵大對談:我們自己,定義我們的年代

香港電影金像獎前夕,導演林森、劉國瑞、曾憲寧、賈勝楓、何爵天、卓亦謙相聚把酒通宵,吐露新一代的心聲與思考。

跨性別與順女對談:公共衛生間的恐懼和尷尬中,我們究竟在爭吵和爭取什麼?

跨性別與順女對談:公共衛生間的恐懼和尷尬中,我們究竟在爭吵和爭取什麼?

公共衛生間是一個怎樣的空間?順性別女性和跨性別者在其中分別有怎樣的經歷?

塔爾(TÁR)對談:權力沒有性別?藝術可以獨立於藝術家嗎?

塔爾(TÁR)對談:權力沒有性別?藝術可以獨立於藝術家嗎?

虛構真空權力場,還是呈現了真實的權力問題?

中港青年對談反封控抗議:在斷裂和不信任裏,儘量建構公共的討論

中港青年對談反封控抗議:在斷裂和不信任裏,儘量建構公共的討論

「從此之後,不管你是什麼立場,都可以面對抗議這個選項了。」

2022金馬獎·台港中大對談:一文看清今年金馬看點!有部片成了房間裏的大象?

2022金馬獎·台港中大對談:一文看清今年金馬看點!有部片成了房間裏的大象?

《咒》作為恐怖片會是陪跑者?劉雅瑟不來台灣也能得影后?台港連結正在冷卻中?《憂鬱之島》的爭論台灣觀眾其實看不懂?

瘋狂對談:媽的多重宇宙,還是媽的多重悖論?

瘋狂對談:媽的多重宇宙,還是媽的多重悖論?

在虛無內在於真實的戲碼中,電影提出了什麼政治問題,又是否給出了有效的解方?

中港行動者對談:香港大解散?不能讓政治否定公共的價值

中港行動者對談:香港大解散?不能讓政治否定公共的價值

那個心態不是等待,而是把每個實踐都變成你可以參與其中變化的東西。

兩岸青年對談:「躺平」背後的人生選擇,我們一定要往「前」走嗎?

兩岸青年對談:「躺平」背後的人生選擇,我們一定要往「前」走嗎?

「爲什麼跟社會大多數人雷同的選擇叫做往前,爲什麼就不是往我的方向走?」

中港青年對談:威權時代,你不可以讓自己過得很舒服

中港青年對談:威權時代,你不可以讓自己過得很舒服

在每一個不同的限制裏,人怎樣發揮自己的產能去創造一些東西,這對我來說才是huma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