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台灣九合一選舉 深度 台灣 評論 2022台灣地方選舉

謝達文:台灣地方選舉五重點——是民進黨慘輸,不是國民黨大勝

選戰的關鍵,是有一批選民不投民進黨了,但轉向國民黨的情形並不明顯。


2022年11月25日,國民黨台北市候選人蔣萬安的選前之夜。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2年11月25日,國民黨台北市候選人蔣萬安的選前之夜。 攝:林振東/端傳媒

(謝達文,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編者按】2020總統大選,一方面代表了民進黨號召力有史以來的高點,也是最近一次的全國性選舉,可以讓我們看到民進黨候選人從高點以來的號召力變化;另一方面,這一次選舉中,蔡英文也提出「投給民進黨候選人就是投給蔡英文」,我們也可以藉此比較,這樣的呼籲與選舉結果的差距有多遠。

2022台灣九合一選舉結果出爐,民進黨在縣市長席次慘敗,地方縣市長從原先的六席僅剩五席(兩都、三縣),蔡英文於26日晚間辭去黨魁負責,而本屆選舉「民進黨大敗」,背後反映的是綠營號召力的下滑,還是藍營的號召力提升?各個關鍵戰區的戰況有何差異?

本文我將以2020年總統大選結果為基準,與這次地方選舉比較,分析全國和幾個指標性縣市中,藍綠號召力的變化情形:相較2020年的蔡英文和韓國瑜,這次藍綠的候選人,號召力是上升還是下降?

從此比較,我們可以看出「個別縣市長候選人」的號召力強弱。舉例而言,盛傳有意問鼎總統大位的新北市長侯友宜,是否比當年的韓國瑜更具號召力?而在這波國民黨勝選的潮流中,他「開拓」選票的能力,是否真的突出?

為了能比較藍綠雙方絕對的「號召力」強弱,本文使用的指標是「催票率」,而非一般習慣的「得票率」。催票率是以「全體選民(不論是否出門投票)」為分母,得票率則是以「有出門投票」為分母。要測量號召力,要看「在特定地區,100位選民中,有多少人出門投票給這個政黨?」從得票率無法看出這點。

例如,民進黨候選人在某地的得票率,如果從蔡英文的50%,下降到這次縣市長候選人的45%,確實有可能是在這個地方,支持民進黨的人變少了——上次投給蔡英文的人,這次投票給國民黨,或者不出門投票。但也有可能是,在這個地方,支持民進黨的人其實沒有變少,上次投蔡英文的人,這次都還是有出門支持民進黨,但同時,出門支持國民黨的人數變多了。

也就是說,只看得票率,無法區別是綠弱還是藍強,或者兩者皆是。因此,催票率更能讓我們看出號召力的變化,直接看到「每100個選民中,有多少人投藍,多少人投綠」。

2022年11月25日,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陳時中在造勢晚會上。

2022年11月25日,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陳時中在造勢晚會上。攝:陳焯煇/端傳媒

重點一:選舉結果是民進黨的衰退,還是國民黨的進步?

這次選舉的關鍵,是民進黨得票的大幅萎縮;民進黨「催票」的能力,只剩2020年總統大選投給蔡英文選票的六成。

直接看結論,這次選舉,個別縣市、地區狀況或有所不同,但整體而言,是民進黨號召力的潰敗,而非國民黨號召力的提升。

如前所述,下圖呈現的是「每100位選民,有多少人出門投民進黨候選人?多少投國民黨候選人?多少沒有出來投票?」(扣除這次未進行市長選舉的嘉義市)。

這次選舉的關鍵,是民進黨得票的大幅萎縮:在2020年,每100位選民,就有42位被號召出來票投蔡英文;但這股號召力未能延續到2022年,這屆選舉,每100位選民,只有25位被號召出來票投民進黨縣市長候選人,民進黨「催票」的能力只剩原本的六成。

相反地,國民黨整體的「催票」情況與2020年相較約提升一成:2020年,韓國瑜的號召成果,是每100位台灣的選民中,有27位把票投給他;相較民進黨的大幅衰退,今年國民黨的提升幅度較少,在每100位中「催」出了30位。即使扣掉這次因為高虹安而使國民黨競爭力較弱的新竹市,以及藍營分裂導致分票的苗栗縣和金門縣,這個數字也只提升到31位。換言之,2022年國民黨的號召力,大約只比上次多出一成。

由此可知,國民黨勝利的主因,是民進黨今年號召力大減——衰退至六成 vs. 增加一成——這是「全台層級」(相對於縣市層級)上,這次選舉最重要的數據。

2022年10月9日,國民黨桃園市長候選人張善政。

2022年10月9日,國民黨桃園市長候選人張善政。攝:陳焯煇/端傳媒

重點二:綠地為何變藍天?基隆、桃園的變化

桃園、基隆變天,是因為即使有滿意度極高的現任市長,都無法抵擋民進黨在全國的頹勢。

基隆、桃園兩市,是許多民進黨支持者的希望所寄,屆期任滿的市長林右昌、鄭文燦,其任內市民滿意度相當高,但民進黨這次也同樣失利,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從上圖可見,國民黨的號召力在這兩個城市沒有明顯提升,桃園提升幅度不高(每100人中,從30人變成31人),基隆甚至是微幅下降的(每100人中,從32人變成31人)。國民黨提名出身基隆地方派系的謝國樑,號召力甚至稍微低於2020年的韓國瑜,不能夠說是好成績。

套句運動競賽常見的說法,國民黨並不是「自力封王」,而是靠著民進黨的潰堤;在基隆,號召力從每100人中的37人下降為23人,桃園則從40人下降為24人,與2020年的狀況相比, 與全國平均接近。

換言之,桃園、基隆變天,是因為即使有滿意度極高的現任市長,都無法抵擋民進黨在全國的頹勢,這兩地民進黨候選人的號召力隨著全國平均趨勢衰退;而國民黨候選人,僅僅只是守住2020年的韓國瑜防線(在基隆甚至還微幅後退)——與其說這是國民黨的勝利,我們應該將其理解為民進黨的大敗。

2022年11月22日,爭取連任的民進黨台南市長黃偉哲發起車隊遊行。

2022年11月22日,爭取連任的民進黨台南市長黃偉哲發起車隊遊行。攝:林振東/端傳媒

重點三:鐵票倉生鏽是什麼原因?台南與屏東大不同

對民進黨而言,黃偉哲很可能是「扣分」的一位候選人,號召力比民進黨全國表現更差,在國民黨並不特別強的狀況下,仍險些敗掉台南。

一向被視為民進黨傳統鐵票倉的台南和屏東,這次的候選人都只是慘勝,是否也是因為上述趨勢?

尋求連任的民進黨台南市長黃偉哲,號召力甚至弱於同黨在全國的平均。民進黨候選人的號召力今年只剩下2020年蔡英文的六成,已經相當低,但黃偉哲的號召力只有2020年蔡英文的五成五,又更低一截。

看回2020年的台南,無愧民進黨鐵票倉的封號,100位選民中,就有51人「站出來」票投蔡英文,但到了這次,票投黃偉哲的只有28人。不過,國民黨謝龍介的號召力增加一成,與全國平均相似;民進黨選票流失下,真正大幅增加的,是不投票、投廢票、或投給「毫無競爭力的非藍綠選項」的人數。

而在屏東,民進黨周春米有「撐住」一定的號召力,從100人中46人下滑到32人,大約是2020年蔡英文的七成,明顯高於民進黨全國平均;另方面,國民黨蘇清泉號召力也略高於藍營全國平均(多出2020年韓國瑜約一成五),而更重要的是,只剩七成、衰退三成也是相當大的幅度,才導致屏東同樣是慘勝的結果。

換言之,對民進黨而言,黃偉哲很可能是「扣分」的一位候選人,號召力比民進黨全國表現更差,在國民黨並不特別強的狀況下,仍險些敗掉台南;同樣險勝的周春米,表現其實有高於民進黨的全國總體選情(這或許是現任縣長潘孟安力挺的緣故),未必需要特別被檢討,只是民進黨全國選情真的太差,蘇清泉較之於兩年前的韓國瑜也有更強的號召力,才導致慘勝的後果。

這點可以與高雄對比:陳其邁也同樣守住了七成防線,周春米的防守能力,與陳其邁不相上下,但國民黨的柯智恩,號召力甚至比兩年前的韓國瑜更低,才使得民進黨在高雄仍以一定差距獲勝,沒有如屏東般只能險勝。

2022年11月22日,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到新店的宮廟拜票。

2022年11月22日,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到新店的宮廟拜票。攝:陳焯煇/端傳媒

重點四:侯友宜有「超群」的號召力嗎?或者只是林佳龍太弱?

國民黨這次當選的縣市長中,侯友宜號召力只排得上中段班,開拓能力未必真正「超群」。

此外,在民進黨大幅退步、國民黨微幅進步的全國大趨勢下,有意問鼎2024總統大位的新北市長侯友宜,真的有明星級的吸票力嗎?又或是,他的大勝,是否只是跟著全國大趨勢走,以及民進黨林佳龍太弱的結果?

事實上,在新北市侯友宜選得比2020年的韓國瑜好,也比國民黨全台平均更好。侯友宜的對手林佳龍在新北市的號召力,直接比兩年前的蔡英文少了一半:每100位新北市民中,2020年有42位出來支持蔡英文,與全台平均相同,但到了2022年,出來支持林佳龍的,每100人只有21人,號召力腰斬,也比全國平均(25人)差,甚至又更遜於黃偉哲。

於此同時,侯友宜在新北市的號召力,又比兩年前的韓國瑜高:2020年,每100位新北市民中,只有29位出門票投韓國瑜;但2022年,票投侯友宜的市民,100人中有35人,不但高過國民黨全國平均的30人,而且相對於2020也成長了兩成。換言之,侯友宜的大勝,不只是依靠民進黨全國崩盤、林佳龍又更弱的趨勢,他自己在新北市的號召能力,比2020年的韓國瑜多出兩成,也高於本次的國民黨全國平均。

然而,除了與韓國瑜,以及全國平均相比,侯友宜作為萬眾矚目的國民黨地方諸侯,他擔得起藍營「政治明星」的稱號嗎?與同黨候選人相比,侯友宜催票能力又如何?

如以「2020年的韓國瑜」為標準,國民黨這次當選的縣市長中,侯友宜號召力只排得上中段班,開拓能力未必真正「超群」。國民黨當選13席縣市長,扣除連江有兩名國民黨籍候選人競爭,在12位縣市長當選人中,侯友宜的號召力「比韓國瑜多兩成」、只排得上第五,不僅輸給雲林的張麗善(比韓國瑜多52%)、宜蘭的林姿妙(33%)、彰化的王惠美(27%),也輸給台中的盧秀燕(22%)。

總而言之,可能將與侯友宜競爭2024年國民黨提名權的朱立倫等人,確實應該把侯友宜視為假想敵,但未必已經等同超群的政治明星。侯友宜在人口眾多的新北市,能夠比2020年的韓國瑜多號召兩成的選民,顯示他有一定的實力,也勝過國民黨本次的全國平均;但是,這樣的號召力成長率,除了輸給幾位地方實力雄厚的候選人(如張麗善)外,也與同樣爭取連任的盧秀燕同一個檔次而已;雖然絕對不容小覷,但不需要過度高估。

(從上面的圖表中也可以看出,被認為地方實力堅強的花蓮縣長徐榛蔚,號召力甚至不如2020年的韓國瑜,只是在民進黨潰堤下,仍然能以一定差距保住勝利。但實際上,被稱為「花蓮王」的傅崐萁、徐榛蔚夫妻,號召力可能也在下滑中。)

2022年11月26日,民衆黨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宣布成功當選。

2022年11月26日,民衆黨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宣布成功當選。攝:黃永俊/端傳媒

重點五:柯文哲搶誰的票?新竹市和台北市的初步線索

本次新竹市長選舉,即便民進黨流失一半選民,但國民黨在全國號召力小幅成長下,卻在新竹市大幅流失選票。

最後,野心十足且積極布局2024總統大選的柯文哲,其所率領的台灣民眾黨,搶誰的票較多?

要回答此問題,必須要有個人層級的資料,亦即,必須要問到個別選民「這次投給誰」、「上次又投給誰」。但從藍綠號召力的變化中,我們仍能看出一些端倪。

在新竹市,如同選前預期,柯文哲力挺的高虹安,可推測從國民黨爭取到更多選票:100位新竹選民中,這次有28位出門投票給高虹安,22位票投民進黨的沈慧虹,11位票投國民黨的林耕仁(另外39人沒出來投票,或者把票投給其他並不具競爭力的候選人)。在2020年的總統大選中,每100位新竹選民,有42位支持蔡英文,30位支持韓國瑜。由此計算,兩年之後,民進黨流失了一半的選民,但國民黨卻流失了六成以上。

從數字上來看,本次新竹市長選舉,國民黨的票流失的比民進黨更為嚴重。即便民進黨流失一半選民,又比全國平均(六成)更差,但國民黨在全國號召力小幅成長下,卻在新竹市大幅流失選票,這些現象可進一步推測,在新竹市,高虹安對國民黨的影響,應大於對民進黨的影響,否則我們很難解釋國民黨得票大幅流失的原因。

但台北市的狀況就沒有那麼明朗了。

在100位選民中,民進黨的陳時中號召21人投給他,國民黨的蔣萬安28人,以無黨籍參選但由柯文哲力挺的黃珊珊則是17人(其他34人未投票、投廢票,或投給了沒有競爭力的其他候選人)。同樣與兩年前藍綠各自的號召情形比較:100位台北市選民中,有40人票投蔡英文,32人票投韓國瑜,相較下,民進黨流失近一半選民(幅度與新竹市類似),國民黨則流失了約莫一成。

台北市的數據,不若新竹市有那麼明顯的「異於常態」(國民黨的大幅流失),在缺乏以個別選民為單位的資料下,本文只能做出保守推論:在台北市,黃珊珊可能對藍、綠兩黨都各有「一些」影響,使得陳時中選得比民進黨全國通算更差,而蔣萬安的號召成果也弱於韓國瑜。但是,我們並不能確知雙方流失的票有多少轉向未投票,又有多少轉向黃珊珊(又或者,黃珊珊的票源,是否有一大部分來自上次沒投票的人口也未可知)。

必須強調,我們尚不能認為上次投給蔡英文的台北市選民,這次如果不投民進黨,將以不投票為主;雖然其他縣市有這樣的趨勢——民進黨選票大幅流失,國民黨成長相對較少——但是台北市有黃珊珊作為投票人選,成為獨一無二的特殊情況、不能直接比照。亦即,黃珊珊的影響,需要進一步的調查資料才能更清晰。

2022年11月26日,台北市市長候選人黃珊珊發表敗選感言,台北市長柯文哲現身支持。

2022年11月26日,台北市市長候選人黃珊珊發表敗選感言,台北市長柯文哲現身支持。攝:林振東/端傳媒

小結:「鐘擺效應」並未發生

選戰的關鍵,是有一批選民不投民進黨了,但轉向國民黨的情形並不明顯。

這次選戰的關鍵,是民進黨得票大幅衰退,而非國民黨成長。單從數字上,我們看不出民進黨票源流失的原因:或許這次選戰,所謂「抗中保台」的主軸並未發酵,導致上次投給蔡英文的選民,這次並未有投給民進黨縣市長(在台灣很多人都認為,這次的選舉很「冷」,就原因正是本次選舉沒有像前幾次選舉有明顯的主軸);又或是民進黨的林智堅論文抄襲等議題,加上中央防疫成績受到國民黨、民眾黨圍攻,讓一些上次投給蔡英文的選民,這次不想再投給民進黨(但顯然也沒有大幅轉向國民黨)。

不論如何,從數字顯示,嚴格意義的「鐘擺效應」並未發生,選民並沒有擺向國民黨,也沒有大幅度尋求國民黨制衡民進黨——選戰的關鍵,是有一批選民不投民進黨了,但轉向國民黨的情形並不明顯。

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清楚排除任何「人民喜歡國民黨」、「朱立倫領導有方」之類的解釋,也並無所謂「大環境對國民黨有利」的情形發生。與2020年國民黨韓國瑜參選總統慘敗的情況相較,國民黨的得票成長有限,綠營的衰退,並未轉化為藍營的成長;甚至在基隆、花蓮等藍營地方派系勝選的縣市,國民黨的得票甚至還微幅降低。

因此,姑且不論中國因素在本次選舉有無發酵,在國民黨得票成長相對有限下,如果國際媒體、評論想藉選戰結果,宣稱台灣人民轉向更親近中國的政黨,將會是大謬不然的結論——因為這次的選舉,與其說是國民黨的勝利,毋寧說是民進黨的慘敗。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催票率 2022台灣地方選舉 每週推薦 台灣 謝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