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一位在華經營工廠的美國人:與「中國製造」脫鉤談何容易

一位在中國經營六家工廠的美國人說,考慮到供應鏈問題、貿易緊張局勢和疫情封控,客戶希望他到其他地方生產商品。


2022年8月25日,中國上海,工人在工廠裏組裝電腦。 攝: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8月25日,中國上海,工人在工廠裏組裝電腦。 攝: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Jacob Rothman花了20年時間與朋友和家人在中國打造了一家製造企業。現在,這位49歲的美國高管說,客戶希望他在其他地方生產一些烤肉工具和廚房產品。他知道這並不容易。

這位陽江市匯隆實業有限公司(Velong Enterprises Co)聯合首席執行官稱,客戶沒有一個不施壓,建議在中國以外的地方建廠。該公司在中國大陸有六家工廠,為沃爾瑪(WalMart Inc., WMT)和烤架製造商Weber Inc.等大型零售商和消費品牌服務。但他也表示,沒有哪裡比得上中國。他說,用了30年才打造出這條供應鏈,使其像瑞士鐘錶一樣精密運行,沒什麼能比得上它。

對於開始重新思考對中國的依賴的公司來說,與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脫鉤將又慢、又難、又費錢。一些公司目前正在這樣做,因為貿易、技術、安全、台灣問題等一系列因素導致中美緊張關係不斷加劇。台灣是一個自治島嶼,中國宣稱擁有其主權。

這些分歧或使幾十年的經濟一體化努力告吹。許多美國議員現在希望某些產品是在美國製造,拜登(Joe Biden)政府已對向中國出口半導體實施新的限制措施。中國領導人也想加強對本土供應商的依賴。疫情引發的供應鏈亂局以及中國防疫封控措施造成的干擾使兩國關係進一步緊張。

早在疫情爆發前,美國企業對華投資就已放緩。根據研究機構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彙集的數據,2019年美企對華投資額為130億美元,低於2012年154億美元的高點。到了去年,該投資額下降到只有84億美元。

美國要與中國「脫鉤」並非易事。近年來,中國在美國進口商品中的比重已經下滑,主要是受關稅影響,但這一比重仍然很高。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數據,今年前八個月,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價值佔美國所有進口商品價值的17%。這一比重較2017年(特朗普政府對一系列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之前的一年)的22%有所下降,但高於美國從其他任何一個國家進口的商品價值的比例。

近年來兩國之間的紛爭足以讓一些美國公司高管推動供應鏈網絡的多元化。在特朗普執政期間,隨著貿易緊張關係升級,Crocs鞋、Yeti啤酒冷卻器、Roomba吸塵器和GoPro相機生產商等一些製造業公司,都將生產線從中國轉移到其他地方。新冠疫情期間,紐約香水銷售商Inter Parfums Inc.在上海的工廠生產受到干擾後,決定將其業務遷回美國。在上海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Shanghai)最近調查的300多家美國公司中,18%的公司現在將中國列為其全球投資計劃排行榜的第一位,低於2021年27%的比例。

正如Rothman所說,他現在發現把業務從中國遷到其他國家會帶來許多挑戰。近年來,Rothman的公司業務已經擴展到柬埔寨,並在越南和印度成立了合資企業。Rothman說,他還一直在考察墨西哥和土耳其的工廠,並關注菲律賓市場潛力。Rothman的公司在中國大陸的六家工廠僱用了大約1,200名員工,在中國境外僱用了600名員工。

中國以外的選址都有其劣勢。Rothman說,柬埔寨和越南的前景不錯,但產能和人口要小得多。越南的工廠已經擁擠不堪,可用空間有限。土耳其的高科技工廠光鮮亮麗,但飽受猖獗的通脹困擾,成本和定價管理因此變得複雜。Rothman說,印度的潛力巨大,但需要改善基礎設施,比如更好的道路。

Rothman說,沒有哪個國家能與中國基礎設施的龐大規模和成熟程度相競爭。讓合適的工廠、人員、設備和原材料供應聚到一起,就好比要「把飛機降落在航空母艦上」。

Rothman花了幾十年時間來了解如何在中國經商。他在美國加利福尼亞長大,曾在緬因州的Bowdoin College學習宗教,他說原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名拉比。然而他去了中國,為他的家族企業採購和開發產品。這家位於加州的企業名為National Broom Co.,生產掃帚和拖把。他到中國時,National Broom開始生產可在節日期間銷售的小型電子產品和禮品。

在一位舊金山的家教、一本語法書和一本字典的幫助下,Rothman學會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話。他努力以許多西方人做不到的方式融入中國社會。在中國,他沒有住在喜來登(Sheraton)或者威斯汀飯店(Westin),而是住在中國人經營的酒店裡,出門坐公交,不依賴司機,還與陌生人聊天以提高語言能力。他最終娶了一位中國太太。

Rothman與曾是其家族企業中國供應商的Chen Jingqiu合作時,他對中國的投入更深了。2003年匯隆實業成立,Chen和女商人Cao Yushu是最初的創始人,Cao Yushu後來成了Rothman的妻子。Chen當時在華南的沿海城市陽江。

Rothman和Chen投資購買了新機器,多年來積累了一份亮眼的西方客戶名單,其中包括沃爾瑪和Weber、零售商Dollar General Corp.和加拿大的Loblaw Companies Ltd.,以及Mr. Bar-B-Q和Char-Broil等品牌。到2012年,Rothman離開了他的家族企業,這樣他就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匯隆。2013年,該公司的年收入為3,200萬美元,而十年前只有大約380萬美元。

沃爾瑪的一位發言人說,該公司的採購戰略「包括各種互補策略以及與老牌供應商和新供應商的關係」。其他公司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Rothman與Chen的合作關係體現了兩國之間以及他們家庭之間緊密的相互依存關係。他的妻子Cao Yushu和Chen的妻子Chen Jing負責公司的財務。Rothman說,這就是中美合作。

他們也曾有過分歧。Rothman說,他有一次就如何處理客戶問題與Chen發生爭執,他非常生氣,怒氣衝衝地衝出工廠,搭上一輛摩的疾馳而去。他說,Chen開著車追了好幾公里,在等紅燈時懇求他回工廠解決問題。他說,最後他冷靜下來了,付錢給摩的司機,然後回去工作了。

Rothman說,在特朗普擔任總統初期,他們第一次聽到客戶說希望在中國以外的地方建廠,而在2018年美國對一系列中國製造的商品加徵關稅後,這個問題變得更加迫切。匯隆最初在越南成立了一家合資企業,嘗試在中國以外的地方生產,後來又斥資500萬美元在柬埔寨建造了一家工廠,生產烤架和家具罩,並在2020年初投產。該公司選擇柬埔寨是因為從那裡出口到美國是免稅的,勞動力成本低,而且比越南更容易找到場地,費用也更低。

然後,疫情爆發了。中國嚴格的邊境控制意味著一些技術管理人員無法到工廠監督生產。僱傭工人和管理工廠都是遠程完成的。由於西方國家被迫居家的消費者紛紛購買新烤架和廚房用具,該公司的業務隨之飆升,公司收入在2021年達到了近1.6億美元的高點。

這種激增勢頭後來逆轉,因為高通脹和利率上升抑制了消費需求,使匯隆工廠獲得的新產品訂單放緩,包括在柬埔寨的新興業務。Rothman說,匯隆還沒有收回在那裡的500萬美元投資。Rothman表示,該公司的計劃是增加廚房計時器、溫度計和其他電子設備的生產線,並建一所學校,幫助員工提高英語、會計和工商管理方面的技能。

匯隆在越南的合資企業生產砧板和充電線。另一家在印度的企業生產銅器和鍛鐵家居裝飾品。

不過,據Rothman稱,這些地方都無法與中國競爭。他表示,他曾参觀過越南、印度和墨西哥的工廠,那裡的裝配線組織不善,切割和拋光金屬板等極易自動化的工作都由手工完成,限制了生產速度。

他說,在墨西哥,他找不到製作燒烤架或戶外家具罩所需的塑膠,必須從中國進口。他表示,在越南和柬埔寨,他需要進口鋼鐵和電子元件,例如溫度計上的溫度傳感器。他說,這些也來自中國。

如何使這些海外業務獲得長期回報是另一個挑戰。Rothman稱,他經常做噩夢,擔心選錯了地方,投資建設新的工廠後無人使用。他表示,客戶們急於讓工廠搬遷,但並不總是樂於幫助工廠克服困難。

他表示,與中國的脫鉤將會一點一點地發生,會隨著時間推移而取得進展,但這並不容易。

今年,隨著通脹飆升和烏克蘭戰火肆虐,轉向其他地方生產的壓力並沒有減輕。該公司的收入預計將較2021年下降30%。Cao說,一些客戶現在對中國失去了信心,但這是公司無法控制的情況。Chen表示,2022年感覺像是一個轉折點,未來,世界可能不再依賴中國作為世界工廠。

在中國和美國之間穿梭往返了幾十年後,Rothman和妻子在上海買了房子,打算常駐。他們本應在重新裝修後於今年夏天搬進新家,但封控造成了延遲。他們現在希望最終能在11月搬進去。

Rothman說,他對12歲兒子的教育問題感到擔憂,因為國際學校的外籍教師已經成批逃離上海,以逃避籠罩在封控威脅下的生活。在今年的一次封控期間,Rothman曾花了兩周時間教中國鄰居的孩子們學英語。

Rothman說,不想離開這裏,他已經在中國生活20年了,但如果非離開不可的話,就只能走了。

英文原文:An American Helped Build a Business Inside China. Clients Want Him to Leave.]2

世界工廠 工廠 中國疫情 中國逃離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