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大陸 中共二十大

中共二十大:黨代會的政治表演與習近平十年執政關鍵詞

習近平執政後,隨著其權力的集中,政治表演也越發圍繞其個人及權力層展開。


2021年12月16日,北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現在中國共產黨博物館的一段視頻中。 攝: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2021年12月16日,北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現在中國共產黨博物館的一段視頻中。 攝: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中共二十大即將在北京召開。2018年,習近平修憲取消中國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掃清了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三位一體」連任的最後障礙。外界普遍認爲,此次黨代會,習近平將打破自江澤民以來中共最高領導人連任兩屆的默認規則。

自十一大起固定爲每五年召開一次後,中共黨代會通過繁複的儀式——從召開時間、代表選舉與審查,到會議流程、禮臺裝飾——試圖呈現「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製造「合法性的幻象」。這場政治表演,在習近平執政後,隨着其權力的集中,也越發成爲其個人及核心權力層的戲劇舞台。

端傳媒梳理了中共黨代會的制度變遷和歷次黨代會上中共黨章的重要修改,試圖呈現其運作機制的本質,回顧中國的發展路線在歷史上有哪些重大轉折;習近平執政的10年間,中國的政治、經濟、外交和社會又發生了哪些深刻的變化;以及持續三年的清零防疫又是如何演變爲如今完全脫離科學的政治運動的。

黨代會制度:產生權力核心的政治儀式

中共二十大將於2022年10月16日在北京開幕。根據中共黨章,黨代會議程包括聽取及審查中央委員會的報告、決定黨的路線方針、修改黨章、選舉產生中央委員會成員等。其中,中央委員會是中共最高權力機關。

出席二十大的2296名代表名單已於2022年9月25日公布,分別從省區市、中央和國家機關、中央金融系統、中央企業系統(在京)等38個選舉單位中選出。其代表人員的選舉流程爲推薦提名、組織考察、確定候選人初步人選、確定候選人預備人選、會議選舉。在二十大召開前,再由二十大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對代表進行資格審查。

據官方發布的數據,二十大的當選代表平均年齡52.2歲,55歲以下的1371名,佔59.7%,45歲以下的434名,佔18.9%。其中1677名男性,619名女性;2032名漢族,264名少數民族。

此次黨代會將選舉產生第二十屆中共中央委員會,後者由委員和候補委員組成,每屆任期五年。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共產生204名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其中男性194人,女性10人。另外選出172名候補委員,其中男性152人,女性20人。第二十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名單將在今年10月召開的二十大中產生。

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將在黨代會閉幕後舉行,會上選出中央政治局委員,並從中產生中央政治局常委,進而選出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會上還將通過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事機關)、中央軍委成員,並批準中紀委成員。

2017年10月25日,於十九大閉幕次日舉行的十九屆一中全會中,共產生第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25人(其中僅有1位女性,孫春蘭),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7人(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習近平。

據BBC報導,第二十屆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有力競爭者包括胡春華、丁薛祥、陳敏爾、李強、李希、黃坤明、蔡奇、李鴻忠和陳全國,其均爲第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據《南華早報》報導,汪洋將有可能留任第二十屆中央政治局常委,第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丁薛祥、李希、李強、陳敏爾將可能躋身常委。

黨代會歷史:政治表演的延續與荒誕

自1921年成立,中共已召開19次黨代會。「一大」至1928年「六大」,7年間召開了6次,隨後是相隔17年之久的「七大」。在1945年的「七大」之中,「毛澤東思想」被寫入黨章。然而1949年中共建政後,黨代會也並未如「七大」規定的每3年一次般規律,直至「十一大」後,黨代會才固定每5年召開一次。

官方論述裏,黨代會是「黨內民主」的體現。而曾任中共十三大報告政治改革部分執筆人之一、學者吳國光,在2018年出版的《權力的劇場:中共黨代會的制度運作》一書中指出,黨代會這種制度實質徒有其表,報告、黨章修訂及領導層的洗牌,都不需要黨代會的核準,所有繁瑣的設置與複雜的運作,不過是為了製造「合法性的幻象」。

「儀式越發盛大隆重,代表們就越發感到榮倖自豪,也就越發能夠彌補他們失去的權利,同時也越能彰顯代表們對威權合法性的欣然接受,」吳國光寫道,「儀式能夠強有力地調動集體意識,甚至是集體無意識。」

從召開時間、代表選舉與審查,到會議流程、禮臺裝飾,儀式的每一環都被精心設計,試圖呈現「團結的大會」,但決定又容易在會後被推翻,充滿荒誕。

例如,鄧小平在1989年至1997年期間,甚至沒有任何黨內領導職務,但重要決策及權力中心仍然在他身上。即使是在被視為平穩過度的鄧之後20年中,也出現過下一代領導人淡化黨代會決定的現象。2002年,江澤民在中共十六大中制定了親商的政治綱領,鼓勵吸納資本家入黨,但在這場首次通過黨代會進行中共最高權力交接的戲劇落幕之後,下一代領導人胡錦濤在實際運作中,卻在強調改善非商階級的社會地位。

權力的過渡

權力的過渡

政治表演在習近平執政後,隨其權力的集中,也越發圍繞其個人及權力層展開。

二十大的參會代表選舉自2021年11月開始,至2022年7月結束,官媒的形容是「自下而上、上下結合、反復醞釀、逐級遴選」,選舉過程中要「突出政治標準」、「檔案材料必審」,參選人還會進行「全面體檢」和「個別談話」。中共「十七大」時,中央政治局人選曾採用「民主推薦票」的方式提供一個參考名單,「十九大」後,習近平改回了毛澤東時期「談話調研」的傳統。外界普遍認為,這一改變使得權力層構成上,更利於習的掌控。

同時,習近平在「十九大」時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修訂的黨章中,成為繼毛澤東、鄧小平後,第三個將自己名字寫入黨章的領導人。有聲音認為,近年來中共黨內密集學習的「兩個確立」「兩個維護」可能被寫入黨章。「兩個確立」,是習近平提出的政治口號,一是「確立習近平同志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二是「確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兩個維護」則是指「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也有聲音認為,有關台灣問題的「領土統一」可能被寫入黨章。

此外,習近平還打破了自江澤民以來最高領導連任兩屆的默認規則。1982年,中共十二大通過了建立中國共產黨中央顧問委員會的提議,以此作為領導幹部離任的過渡性機構。2002年中共十六大,江澤民在兩屆任期期滿後離開領導層,但仍繼續擔任了兩年中央軍委主席兼國家軍委主席,後胡錦濤接任。2012年中共十八大,胡錦濤則同時離開中共中央主席及中央軍委主席兩個職務,當時,習近平稱讚其「高風亮節」

然而,2018年,在習近平的主導下,成功通過憲法修正案,打破憲法中國家主席兩屆的任期限制,因而外界普遍認為其會繼續連任。事實上,中共黨章中從未有對中共總書記和軍委主席的任期限制,江澤民也因此才可以在軍委主席的位置上持續了兩年,但習的修憲,無疑掃清了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三位一體」連任的最後障礙。

「習近平執政的10年當中, 中國發生了從共產黨精英『寡頭專制』走向共產黨領袖『個人獨裁專制』這樣一個轉變。」吳國光在近期接受法廣專訪時表示。

習近平十年的六個關鍵詞

「反腐」:打擊貪腐與政治報復

中共十八大習近平掌權後,最先引起關註的是其懲治政治貪腐的「反腐運動」。2021年6月,在中共黨慶100週年活動中,中央紀委副書記、國家監委副主任肖培表示,中共十八大以來,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380.5萬件,查處408.9萬人,從潛逃境外人士處追回贓款217.39億元,查處省部級(省委書記等)以上幹部392人。在中共最高領導機關中,有62位中共中央委員被查處,除薄熙來外,含1位正國級、6位副國級、2位軍委委員級。

值得一提的是,據知情人士對《華爾街日報》的透露,副部級以上官員的任何懲處,均需經由習近平本人的確認。

反貪運動初期,這一政治整治曾為習博得輿論好感,但也有如紐約大學法律學者孔傑榮指出,反腐運動可能是習的派系爭鬥和政治報復。

2016年,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發布102頁的報告《「特殊措施」:中共雙規制度中的拘留和酷刑》,基於對四名前雙規在押人員及家屬的數次採訪、被拘留者的媒體報導、及法院判決書等信息,指習的反腐運動中有大量刑訊逼供和非法拘留,被查處者往往會經歷嚴酷的虐待和毆打。

紐西蘭奧克蘭大學的學者則表示,在發達國家,往往會採取「高薪養廉」的方式防止公部門的貪腐,但中國基層公務員收入水平並不理想,因而反腐運動可能難以解決根本問題。

此外,在2022年2月刊發的一份有關中國反腐運動的學術論文中提到,儘管反腐似乎在打破利益集團的關聯,但事實上,反腐運動使得官商關係更為緊密,私人聯繫代替金錢賄賂成為獲取資源的新渠道,與政治精英有關聯的私家企業,往往可以獲取更多的政府補貼。

「中國夢」:意識形態具象與思想學習

「中國夢」是習近平在2012年11月29日參觀國家博物館「復興之路」展覽時提出的思想概念,即「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習近平表示,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年(2021年)時一定能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新中國成立100年(2049年)時一定能實現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目標,並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一定能實現」。

過去十年,「中國夢」等中共的意識形態在官方博物館被符號化、具象化。自六四以後,中國博物館出現了又一爆發期,以民族主義教育基地的形式構建着官方敘事和主流記憶。在這個可視化的公共空間,「過去」被劃分階段,被視覺化和圖示化,並向參觀者灌輸一種所謂「正確」的、不容辯駁的歷史。

2016年9月23日,習近平參觀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紀念中國工農紅軍長徵勝利80週年主題展覽」時提出,要「深入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和革命傳統教育」,繼續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新長徵路上萬衆一心、頑強拼搏、奮勇前進」。

2017年6月26日,習近平在國家博物館參觀「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成就展」,並表示「要繼續堅定不移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爲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鬥」。

2017年7月21日,習近平又前往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參觀「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週年主題展覽」,並指出「要銘記光輝歷史、傳承紅色基因」「努力爲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爲把人民軍隊建設成爲世界一流軍隊而不懈奮鬥」。

「中國夢」等意識形態還被投射在出版物、動車、學習軟件、宣傳標語、政治學習會和網絡審查中。

在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更加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週圍,不斷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新勝利」「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行動指南,爲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鬥」這樣的宣傳標語隨處可見。

2014年10月,《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一捲出版,內含習近平在2012年11月至2014年6月的79篇講話、答問、批示和賀信。編輯組稱其「提出了許多新思想、新觀點、新論斷,深刻回答了新的歷史條件下黨和國家發展的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其第二卷、第三卷分別在2017年10月和2020年6月出版。

此外還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習問答》《習近平扶貧故事》《習近平關於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重要論述選編》《論黨的宣傳思想工作》《習近平調研指導過的貧困村脫貧紀實》《習近平論中國共產黨歷史》《論堅持人民當家作主》《習近平關於尊重和保障人權論述摘編》等意識形態書籍。

2017年6月25日,中國標準動車組(自行設計研製、擁有全面自主知識產權)被命名爲「復興號」。中國鐵路總公司負責人表示,「在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重要歷史節點,將中國標準動車組命名爲『復興號』」「深情寄託着中國鐵路人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追求和期盼」。

此外,自十八大召開以來,中共將黨組織建設從黨政機關、事業單位進一步向民企、學校、農村等基層末梢推進,其意識形態以更顯性的軌跡向各領域基層組織全面擴散。2012年的十八大報告指出,要「以黨的基層組織建設帶動其他各類基層組織建設」。

2015年4月,中共針對縣處級以上領導幹部開展「三嚴三實」(注:嚴以修身、用權、律己,謀事、創業、做人要實)專題教育,具體爲黨委書記講黨課、開展專題學習會等。

2016年2月,中共面向全體黨員開展「兩學一做」(注:學黨章黨規、學系列講話,做合格黨員)的黨內學習教育。

2016年10月,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審議通過了《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其中將「三會一課」制度列爲嚴格管理黨組織生活的重要形式。「三會一課」指黨員必須參加黨員大會、黨小組會和上黨課,黨支部要定期召開支部委員會會議。「三會」源於中共二大通過的黨章規定,「一課」則初創於延安時期毛澤東的黨內思想教育方式。隨着大躍進運動、文化大革命的興起,該傳統曾一度中止,直至1982年中共十二大,才被重新寫入黨章並通過。據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稱,重申「三會一課」制度的《準則》是「淨化政治生態」的一個重要歷史決定。

2022年10月6日,北京夜景。

2022年10月6日,北京夜景。圖:C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而自「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十九大被寫入黨章後,五年來習思想學習不斷向體制內外滲透。

2019年6月,中共在全黨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根本任務是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2021年2月,中共在全黨開展黨史學習教育,指出「要深入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於黨史的重要論述」,要引導黨員「深刻認識中國共產黨爲國家和民族作出的偉大貢獻」,「要把開展黨史學習教育作爲一項重大政治任務」。5月又在全社會開展「四史」(黨史、新中國史、改革開放史、社會主義發展史)宣傳教育,引導人民群衆「堅定不移聽黨話、跟黨走」。

「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某某重要講話精神」亦是黨員們政治學習任務中的重要部分。這類研讀文件的形式正是1942年春延安整風運動的開端任務。歷史學家高華在《紅太陽是怎樣昇起的》一書中表示,這種強大的宣傳和動員形式是毛澤東在黨內鬥爭和思想改造中獨創的教化方法。

針對高校學生和中學生群體,共青團中央在2018年推出了「青年大學習」網上主題團課。2019年1月1日,宣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信息庫「學習強國」平台也正式上線,該平台由中共中央宣傳部主管,黨員和體制內人士需觀看線上視頻、得積分、刷排名。

近十年,中共亦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加重互聯網審查,以維護其意識形態在國內的傳播。

2014年2月,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成立,習近平擔任組長,下設辦事機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簡稱「網信辦」)。2016年,網信辦開始「清朗行動」,爲整治中國互聯網的專項行動,官方宣稱專項行動主要打擊淫穢色情、暴力血腥等信息。在2020年的晴朗行動中,網信辦加入了涉及未成年人網絡環境的議題,2021年則將矛頭對準娛樂圈「亂象」。

2015年《紐約時報》報導中國大範圍屏蔽VPN,稱「中國當局一直具備干擾VPN的能力,但自從政府呼籲捍衛所謂的網絡主權,尤其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兩年前掌權以來,他們干擾此類項目的興趣也開始增加。」2016年下半年起,有多人因搭建或銷售VPN翻牆服務被逮捕,並被判有期徒刑。

2017年1月22日,中國工信部發布通知,稱將在2018年3月31日前對「『互聯網接入服務市場』開展清理規範工作」,「未經電信主管部門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專線(含虛擬專用網絡VPN)等其他信道開展跨境經營活動」。

2022年年初,微博上線展示用戶「IP屬地」的功能。該功能最初於俄烏戰爭時出現,在提及烏克蘭、俄羅斯的帖子下,評論者的留言都將被標註其IP地址。4月底,顯示「IP屬地」的功能被全面擴展到抖音、微博、小紅書等各大社交平台的個人主頁、帖子和留言上。

2022年4月,社交平台「豆瓣」更新個人信息保護政策,新用戶註冊需進行實名制認證,要求提供大陸手機號碼,或是身份證號碼和人臉信息。港澳台居民亦需提供有效身份證件信息,以及本人手持該證件的照片。

「依法治國」:作為意識形態工具的法律

2022年4月,全國人大法工委在「中國這十年」系列發布會中表示,中共十八大之後,全國人大通過憲法修正案,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新制定法律68件,修改法律234件,通過有關法律問題和重大問題的決定99件,作出立法解釋9件。

這其中,又重點解釋了有關「國家安全法律制度體系」的內容。含「統領性、基礎性」的《國家安全法》;與國家安全有關的《反間諜法》《國家情報法》《密碼法》;經濟安全有關的《出口管制法》;軍事安全有關的《國防法》《兵役法》《人民武裝警察法》《軍事設施保護法》《國防交通法》《海警法》;國土安全有關的《陸地國界法》;社會安全有關的《反恐怖主義法》《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管理法》;網絡安全有關的《網絡安全法》《數據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生物安全有關的《生物安全法》、核安全有關的《核安全法》。此外還有香港《國安法》,與《反外國制裁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於2015年7月1日發布,並在其中規定,4月15日為「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上海華東政法大學前法學教授、人權律師張雪忠曾對《紐約時報》表示,該法的重點「集中在政治、意識形態和文化上」,看起來像「體現了某些黨內領導人的保守政治思想,立法機關只不過是在把他們的思想變成法律。」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學者陸思禮(Stanley B. Lubman),與紐約大學學者孔傑榮(Jerome A Cohen),也贊同習近平將立法司法作為意識形態擴張工具的觀點。張雪忠又指,同樣體現意識形態的還有2015年的《反恐怖主義法》和2016年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管理法》。

事實上,2015年通過的《反恐怖主義法》,後來多被用於新疆案件的審理中,而2016年的《境外NGO境內管理法》,則使得NGO存活空間急劇縮窄,很多政府部門不願作NGO的「贊助人」,使得NGO資金斷裂、運營受阻,不少境外NGO因此無法獲批在大陸的田野研究,境內NGO對於境外贊助資金的投入也開始變得審慎。

值得一提的是,除人大法工委提到的「國家安全」有關的法律體系外,《國歌法》《國旗法》《國徽法》及《英雄烈士保護法》等,也與中共意識形態的擴張有關。截至目前,已有2名主播因修改或惡搞《義勇軍進行曲》而被行政拘留,有38例因「侵害英烈名譽罪」被判刑,最長刑期長達8個月。

「戰狼外交」:民族主義主導下的國際關係

近年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例行記者會和Twitter上常常發出激烈強硬的言論,其暗含威脅、挑釁的好鬥風格被視爲中國的「戰狼外交」。「戰狼」一詞來源於演員吳京主演的中國民族主義電影《戰狼》。

據路透社報導,有知情人士稱,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2019年11月的外交部建部70週年大會上敦促外交官員在面對國際挑戰時要表現出更強的「鬥爭精神」。其中一名參會者向路透社表示,這是他們第一次被告知,要表現出更多的「鬥爭精神」。更有兩名知情者,2019年習近平在一份給外交官的手寫信息中指示,在面對國際挑戰時要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最受外媒關注的「戰狼」發言人之一是現任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趙立堅。2020年7月1日例行記者會上,針對法國、英國、德國等27個國家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呼籲中國重新考慮香港國安法一事,趙立堅作出回應:「有關國家的人權記錄並不光彩,根本沒有資格對其他國家指手畫腳。我們奉勸他們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停止在人權問題上搞政治化和雙重標準,停止以人權爲藉口乾涉別國內政。」

2020年11月19日,他再次對香港問題作出回應:「不管他們(五眼聯盟)長「五隻眼」還是「十隻眼」,只要膽敢損害中國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小心他們的眼睛被戳瞎!」

此外,現任外交部部長助理、新聞司司長、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現任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也常常有「好鬥」言論。譬如,「美方恐怕沒有資格告訴中方怎麼做」「我非常討厭你這樣提問的方式」「新疆『種族滅絕』是極端反華勢力蓄意炮製的世紀謊言,是污衊抹黑中國的荒唐鬧劇,是個別人反華道路上的『末日瘋狂』」等。

共同富裕:流於口號的習經濟

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

「經濟建設是黨的中心工作,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2013年,習近平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時這樣說。

習近平2012年十八大執政的同時,中國經濟也進入發展瓶頸期。曾經逾10%的高速發展不復存在,中低速帶來的改革創新壓力,與過去以投資拉動經濟帶來的高債務、高庫存,同時壓在中國經濟數據上:一面是創新乏力、增長不再指數式的實體經濟,一面是房貸壓力和通貨膨脹中提不起的大眾消費能力。

2013年,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閉門會議後,提出要「深化經濟體制改革」,試圖提升市場經濟在中國經濟體制中的位置,羅列出財政改革、金融開放等336項到2020年要完成的具體任務。這幅經濟改革藍圖一度被當時解讀為將形成「政左經右」的格局,然而其中羅列出的任務,很多最終被擱置。

此外,習近平還在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試圖擴大中國在亞洲、歐洲、非洲及南美洲等60多個國家的政治經濟影響力,但中國向外輸出的5G、高鐵等基礎設施,也被質疑有安全問題,及涉及用國家外債進行政治利益交換、綁票等。

在經濟增速預計持續低靡的情況下,中國領導層開始提出「新常態」一詞,即預計中國將持續處於中低增長一段時間,因此不再強調經濟擴張速度,而著力解決債務過高、房價高企、產能過剩、人口老齡化等結構性問題。

於是在2015年至2019年,相繼提出供給側改革、國企改革、增加自貿區、設立雄安新區、區域經濟一體化等經濟政策。但與此同時,過去十數年發展累積的弊病也開始在此刻爆雷,股市波動、共享經濟泡沫破裂、P2P網絡借貸爆雷、爛尾樓在不同地區出現;三四線城市因房產空置出現「鬼城」「消費降級」等境況不斷發生。雪上加霜的是,2018年底,中美出現貿易摩擦,一度被視為「新常態」經濟下重要發展引擎的科技產業,因芯片和技術專利問題,被「卡脖子」。

2016年,《經濟學人》甚至一度調侃當時的「供給側改革」政策稱,「中國是世界上最能供給標語的國家。」

2020年受疫情影響,中國大陸第一季度全國幾乎停產,首次在政府報告中未設立GDP增長目標。2021年,習近平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上再次提出「共同富裕」,試圖通過再分配,緩解日漸擴大的貧富差距。這一年,實體經濟仍未自疫情影響中復甦,恆大爆雷、「雙減」、互聯網反壟斷等政策及社會事件,又一波波衝擊著房企、教培、互聯網這些曾風光一時的行業,即使如此,阿里巴巴、騰訊等科技巨頭還是承諾投資共同富裕的專項計劃。

2021年,中國雖錄得8.1%的GDP年增長率,但參考前一年的低基數後,兩年平均增長率為5.1%。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中並未提及「共同富裕」,轉而強調「穩字當頭」,外界也在期待,在地產泡沫繼續破滅、清零防疫政策代價慘重的當下,二十大之後,中共經濟和防疫政策會如何轉向或持續。

「動態清零」:脫離實際的政治防疫

2020年5月,中國在武漢解封後進入了常態化防控階段。5月8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製出台了《關於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態化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指出「防控工作已從應急狀態轉爲常態化」「全面落實『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總體防控策略」。

此後,中國的疫情防控措施形成了「發現一起撲滅一起」「快速切斷傳播鏈」的動態清零模式,並在此基礎上發展出「精準防疫」「社會面清零」等防疫詞語。

在今年5月上海疫情防控的巨大爭議和社會怨聲中,習近平仍多次表示,堅決實施清零政策,並強調這是由黨的性質宗旨決定、從國情出發確定的。

5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習近平主持會議並發表講話稱,「要深刻、完整、全面認識黨中央確定的疫情防控方針政策,堅決克服認識不足、準備不足、工作不足等問題,堅決克服輕視、無所謂、自以爲是等思想,始終保持清醒頭腦,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堅決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我國防疫方針政策的言行作鬥爭。」

5月10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記者會上表示,不認為清零策略是可以持久進行的。翌日,外交部發言人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稱,「中國全國感染率和死亡率保持全球最低水平」「今年3月以來,中國疫情防控經受住武漢保衛戰以來最爲嚴峻的防控考驗並取得了階段性成效」「中國政府的防控方針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我們的防控措施是科學有效的。中國是世界上疫情防控最成功的國家之一」。

6月28日,習近平時隔兩年再赴武漢考察時又一次指出,「堅持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堅持動態清零」「我國人口基數大,如果搞『集體免疫』『躺平』之類的防控政策,後果不堪設想」「寧可暫時影響一點經濟發展,也不能讓人民群衆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受到傷害,尤其是要保護好老人、孩子。如果算總賬,我們的防疫措施是最經濟的、效果最好的」。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黨代會 中共二十大 習近平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