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 深度 大陸 評論

鄧聿文:中共二十大,可以做哪些推測,什麼仍是未知?

二十大兩項關鍵議程的懸念實際已經揭曉,正按習的劇本上演。


2021年10月9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辛亥革命110週年紀念活動上發表講話後離開。 攝:Andy Wong/AP/達志影像
2021年10月9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辛亥革命110週年紀念活動上發表講話後離開。 攝:Andy Wong/AP/達志影像

中共二十大會期的公布(10月16日召開),意味着中共高層在政治局人事安排和政治路線這兩個最重要的議程上達成一致。

雖然官方很早就宣布今秋召開二十大,但在中國內部特別是海外,圍繞着這次黨代會流傳着各種說法,最極端的看法是二十大開不成,中共不會有二十大;最關注的是習近平能否連任,直到現在,還有不少人認爲習不能連任或者不能確認他能連任。儘管中共黨代會在10月或11月舉行都有過,可鑒於今年的形勢給外界的感覺特別詭異,普遍猜測會議在11月召開,政治局宣布10月舉行二十大,可能出於以下兩個考慮:一是減少各類傳言對黨內的干擾,二是方便習在11月外訪出席重要會議。

中共黨代會每五年舉行一次,它規劃的是未來五年黨和國家的治理路線,按照官方的說法,二十大不僅決定着未來五年的發展藍圖,也管未來十年甚至更長。這實際已經暗示習要連任。雖然習在十九大之後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使他連任的意圖昭然若揭,可一直以來很多人覺得他連任不了,尤其是今年隨着清零而來的自由受限和社交隔絕,以及經濟的嚴重滑坡導致局面的嚴峻性,更讓這些人認爲習會遭到黨內強大阻力,連任無望。中國今年形勢的糟糕確實使習的連任蒙上了一層陰影,但並不構成對他連任的關鍵牽制。有很多因素和跡象顯示習必定連任,只是一些人不願正視或者認同。

2021年12月16日,北京,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內有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展覽。
2021年12月16日,北京,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內有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展覽。攝: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政治局常委安排

事實上,對習能否順利連任的問題,只要反推就基本可以肯定。如果習不能連任,誰可做中共總書記?回溯改革以來的中共歷次黨代會,凡遇換屆之年,都有一個呼聲很高、被黨內外明確認定將接任總書記的人選,這個人要麼是所謂「儲君」,像江時代的胡錦濤、胡時代的習近平,要麼得到黨內公認或元老賞識,像鄧時期的胡耀邦和趙紫陽。江是一個例外,他是在八九那樣的特定形勢下被黨內元老點將的。中共二十大則並未出現這樣一個大家公認能夠接替習做總書記的人物。即使一些人看中的李克強,在另一些人看來他做不了總書記。沒有這種人選,也就反證習的連任不會有問題。

習的連任只是二十大這場人事布局大戲的關鍵一齣,對中共高層特別對習而言,他必須主導二十大政治局的人事安排,否則他做總書記就是一個名分。習當然既要名分又要實質。他雖大權在握,形式上看似還要超越毛,然而畢竟時代不同,在高層他不可能擁有毛那種真正的一言九鼎的權力,因而,在政治局這個中共最重要的機構的人事安排上,存在着權力博弈。

習會把親信或信得過的人安排進政治局,估計人數要佔政治局的六成以上,並且軍隊、政法公安、組織、宣傳、反腐等系統必須是習的親信和信得過的人掌控,他才完全放心。但也不可能全是「習家軍」,要有其他派系和無派系的人。雖然現在的派系對習的約束力很弱,他也要在政治局將一定的名額分配給其他派系或非派系。這是一種統治藝術,獨裁者也需對不同的派系力量進行平衡,以顯示在權力的譜系上來源多元而非獨佔。

二十大會期的公布,表明至少政治局的成員及其職位的安排已經完成。這個時間點可能是在北戴河度假期間。

習應該會遵循黨內高層「七上八下」的上位規矩來做人事安排,現在外界還不能完全確定的是韓正能否留任,因爲他今年剛好超齡一點,假如習考慮政策和執行的連貫性,不想大轉彎,韓有可能留任,如此,總理人選會是韓;假如韓退,總理將在汪洋和胡春華選一。雖然外界多看好胡,不過汪的可能性更大。因爲從當下中國經濟的表現看,二十大後的施政重點會放在經濟上,這就需要一位能執行習意志的能幹的總理,無論從汪的資歷、能力和同經濟系統的改革派的聯繫看,他都要強過胡。此外,胡若做總理,其黨內地位將越過留任的上屆常委汪、王(滬寧)、趙(樂際),習雖然破了很多規矩,但假如保留「七上八下」,不大可能在打破論資排輩上走得太遠,讓胡超過三位老常委。

在政治局的人事布局上,值得關注的還有李克強會不會裸退,習會不會安排接班人等問題。李裸退的可能性應該很少,因爲這不是李個人能決定的,如果李裸退,映襯習戀權,習會以黨的名義要求李不能裸退,李在二大的角色有可能會是黨內排名老二的人大委員長。習在二十大上也暫時不會指定接班人。現有的政治局七常委格局會保留,習不大可能爲將自己親信強入常而恢復九常委制,這對他意義不大,他只要控制政治局就控制住了常委會。另外,「七上八下」的規矩雖然不會全盤否定,但在某些習認爲的重要領域和系統,如無合適人選接替,也有可能破這個規矩。

2019年12月24日,成都,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第八次中韓日領導人會議的新聞發布會上講話。

2019年12月24日,成都,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第八次中韓日領導人會議的新聞發布會上講話。攝:Wang Zhao/Pool via Reuters/達志影像

政治路線的確定

人事之外,政治路線即走什麼路的問題是二十大的另一關鍵議程。某種程度上,它甚至比人事安排更重要。因爲能夠爲中共領袖留下所謂名聲或政治遺產的,是政治路線而非人事。實際上,也很可能是先確立了政治路線再安排相應的人。二十大日期的敲定,意味着今後五年的政治路線在高層間取得了共識。

政治路線主要體現在黨代會的政治報告的主題和表述上。從報告的寫作來說,是先確定了主題才開始寫作。就此而言,二十大的政治路線在報告起草伊始即已明確,這個時間應該在年初。因爲像這種政治報告的寫作,從起草到最終定稿,有一個長過程,寫作班子按照領導的指示和要求起草初稿後,要在不同層級和部門的幹部以及元老和黨外人士中徵詢意見,政治局和常委會在這期間還要召開多次會議討論,如果這段時間有突發事件發生,也得加上。總之是反覆修改,方方面面都要照顧到,所以至少要大半年以上的時間。

在報告的寫作和修改過程中,原先確立的主題和框架會不會被推翻?這種情況還是少見,原因在於,主題的確立不是寫作班子可以擅自決定,而是來自政治局的集體意見,其中總書記的意見一般又左右着政治局,現在更可能是習定下政治報告的主題,政治局其他成員附和而已。但是,報告的主題確立後,在如何表述這個主題上,會有調整和變化,甚至出現一些爭議,某些提法跟原來相比,會有很大改變。比如,鑑於經濟形勢不好,假如要讓經濟搞上去,今後五年不但經濟建設有可能重新成爲中共的中心任務,而且原來壓制資本發展的思路就需要改變,這樣,報告對經濟這塊的表述就會有很大改動。可見,會議時間的公布說明二十大的政治路線在高層已取得一致同意。當然,這並不是說在未來不到兩月內,報告不會有修改,但修改也只是某些局部或細節的調整。

今次黨代會的政治路線和政治報告的主題,很可能是「以中國式現代化推進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7月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二十大專題研討班,習的講話以及《求是》最近發表的習在十九屆五中全會的講話,都重點談到所謂中國式的現代化問題,指世界上既不存在定於一尊的現代化模式,也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現代化標準,過去十年,成功推進和拓展了中國式現代化,既切合中國實際,體現了社會主義建設規律,也體現了人類社會發展規律,因而必須堅定不移推進中國式現代化,不斷爲人類作出新的更大貢獻。在政治局會議建議二十大10月舉行的新聞報道中,亦有「繼續紮實推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繼續有力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繼續積極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爲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全面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團結奮鬥」的表述,而中國式現代化的內涵,就包括「共同富裕」、「黨的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等。

換言之,習很可能在他統治的第二階段,要高舉中國式現代化的標識,作爲其連任的合法性依據。因爲中共在他的領導下如果真走出一條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習就可以此宣稱,中國打破了西方壟斷的現代化標準,爲人類探索出一個有別於西方普世價值的、適合於廣大發展中國家的現代化發展模式。他當然就有資格在中國繼續統治下去。

2021年6月26日,天津人民體育館舉行的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的合唱活動。

2021年6月26日,天津人民體育館舉行的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的合唱活動。攝:Yuchi Jianping/VCG via Getty Images

變與不變

可以說,二十大兩項關鍵議程的懸念實際已經揭曉,正按習的劇本上演。未來不到兩月,不會有太大的驚奇出現。外界需要關注的是黨代會之後的的政策變化,不妨在此做個預測和分析。首先是目前的動態清零政策會什麼時候結束,這要看疫情在秋冬兩季在中國和全球的傳播情況以及中國經濟接下來的狀況。假如今年最後一個季度經濟在刺激措施下有明顯好轉,而疫情在全球又大面積復發,很可能現有的措施要在明年兩會後才會取消;但假如經濟持續走壞,爲救經濟,今年年底取消動態清理亦不排除。

從未來五年看,鑑於經濟是各方面的基礎,爲避免經濟持續下行對民生的衝擊造成某種不可控後果,二十大後大概率會重新把經濟作爲黨的工作中心,一定程度放鬆對資本和平台企業的管控,休養生息,減少折騰。

除經濟外,在國內政策方面,如果前面講的政治路線是對的話,那麼共同富裕作爲習的施政目標,也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內容,未來五年當局會在國民的收入分配上加大調節力度,有可能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當局也會做實「全過程民主」,強化「全過程民主」的宣傳攻勢,這樣就能宣稱是民主執政,中國是民主國家,和西方爭奪民主話語權。至於反腐,習會保持目前的力度,至少不會強化,甚至有可能弱化,因爲他要讓官員和衷共濟,集中力量搞建設。繼續大力反腐會讓官員躺平,這是他不願看到的。

二十大後的外交會延續目前的態勢,重點在三個方面:一是儘量保持對美國的鬥而不破局面,但是不會對美抱有任何幻想,會做好和美國攤牌的各項準備,如果兩國最後不得不攤牌的話。二是台灣問題依然是中國外交的重中之重,在台灣問題上反守爲攻,提出新的對台方略,制定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加強統一台灣的準備和部署;自圍台軍演後,中國事實上進入了以武逼統模式,台海戰爭有可能在未來五年發生,假如美台關係取得更深實質性突破的話。三是和俄羅斯深度結合,兩國組成事實上的同盟關係;同時通過一帶一路,加強和東盟、中亞與中東、非洲、南太島國、南美的經濟合作,在第三世界國家尋求和擴大潛在的反美力量。

對廣大的民衆來說,中共二十大雖然精彩或者乏味——看從哪個角度言——但始終只能是看客,塵埃落定後,一切都不會有太大改變。

2022年3月24日,北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肖像出現在一輛汽車內的幸運符上。

2022年3月24日,北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肖像出現在一輛汽車內的幸運符上。攝: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共二十大 中共 鄧聿文 習近平 中國政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