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戈爾巴喬夫給普京治下的俄羅斯留下了什麼?

到戈爾巴喬夫周二去世時,他幾十年前幫助開啟的那些改革已經被逆轉。


2022年9月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俄羅斯莫斯科中央臨床醫院,為已離世的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致以最後的敬意。 攝:Russian pool via AP/達志影像
2022年9月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俄羅斯莫斯科中央臨床醫院,為已離世的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致以最後的敬意。 攝:Russian pool via AP/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1998年,俄羅斯在蘇聯解體後跌跌撞撞向市場經濟轉型之際,遭遇財政困難,就在此時,蘇聯最後一任領導人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出現在必勝客(Pizza Hut)的一則廣告裡。

廣告中,一位年長的俄羅斯人抱怨說,戈爾巴喬夫的改革在某種程度上造成了混亂和政治動蕩,一位俄羅斯年輕人則回應道,相關改革給俄羅斯帶來了自由和新機遇。這則廣告的結論是,大家至少都承認,披薩能把人們聚在一起。

但周三,也就是91歲的戈爾巴喬夫在莫斯科去世次日,政治分析人士、反對派政治人物還有這位前蘇聯領導人的密友紛紛表示,在俄羅斯,這種辯論有一個顯而易見的贏家——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s)領導的政府代表了勝利的一方。

「普京正建立一個不同的世界,」俄羅斯電台記者、戈爾巴喬夫的密友Alexei Venediktov接受電話採訪時說。「在普京的世界裡,沒有競爭力的空間,沒有自由的空間。」

作為蘇聯的第八任領導人,1985年上台的戈爾巴喬夫曾試圖改革政府,以幫助重振不景氣的經濟。但他制定的重建(perestroika)和開放(glasnost)政策最終脫離了他的控制。蘇聯的各個加盟共和國要求獨立,俄羅斯人力爭政治自由。六年後,蘇聯解體為15個獨立國家

戈爾巴喬夫因他在結束冷戰方面的作為而受到西方讚譽。但在俄羅斯國內,許多人很快就對這位在蘇聯解體後下台的前領導人心生反感。他們指責戈爾巴喬夫在20世紀90年代向市場經濟轉型期間造成了人民的貧困,並致使該國失去了超級大國的地位。

戈爾巴喬夫在1996年曾嘗試重返政壇,但沒有成功,在總統選舉中只獲得了0.5%的選票。去年俄羅斯一家官方民調機構的報告顯示,超過70%的俄羅斯人認為他們的國家在戈爾巴喬夫執政期間走向了錯誤的方向。

在戈爾巴喬夫代言的必勝客廣告播出兩年後,普京上台執政,他把蘇聯的解體稱為「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按照普京的說法,蘇聯解體是一場悲劇,因為這導致數以百萬計的俄羅斯人被新產生的國界所分離。他表示,造成這種情況的部分原因是軟弱的戈爾巴喬夫被奸詐的西方所愚弄。

這種說法得到俄羅斯官方電視台的大力宣傳。周三,俄羅斯電視節目主持人Olga Skabeyeva稱,俄羅斯社會對於戈爾巴喬夫的看法與西方國家截然不同,因為本國人民看到的是他的「幼稚與不成熟」。克裡姆林宮所有的RT電視台的主編Margarita Simonyan似乎呼籲通過恢復甦聯來徹底抹去戈爾巴喬夫的政治遺產。

她在自己的社交媒體頁面上寫道,戈爾巴喬夫已經去世,是時候改變四散分離的局面了。

根據克裡姆林宮網站上發布的內容,普京周三向戈爾巴喬夫家屬致唁電稱,這位蘇聯領導人在一個社會發生急劇變化、出現巨大挑戰的困難時期領導了我們的國家。普京說,戈爾巴喬夫深知改革是必要的,並嘗試解決已經湧現出來的問題。 而普京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的措辭則更不留情面。

「戈爾巴喬夫真誠希望相信冷戰將結束,蘇聯與世界和西方之間將由此進入一個永恆的浪漫時期,」佩斯科夫在電視講話中說,「但這種浪漫主義是沒有依據的。沒有出現浪漫期,蜜月期沒有實現,對手的嗜血性已經表現出來。好在我們及時意識到並理解了這一點。」

戈爾巴喬夫晚年曾謹慎地批評過普京。

2004年12月2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一個新聞發布會上交談。
2004年12月2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一個新聞發布會上交談。攝:Carsten Rehd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戈爾巴喬夫2016年在《時代》(Time)雜誌上寫道:「我尊重他作為一個政治領袖和他本人,但我認為他目前的政策成為了進步的障礙。」

普京的大部分政治活動都摒棄了戈爾巴喬夫幫助培植的體系。據俄羅斯政治分析人士和對克裡姆林宮持批評意見的人士稱,普京讓獨立媒體服從管制,排擠政治異見者,同時尋求恢復俄羅斯在地緣政治上的重要地位,並將他長期在位統治宣傳為在後蘇聯時代的混亂期穩定局面的積極保證。

被監禁的反對派領導人Alexei Navalny周三在Twitter上通過其律師傳達消息稱:「(戈爾巴喬夫)尊重選民的意願,和平地、自願地卸任。按照前蘇聯的標準,僅這一點就是一個偉大的壯舉。」

今年3月,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不久,俄羅斯政府以違反新的戰時審查法為由,停播了自由派電台Ekho Moskvy。這個電台是Venediktov在戈爾巴喬夫執政期間創辦的。俄羅斯有關部門還威脅要關閉調查性報紙《新報》(Novaya Gazeta)。戈爾巴喬夫曾用他1990年諾貝爾和平獎的獎金資助該報。

「他給了我們一份禮物,那就是30年的和平,」《新報》編輯Dmitry Muratov周三在該報網站上發表的文章中寫道。「這個禮物已經結束了。禮物已經沒了。再也不會有禮物了」。

戈爾巴喬夫並不總是與普京意見相左,他在2014年對俄羅斯從烏克蘭手中奪取克裡米亞表示歡迎。俄羅斯吞併克裡米亞引發的衝突在八年之中不斷髮酵,直到今年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20世紀90年代,他還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簡稱﹕北約)的擴張發出警告,普京則將北約東擴作為入侵烏克蘭的一個理由。

戈爾巴喬夫生前從未公開反對這場戰爭,但據Venediktov說,他堅決反對俄烏戰爭。雖然戈爾巴喬夫大多迴避這個話題,但Venediktov周三回憶說,6月份他們曾提及此事。據Venediktov稱,他的這位朋友說:「誰的生活因此而變得更好呢?」

英文原文:In Putin’s Russia, Last Soviet Leader Mikhail Gorbachev Leaves Behind a Divisive Legacy]2

WSJ 普京 蘇聯 俄羅斯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