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台灣 烏克蘭戰爭

在台烏克蘭女性募資:讓戰爭中未被看見的女性得到幫助

上線10天,「烏克蘭女力在台灣」募得76萬台幣。她們優先選定資助三個組織,主要針對婦女及孩童。


「來自烏克蘭的女力」的成員(左起) Arina、Karina、Lia。 攝:陳焯煇/端傳媒
「來自烏克蘭的女力」的成員(左起) Arina、Karina、Lia。 攝:陳焯煇/端傳媒

2月24日清晨,人在台灣的Karina收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消息,邊哭邊打電話給人在赫爾松(Kherson,烏克蘭南方黑海與第聶伯河沿岸的港口城市)的父親,告訴他:「戰爭開始了」。一旁的小兒子也跟著她大哭。頭一個月,她清晨會驚醒,拿起手機確認資訊,更無時無刻害怕收到來自家人的壞消息。

得知戰爭的消息時,在台灣工作的Arina形容自己「心臟好像快跳出來」,眼淚不停地流,更不知為何流出鼻血。當天早上她還有模特工作,只能表現出開心的樣子,假裝沒事。

戰爭開始後的頭兩週,在台灣念大學的Lia幾乎每天都無法睡著,一天跟家人聯絡好幾次,確認他們的安全。她經常滑手機查看資訊到凌晨,只睡三、四個小時又起床,根本沒辦法上課。「我不知道上課要幹嘛,上課的意義是什麼?我也沒辦法工作、聚餐,假裝一切沒事。」她身心煎熬,直到這群在台灣的烏克蘭女生開始籌備給烏克蘭人的募資專案「DIVCHATA POWER」烏克蘭女力在台灣),她才找到生活的意義。

Arina。
Arina。攝:陳焯煇/端傳媒

烏克蘭女力在台灣

DIVCHATA POWER的意思是「來自烏克蘭的女力」,DIVCHATA是烏克蘭語中「女生」的意思。這是台灣第一個由烏克蘭人自主發起的募資活動,且成員全是烏克蘭人。

4月初,Lia與另名參與者Tanya討論起募資想法,她們看到台灣人很願意關注烏克蘭議題,也很想幫助烏克蘭。3月,台灣外交部透過財團法人賑災基金會申請烏克蘭國際援助專案,在4月1日截止時,募得逾9億台幣的捐款。募款的公開資訊顯示,捐款大多援助難民,已撥款給烏克蘭的鄰近國家。

Karina說,多數國際捐款都給了難民,而那些還沒逃走的人得不到幫助,尤其是躲在地下室或是在小城市、小醫院裡的人,面臨生存危機,缺糧、缺水、藥品等。

「我在當地的朋友非常勇敢,繼續上課,考期中考,他們想辦法維持日常生活,我真的很佩服他們。」Lia說,烏克蘭人想方設法「繼續生活」讓她很感動,他們知道得要繼續工作、上課,不能讓經濟停擺。「我媽媽說她沒有哭,也不能哭,他們要堅強,等到戰爭結束,才能哭爆。」

從構思、討論到募資專案上線,她們只花了十天,目標定在10萬元台幣。上線的第十天,募資金額達到76萬台幣,她們直呼,沒想到會有這成果,真的非常驚訝,也很感謝。她們在募資網站上宣布第一階段達標,但戰事並未停息,因此募資計畫後續也會宣布下一階段的規劃。

她們說,募資案需要越快速越好,在烏克蘭的待援者急需款項,而募資平台的金額是在集資成功後,才會將款項在特定時間給發起者。身為女性的她們,尤其關注烏克蘭女性、兒童及弱勢的需求。她們認為,這些弱勢的需求是在主流媒體上少被關注的部分。

「我們知道烏克蘭哪些地方有需求,可以給予最直接的協助。」Karina說。在募資發起前,Lia天天從親友圈看到求救訊號,甚至有人說,需要500元租車撤離到安全的地方,誰可以幫幫他?發起募資後,她們經常收到來自烏克蘭的求助信件,有來自醫院或是撤離的需求信。不過,她們只能透過可靠的當地組織先處理一部分的援助。

在深入了解這些組織如何用錢、用在哪些地方、幫助了哪些對象後,她們優先選定資助三個組織,主要就是針對婦女及孩童。Karina無奈地說,如果可以,當然想幫助所有待援對象。

Karina。

Karina。攝:陳焯煇/端傳媒

DIVCHATA POWER預計捐款給三個烏克蘭民間組織:Misto Dobra主要協助烏克蘭的弱勢族群如單親媽媽與孤兒,提供他們生活必需品與避難處所等,他們的避難所已擠滿人,預計要將人移往第二棟避難所。Blagomay主要救援烏克蘭的孤兒,目前已幫助至少200名孤兒遠離戰火。Sosmrpl主要是幫助馬里烏波爾的民眾安全撤離。馬里烏波爾是烏克蘭東南部的港口重鎮,該城市是邊界要塞,位於亞速海(黑海一部分)的最大港口,也是礦產及玉米的出口樞紐,是烏克蘭重要的軍事與經濟地點。2月開戰時,俄軍即東西夾攻馬里烏波爾,不斷轟炸,馬里烏波爾市長曾表示,當地的平民至少死亡2萬人。4月18日,俄軍關閉馬里烏波爾的通道,審查城裡的人口,降低當地人逃離的速度。

DIVCHATA POWER指出,她們將募資的情況告訴欲援助的組織,組織又驚又喜。DIVCHATA POWER也在募資平台及IG上公布這些組織的連結,告訴想幫忙的人,不一定要透過募資,也可以直接捐款給這些組織。

在DIVCHATA POWER的IG帳號中,網友多會留言加油,給予愛心符號,刷一排烏克蘭國旗,也有台灣網友在她們募資的影片留言給烏克蘭女生們加油打氣。多數留言都是給予正面的支持。

「這代表台灣人很在乎、很重視烏克蘭戰爭,這不只是在地球另一端發生的事,我們都是人、都生活在地球上,台灣在乎這個狀況,讓我很開心我住在這裡。」Karina說。

接受端傳媒採訪的是發起DIVCHATA POWER募資計畫的三名成員,與另外四名參與的烏克蘭女性相同,多在台灣擔任模特工作。

來自赫爾松的Karina從16歲開始模特工作,後續的十年她曾旅居亞洲,因為喜歡亞洲,後來她決定與先生、孩子從美國加州搬到台灣,她目前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在IG經營帳號,有十萬人追蹤,在烏克蘭也小有名氣。在哈爾科夫(Kharkiv)長大的Arina目前只有17歲,她的第一份模特合約就是在台灣,因模特工作在台居住。來自基輔(Kyve)的Lia在台灣的大學唸書,同時是兼職的模特。

2022年2月27日,台北101大樓亮起烏克蘭國旗的顏色。

2022年2月27日,台北101大樓亮起烏克蘭國旗的顏色。攝:陳焯煇/端傳媒

有更多未被報導的女性同樣偉大

除了要讓那些未被看見的女性、弱勢的需求得到援助,DIVCHATA POWER也指出近期遭到媒體披露的烏克蘭女性受暴慘況。

烏克蘭政府人權事務總監德尼索娃(Lyudmyla Denisova)接受媒體採訪時曾指出,政府接獲多起性侵通報,數量目前難以估計,但政府會盡全力取證、紀錄,並要求聯合國組成特別法庭,調查俄羅斯的戰爭暴行。德尼索娃也稱,在布查(Bucha)的地下室,他們發現25名從14到24歲不等的烏克蘭女性遭囚,被俄軍輪姦,其中9人受害時已懷孕。

烏克蘭女性的遭遇得到多間國際媒體報導。當俄軍撤離基輔附近後,BBC找到在郊區的烏克蘭婦女,該名女性稱,士兵入侵她家,槍殺了要保護她的丈夫,她也慘遭性侵,記者與當地警方確實發現該名丈夫的遺體,上頭有槍傷。這些慘況不只一起,鄰近村落都傳出男性遭殺害、女性遭性侵的狀況,若家中有孩子,士兵則會以孩子的性命來威脅婦女就範。衛報也報導烏克蘭發生大規模、難以計算的性侵婦女案件,並形容俄軍將性暴力作為武器,對待烏克蘭婦女。

「來自烏克蘭的女力」的 IG 頁面。

「來自烏克蘭的女力」的 IG 頁面。攝:陳焯煇/端傳媒

談到這裡,Karina一行人經常靜默、哽咽。Karina激動地說,這些消息也許難以令人置信,因為實在太讓人不舒服。Lia指出,她父母也曾在新聞及真實照片公布前,告訴她有性侵事件發生,她也不敢置信。Lia聽聞,住在基輔附近的親友為自己的孩子尋求遭受性暴力後的相關治療。

此外,Karina指出,烏克蘭女性受到媒體大篇幅報導時,多是穿上軍服、拾起槍桿子對抗俄軍的故事。Karina認為,這些烏克蘭女性非常勇敢,也令人讚嘆,不過,有更多未被報導的女性同樣偉大,她們自願為士兵、孩童、老人與無家者煮飯,她們自願成為志工,投入救援工作,這同樣是在捍衛自己的國家。

Karina說,目前一些緊急的地區會面臨撤離的問題,但也有很多人沒辦法離開,像是一些被佔領的城市如赫爾松,這個位於烏克蘭南部的大城,也是第一個被俄軍佔領的城市,人流無法進出,人們雖然待在家裡,但有些人行動不便,逐漸缺乏糧食、飲用水,小孩沒有尿布、藥品,只有當地的志工能提供最即時的補給。

Lia分享一個住在基輔郊區的朋友的案例,她說朋友非常幸運,在戰爭前幾天生產,她們住在鄰近曾被佔領的布查鎮,每天都聽得到附近被轟炸、開槍的聲音,她們只好搬到基輔市區比較安全的地方,不過那裡沒有足夠的水及糧食,甚至沒有瓦斯,朋友同時還要照顧新生兒及自己生產後的傷口。後來朋友決定舉家搬到烏克蘭西邊,不過,搬到較為安全的西邊後,生活仍有諸多不便,倉促離家下,她沒攜帶筆電,縱使公司仍有運作,她也沒辦法上班,只能靠著少許的存款,在物價、房租飆漲的西烏克蘭生活。Lia哽咽地說,縱使生活有很多不便與困難,但這位朋友的故事已是相當「幸運」,至少她們都還活著。

Lia。

Lia。攝:陳焯煇/端傳媒

「烏克蘭放棄了,就不會有烏克蘭存在」

Lia的父母住在基輔市中心,他們目前是安全的,但每天都會聽到轟炸的聲音,偶爾轟炸停下來,四周安靜地十分詭異。事實上,無論轟炸還是安靜,他們都感到不安。雖然目前俄軍沒有佔領基輔市中心,但當地人還是很擔心會有那麼一天。

Lia的一些親友在戰事初期先撤離基輔,但她笑說,基輔人太愛基輔了,最近看到朋友陸陸續續回到基輔,「雖然我們的市長說,先等一下,還不確定是不是那麼安全」。Lia說,一開始她們以為戰爭只會打一個月,但現在,她們認為戰事會持續很久。「最難過的是,媽媽跟我說,就算戰爭結束,烏克蘭人的生活也難以恢復。」

Karina有一名17歲的弟弟與3歲的妹妹,她的家鄉赫爾松從3月就被佔領,爸爸決定帶著弟弟妹妹撤離,經過了四個俄軍檢查站,炸彈甚至在距離他們20公尺的地方爆炸,他們也目睹俄軍開槍殺人。爸爸帶著弟弟妹妹到烏克蘭中部的城市,沒辦法工作,也要額外租房子,想辦法讓孩子們活下來,她只能盡最大的力量幫忙爸爸。「我告訴爸爸,我也是一名母親,難以想像跟你一樣,帶著孩子逃亡的樣子,對我來說非常可怕。」

Arina與她的媽媽視像通話。

Arina與她的媽媽視像通話。攝:陳焯煇/端傳媒

Arina說她的家人還好,只是哈爾科夫嚴重毀損,連她就讀的學校也被轟炸,她家人居住的建築被轟炸,但她強調並不嚴重,只炸毀一小部分建築。她很親近的朋友分享自己的父母居住在被俄軍封鎖的城鎮,當人們想逃走時,俄軍便射毀輪胎,讓人們無法撤離。

在採訪時,Arina與媽媽進行視訊,她笑著問媽媽在做些什麼?媽媽告訴她,他們在看新聞以及找些電影來看,因為屋外充滿了爆炸聲,讓他們很難受。Arina與媽媽全程笑著對談,飛吻著道別。

為什麼烏克蘭人那麼勇敢?因為那是烏克蘭人居住的土地,如果放棄了就沒有自由,Karina說:「俄羅斯放棄,就不會有戰爭;烏克蘭放棄了,就不會有烏克蘭存在。」當戰爭結束後,她們都想第一時間飛回烏克蘭與家人團聚。

她們強調,這並不只是對烏克蘭人帶來的改變,也不只是世界的一隅發生的憾事,而是與全世界息息相關。她們由衷感謝每一位資助的台灣人,讓烏克蘭人知道,台灣很在乎、台灣跟他們站在一起,台灣也會很堅強。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烏克蘭戰爭 女性 烏克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