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廣場 烏克蘭戰爭 圖片故事

烏克蘭博物館保衛戰:留下故事,留下生命

利沃夫國家博物館曾經歷兩次世界大戰,如今空徒四壁。館長慨嘆:博物館要存活,人民要前來,他們必須學習自己文化的根源。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職員把一幅大型聖幛搬到安全的地方。 攝:Bernat Armangue/AP/達志影像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職員把一幅大型聖幛搬到安全的地方。 攝:Bernat Armangue/AP/達志影像

博物館內寧靜異常。

一個展館內,數名博物館員工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包裹好的巴羅克時期藏品放進紙皮箱。不遠處,員工們抬著一幅巨型的18世紀Bohorodchany聖幛,從博物館中央的雄偉階梯步下。館長Ihor Kozhan在館內穿梭,監督著整個收拾藏品的過程。

利沃夫國家博物館(Andrey Sheptytsky National Museum)陷入戰火中。自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博物館隨之關閉。館長Kozhan每天收到來自歐洲不同文化機構的來電,希望協助博物館保護藏品。

「當你相信你在做對的事,你便會感到驕傲。這工作需要非常多的精力和時間,所以當你望著館內空空如也的飾櫃和牆壁,難免會傷感。」館長Kozhan說,他難以相信要走到如今這個地步,不禁落淚。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職員將巴羅克時期藏品放到紙箱內,免受戰火損毀。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職員將巴羅克時期藏品放到紙箱內,免受戰火損毀。攝:Bernat Armangue/AP/達志影像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內,擺放著蘇聯時代的代表性人物的雕塑頭像。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內,擺放著蘇聯時代的代表性人物的雕塑頭像。攝:Bernat Armangue/AP/達志影像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職員將珍稀手稿與圖書放到紙箱內。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職員將珍稀手稿與圖書放到紙箱內。攝:Bernat Armangue/AP/達志影像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館長Ihor Kozhan在辦公室內接聽電話。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館長Ihor Kozhan在辦公室內接聽電話。攝:Bernat Armangue/AP/達志影像

成立於1905年,位於烏克蘭西部城市利沃夫市中心,利沃夫國家博物館是烏克蘭最大的藝術博物館,擁有大量12至18世紀的宗教藝術藏品,以及民俗展品、藝術品和手稿等。

負責珍稀手稿與圖書的部長Anna Naurobska,煩惱著如何安放近12000件藏品。她憂心忡忡,若利沃夫淪陷,藏品將會受到損害威脅。「這是我們的故事,這是我們的生命。這對我們來說無比重要。」Naurobska說。

烏克蘭全國各地多個文物古蹟重地都忙碌於保護藏品及藝術品。美聯社攝影師Bernat Armangue走訪多個藏館,拍攝在戰火之下保存文物的過程。在當地宗教歷史博物館,員工將雕像放於鐵箱,再搬運至博物館地牢保存。拉丁大教堂的工作人員,用紙皮及發泡膠封起雕塑,免其受流彈損毀。

利沃夫國家博物館曾經歷兩次世界大戰,如今空徒四壁。館長Kozhan在博物館內慨嘆,「博物館要存活,人民要前來,尤其是孩子,他們必須學習自己文化的根源。」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職員將珍稀手稿與圖書放到紙箱內。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職員將珍稀手稿與圖書放到紙箱內。攝:Bernat Armangue/AP/達志影像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職員把一幅聖幛的一部分搬到安全的地方。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職員把一幅聖幛的一部分搬到安全的地方。攝:Bernat Armangue/AP/達志影像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西部城市利沃夫,宗教歷史博物館,飾櫃內的展品被職員收拾好,免受戰火損毀。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西部城市利沃夫,宗教歷史博物館,飾櫃內的展品被職員收拾好,免受戰火損毀。攝:Bernat Armangue/AP/達志影像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一件雕塑被白布覆蓋。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一件雕塑被白布覆蓋。攝:Bernat Armangue/AP/達志影像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西部城市利沃夫,宗教歷史博物館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關閉。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西部城市利沃夫,宗教歷史博物館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關閉。攝:Bernat Armangue/AP/達志影像
烏克蘭戰爭 攝影 影像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