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烏克蘭戰爭 大陸 國際

四問烏克蘭危機的中國因素:中俄合作會否緩衝國際對俄制裁?6000僑民怎麼撤?

隨着俄羅斯入侵戰事升級,中國對這場戰爭的態度是否將作出調整?


2018年9月11日,俄羅斯海參威,東方經濟論壇期間,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參觀展覽時舉杯。 攝:Sergei Bobylev/Reuters/達志影像
2018年9月11日,俄羅斯海參威,東方經濟論壇期間,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參觀展覽時舉杯。 攝:Sergei Bobylev/Reuters/達志影像

關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事件,你還關心的哪些問題?歡迎留言提問,我們會持續更新回答。

點擊了解:北約為何不派軍支援烏克蘭?

俄烏戰事持續升級。2月27日,俄羅斯總統普京下令該國「核威懾力量」高度戒備,越來越多國家加入對俄制裁。然而,中國卻始終態度模糊,至今未使用「入侵」一詞定性俄方舉動。

近年來,隨著俄烏關係、中美關係的惡化及中俄的交好,中烏關係日趨曖昧。烏克蘭外交部長曾指,「中國不是敵人,也不是朋友,只是貿易伙伴」。戰爭爆發後,中國與俄羅斯及烏克蘭之間的經貿聯繫,成為外界預測中國態度隨着戰事推進會出現哪些調整和改變的重要因素。

事實上,無論俄羅斯還是烏克蘭,中國均是其最主要的貿易伙伴之一。烏克蘭是中國「一帶一路」上通往歐洲的重要關卡,近年來中國也持續在烏投資基礎設施建設。

俄羅斯則是中國重要的能源夥伴。就在今年2月4日,中國舉辦冬奧會前夕,中俄簽訂了一系列能源合作協議,併發布聯合聲明,稱中俄國家關係「超越冷戰時期的軍事政治同盟關係模式」,「兩國友好沒有止境」。

2022年2月24日,北京一位市民到訪一家烏克蘭餐廳,在店內的國旗擺設前拍照。

2022年2月24日,北京一位市民到訪一家烏克蘭餐廳,在店內的國旗擺設前拍照。攝:Ng Han Guan/AP/達志影像

問一:中國和烏克蘭之間有哪些經貿聯繫?

位於歐盟與俄羅斯地緣政治交會點的烏克蘭,是最早響應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之一,也是中方自中亞進入歐洲的關鍵樞紐。一直以來,中烏保持着相對良好的貿易伙伴關係,烏克蘭主要向中國出口玉米等農產品及原材料,而中方則輸出機械製造品,並參與當地基礎設施的投資和建設,中糧、中國電建等數家中國國企均有在當地的投資。

烏克蘭有「歐洲糧倉」之稱,農產品佔總出口額近4成。2018年中美貿易戰之後,烏克蘭很快替代美國,成為中國玉米主要進口國。2018年至2019年,中國超8成進口玉米來自烏克蘭。後隨中美貿易協定落地,中國自烏玉米進口占比回落,但總量仍然上升。

自2019年起,中國便代替俄羅斯,成為烏克蘭最大的單一貿易伙伴。據中國海關總署數據,2021年前11個月,烏克蘭對中國出口超過80億美元,主要為玉米、鐵礦石、葵花油等。

與此同時,烏克蘭還是中國主要的軍事產品進口國。

1990年代,獨立後的烏克蘭繼承了蘇聯時代35%的軍工生產能力。2014年第一次遭遇危機前,烏克蘭在1992-2013的20年間出口了70億美元的軍事用品,主要出口對象是巴基斯坦和中國,其中就包括中國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可以說,中國20年前的軍事發展與烏克蘭不無關聯。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直至目前,烏克蘭仍然是中國第三大武器購買國,前兩位分別是俄羅斯和法國。

然而隨著俄烏關係、中美關係的急速惡化,及中俄的交好,中烏關係逐漸曖昧,2021年這種曖昧尤為明顯。用烏克蘭外交部長Dmytro Kuleba的話說,「中國不是敵人,也不是朋友,只是貿易伙伴」。

2021年1月,美國商務部將試圖收購烏克蘭機械公司Motor Sich的中國公司Skyrizon,以與中國軍方有關為由列入軍事用戶名單。隨後,烏克蘭宣布將Motor Sich國有化,從而阻止了這筆交易。

烏克蘭陸軍與裁軍研究中心亞太研究負責人Yurii Poita分析,若中國成功收購Motor Sich,對烏克蘭將是巨大的負面影響——一是烏克蘭武裝和航空發展、出口能力將受限;二是相關技術可能泄漏給俄羅斯;三是可能破壞與北約及歐盟的政治、軍事技術合作關係。因而此後,烏克蘭與中國的合作開始效仿大多數歐洲其他國家——是貿易伙伴,也是競爭對手,有時甚至可能是威脅。對於烏克蘭而言,必須在不斷惡化的戰略環境中找尋一種折衷的合作和生存方式。

2021年6月,中烏簽訂促進基礎設施建設合作的協議。烏克蘭總統稱,烏克蘭可以成為中國通往歐洲的橋梁。簽約前,烏克蘭突然撤回了對一份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等40多個國家聯合聲明的支持,該聲明是呼籲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對中國侵犯新疆地區人權進行獨立調查。另有聲音稱,是中方以斷供疫苗相威。

據中國商務部,2021年前11個月,中資企業在烏克蘭新籤承包合同高達66.4億美元,居於同期歐亞國家的首位。中國駐烏克蘭大使範先榮在2022年1月的受訪中透露,簽約領域包括能源、農產品加工、陸港建設、汽車裝備、疫苗生產等。其中,中國最大風電生產商「龍源電力」,在尤日內市(Yuzhne)建成一座風電項目,而在建的南方風電站可能成為迄今為止中資企業在烏投資規模最大的項目。

這座烏克蘭南部的風電項目由中國電建簽約,此前,中國電建已在烏克蘭建成10座太陽能發電站,佔烏克蘭太陽能發電裝機總容量的一半。2月25日,中國電建相關負責人對《證券時報》表示,烏克蘭項目尚未開工。

2022年2月25日,浙江杭州市的一家家電商店,市民在觀看有關俄羅斯和烏克蘭衝突的新聞報導。

2022年2月25日,浙江杭州市的一家家電商店,市民在觀看有關俄羅斯和烏克蘭衝突的新聞報導。攝:Cost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問二:中俄能源合作會否緩衝國際對俄制裁?

2月4日冬奧會前夕,中俄簽訂了一項為期30年的能源合約,俄羅斯將通過一條新管道向中國供應天然氣。管道建成後,俄羅斯每年輸往中國的管道天然氣將增加100億立方米,加上此前的輸氣管道,每年供氣總量將達480億立方米——這對亟需能源轉型達成減碳目標的中國來說,提供了能源保障。

據路透社,這條管道將在2年-3年內開工,將連接俄羅斯遠東地區和中國東北。此前,中俄能源合作已有中俄原油管道、中俄原油管道二線、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亞馬爾液化天然氣項目和田灣核電站5個合作項。

中俄的能源合作會緩衝對俄制裁的打擊嗎?事實上,歐盟每年自俄羅斯進口2000億立方米天然氣,前述工程即使2025年竣工,向中國輸送的天然氣也不足運往歐洲的4分之1。

科隆大學國際政治學者耶格爾(Thomas Jäger)認為,俄羅斯對中國出口天然氣達到對歐洲的水平,可能需要數十年。不過,中方確有可能輔以貸款支持。弗吉尼亞州威廉瑪麗學院的國際研究實驗室AidData的數據顯示,俄羅斯是迄今為止從中國官方部門獲得貸款最多的國家,2000年至2017年,總計獲得1510億美元貸款,多數以石油出口的未來收入作為抵押。

與此同時,由於中國嚴重依賴能源進口,對俄制裁也可能間接對中方造成影響。2月2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喊話說:「美方在處理烏克蘭問題和對俄關係時,不得損害中方和其他方面的正當權益。」

除能源協議外,2月4日,中俄還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新時代國際關係和全球可持續發展的聯合聲明》。其中,在「國際安全」部分提及,反對「顏色革命」、反對北約繼續擴張,並表示「兩國友好沒有止境,合作沒有禁區」。

2021年,中俄貿易總額高達1468.7億美元,創歷史新高,中國連續12年為俄羅斯第一大貿易伙伴國。能源和礦產佔俄羅斯對中出口的7成,中國則主要對俄出口機電、汽車等產品。同時,中俄跨境電商也在去年前11個月達成187%的高速增長。

值得一提的是,中俄貿易在2014年之後便在逐步減少美元的使用,嘗試使用當地貨幣結算。例如,有浙江小生產商對媒體表示,由於兩國有貨幣互換協議,可以人民幣結算對外業務,因而並不擔心受到影響。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也宣布,將在中國為俄飛機加油的結算方式轉換為人民幣。

2月23日,就在俄羅斯正式入侵烏克蘭的前一天,中國駐俄羅斯大使張漢暉接受俄羅斯國際文傳電訊社專訪時表示:「擴大本幣結算規模是中俄深化金融合作的主要方向之一。很高興看到俄羅斯政府在本幣結算、購買人民幣計價的金融產品和投資儲備貨幣等方面擴大使用人民幣。」

《南華早報》指出,在歐美國家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後,中國此舉將為俄羅斯經濟提供一條生命線,這也是中國與俄羅斯加強雙邊關係的最新跡象。

2月25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批評中國稱,當西方世界正在對俄羅斯實施制裁時,中國政府卻在放寬對俄羅斯的貿易限制。

不過,這樣的貨幣互換究竟可以多大程度影響經濟及政治局勢,尚難以預知。目前,以美元結算貿易仍佔俄羅斯國際貿易很大一部分。據俄央行數據,2021年前9個月,俄羅斯與中國的貿易中36.6%以美元結算,47.6%以歐元結算。

2020年9月16日,俄羅斯鄂木斯克地區小麥農場收割期間,一台卡車上裝載著小麥。

2020年9月16日,俄羅斯鄂木斯克地區小麥農場收割期間,一台卡車上裝載著小麥。攝:Alexey Malgavko/Reuters/達志影像

問三︰中國為何此時開放從俄「全境」進口小麥?

北京時間2月24日下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並遭歐美多國譴責之際,#中國允許俄羅斯全境小麥進口#的話題迅速登上微博熱搜。

該政策來自中國海關總署發布的2022年第21號公告。雖然中國海關總署網站顯示發布日期為2月23日,但實際上該公告在俄烏戰爭爆發幾小時後才被公開。

此前,中國僅允許俄羅斯85個聯邦主體中7個地區向中國出口小麥。分別為2015年、2017年和2019年批准的阿爾泰邊疆區、克拉斯諾亞爾斯克邊疆區、新西伯利亞州、鄂木斯克州、車里雅賓斯克州、阿穆爾州和庫爾幹州。這些地區並非俄羅斯糧食產量最好的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

從逐步放開進口地區到全境進口,引發輿論不少猜測。該公告特別指出,俄羅斯小麥是指在其境內且未發生小麥矮腥黑穗病的地區種植的、僅限於加工用途的春小麥。而小麥矮腥黑穗病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境植物檢疫性有害生物名錄》中第278號進境植物檢疫性有害生物,也被多國列為重要檢疫性病害。

「開放俄全境進口小麥」的依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總署與俄羅斯聯邦農業部關於俄羅斯輸華小麥植物檢疫要求議定書補充條款》。該文件是俄總統普京訪華並出席北京冬奧會開幕式期間,兩國簽訂的15份合作文件之一。除此之外,還包括《俄羅斯輸華大麥植物檢疫要求議定書補充條款》。

事實上,早在去年12月20日,俄羅斯聯邦獸醫和植物檢疫監督局的官員就已表示,中國將要為俄羅斯全境的糧食供應開放市場。

中國是小麥生產和消費大國。2021年中國小麥總產量為2739億斤(約1.37億噸),另據中國海關總署統計數據,同年小麥進口量為977萬噸,比2020年的838萬噸增長了16.6%。

不過,俄羅斯此前並非中國主要的小麥進口國。中國小麥進口主要來自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法國和哈薩克斯坦。2021年進口量中超過80%的小麥即來自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

俄羅斯是世界最大的小麥出口國,其2021年小麥總產量約為7910萬噸,出口量為3650萬噸,主要銷售至土耳其、埃及、哈薩克斯坦等國家。不過,2021年11月有報導稱,由於出口税和其他政府干預,俄羅斯小麥供應量持續收緊,導致埃及和土耳其開始轉向烏克蘭和歐盟國家購買。

2月初《華爾街日報》文章稱,由於俄羅斯與烏克蘭兩國的小麥出口量佔全球總數29%,若兩國爆發戰爭可能威脅國際穀物市場,造成大西洋兩岸小麥價格上漲。同時,分析人士指出,如果西方制裁俄羅斯出口,將導致全球市場失去這兩國的小麥供應。

此次「從俄全境進口小麥」也解決了中國加強糧食安全、確保小麥供應的需求。2月3日,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糧農組織)發布預測稱,2021/22年度小麥出口大國的庫存將總體下降且較為緊張。

2021年下半年,受惡劣天氣和乾旱影響,北半球糧食生產受到打擊,全球小麥供應量收緊,加拿大、美國等小麥主要出口國的產量減少。同時,全球小麥價格大幅上漲,去年下半年升至近八年高點。據《紐約時報》報導,2020年4月至2021年12月,全球小麥價格增長了80%。

2021年秋季,在歐盟、加拿大、美國等地區面臨供應量不足的同時,澳大利亞即將迎來豐收。去年9月,據路透社報導,中國向澳大利亞購買了將近200萬噸即將收割的小麥,佔已出售的500萬噸小麥中的近40%。

今年2月初,聯合國糧農組織發布穀物價格指數並指出,由於澳大利亞和阿根廷的小麥豐收、供應增加,2022年1月全球小麥價格下跌了3.1%,但因小麥需求仍然較高,價格沒有繼續下降。

2月25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路透社報導稱,一位歐洲交易員表示該進口協議將使得俄羅斯小麥在中國得到更多市場份額,但對歐盟、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向中國出口大量小麥的國家來說,則是「壞消息」,同時對於美國為銷售更多小麥做出的努力來說,是「負面的事態發展」。

2022年2月25日,烏克蘭基輔中央火車站,逃難的人們等待登上從基輔到利沃夫的列車。

2022年2月25日,烏克蘭基輔中央火車站,逃難的人們等待登上從基輔到利沃夫的列車。攝:Umit Bektas/Reuters/達志影像

問四:中國究竟將如何撤僑?

俄羅斯入侵後,烏克蘭多達10個城市遭俄空襲,烏克蘭政府對所有商業航班關閉其空域。如何撤離6000餘在烏中國公民,成為中國政府的當務之急。

當地時間2月25日下午6點半,中國駐烏克蘭大使館發布關於撤離中國公民的緊急通知,為希望搭乘包機回國的人員提供了線上登記表格,要求在當地時間2月27日晚12點之前申報,並指「搭乘包機根據自願原則」,「包機派出時間根據飛行安全情況確定,屆時將提前通知」。

當地時間2月26日晚,中國駐烏大使館發表了一封中國大使範先榮致在烏中國公民的信。該信件否認了大使已離開基輔的傳言,並表示當前外部條件還不能夠實現安全撤僑,等條件具備再做撤僑安排:「空中不時有導彈,地上不時有爆炸和槍炮,兩軍之間正在進行交戰......在這種情況下,怎麼可能確保安全......所以,我們一定要等安全了再走。」

據新華社報導,2011年利比亞戰爭期間,中國政府採用了海陸空三種方式撤僑,這是中國首次使用軍事力量撤僑,也是首次採取將相關人員運送至第三國之後再轉運回國的方式。此次共撤離35860名中國公民,以及其他12個國家2100名外籍公民。據新華社稱,將中方人員轉移至第三國,中國使館需統計人員名單,向第三國外交部和內政部緊急發照會,並在邊境口岸做接應。

同年3月18日利比亞空域對民用航空關閉之前,中國政府還大規模動用中國民航和外航包機撤僑。據報導,民用航空包機手續較為複雜,需申請兩國機場起降時間和沿途地區空域,因此在緊急時期通常由外交部協調手續。

此外,在利比亞撤僑中,中國駐希臘、馬耳他使館租用了4艘外籍油輪赴利比亞附近海域,中國駐埃及使領館租用百餘輛客車赴埃及和利比亞邊境,準備撤出中國公民,同時中國海軍第七批護航編隊「徐州」號導彈護衞艦被調用,為撤僑船舶提供支持。

在俄羅斯正式入侵烏克蘭之前,由於對俄烏局勢的擔憂,美國總統拜登在2月10日接受NBC新聞採訪時發出警告,在烏克蘭美國公民「現在應當離開」(should leave now),並表示「事態可能很快變得瘋狂」。同時,拜登表示不會動用軍隊撤離在烏美國公民。

2月12日,據BBC報導,因美國警告稱俄羅斯的入侵可能迫在眉睫,已有10餘國家敦促本國公民離開烏克蘭,包括英國、德國、澳大利亞、意大利、荷蘭和日本等國。同時,一些國家還疏散了外交人員及家屬。

然而,在多個國家向在烏本國公民發出撤離警告的同時,中國政府及駐烏使館並未向在烏中國留學生和華人發出預警。

2月11日,中國駐烏大使館官方通知僅提醒中國公民注意烏克蘭日益嚴峻的新冠疫情,對於烏克蘭局勢一事僅表示,「密切關注烏局勢變化,增強防範意識」。當地時間2月21日其再次發出的提醒中,也未建議中國公民離開烏克蘭,只是敦促「不要前往局勢不穩定地區」。

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中國駐烏大使館向當地中國公民發出提醒,指「最好待在家裏」,若開車「可在車身明顯處貼上中國國旗」。而美國駐烏大使館則於25日敦促美國公民使用任何商業或私人地面交通離開烏克蘭。

目前,中國撤僑行動仍不明朗。2月27日,中國駐烏克蘭大使館新聞參贊丁建偉向《新京報》表示,由於目前烏克蘭領空處於封閉狀態,且「空域武裝軍事活動頻繁」,眼下的撤僑行動具有很大不確定性,等到完全具備撤僑條件再做進一步安排。此外,他表示,人員登記工作即將結束,將有6000多名中國公民應使館要求做好撤僑準備。當晚,中國駐烏大使館相關人員在接受中國某官媒採訪時指,現階段包機撤僑很難執行,正考慮其他撤離方案。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烏克蘭危機 撤僑 中烏貿易 中俄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