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金正恩應對北韓COVID-19危機的絕招:找人「背鍋」

病毒大流行下,北韓與世隔絕,糧食短缺、疫情防控壓力等問題令民眾處境艱難;金正恩將一批官員降職,對技術派官員提出批評。


2021年7月8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與政治局成員和其他高級官員站在北韓平壤錦繡山太陽宮的入口大廳,向一座巨大宮殿裡向前領導人金日成表示敬意。 攝:Korean Central News Agency/Korea News Service /AP/達志影像
2021年7月8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與政治局成員和其他高級官員站在北韓平壤錦繡山太陽宮的入口大廳,向一座巨大宮殿裡向前領導人金日成表示敬意。 攝:Korean Central News Agency/Korea News Service /AP/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金正恩(Kim Jong Un)把治理北韓的責任分散到了一批政府精英官員身上,而非獨挑大梁,在這一點上,他比父親和祖父都走得遠。眼下,面對自己上台近十年來最嚴重的一場國內危機,這位年輕的獨裁者無疑在找人分擔責任。

在上月底的一次政治局會議中,金正恩警告稱,北韓的疫情情況十分嚴重。他嚴厲批評了技術派官員「陳舊的思維方式」,並威脅稱,將以「時刻準備著盡忠」的人取代他們。

北韓官方媒體報導了此次會議,但未具體說明出了什麼問題。金正恩免去了一批官員的職務,根據北韓前高級外交官太永浩(Tae Yong Ho)的分析,這是北韓近十年來最大的一次領導層變動。叛逃至韓國的太永浩目前是韓國的一名反對黨議員。

遭降職的人員中似乎有北韓高級軍事將領李炳哲(Ri Pyong Chol)。上周四,北韓官方媒體公布了金正恩參謁祖父金日成(Kim Il Sung)陵墓的照片,當天是金日成去世忌日。照片中,李炳哲身著便衣,這次站的位置較他慣常位於金正恩旁邊的位置退後了兩排。

此次領導層「大洗牌」的原因之一,是金正恩想要改變北韓政府的運作方式。

「金正恩正在改寫北韓政權的內部機制。」CNA 智庫專門研究北韓領導層問題的專家肯·高斯(Ken Gause)指出,「他想讓這個體系運轉得更好,現在這個系統運轉不良令他不滿。」CNA 總部位於美國弗吉尼亞州,是一家非營利機構。

金正恩打破了北韓的一些統治傳統——最高領導人通常無懈可擊,而且傾向於事必躬親。與父親和祖父不同,金正恩允許自己的形象更像一個人而非神。他會承認錯誤和道歉。他曾在去年的一次閱兵式上流淚。他甚至允許北韓官方媒體在新聞報導中哀嘆在全國性的糧食危機中,他本人的體重也減輕了。

與此同時,他給予了下屬更大的權力來管理軍事、經濟和其他領域的日常事務。他參加的大型活動有所減少,在實地視察任務中更多地委派了他人。北韓領導層視察各個新建場所的照片一直以來都是該國宣傳部門的固定內容。

「一段時間以來,金正恩一直在傳遞一種信號,即這個國家並不是他一個人在領導,而是由一群人在負責。」布魯塞爾管理學院(Brussels School of Governance)研究北韓半島問題的講座 KF-VUB Korea Chair 主理人雷蒙·帕切科·帕爾多(Ramon Pacheco Pardo)談到,「但有些人的工作做得並不好,所以現在他在追責。」

根據韓國議員太永浩的分析,上月底一批高級官員之所以被金正恩斥責,這種不滿情緒似乎與該國軍事大米儲備的虛假報告有關。

太永浩寫道,金正恩此前很可能曾下令部隊動用軍方大米儲備供給民眾需求,但後來發現實際儲備量要低於高級官員此前報告的數量。通常情況下,北韓軍方會向中國求助,以實現迅速補給,但由於病毒全球大流行,兩國邊境仍處於關閉狀態。

「如果金正恩這一次意識到,他之前一直看到的都是虛假數字,這將成為一個引發憤怒和激烈動作的事件。」太永浩寫道。

韓國情報機構上周四告訴本國議員,金正恩的怒火可能來自大米儲備管理不善,此外,中朝邊境附近一處新消毒中心遲遲未能投入使用,也是觸怒金正恩的原因之一。

疫情期間,這個本就孤立的國家變得更加與世隔絕,它擔心一旦爆發嚴重疫情,國內落後的醫療體系將不堪一擊。出於這種擔憂,北韓甚至減少了對其至關重要的中朝跨境貿易。平壤方面似乎對朝美核談也興趣索然,如果核談取得進展,北韓受到的制裁或許會鬆動,經濟壓力也會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

要求更好地落實政策——並藉此從自己身上轉移責任——是金正恩手中為數不多的選擇之一。

韓國防務分析研究所(Korea Institute for Defense Analyses)高級研究員李浩龍(Lee Ho-ryung)說,金正恩需要向統治階層傳遞有關問責制的資訊。韓國防務分析研究所總部位於首爾,是一家政府智庫。

「如果金正恩不能迅速得到精英群體的支持,他將無法應對和調解北韓民眾與日俱增的不滿情緒。」李浩龍談到。

了解北韓衛生系統的專家 Jiho Cha 說,除非廣泛注射疫苗,否則金正恩政權將寸步難行,因為鑑於北韓脆弱的基礎設施、大量營養不良的人口以及老齡人群,即便是邊境恢復某種程度的開放,都將對北韓構成巨大的風險。

「除了關閉邊境,他們別無選擇。」Cha 博士說,他是曼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Manchester)研究全球衛生問題的學者。

北韓已通過疫苗全球實施計劃(Covax)申請了疫苗,但至今尚未獲得一劑疫苗。

在疫情時期特殊政策的影響下,北韓的國內形勢變得雪上加霜。在北韓媒體的報導中,金正恩近期的體重下降被描繪成北韓不斷艱苦奮鬥的象徵。據韓國情報機構估計,金正恩最近體重減少了22-44磅(約20-40斤)。按照之前的估測,金正恩此前的體重大概在280斤甚至更重。

去年夏天的洪水對農業生產造成了破壞,從而令北韓的食品供應出現短缺。但據「脫北者」姜美珍(Kang Mi Jin)稱,北韓國內的大米和玉米價格均未大幅上漲。姜美珍平日會監測北韓的經濟狀況,還會定期與北韓民眾交流。

她補充說,儘管如此,人們的日子過得很緊,有些人不得不賣掉摩托車或是空調來換取現金。她說,許多北韓人賴以為生的非正規菜市都縮短了營業時間,因為售賣場所上午要進行消毒,不僅如此,由於政府採取了定價措施,他們利潤有限。姜美珍供職於 Daily NK,這是一家總部位於首爾的出版社。

她說,「但當我問他們平常都吃些什麼的時候,他們的回答和以前並沒有太大不同。」

英文原文:Kim Jong Un’s Covid-19 Go-To Move—Finger Wagging

COVID-19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金正恩 端 x 華爾街日報 北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