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阿富汗局勢

塔利班在阿富汗領地已接壤中國,尋求向北京方面展示善意

儘管過去曾支持新疆維吾爾族武裝分子,但塔利班表示他們在繼續向阿富汗各地推進時不會幹涉中國的內部事務。


2021年7月8日,一名阿富汗國民軍士兵在賈拉拉巴德-喀布爾高速公路上站崗。 攝:Mohammad Ismail/Reuters/達志影像
2021年7月8日,一名阿富汗國民軍士兵在賈拉拉巴德-喀布爾高速公路上站崗。 攝:Mohammad Ismail/Reuters/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塔利班在今年夏天的攻勢中佔領了阿富汗約三分之一的地區,然後在本周橫掃了位於東北部的巴達赫尚省,抵達與中國新疆地區接壤的山區邊境地帶。

鑑於塔利班與附屬於基地組織(al Qaeda)的新疆維吾爾族武裝團體以往的關聯,若在過去,塔利班的這種推進勢必會引起中國政府的警惕。然而在最近這段時間裡,塔利班可謂不遺餘力地要打消中國的顧慮,渴望就其統治阿富汗取得北京方面的默許。

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National Strategy Institute of Tsinghua University)的研究部主任錢峰表示,塔利班想向中國展示善意。他指出,塔利班希望中國能夠發揮更重要的作用,特別是在美國撤軍之後。

隨著美國幾乎完成從阿富汗的撤軍,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日益增長,這種影響一定程度上是通過中國與塔利班主要支持者巴基斯坦之間的戰略關係。中國在與阿富汗北部接壤的一些中亞國家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由於意識到中國政府在特定問題上的敏感立場,所有這些中亞國家長期以來都避免對中國在新疆大規模監禁穆斯林和其他侵犯人權的行為作出譴責。

雖然塔利班在這一問題上不像上述中亞國家那麼緘默,但他們一方面致力於全球伊斯蘭事業,另一方面也讓中國政府相信塔利班政府掌權不會威脅到中國的穩定,在這兩者之間取得了微妙平衡。美國情報部門近期的一項評估預計,現任阿富汗政府最快可能在美國撤軍六個月後落入塔利班手中。

一名在卡塔爾多哈的塔利班高級官員說:「我們關心穆斯林受壓迫的情況,無論是在巴勒斯坦、緬甸還是在中國,我們也關心世界任何地方非穆斯林受到壓迫的情況。但我們不會幹涉中國的內部事務。」塔利班的政治辦事處設在多哈。

塔利班的另一位官員、該組織發言人沙欣(Suhail Shaheen)指出,塔利班在2020年2月與華盛頓方面達成的多哈協議中承諾,阿富汗的領土不會被用來對付其他國家,也不會在國際移民法的框架外接受任何難民或流亡者。

沙欣說:「我們不會允許任何人——無論是個人還是實體——利用阿富汗的領土對付美國、其盟友或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任何國家。」

他補充說,在關心新疆維吾爾族人困境的同時,塔利班將尋求通過與中國政府開展政治對話來幫助穆斯林同胞。「我們不知道相關細節。但如果掌握了細節,我們會展示我們的關切,」他說。「如果那些穆斯林遇到一些問題,我們當然會與中國政府對話。」

當被問及一個由塔利班主導的阿富汗政府是否會與西方國家一起在聯合國譴責新疆的人權侵犯行為時,沙欣未正面作答。他說,任何這樣的決定都必須根據當時的實際情況來作出。

塔利班與維吾爾族武裝分子、尤其是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 ETIM, 簡稱:東伊運)及其改名後的突厥斯坦伊斯蘭黨(Turkestan Islamic Party, TIP)的聯繫,可以追溯到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在阿富汗策劃「9·11」恐怖襲擊事件的年月。雖然最近幾年許多維吾爾族武裝分子轉移到了敘利亞,但據聯合國安理會去年的報告估計,大約有500名東伊運成員仍在阿富汗,主要在巴達赫尚省的 Reghistan 和 Warduj 地區。去年,特朗普(Trump)政府將東伊運移出恐怖組織名單,此舉令北京方面震怒。

中國政府把突厥斯坦伊斯蘭黨這種極端主義組織的存在作為在新疆採取打壓行動的理由,包括把100多萬名穆斯林關在所謂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自2017年以來,新疆一直沒有發生重大恐怖襲擊事件的消息。

除首府之外,巴達赫尚省的所有地區現在都在塔利班的控制之下,最近幾天有超過1000名阿富汗政府軍士兵越過邊境,逃往塔吉克斯坦。本周,巴達赫尚省東北部的 Wakhan 區被塔利班佔領,Wakhan 區與中國接壤的邊境線長達60英里。那裡基本上是無法通行的高海拔地區,沒有跨境公路連接。但巴達赫尚省與塔吉克斯坦接壤的邊界漏洞多、戒備薄弱,可提供通往新疆的通道。這是近年來中國在塔吉克斯坦邊境地區部署軍隊的原因之一。

中國政府公開表示支持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的政府,而長期以來一直呼籲美國從阿富汗撤軍,並多次接待塔利班代表團,包括2019年塔利班政治辦事處負責人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達(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的訪問。今年早些時候,中國提出組織阿富汗內部和談。

中國國家安全部直屬事業單位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China Institutes of Contemporary International Relations)的安全和軍控研究員李偉稱,塔利班相信他們能再次掌權,因此他們希望與鄰國建立更加友好的關係。李偉說,塔利班方面也不希望看到阿富汗成為國際恐怖主義的溫床。

並非所有人都秉持樂觀看法。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的國際恐怖主義問題專家古納拉特南(Rohan Gunaratna)稱,他預計塔利班將恢復對維吾爾族武裝分子的支持,尤其是現在這些武裝分子中有許多人正尋求從敘利亞返回阿富汗。

古納拉特南表示:「塔利班是維吾爾武裝分子的主要後盾。他們之間關係非常密切。」他說道:「隨著美軍撤離阿富汗,塔利班將變得和以前一樣,因為塔利班的意識形態並沒有明顯改變。阿富汗將再次成為恐怖分子的樂土,所有上述外國恐怖主義組織都將在那裡建立起強大的力量存在。」

阿富汗政府長期以來都在試圖渲染這種對恐怖主義的恐懼,而且現在隨著美軍基本撤出,阿富汗政府又在討好中國,大肆宣傳該國採礦業蘊藏的經濟機會,以及過境阿富汗的路線可能帶來豐厚收益。

儘管中國已經對阿富汗的自然資源進行了一些投資,但持續的暴力局勢令中國在可預見的未來不太可能在阿富汗開展大規模的經濟活動。

在2019年9月,即疫情爆發的幾個月前,中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外長原則上同意將中巴經濟走廊延伸到阿富汗,從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市到阿富汗的喀布爾將興建一條高速公路。這個計劃在當前仍停留在建議階段。清華大學的錢峰表示,中國政府並不急於推進此事。他說,中國在這件事上沒有迫切需要。

英文原文:Afghanistan’s Taliban, Now on China’s Border, Seek to Reassure Beijing

華爾街日報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塔利班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