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中國將收緊對境外上市公司的監管規定

中國將收緊對尋求在海外發售股票的公司的規定,並加強對境外上市公司監督。這一轉變適逢監管機構加強對赴美上市公司的審視。


2021年6月30日,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一名交易員在場內工作。 攝:Brendan McDermid/Reuters/達志影像
2021年6月30日,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一名交易員在場內工作。 攝:Brendan McDermid/Reuters/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中國週二表示,將收緊對尋求在海外發售股票的公司的規定,並加強對境外上市公司的監督。這些舉措可能阻礙中國本土公司赴美上市籌資的嘗試。

這一轉變適逢中國監管機構加強對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等最近赴美上市科技公司的審視之際。

長期以來,華爾街一直是連接中國經濟奇蹟與美國之間的紐帶。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簡稱:阿里巴巴)等企業在紐約的轟動性上市體現了中國不斷上升的經濟影響力,同時讓美國投資者能夠從這些公司的增長中獲利。

現在,中國採取行動來限制此類上市,凸顯出北京和華盛頓方面對技術、數據保護和安全的未來存在不同看法。隨着美中兩國在一系列問題上的不信任鴻溝不斷擴大,無論是中國公司還是美國公司,都可能被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滴滴面臨的風暴為中國政府的這一最新舉措埋下了伏筆。自上週在紐約上市以來,這家網約車巨頭在中國國內遭遇一系列監管行動。據知情人士稱,中國官員曾希望滴滴推遲首次公開募股(IPO),部分原因是擔心美國政府可能利用在美上市公司必須提交的審計文件來獲取這些公司所掌握的中國用戶數據。

最近幾天,中國網絡安全監管機構一個下屬部門還表示,對滿幫集團(Full Truck Alliance, YMM)和看準科技集團有限公司(Kanzhun Ltd., BZ)運營的熱門移動應用啟動了網絡安全審查。這兩家公司6月份在美國進行了 IPO,共籌資近70億美元。

這些措施可能會對一批計劃赴海外上市的中國科技巨頭以及持有其股權的全球投資機構產生深遠影響。許多投資者入股了增長迅猛的中國初創企業,希望等這些公司在海外上市後套現。

據知情人士稱,從假期長週末到週二,美國 IPO 銀行家們一直在急着研究中國的監管指令。一些人接到憤怒的基金經理打來的電話,他們在上週滴滴 IPO 時買入了該公司股票,卻眼睜睜看着它大幅貶值。截至週二中午,滴滴股價已經比 IPO 發行價低12%。

這些投資者心裏的一大疑問是:誰了解是什麼情況?什麼時候?滴滴已表示,該公司在 IPO 之前不知道中國監管機構計劃對其實施網絡安全審查並下架其應用程序。

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和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是滴滴新股發行的主承銷商。這三家公司均未予置評。

對於持有在美上市中概股的 IPO 銀行家和投資者來說,他們最關心的問題是,中國的新指導意見是否只涉及數據,抑或是代表中國監管方針將發生重大變化,可能導致本打算赴美上市的公司打退堂鼓。

無論是哪種情況,目前來看中國企業赴美 IPO 的安排似乎將凍結:銀行業人士說,任何打算在未來幾個月赴美上市的中國公司的 IPO 計劃都可能被暫時擱置。

長期以來,中美兩國政府一直將經濟交往視為兩國關係的基石。但這些年來,兩國關係已變得非常不可預測,就連在彼此市場上賺錢的動力也無法發揮融合劑的作用了。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認為,在中美爭奪經濟和技術優勢的背景下,中國企業家應該把國家利益放在商業利益之上。對國際投資者而言,這項擬議中的措施是一個最新的信號,暗示為確保企業手上有關中國公民的數據不落入美國手中,中國政府可能行使權力,在最後一刻阻止任何交易。

去年中國政府叫停螞蟻集團(Ant Group Co.)的 IPO 後,這一原本可能給全球投資者帶來數以十億美元計意外之財的交易迅速變成了一場噩夢,他們發現自己被這家金融科技巨頭的股票套住了,短期內無法獲得回報。

中國政府在週二通過官媒新華社發布的《關於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的意見》中稱,監管機構需要進一步深化跨境審計監管合作,並「完善數據安全、跨境數據流動、涉密信息管理等相關法律法規」。

中國政府稱,在經濟金融環境深刻變化、資本市場改革開放不斷深化背景下,資本市場違法行為仍較為突出,案件查處難度加大,相關執法司法等工作面臨新形勢新挑戰。

中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接受新華社採訪談到這一新措施時說:「較長一段時間以來,由於制度建設存在短板,證券違法犯罪成本較低。」他說,現在,「上市公司財務造假和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違法行為呈高發態勢」。他還稱:「資本市場在金融運行中具有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作用。」

根據 Dealogic 的數據,自2012年以來,中國公司通過赴美IPO共計籌資超過750億美元。

儘管中美兩國緊張關係升温,美國仍對希望上市的中國科技公司具有吸引力。會計師事務所麥楷博平(Marcum Bernstein & Pinchuk LLP)的聯合主席伯斯汀(Drew Bernstein)說:「美國投資者對亞洲公司仍有很大的興趣,美國市場仍是公開發行的黃金標準。」該會計師事務所的客戶包括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

根據 Dealogic 的數據,今年迄今,已有約36家中國公司在美國上市,這與2020年全年赴美上市的中國企業數量相同。滴滴通過近期的紐約 IPO 籌資44億美元,是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上市以來規模最大的中國企業 IPO,阿里巴巴的 IPO 籌資規模為250億美元。

中國政府在《關於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的意見》的詳細聲明中稱,將修改國務院關於股份有限公司境外募集股份及上市的特別規定,明確境內行業主管和監管部門職責,加強跨部門監管協同。

華興證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的宏觀和戰略研究部主管龐溟(Bruce Pang)稱,這種審查尤其針對赴美上市的公司。他表示,此舉不僅加大了對已上市科技公司的壓力,也加大了 IPO 前企業估值面臨的壓力。

美國也收緊了對在美上市的外國公司的監管規定。美國國會去年通過了一項法案,並由時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簽署成了法律。該法律要求在美上市的外國公司將其審計文件提交給美國監管部門審查。連續三年未遵守該法律的公司將被摘牌。

長期以來,中國證券監管機構一直以國家安全為由,不願讓美國證券監管機構定期檢查在美上市中國公司的審計底稿。

英大證券(Yingda Securities)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表示,問題在於,中國公司的審計信息或許牽涉到中國信息和數據的保密性。

上述最新指導意見可能有助於堵上一個長期存在的監管漏洞,該漏洞已讓許多中國科技公司得以無需在國內受到太多審視便赴海外上市籌集資金。

中國互聯網公司通常採用所謂的可變利益實體(VIE)結構,從而能夠靈活地在海外籌資。它們通常註冊於開曼群島等不屬於中國司法管轄範圍的離岸避税天堂。

這些公司由此可以不必面臨與計劃在國內上市的中國公司同樣的監管審視和嚴格的 IPO 核查。

中國政府已試圖堵住這一漏洞。政府修改了證券法,為涉及境外上市中國公司的執法行動提供了法律依據。這些措施包括懲罰那些有損中國投資者利益的境外資本市場活動。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過強制執行的案例。

去年,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披露會計欺詐並稱其誇大銷售額後,中國證監會公開批評了該公司的不當行為,但沒有對瑞幸咖啡或參與該計劃的高管實施任何處罰。

瑞幸咖啡註冊於開曼群島,主要在中國開展業務。該公司在美上市僅一年出頭便於去年夏天從納斯達克市場摘牌。

英文原文:China Targets Firms Listed Overseas After Launching Didi Probe

滴滴出行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