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供應鏈依賴新疆,太陽能行業陷入惶恐

太陽能行業正在重新思考關鍵材料的採購,以避免捲入新疆維吾爾穆斯林相關的強制勞工和侵犯人權指控。


新疆庫爾勒市的一個發電站。 攝:VCG/Getty Images
新疆庫爾勒市的一個發電站。 攝:VCG/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主張加快推動全球太陽能行業發展的倡導者面臨一個之前被忽視的難題:該行業供應鏈嚴重依賴中國新疆,而該地區被美國政府和其他一些國家指控針對當地少數民族實施種族滅絕,其中包括以穆斯林為主的維吾爾族居民。

作為大多數太陽能電池板的一種重要材料,多晶矽的全球供應量大約一半來自中國西北部的新疆地區,而人權組織和美國官員稱,中國在新疆部署了一個龐大的拘留營網絡,美國稱這些拘留營關押了100多萬維吾爾人。維吾爾族是中國的一個少數民族,以穆斯林為主。

一些可再生能源行業的人士表示,他們擔心來自新疆的多晶矽和其他重要材料可能與強迫勞動有關。而且,由於無法不受限制地進入新疆,難以確保供應商與侵犯人權行為沒有某種形式的聯繫。

全球範圍內要求限制與新疆貿易往來的呼聲越來越高。美國和歐盟都在考慮立法,這可能引發對該地區更多產品的進口禁令,包括多晶矽。美國已經在1月份禁止進口新疆產的棉花和西紅柿。

許多西方太陽能公司已經在抓緊減少對新疆的敞口,擔心太陽能行業會成為下一個關注焦點。

總部位於波士頓的 Nexamp 的首席執行官阿沙伊(Zaid Ashai)說,派獨立的核查人員進入新疆調查當地的運營情況幾乎是不可能的。該公司從中國和其他地方為美國客戶採購太陽能電池板和其他組件。

阿沙伊說,Nexamp 將盡其所能調查供應鏈情況,以確保一切都符合勞動道德標準。目前,該公司計劃繼續從中國供應商採購,希望公司所處行業能建立一套追蹤系統,確保沒有任何產品是在新疆生產的。

阿沙伊說,即使新疆的中國供應商說他們沒有強迫勞動,「現階段未經核實的證言也是毫無意義的」。他說:「而鑑於從新疆流出的令人不安的新聞和人權問題相關報導,作為關心此事的國際公民,我們必須認真對待。」

中國政府表示,新疆沒有強迫勞動,包括太陽能行業,新疆開展的活動是為了打擊恐怖主義和民生。一位政府發言人曾表示,西方太陽能企業如果不願意在中國做生意,不願意在新疆做生意,那是他們自己的損失。

許多業內人士和分析人士表示,考慮到供應鏈的構建方式和中國對生產的把控,將太陽能產業移出新疆將是困難的。如果不接受更高的成本,開發其他多晶矽資源並不容易,而且很可能意味著推遲太陽能發電基礎設施建設在全球的全面鋪開,而這些基礎設施被認為對應對全球變暖至關重要。

「來自新疆的多晶矽避無可避,」大和資本市場(Daiwa Capital Markets)駐香港的分析師 Dennis Ip 說,「美國當真要實施制裁的話,立即採取行動對其太陽能產業的發展不是一件好事。」

新疆問題引發的緊張局勢正全面發酵。3月,美國、加拿大及歐洲盟友以一些中國官員在新疆的行為為由對他們實施制裁。不久後,中國社交媒體賬號發起了線上抗議和抵制活動,劍指 Hennes & Mauritz AB 旗下 H&M 以及耐吉公司(Nike Inc. Cl B, NKE)等已不再使用新疆棉的西方服裝品牌。

美國的全國性行業組織太陽能產業協會(Solar Energy Industries Association)已建議會員企業,最早在6月之前將供應鏈移出新疆,並建立追蹤系統,以確保購買的產品與新疆無關。一些投資顧問已經開始警告客戶,美國的制裁即將到來。

投行羅仕證券有限公司(Roth Capital Partners)的研究人員在2月份給投資者的一份報告中寫道:「就多晶矽而言,新疆的形勢可能正在發生逆轉。」

歐洲的議員們表示,已經為採取這一舉措做好準備,哪怕會拖慢轉向可再生能源的進程。轉向可再生能源是該地區的最高政策目標之一。

「我們不能以強迫勞動為代價換來能源轉型,」來自綠黨(Green Party)的歐洲議會議員卡瓦齊尼(Anna Cavazzini)稱。「這不能成為繼續容忍該地區正在發生的事情的藉口。」

多晶矽的生產過程是能源密集型,涉及使用化學品在極高的溫度下提純矽。最終產品被製成晶錠,然後被切成薄矽片,再與其他電子元件組合在一起,製成太陽能電池板。

中國近年來在這個市場上佔據主導地位,原因之一就是生產多晶矽的最大成本是能源,而中國有許多低成本的燃煤電廠,尤其是在新疆。大和的 Ip 稱,新疆的多晶矽生產主要集中在四家中國公司。

中國企業還控制著供應鏈的其他部分,包括矽片生產和面板組裝。Ip 稱,中國公司總共控制了全球太陽能供應鏈的80%左右。

購買並安裝中國電池板的西方公司表示,通常很難弄清中國供應鏈內部的情況。中國製造商的原材料來源並不總是透明的,矽片製造商有時會將新疆和其他地區的多晶矽混在一起。

總部位於美國的諮詢公司 Horizon Advisory 在一份調查該問題的草擬報告中稱,該公司發現的公開記錄和中國媒體報導顯示,這一地區的所有四家大型多晶矽製造商都與外部專家認為與新疆強迫勞動有關的活動或實體有關聯。

這其中包括對一些中國項目的參與,其中包括將非熟練工從新疆農村地區運送到工業地區的「扶貧」項目,人權組織稱「扶貧」項目有時是強迫勞動的委婉說法。

這些項目還包括參與結合軍事或愛國主義教育的培訓(有些培訓是由多晶矽製造商資助的),以及與中國國有實體新疆生產建設兵團(Xinjiang Production and Construction Corps)的合作,美國去年對該實體進行了制裁,稱其與新疆嚴重侵犯人權行為有關。

在新疆有業務的四大多晶矽製造商之一大全新能源(Daqo New Energy Co., DQ)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強迫勞動是一種極不道德的行為,公司對強迫勞動採取零容忍政策。該公司稱並未獲悉在新疆的太陽能供應鏈中存在任何強迫勞動的情況。

其他三家公司,保利協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GCL-Poly Energy Holdings Ltd., 3800.HK, 簡稱﹕保利協鑫能源)、新特能源股份有限公司(Xinte Energy Co., Ltd., 1799.HK)和東方希望集團(East Hope Group)沒有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鑑於所有這些不確定性,許多西方太陽能公司表示,確保供應鏈安全的唯一方法就是徹底避開新疆。

美國太陽能安裝企業 SunPower Corp. 的政策和戰略主管、行業組織太陽能產業協會(SEIA)董事會成員利塔(Suzanne Leta)說,除非將供應鏈遷出新疆,否則她不能接受。

她表示,SunPower 安裝的大部分產品都使用密歇根州生產的多晶矽,並在墨西哥組裝成太陽能電池板,不過目前來自密歇根州的產品只佔全球供應量的很小一部分。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隨著中美關係惡化,另一家美國太陽能公司正在探索改用從韓國等成本較高的國家採購多晶矽的面板製造商。

能源追蹤機構 Wood Mackenzie 預測,美國去年新增太陽能裝機容量達到創紀錄的19.2千兆瓦,並可能在未來幾年繼續創下年度紀錄,不過如果裝機成本增加,這種勢頭可能會改變。SEIA 在其最近發布的2020年回顧中寫道,新疆問題「可能導致美國部分項目推遲」。

佛羅裡達州共和黨人、參議院《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以及3月底另一項議案的共同發起人斯科特(Rick Scott)表示:「這兩個經濟體將脫鉤。」3月底的這項議案要求禁止美國政府購買所有中國太陽能電池板,無論它們來自哪個地區。

英文原文:Solar-Energy Supply Chain Depends on Region Where China Is Accused of Genocide

新疆棉 新疆問題 種族正義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