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新疆問題

中國去年使用Twitter和Facebook宣傳新疆政策的力度創新高

中國政府去年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宣傳新疆少數民族政策活動創新高,試圖將拘留營和監控等做法描述有益於新疆。


2020年9月21日北京,市民在一個公共汽車站等待時玩手機。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0年9月21日北京,市民在一個公共汽車站等待時玩手機。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中國政府去年在 Twitter Inc. (TWTR)和 Facebook Inc. (FB)平台上宣傳新疆少數民族政策的活動創出歷史新高,北京方面試圖將大範圍的拘留營和監控等做法描述為有益於新疆。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一項新研究顯示,2020年,中國官方媒體和外交部門 Twitter 賬戶有關新疆推文的發布頻率從2019年的月均280條左右增至近500條。

該研究所發現,在 Facebook 上,中國官方媒體運營的賬號是新疆問題相關帖子最受歡迎的來源之一。

在過去幾年裏,對於海外記者的報導、曾被拘留者及其家人的直接敘述以及顯示新疆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遭拘禁和鎮壓的政府文件,中國官員予以了否認,稱這些都是為了抹黑中國。

中國政府宣傳的說法則是,外界所稱的該地區龐大的拘留營網絡實際上是職業培訓中心,新疆的維吾爾人和其他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行動自由,生活幸福。

上周,瑞典快時尚服飾零售商 Hennes & Mauritz AB 旗下的 H&M 因去年發布聲明對新疆強迫勞動表示擔憂而遭到中國社交媒體用戶和官方媒體炮轟,隨後中國官方還點名批評了其他發表過類似聲明的跨國企業。

去年1月份,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在 Facebook 上分享了一段影片,獲得了近2萬個贊,這段影片講述了一名男子從新疆某職業培訓中心畢業後,從事英語和漢語輔導工作。在影片中,這名男子說現在過得很幸福。

根據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新報告,在國際社交媒體網站上,這種敘事的受眾正在擴大,並得到了西方聲音的回應。該機構的部分資助來自澳洲和美國政府。

這份報告發現,自2018年以來,從 Twitter 上涉及新疆的帖子的熱度來看,中國官方媒體一直是最受歡迎的賬戶。中國主要的國際新聞頻道中國環球電視網(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 簡稱 CGTN)在其 Facebook 頁面上擁有超過1.15億粉絲——比流行樂巨星蕾哈娜(Rihanna)的粉絲還要多。

根據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數據,CGTN 利用自己的人氣,連續三年成為 Facebook 上涉及新疆帖子獲得點贊數最多的頁面,在2020年總共獲得約580萬個贊。該研究所分析了27萬多個 Facebook 公開帖子。2020年,發布新疆話題最熱門的六個 Facebook 頁面均屬於中國官方媒體。

該報告的合著者沃利斯(Jacob Wallis)說,在新疆問題上,中國政府的策略之一是形成一種支持中國政策的話語環境。但他說,另一種策略是用「激烈得多的語言」以及制裁來回敬外界對新疆的批判性考察,從而勸阻其他人。

他還說,中國官員在回擊涉疆等人權問題時,也試圖營造一種中美道德對等的感覺。

上周有關新疆存在強迫勞動問題的指控在中國掀起怒潮之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推特上發表了兩張對比照片,並加上標籤「1908年的密西西比與2015年的新疆」。一張照片上是微笑的維吾爾人拿著棉花,另一張則是黑人勞工站在獵犬旁邊,還有一個人似乎是拿著霰彈槍的種植園主。

沃利斯說,中國政府的激烈批評和反對可能會給新疆調研項目的資助方帶來威懾或壓力,這些調研工作可能與北京的說法相矛盾。

中國國務院和外交部未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Twitter 過去曾資助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關於網絡資訊運作的研究項目。Twitter 的一位發言人表示,公司調查並暫停了一些在該研究所最新報告中被認定存在不實動態的賬戶。

Facebook 目前是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資助人。 Facebook 的發言人稱,該公司在監控有關新疆的報告,從中了解資訊以確定相應對策,並繼續在該問題上進行盡職調查。

中國政府此前曾指責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炮製和渲染反華話題」,以服務於美國等政府資助者的利益。該智庫的研究人員駁斥了這些批評,並提供了通常是來自中國官方的證據來支持自己的說法。

在中國政府加大力度重塑涉及新疆的網絡輿論之際,中國在新疆的政策正面臨日益增大的國際壓力,包括抵制2022年中國冬季奧運會的呼聲,以及來自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譴責。

作為回應,中國政府找出並制裁了針對其新疆政策發布批評報告的研究人員。

「我認為中國正在猛烈反擊,」哈佛畢業的律師和維族活動人士熱伊汗·艾塞提(Rayhan Asat)說,她一直在試圖喚起人們對她的弟弟艾克拜爾·艾塞提(Ekpar Asat)的關注。艾克拜爾是一位企業家,在從美國的一個交流項目返回新疆後於2016年失蹤。

她表示,批評記者和外交官是「軟弱的表現」,也進一步促使她繼續為其兄弟的自由而奔走。

北京方面為新疆問題定性的努力面臨對手。去年有關新疆問題的帖子點贊數量排名第一的 Twitter 賬號屬於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他在任內最後一天宣稱,中國對新疆少數民族的政策相當於種族滅絕。

柏林智庫 German Marshall Fund 的高級研究員奧爾貝裡(Mareike Ohlberg)稱,很難衡量北京社交媒體活動的效果,因為帖子可能通過機器人網絡等方式人為炒熱。

不過她補充稱,北京方面在海外社交媒體上日益增多的活動不應被低估,此類帖子給認同中國或反對美國的人提供了談資。

一名美國記者創辦的媒體 The Grayzone 在2019年發表了一篇長文,對有關新疆拘留營的廣泛猜測提出質疑。The Grayzone 自稱致力於新聞調查以及對政治和國家進行分析。

據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從2019年12月到2021年2月期間,The Grayzone 至少被中國國有新聞機構以英文引用了252次。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報告稱,儘管「邊緣媒體機構可以在公共辯論中提供有價值的不同聲音......但一些邊緣媒體機構宣揚與其政治觀點一致的陰謀論,很容易受到操縱」。

The Grayzone 在一份電子郵件形式的聲明中指出,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政府資金來源包括澳洲國防部,並稱該智庫「有挑起與中國衝突的動機」。

研究中國軟實力的佐治亞州立大學(Georgia State University)教授賴普尼科娃(Maria Repnikova)稱,這對中國來說是個機會,可對美國受到的懷疑或冷嘲熱諷加以利用。

但賴普尼科娃表示,中美兩國的國際形象在疫情期間都受到了損害。她稱,這並不是一場有人獲勝的零和博弈。

英文原文:China Used Twitter, Facebook More Than Ever Last Year for Xinjiang Propaganda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新疆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