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福島核災十年後,核電前景分化

福島核災已過去十年,日本一些核電站運營商想要重啟反應堆,但阻力重重。與此同時,全球各國對核電的立場也不盡相同。


2011年11月12日的,身穿防護服和口罩的工人等著進入已嚴重受損的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 攝:David Guttenfelder/AP/達志影像
2011年11月12日的,身穿防護服和口罩的工人等著進入已嚴重受損的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 攝:David Guttenfelder/AP/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在日本御前崎的一個海濱核電站,一堵混凝土牆沿著海岸延綿一英里,高出海平面73英尺(約22.3米),幾乎可以抵禦任何可以想像的海嘯。這座核電站的運營商告訴監管機構,兩個反應堆已經準備好重新開始分裂原子以將水加熱產生蒸汽,最終帶動發電機發電。

然而,儘管採取了耗資近40億美元的安全措施,但自2011年5月以來,濱岡核電站並沒有發過電,也沒有重啟的目標日期。廣告牌上的油漆正在褪色,鐵絲網外一塊陳舊的「禁止擅入」標牌躺在地上,這些跡象表明該核電站正逐漸被忽略。

就連當地的反核領袖 Katsushi Hayashi 也說,現在他把更多時間花在了反對在山間修建一條不相關的鐵路線,他相信短期內監管部門和公眾輿論不會讓這座核電站啟動。Hayashi 表示:「福島的事情給了我們所有需要的證據。它很危險。」

2011年3月11日地震和海嘯後,日本福島的三個核反應堆發生熔毀,對於曾寄望為全球提供幾乎無限電力的核電行業,該事件成為一個轉折點。

福島核災10年後,如今日本僅有九座反應堆獲准運轉,比10年前的54座大大減少,而其中五座反應堆因法律和其他問題目前處於停運狀態。福島縣的所有反應堆要麼已被永久關停,要麼準備如此。濱岡核電站的所有者中部電力(Chubu Electric Power Co. Inc., 9502.TO)不願讓一名管理人士置評。該公司已正式申請重啟濱岡核電站的兩個反應堆,並告訴監管機構,設置圍牆等新的安全措施大多已經在2015年完成,這些新措施可以讓反應堆安全運轉。

2011年福島核反應堆熔毀事故發生後沒幾天,德國總理默克爾就宣布要逐漸關停國內所有核電站,最後一座核反應堆也將於明年關閉。受福島核事故影響,美國收緊了相關規定,2011年後開始規劃的反應堆目前都不處於在建狀態。從威爾士安格爾西島到韓國蔚珍郡,諸多規劃已久的核反應堆項目都因安全擔憂和成本飆升而陷入停滯。

但現在就認為福島核反應堆熔毀事故終止了全球各國的核電業還為時過早。世界而是因此被劃分成了兩大群體,一個是大多放棄核能的富裕發達國家,另一個是以中國為首的發展中國家小團體,這些國家的核電業仍有希望實現增長。

2012年,神道教神父在日本福島海嘯中被摧毀的古草野神社遺址主持悼念儀式,一群來自日本的撤離者到場鞠躬致敬。
2012年,神道教神父在日本福島海嘯中被摧毀的古草野神社遺址主持悼念儀式,一群來自日本的撤離者到場鞠躬致敬。攝:David Guttenfelder/AP/達志影像

據《世界核工業現狀報告》(World Nuclear Industry Status Report)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7月1日,全球總計有408座核反應堆在運,少於福島核事故剛發生後的437座,因新開工核反應堆數量低於日本和德國等地關閉的核反應堆數目,而且數十年來在運總裝機容量幾乎沒有變化。

目前核能發電量約佔全球總發電量的十分之一,比25年前17.5%的峰值有所下降。

拜登(Joe Biden)政府決定讓美國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標誌著全球朝向減少碳排放的方向邁進,有利於一些地區發展核能計劃。世界核協會(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是一個包括電力公司和核電站建造商在內的行業組織,據該協會統計,全球現有約50座核反應堆在建,其中16座在中國。加拿大等一些國家正在研究新一代小型核反應堆。

律師事務所 Hunton Andrews Kurth 的核能業務負責人博羅瓦絲(George Borovas)稱:「過去兩三年,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我們開始注意到,全球很多國家確實再次參與到新核能項目上。」博羅瓦絲提到了東歐和中東等地對於發展核項目的興趣。

在福島核電站事故發生之前,核電的主要競爭對手是化石燃料。如今,競爭對手更多地是可再生能源,尤其太陽能和風能。

經常對核電行業持批評態度的核能顧問施奈德(Mycle Schneider)稱,鑑於可再生能源和儲存此類能源的電池成本在快速下降,花費10年或15年時間建造新核電站沒有意義。

「當今,全球很大一部分核能已無法與新的可再生能源匹敵,」施奈德說,「核電行業在3/11福島核電站事故之前就已陷入困境,該事故導致了這一情況的急劇惡化。」

他提到了葡萄牙政府去年8月的一次拍賣,在此次拍賣中,一位中標者同意以每千瓦時略高於1美分的價格供應太陽能電力。每千瓦時的電量相當於10個100瓦燈泡點亮一小時所需的電量。根據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簡稱 IEA)的計算,核電的價格為每千瓦時2.8美分至10美分。

支持核電的人士則稱,如果把可再生能源發電的間歇性因素考慮在內,其價格不一定更便宜。他們還說,核科學專業知識的缺失可能對西方國家和日本造成國家安全方面的影響,他們還認為,無論對消費者還是當地經濟來說,這種最長可持續80年的能源都是具有價值的。

Mothers for Nuclear 是一個由兩位女性創建的支持核電產業的組織。該組織聯合創始人之一、工程師扎伊茨(Kristin Zaitz)表示:「最好的綠色職位在核能領域,因為這是能養家糊口的工作,能夠貫穿你的整個職業生涯。」

由於受到嚴格監管而導致建設和運營支出增加,核能經常在成本上輸給可再生能源。「這已經是生產可靠電力的最安全方式。我們可以多做一點工作努力讓它們保持運行,而不是用更多的監管來加重它們的負擔,」扎伊茨說。

這也是福島核電站面臨的重大問題,因為公眾尤其是日本公眾對那裡的輻射泄漏記憶猶新,因此對放鬆監管持抵制態度。一個支持核電業的組織在2019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60%的日本受訪者希望減少或消除核電。

即使是這座閒置核電站的所有者中部電力也不急於公開倡導重啟該核電站。今年2月,該公司發布了宣傳冊和網絡影片,宣傳防護牆的堅不可摧和反應堆建築的防水性。宣傳冊並沒有提到該公司申請重啟反應堆的事情。宣傳冊稱:「發電的方式有很多種,但沒有一種是完美的。」

英文原文:Nuclear Power’s Prospects Cool a Decade After Fukushima Meltdowns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