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一窺疫苗迅速分發背後的冷鏈運輸網絡

在疫苗的分發過程中,一些貨運公司為聯邦快遞和UPS提供了專業化輔助服務,確保這些關鍵藥品能夠安全、及時地送達。


2020年12月21日,紐約市曼哈頓區的居民接種輝瑞製藥和德國合作夥伴 BioNTech 研發的疫苗。 攝: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2020年12月21日,紐約市曼哈頓區的居民接種輝瑞製藥和德國合作夥伴 BioNTech 研發的疫苗。 攝: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從某種程度上說,疫苗在美國大面積分發,將有賴於為數不多的幾家貨運公司。由於疫苗對運輸條件有著極高要求,因此要想在推出疫苗的關鍵階段確保它們完好無損,貨運公司就得擁有的豐富經驗和專業裝備。

在這些配有冷鏈裝備的貨車背後,是一個龐大且複雜的物流網絡,任務是以盡可能快的速度,將輝瑞製藥和德國合作夥伴 BioNTech 研發的疫苗完好地送抵全美各家醫院、公共衛生機構、診所以及其他獲准接種疫苗的場所。

疫苗存放在裝有乾冰的裝運箱中,從離開生產線的那一刻起,它們就必須置於極低溫度的環境中,經過配送中心中轉,最終抵達接種點。通過空運和陸路方式,美國聯合包裹運送服務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 Inc.,簡稱UPS)和聯邦快遞(FedEx Corp.)負責在一、两天內將疫苗運達全美各個地區。在此過程中,擁有藥品運輸專業經驗的商業車隊通常會在最初的陸路運輸階段參與進來,有時還會參與最後階段的門到門配送過程。

在輝瑞和 BioNTech 的疫苗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簡稱FDA)批准的大約36個小時之後,物流配送過程中的陸路運輸環節便正式啟動。聯邦快遞、UPS以及物流公司 Boyle Transportation 的專業運輸卡車整裝待發,疫苗一裝車完畢,車隊便駛出了輝瑞位於密歇根州卡拉馬祖(Kalamazoo)的工廠。

卡車司機邦妮·布魯爾(Bonnie Brewer)說,她清晨五點半就起床等在車裡。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日,她將首批疫苗從卡拉馬祖工廠運送到了密歇根州首府蘭辛的 UPS 轉運點。

布魯爾和她的丈夫麥克·柯克霍夫(Mike Kirkhoff)同為 Boyle Transportation 的員工,兩人通常以正、副駕駛身份一同出車。這家總部位於馬薩諸塞州比勒利卡的公司專門從事有溫控要求、安全等級較高的貨品運輸。Boyle 的一位管理人員表示,這對夫妻擁有數十年的陸路運輸經驗,選擇他們負責此次疫苗運輸,一個原因就是看中了他們良好的駕駛記錄。

夫妻倆在清晨6點14分抵達卡拉馬祖工廠,在接受一系列安全檢查後,早晨8點半左右裝運完畢。在他們離開工廠時,天上飄起了雪花,在警車護送下,經過75英里(約120公里)的行程,卡車最終抵達密歇根州蘭辛的首府國際機場的UPS轉運點。

布魯爾說,這段路差不多開了90分鐘,在他們抵達後,UPS的人接管了拖車,整個過程非常順利。

「我對自己的工作感到非常自豪,」她說,「疫苗是人們最迫切需要的,人們為此期盼已久,但壓力也在於此……這就是我們的工作,也是我們的專長。」

首批疫苗的配送標誌著一個複雜的物流網絡開始運轉。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通過數百次的陸路配送,將會有數千萬劑疫苗發放到飽受疫情折磨的美國人群中。

其他生產商研發的疫苗,包括正在接受 FDA 審批的 Moderna Inc. 研製的疫苗,將由美國最大的季節性流感疫苗分銷商 McKesson Corp. 根據與美國疾控中心的現有合同進行分發。

這些疫苗將首先運至 McKesson 的配送中心,在那裡與注射器等配套用品一起裝運。接下來,再由聯邦快遞和 UPS 承擔全部配送工作,將這些物資以及需要與輝瑞和 BioNTech 疫苗配合使用的套裝,運送至州政府指定的地點。

科技市場諮詢公司 ABI Research 的預測模型顯示,在美國12月份推出疫苗的過程中,運輸工作總共需要約78車次,每一次都需要帶有溫控功能的卡車從輝瑞和 Moderna 的工廠裝運。根據美國政府與兩家企業簽訂的採購合同,2021年需要大約632車次的運輸才能滿足配送需求,也就是平均每月需要53車次。如果這期間還有其他疫苗獲准上市,這些數字還會上升。

運送疫苗及其他具有嚴格溫度要求的醫藥產品是個細活。專門從事這類貨物運輸的貨運商通常會提供所謂的溫控服務,他們會安裝傳感器等設備,以監控車廂內的溫度,同時要記錄數據,確保車廂溫度始終保持在特定範圍。

要為醫藥公司配送藥物,貨運車隊需要通過依照全球藥物運輸標準制定的一系列質量審核和認證程式。Boyle Transportation 的聯席總裁安德魯·博伊爾(Andrew Boyle)指出,他們花了差不多十年時間才具備這方面的資質。他打了個比喻說,「你不能剛剛運送完炸雞塊,轉過頭就去配送抗癌藥物。」

針對這類貨物的運送,貨運商通常會安排正、副駕駛員兩人進行,一來兩人可以交替開車,不會耽誤行程,二來也可以確保貴重貨品得到悉心看護。

XPO 物流(XPO Logistics Inc.)全球貨運及快遞業務總裁卡特麗娜·裡德爾(Katrina Liddell)表示,以正、副駕駛搭配形式配送是該公司運送醫藥產品時需遵守的安全規定之一。XPO 物流定期參與疫苗配送工作,目前正與製藥廠和疫苗分銷商合作。

裡德爾指出,XPO 在參與此類貨物配送的每輛拖車上都安裝了追蹤設備,並在所有車廂門上安裝了報警裝置。

疫苗的分發正值美國整體卡車運力緊張之際。眼下,隨著企業紛紛為聖誕假日購物季補充庫存,配送需求也相應增加。一方面,對於加急配送等優質服務的需求較以往增加;另一方面,藥物配送專業車隊還要承擔流感疫苗及冠狀病毒檢測工具的額外配送服務。

ABI Research 貨運及物流行業首席分析師蘇珊·比爾茲利(Susan Beardslee)指出,當疫苗分發工作從大城市和城郊地區轉向人口較少的偏遠地區時,配送問題將變得更加複雜。

「如果是去鄉下,沒必要安排一輛牽引式掛車開過去,」比爾茲利談到,「在這些偏遠地區,去哪兒找一個會開這種車並能應付這類(對溫度敏感的)藥品的司機?」

參與疫苗分發工作的美國國防部官員表示,目前商業運力足以應對疫苗分發,應該無需動用軍方設備或人力。

Cavalier Logistics 是一家總部位於弗吉尼亞州的貨運公司,專門從事溫控產品物流,該公司目前也參與了疫苗的分發。公司首席運營官羅比·尼爾森(Robbie Neilson)談到,物流行業其實早已做好充分準備,「只不過這次的量是非同尋常的。」

在尼爾森看來,運力緊張不會影響到疫苗的配送進度。「能參與這份工作,大家都幹勁十足,」他說,「我們都希望這個全球性問題能早點過去。」

英文原文:Vaccine Transport Leans on Tight Network of Refrigerated-Truck Operators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