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影像 國際 戰爭與和平

復盤高加索戰事始末,無人機與信息戰的血腥組合

過去兩個月間爆發、激戰,再到停火的納卡戰爭改變了什麼?誰是勝利者,誰失去了一切?


2020年10月30日,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最大城市斯捷潘奈克特(Stepanakert),一名母親抱著嬰兒預備坐車離開。 攝:AP/達志影像
2020年10月30日,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最大城市斯捷潘奈克特(Stepanakert),一名母親抱著嬰兒預備坐車離開。 攝:AP/達志影像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簡稱「納卡」)是俄語「山地」與突厥語「黑花園」的組合詞。但亞美尼亞人更傾向於稱作阿爾查赫(Artsakh)。公元前2世紀,亞美尼亞王國在此設立同名省份。其後在波斯統治下,這裏一直保持了事實自治,自視為「亞美尼亞文化最後的堡壘」。

1813年,卡拉巴赫併入帝俄。1917年後,先後獨立的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亞塞拜然)為爭奪卡拉巴赫等地區爆發了一系列小規模戰爭。外高加索建立蘇維埃政權後將納卡劃給阿塞拜疆,但為安撫亞美尼亞,又將其設為自治州。

1980年代末,納卡問題重現,佔當地人口四分之三的納卡亞美尼亞人要求加入亞美尼亞,蘇聯解體後戰爭全面升級。納卡武裝以少勝多,在1994年實現停火後,除自治州外還佔領了周邊大片阿塞拜疆領土。戰爭導致雙方數萬人死亡,一百多萬人淪為難民。

1994年之後雙方曾零星爆發過小規模摩擦,但未有全面戰爭,直到2020年戰火重燃。

2020年9月28日,阿塞拜疆部隊向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地區發動砲轟。

2020年9月28日,阿塞拜疆部隊向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地區發動砲轟。攝:Azerbaijan Ministry of Defence/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9月27日早晨,納卡全境遭到炮轟,雙方都指責對方挑起事端。戰鬥在納卡東、南、北三個方向全面展開。納卡當局和亞美尼亞宣布戒嚴和總動員。阿當局封鎖所有社交網絡和通訊軟件。兩軍國防部均開始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戰爭宣傳,尤其是擊殺敵軍及摧毀車輛的影像片段。

網絡信息戰是2020年高加索戰爭的重要要素。雙方均不斷誇大己方戰果和敵方損失,比如亞國防部公布的阿軍損失數字幾乎是可證實數字的十倍,尤其戰爭初期亞軍誇大其摧毀的阿軍裝備數幾乎要超過阿軍裝備總數,因此到後期不得不減少一些數據。

互聯網也成了信息戰戰場。根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發布的一份報告,僅在戰爭前兩天,推特上就湧現了7764個發相關話題hashtag的新賬號。臉書則稱截止到11月6日,他們共移除了源於阿塞拜疆,面向其國內用戶的589個可疑臉書賬號、7665個可疑頁面和437個可疑Instagram賬號。

亞、阿兩國甚至第三方的網民也參與到信息戰中。比如推特上有大量印度用戶支持亞美尼亞,大量土耳其和巴基斯坦用戶則支持阿塞拜疆。一些亞美尼亞裔名人,如Reddit聯合創始人亞歷克西斯·奧哈尼揚(Alexis Ohanian)等都發布了支持亞美尼亞的貼文。與此同時,大量阿塞拜疆網友也使用VPN翻牆「出征」,發表支持阿塞拜疆的言論。

由於戰爭的雙方的多數人口分別信仰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這場戰爭有時被解讀成兩種宗教間的文明衝突。亞方有不少網民將阿方描繪成「伊斯蘭聖戰者」來為自己在西方贏得輿論同情,而在這方面處於守勢的阿塞拜疆則一直強調作為世俗國家,目的只是維護領土完整。根據民調機構2017年的一次調查,阿塞拜疆只有35%的受訪者認為自己虔信(religious),而亞美尼亞則有高達92%的受訪者認為自己虔誠。亞美尼亞民族主義者熱衷談論亞美尼亞使徒教會的獨一無二,認為亞美尼亞是世界上第一個以基督教為國教的國家,擁有輝煌的民族歷史。

9月28日,阿方亦宣布戒嚴、部分動員。其後雙方繼續交戰。9月底,亞總理帕希尼揚(Nikol Pashinyan)稱考慮正式承認納卡的獨立國家地位。多家媒體和人權觀察機構證實敘利亞僱傭軍在納卡前線為阿軍作戰。亞、阿兩國都宣稱已打死打傷敵方數千人。亞美尼亞一家媒體從前線拍攝的視頻顯示,亞軍士兵在徒勞地用步槍射擊阿軍無人機。

正是依靠土耳其和以色列製造的無人機,尤其是土耳其的「旗手TB2」(Bayraktar TB2)無人機的打擊,阿軍取得了戰爭的主導權。開戰後,亞軍老舊的蘇制地對空導彈被阿軍無人機成批消滅,隨後亞軍失去防護的人員、車輛等都毫無還手之力。根據Oryx網的統計,亞軍坦克、步兵車、火炮、導彈和各類車輛的損失數量都是阿軍的數倍乃是十數倍之多。

製圖:端傳媒設計部

10月1日,美、法、俄外長發布聯合聲明,要求雙方立即停火。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則在議會發表講話,抨擊美、法、俄的調停努力。

10月4日,納卡首府漢肯迪/斯捷潘納克爾特(Xankəndi/Stepanakert)和阿第二大城市占賈(Gəncə‎)先後遭炮擊,漢肯迪受損嚴重,空襲中阿軍據信使用了被國際公約禁止的以色列製集束炸彈,此後漢肯迪幾乎每天都受到炮擊,直到正式停火。阿利耶夫此後宣布阿軍攻下了納卡以南城市傑布拉伊爾(Cəbrayıl),這是阿軍宣稱攻下的第一座地級市。傑布拉伊爾等四座城市均在第一次納卡戰爭中並夷為平地,幾乎都無人居住。

整個十月中,戰爭持續進行,10月8日,納卡重鎮舒沙(Şuşa)哈贊奇聖救主大教堂(Ghazanchetsots)遭炮擊受損,9日,亞美尼亞禁止公開批評政府的軍事決策或表達失敗主義情緒。14日,阿方宣稱擊毀亞軍位於邊境城市瓦爾代尼斯(Vardenis)附近的若干導彈發射設備併發布作戰視頻,這是阿軍首次承認襲擊亞本土。10月15日,互聯網上開始流傳一段影片,一老一少兩名亞美尼亞戰俘遭阿軍士兵羞辱、虐殺,亞方指責阿軍犯下戰爭罪行。

10月16日,亞方稱阿軍開始在北線大舉進軍。阿塞拜疆稱亞美尼亞對其飛地納希契萬(Naxçıvan)發起火箭彈攻擊。阿軍公布了證實攻下哈德魯特(Hadrut)的視頻,這是阿軍攻下的第一座納卡境內的地級市,也是第一座有人居住的城市。17日,在俄羅斯外長斡旋下,雙方同意暫時停火,但生效幾分鐘後即被打破。亞方承認阿軍在南線已推進到著名的絲綢之路交通要衝——胡達費林橋(Xudafərin),原納卡控制區與伊朗的邊境已被切斷一半。

10月19日,德國極右翼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部分成員造訪納卡,受納卡總統接見。22日,阿總統阿利耶夫表示可以為卡拉巴赫的亞美尼亞人保留文化自治權,但決不允許就其地位進行公投。俄羅斯總統普京同日表示,據俄方了解的信息,亞阿兩軍陣亡人數均超過兩千人,此外他還表示阿塞拜疆失去大量領土的局勢「不可能永久持續下去」。

2020年10月17日,阿塞拜疆搜救人員在清理瓦礫尋找生還者。

2020年10月17日,阿塞拜疆搜救人員在清理瓦礫尋找生還者。攝:Valery Sharifulin/TASS via Getty Images

10月23日,俄外交部重申戰爭發生在納卡非亞美尼亞本土,俄羅斯不能援助。次日,納卡人權專員貝格拉里揚(Beglaryan)表示,9萬卡拉巴赫人,約地區總人口的60%,已經因本輪衝突成為難民。26日,經美國國務院斡旋,亞、阿外長同意人道停火,特朗普發推特祝賀雙方,但很快雙方就恢復戰鬥。28日,阿邊境城市巴爾達遭火箭彈襲擊,大量平民傷亡,人權組織確認亞軍使用了集束炸彈。29日,納卡總統表示阿軍距離納卡最險要的戰略重鎮舒沙只有5公里,兩軍開始在舒沙以南交戰。納卡當局發布了一段內容為長時間爆炸的視頻,稱這是在「消滅敵人的彈藥庫」,阿軍則稱這其實是亞方軍火庫爆炸。

此次兩國信息戰的另一個焦點話題,是戰爭中的敘利亞僱傭兵。《華盛頓郵報》發布調查稱至少已有52名敘利亞僱傭兵死於納卡戰場,而參戰僱傭兵的報酬是每月2千美元。歐美主流媒體與觀察組織傾向於用「僱傭兵」或「叛軍」來形容在納卡作戰的敘利亞士兵,而亞美尼亞輿論則普遍稱之為「恐怖分子」,尤其意欲吸引對這一話題敏感的俄羅斯關注。儘管對敘利亞士兵在納卡作戰存在着諸多直接或間接證據,但阿塞拜疆與土耳其對此一直予以堅決否認,稱之為「假新聞」或「亞美尼亞宣傳」。

11月初,兩軍在舒沙和拉欽附近展開激戰。8日,阿利耶夫發表電視講話,宣稱阿軍攻下舒沙,土耳其表示祝賀,亞國防部否認,並表示戰鬥仍在持續,阿塞拜疆首都巴庫街頭民眾開始歡慶勝利。次日,納卡總統發言人承認舒沙已徹底失守,帕希尼揚則表示戰鬥仍在持續。

11月10日,亞美尼亞總理帕希尼揚稱已與阿利耶夫和普京簽署了停火協議。普京隨後稱兩國都是勝利者,阿利耶夫則宣布阿塞拜疆獲得勝利,並將要求亞方支付佔領賠款。停火協議包括:一、雙方自11月10日零時起停火;二、亞軍撤出卡拉巴赫,1960名俄維和部隊將駐守卡拉巴赫及拉欽走廊(舒沙市除外);三、未來三年內確定建設繞開舒沙的新公路;四、亞方在12月1日前分批撤離納卡以西的克爾巴賈爾(Kəlbəcər)、拉欽二市以及納卡以東的阿格達姆(Ağdam)市;五、阿方將能穿過亞美尼亞在飛地納希契萬與本土之間建立運輸通道,運輸由俄聯邦安全局負管制;六、協議為期五年,期滿各方如無異議將自動續約。停火協議令亞美尼亞損失甚大,不過協議並沒有確定卡拉巴赫地位問題;也沒有涉及土耳其方面是否參與維和部隊。

2020年10月27日,一個阿塞拜疆家庭在悼念一位在戰事中死去的親人。

2020年10月27日,一個阿塞拜疆家庭在悼念一位在戰事中死去的親人。攝:Arif Hudaverdi Yaman/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協議簽署後,亞美尼亞首都埃裏温有抗議人群在市中心聚集,要求帕希尼揚下台,撤回停戰協議,部分示威者衝入政府大樓。帕希尼揚稱簽署協議是前線局勢所迫。納卡總統則表示如不停火,則整個納卡將會很快失守。當晚亞美尼亞電視新聞公布了一段納卡高層領導人的會議錄音,與會者承認納卡軍隊幾乎所有的火炮都已被阿軍消滅,此外還有三萬士兵駐守東南前線,如不投降,那他們將會和納卡居民一起被毀滅。當局拘捕了一些要求帕希尼揚下台的抗議者和反對派議員。俄、土簽署備忘錄,將共同組建納卡停火監督中心。

11月13日開始,陸續有媒體報導稱亞美尼亞人開始撤離根據停火協議將歸還給阿塞拜疆的地區。為了不讓產業落入阿人手中,當地居民焚燒房屋,砍伐林場,殺死牲畜。許多亞美尼亞人趕赴位於歸還區的達迪修道院(Dadivank),與這座建於9世紀的宗教聖地作最後告別。跟隨俄軍進入納卡的路透社在報導中描繪了拉欽走廊沿途的慘烈景象:「大約一百名亞美尼亞族士兵的遺體散布在路邊」,記者拍攝的慘烈照片也開始在互聯網上流傳。

11月14日,亞前國安局長瓦涅奇揚(Vanetsyan)因策劃刺殺總理帕希尼揚被拘,次日法庭將其釋放。帕希尼揚稱亞軍共有2317人陣亡。根據「敘利亞人權觀察」(SOHR)組織統計,有2580名敘利亞僱傭兵經土耳其招募前往納卡作戰,其中293人死亡,另有數百人受傷或失蹤。

2020年10月11日,一輪阿塞拜疆發動的砲擊炸毀了Ghazanchetsots大教堂的屋頂。

2020年10月11日,一輪阿塞拜疆發動的砲擊炸毀了Ghazanchetsots大教堂的屋頂。攝:Celestino Arce/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日,一名男子在找地方掩護,躲避阿塞拜疆發動的砲擊。

2020年10月1日,一名男子在找地方掩護,躲避阿塞拜疆發動的砲擊。攝:Celestino Arce/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3日,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最大城市斯捷潘奈克特(Stepanakert),一家五金店被砲彈擊中起火焚燒。

2020年10月3日,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最大城市斯捷潘奈克特(Stepanakert),一家五金店被砲彈擊中起火焚燒。攝:Brendan Hoffman/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28日,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最大城市斯捷潘奈克特(Stepanakert),救護人員將一名在砲擊中受傷的男子送到醫院。

2020年10月28日,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最大城市斯捷潘奈克特(Stepanakert),救護人員將一名在砲擊中受傷的男子送到醫院。攝:AP/達志影像

2020年10月17日,亞美尼亞發動一輪砲擊摧毀了阿塞拜疆一個住宅區的房屋,在瓦礫中丟下一張舊照片。

2020年10月17日,亞美尼亞發動一輪砲擊摧毀了阿塞拜疆一個住宅區的房屋,在瓦礫中丟下一張舊照片。攝:Valery Sharifulin/TASS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7日,圖中男子Timur Xaligov抱著他10個月大的女兒Narin的遺體。Timur的女兒與另外五位親人在一次砲擊中遇害。

2020年10月17日,圖中男子Timur Xaligov抱著他10個月大的女兒Narin的遺體。Timur的女兒與另外五位親人在一次砲擊中遇害。攝:Umit Bektas/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10月11日,一顆未引爆的炸彈插在亞美尼亞小鎮Martuni的一幅草坪上。炸彈來自一輪阿塞拜疆發動的砲擊。

2020年10月11日,一顆未引爆的炸彈插在亞美尼亞小鎮Martuni的一幅草坪上。炸彈來自一輪阿塞拜疆發動的砲擊。攝:Celestino Arce/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7日,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搜救隊在瓦礫中搜尋生還者。

2020年10月17日,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搜救隊在瓦礫中搜尋生還者。攝:Aziz Karimov/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10日,亞美尼亞總理宣布與阿塞拜疆和俄羅斯領導人簽署停戰協定後,當地民眾抗議,有人闖進政府大樓示威。

2020年11月10日,亞美尼亞總理宣布與阿塞拜疆和俄羅斯領導人簽署停戰協定後,當地民眾抗議,有人闖進政府大樓示威。攝:Vahram Baghdasaryan/Photolure via 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11月10日,阿塞拜疆民眾到街頭慶祝兩國達成停戰協定。圖中穿迷彩服的老兵在2002年的納-卡衝突中失去雙眼及一隻腳。

2020年11月10日,阿塞拜疆民眾到街頭慶祝兩國達成停戰協定。圖中穿迷彩服的老兵在2002年的納-卡衝突中失去雙眼及一隻腳。攝:Arif Hudaverdi Yaman/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13日,兩國簽訂停戰協定後,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最大城市斯捷潘奈克特(Stepanakert)的一座山邊,仍然擺放著一台導彈發射台。

2020年11月13日,兩國簽訂停戰協定後,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最大城市斯捷潘奈克特(Stepanakert)的一座山邊,仍然擺放著一台砲彈發射台。攝:Alex McBride/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14日,一名女子坐在她位於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的家門口,她預備搬家到亞美尼亞。

2020年11月14日,一名女子坐在她位於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的家門口,她預備搬家到亞美尼亞。攝:Dmitry Lovetsky/AP/達志影像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