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世紀之詐:中國導彈到底能否擊沉美國航母?

中國的反航母能力可能不光達不到效果,而且在長達二十餘年間不自覺地經歷了一個從雄心壯志到兵不厭詐的歷程,成了今天這樣一個「信則靈」的戰略工具。


2020年1月18日加利福尼亞州沿海,美國海軍在尼米茲號(CVN 68)航空母艦上甲板上值班。 攝:Mario Tama/Getty Images
2020年1月18日加利福尼亞州沿海,美國海軍在尼米茲號(CVN 68)航空母艦上甲板上值班。 攝:Mario Tama/Getty Images

近來,中國在從南到北的四大海區相繼舞槍弄棒。一個共同的問題是,這些名為「實際使用武器/實彈射擊訓練」,或「軍事訓練/演習」的活動到底動用了什麼武器,展示了何種能力?官方一概秘而不宣,曾經有意放任的民間猜測也顯得非常收斂。

唯一的例外是8月26日夜,《南華早報》發文「中國軍隊在南海試射『航母殺手』導彈,警告美國」。文章引用一個自稱「接近中國軍方的消息來源」,不僅獨家披露當天早上中國向南海發射兩枚彈道導彈,還一反常態地指明型號——「東風」-26B和「東風」-21D,發射地——青海和浙江,以及落區——海南和西沙之間水域。這顯然是在向海外專業人士突出信息的準確和可靠。

在最近的中美緊張局勢中,中國面臨的最大壓力當屬美國軍事干預東亞的能力,它使中國在周邊幾乎所有的軍事企圖都受到遏制,堪稱結構性困局。擊沉美國航母,能對美軍實力和決心造成巨大打擊,因而中國若能在此時展示這種能力,將是對美國再有力不過的威懾。

可以說,這一軍事技術問題已經上升到全局的高度,中國比任何時候都急需這樣的威懾效果。這種效果將對中美可能的任何軍事對抗前景有着決定性影響,而軍事對抗前景又將潛在但根本性地影響中美關係,乃至整個亞太和世界局勢的走向。

那麼問題來了,報導刻意強調「航母殺手」的稱謂,中國高層極力向美方傳遞的信號無非就是「要是被逼急了,中國是可以擊沉美國航母的」。可是,中國26日的行動稱得上展示了這種能力嗎?達到威懾效果了嗎?

相信即使不懂技術,哪怕是憑感覺,只要還客觀,就沒有人能拿出肯定的答案。

實際上,中國在這方面的能力可能不光達不到這樣的效果,而且在長達二十餘年間不自覺地經歷了一個從雄心壯志到兵不厭詐的歷程,成了今天這樣一個「信則靈」的戰略工具。其背後,暴露的是整個中國軍事科技實力、發展模式,以及戰略理論與實踐領域的真實水平。

歷史回顧

如果從1995年美國航母介入「台海危機」算起,中國為解這個燃眉之急已奮鬥了整整25年。實際上起點更早,在因1989年「六四」事件與西方一度關係緊張的時期,為應對美國的絕對優勢軍力,江澤民於1992年要求發展一些「頂用」的「殺手鐗」武器。當時恰逢中國注意到美國「潘興」II中程導彈的末段機動和雷達制導技術,以及合成孔徑雷達衞星搜索船舶等技術。2000年,航天系統有人公開探討了利用彈道導彈攻擊慢速活動目標的「嶄新研究方向」。到2006年4月,已有報導透露航天科技集團一院一部完成了概念論證。

受此影響,2006年12月,28歲的《航空檔案》雜誌外聘編輯邱貞瑋根據公開資料加以推測,在《現代艦船》雜誌發表題為《930秒——中國反艦彈道導彈發展探討》一文。文中不僅探討了他稱之為「東風」-21E的反艦彈道導彈以及完整作戰系統的可行性,還詳細描述了該作戰系統從搜索到擊沉美國航母,歷時930秒的全過程。

實際上,在其長期活躍的軍事論壇上,該作者也很快承認文章的推測性質,民間愛好者也能指出不少想當然之處,比如將中國相關領域學術論文的概念探討一概視為研製成功。不過文章的詳盡和篤定語氣仍強烈震撼了國內外關注者,包括時任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戰略研究部助理教授的安德魯·S·埃裏克森(Andrew S. Erickson)。這一年,他在該學院組建了中國海事研究所。雖然在隨後的研究中很快認識到邱的非專業非官方背景和結論的輕率,但他本能地意識到中國這種「以陸制海」戰略的意義,開始了長達十餘年的追蹤。

2007年,中國因對美關係緊張而首次拒絕「小鷹」號航母進入香港休假,埃裏克森等人在國會就中國迅速壯大的「非對稱」戰力作證,「東風」-21也首度進入美國國防部的年度《中國軍力報告》和一些著名「中國威脅論」者的視野。到2009年,華府上下已是警報長鳴,媒體和智庫紛紛設想本國航母在不久的台海戰爭中折戟沉沙的景象。2010年,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估計「東風」-21D已初步形成戰鬥力。

美國的這些反應,哪怕是推測,也會被中國正蓬勃興起的《環球時報》等民族主義輿論偷換成「確證」,後者再反過來被美國人引以為證。一時間,吹噓和驚呼在太平洋兩岸交相輝映,比翼齊飛。到2013年,埃裏克森已完成專著《中國反艦彈道導彈發展:動機、軌跡和戰略影響》

數年的激烈猜測和傳聞四起後,「東風」-21D和「東風」-26在中國2015年的「9·3」閲兵中以反艦彈道導彈的身份首次亮相,2018年4月官媒報導「東風」-26已正式列裝火箭軍並得到國防部明確證實。一切似乎塵埃落定,然而事情並不那麼簡單。

2015年9月3日北京,攜帶DF-21D彈道導彈的中國軍車在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70週年之閲兵典禮上。

2015年9月3日北京,攜帶DF-21D彈道導彈的中國軍車在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70週年之閲兵典禮上。攝:Andy Wong/Pool via Getty Images

不同意見

從2006年開始,對中國反艦彈道導彈項目的可行性和進展,就一直有人提出質疑。很多人從直覺上就表示擔憂的,主要是反航母作戰的最難點——信息保障。這要求在戰時對手充分採取保密、隱蔽和欺騙手段(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敲鑼打鼓,還可以貼身尾隨)的情況下,在西太平洋這樣廣闊的海域隨時掌握航母位置,從而能為導彈的臨門一腳提供最新數據,以彌補飛行過程中目標位置的變動。

從技術手段上講,實現這一點所需的硬件——衞星、無人機和雷達,中國都有,而且貌似還不差。然而,近幾十年中國軍事領域的最短板,正是缺少複雜大系統和「殺傷鏈」等觀念和能力。即使硬件齊備,這個任務仍遠遠超出了火箭軍和導彈研製部門的能力範圍,需要跨行業的系統集成和覆蓋巨大地理範圍、跨軍種的一體化聯合作戰。而「體系作戰能力」迄今在中國還主要是個時髦的口號,反航母需要的信息支撐能力雖諱莫如深,但從其他方面間接觀察,仍然差距很大。同時,美國卻對這個複雜的「殺傷鏈」的很多環節都有能力破壞。

所以,中國的反航母作戰系統即使能勉強拼湊而成,也很可能把握小,適應性差,脆弱點多甚至有缺項。如果經常掉鏈子,就只能以宣傳意義為主了,如同中國近年很多強軍成就一樣。何況美軍在東亞的戰力遠不止航母一環。

上升到戰略層面,疑問更是簡單卻被普遍忽略。航母本來就不是刀槍不入,問題是中國即使真能擊沉一兩艘美國航母,除了引發大戰外,不可能逼降美國或全身而退,這就是一個「珍珠港賭局」。要實現僅從陸地上就能較有把握地大量摧毀遠海的大型艦艇,差不多等於中國軍事技術起碼全面追平了美國。如果這種能力再為中國單方掌握而無對抗制衡,已經意味着中國的全球軍事霸權,美軍干預東亞根本就不再是問題。

可惜美國並不會停滯不前。中國利用彈道導彈的單項極致性能反航母,本身就是因為無力改變全面劣勢而採取「非對稱」的「技術珍珠港」式偷襲。要用這種偷襲的可能威力威懾美軍,使其在尚有全面優勢的情況下不敢干預東亞,註定就野心太大。

而且,「非對稱」的偷襲也是與「對稱」的威懾根本矛盾的,前者最好長期絕對保密,戰時才出奇制勝,後者卻要求平時就明示威力,追求不戰而勝。中國的「殺手鐗」武器到底是用於偷襲還是威懾,這是從江澤民開始到現在也沒有解決的頂層問題,結果就是鞭炮齊鳴、鑼鼓喧天的「珍珠港」。

現代軍事能力日益體系化,中國這種單項突破,哪怕逼得美國航母脱胎換骨地創新,也很難顛覆全局,何況中國一面對反航母彈道導彈愚公移山二十年,一面同時對擁有航母一往情深且不惜血本。中國可曾想過,哪怕美國無力防禦,只要照貓畫虎,以毒攻毒,以美國的全面實力,中國海軍也將片甲不留。難道兩國退回隔着太平洋「扔石頭」的荒謬局面?

然而,也正是在這一時期,中國社會對美國航母必欲除之而後快的情緒已被煽動,美國對中國反艦彈道導彈的炒作也捕風捉影。

僅以2010年為例。7月,因為中國人民「不斷增長的安全心理需求」,明明前一年也在黃海軍演過的「華盛頓」號航母突然遭遇中國猛烈外交和輿論攻勢,死活不許進入(韓國主權範圍的)黃海水域,被迫改在日本海參加美韓軍演;同期的東海艦隊浙江沿海演習,有評論員只是討好地吹噓了一下「中國正好可以以美國航母為假想目標」,從中國媒體到埃裏克森立刻驚呼「東風」-21D來了,其實發布禁航通告的不過是一個快艇支隊;到月底,CNN竟稱近來中國的UFO事件很像從酒泉發射了「東風」-21;8月,另一「東風」教洋信徒,2049研究所的伊安·伊斯頓又斷定「遙感9號」海洋監視衞星的發射已意味着精確的實時瞄準大功告成,美軍要想不損失航母就只能擊落中國衞星,從而全局大亂;俄羅斯某次軍演中試射陳舊的超音速反艦巡航導彈也被中國大肆炒作,而且是先偽裝成英文網頁發布,42分鐘後國內大報和大網站即開始引用「外媒」,全面發稿。

顯然,中國國內政治急需民族主義狂熱和強軍成就,喉舌和民間投其所好;美國智囊們對軍方因長期反恐戰爭而荒廢大國對抗戰力也焦慮不安,急需渲染威脅。雙方在誇大中國反艦彈道導彈進展和水平上形成無形共謀。對眾多疑點,中方是掩耳盜鈴,美方雖有時任第7艦隊司令和海軍作戰部長等高層表示過並不擔心這種威脅,但絕不敢相信它的外強中乾,一來不可能有確切的相反證據(除非有中國高層叛逃),二來也與軍方利益和心理預期根本衝突,因而風聲鶴唳仍是主流。

當然,炒作暴露了野心,中國也在中美官方對話等場合面臨壓力,時任解放軍總參謀長的陳炳德曾於2011年向美國參聯會主席馬倫公開澄清「東風」-21D「尚在研製,沒有形成能力,而且難度不小」,卻首先就被中國國內視為戰略煙幕。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南早》引發的這輪報導中,「航母殺手」儼然已是兩型「東風」深得業內認同的盛名。其實,這頂高帽不過形成於十幾年前的多輪炒作,世界軍工和海軍領域從無此說。其源頭則可以追溯到前蘇聯的幾型艦載巡航導彈。中途,台灣媒體曾將此名冠於某型「雄風」導彈,頓遭大陸譏諷。其實今日美軍完成的最先進遠程反艦巡航導彈LRASM堪稱「中國航母殺手」,美軍不圖虛名,中國輿論卻逃之夭夭。

證實難題

正因為反航母作戰的最終效能遠不止「東風」導彈一環,我們才可以說哪怕中國國防部正式宣布它們以「反艦」的名目列裝,也不足以證明這種把握有多大。中國軍隊經常列裝並未成熟,甚至最後被證明失敗的武器裝備,以適應邊學邊幹的有限水平,以解上上下下的成就飢渴,只是從不知理性為何物的中國狂熱輿論掩耳盜鈴,完全不諳中國體制的西方同行無法理解而已。

同時,中國軍事理論界對西方威懾理論並不陌生,它的借鑑和應用所要克服的思想阻力卻遠超出了學術領域,只是從結果而言,中國高層又如此渴望以軍事威力嚇住美國。

簡單地說,威懾需要實力、使用實力的決心和清晰的信號三要素。在反航母領域,儘管中國現有的努力聲勢浩大,仍主要針對後兩個要素,而且可能力度不足。在實力這個要素上,只有美國清楚地了解到中國的確能有效地完成「殺傷鏈」的全過程,才會產生足夠的威懾力。雖然不需要中國傻到為美軍開一次成果評審現場會,恐怕也要敢於有意泄露個別指標性的細節。這是視保密為命脈的蘇聯在冷戰軍備競賽中也接受的遊戲規則。

如果說偵察過程不宜,也無法展示的話,最低限度,中國恐怕要當着美軍的面,而不是躲開它的視線,擊中(如果無需擊沉的話)一艘起碼類似航母的靶艦。鑑於打擊航母最大的難度在於它不斷機動,這個靶艦最好也以接近航母的速度隨機機動。

中國在這方面的舉動,雖然不是沒有風聲,但從無官方發布或證實,任由民間根據蛛絲馬跡腦補。這些孤證包括:2013年阿根廷軍事論壇「SAORBATS」公布一張衞星照片,顯示某沙漠中一個長約200米的白色航母甲板輪廓內有兩個較大彈坑;1.2萬噸的「遠望」4號航天測量船2011年底退役後盛傳被作為「東風」-21D的靶船,但依據只有它為作靶船略加改裝後的照片,除了一些漏洞百出的想像版本,這次試驗無其它任何細節;類似的還有憑「鏡泊湖」號補給艦2019年退役儀式上有火箭軍制服人員就能推測其已作為靶船被擊沉,2014年退役的 「鎮江」號護衞艦也是如此,據說退役的165和166號驅逐艦還將如法炮製;2017年5月中國宣布火箭軍在渤海進行作戰檢驗並達到預期效果的新型導彈武器,也被推測為「東風」-21D或「東風」-26。

只需對比一下,關注朝鮮導彈發展的諸多機構往往藉助公開渠道的民用遙感衞星,也能對其進展起碼提出一些可信的圖像證據,上述中國試射中的絕大多數何以在全世界密如蛛網的衞星視線下不留任何痕跡,難道能在室內進行,或者全世界都被嚇得鴉雀無聲?

伊朗媒體也曾公布其「波斯灣」反艦彈道導彈擊中固定艦船,以及2012年7月在演習中成功擊中300公里外的海上平台的照片。雖然該導彈的光電/紅外末制導導引頭鎖定物體並不難,這些試驗仍被發現靶船並未移動,而伊朗能提供初始偵察和目標數據更新的手段只有飛機或無人機,這些平台在美軍面前生存力堪憂,因而外界普遍認定該系統只具理論可行性,並無實戰意義。

可見,中國有意無意地泄露甚至訛傳一點碎片,根本不足以證明反航母全系統戰力,自然也就無法對美軍構成任何有效威懾,反而暴露了力不從心的老底。一句話,反艦彈道導彈,中國的確有,也的確以反航母為核心目的,但能不能達到目的,中國認為可以主要通過故意的掩蓋和誘導而不是確切的證實來使對手相信,從而達成威懾。至於這是否會使外界懷疑中國根本沒有這種能力,中國又從美國不真實的反應上感覺根本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2015年智利海岸,喬治華盛頓號CVN 73航空母艦。

2015年智利海岸,喬治華盛頓號CVN 73航空母艦。攝:Smith Collection/Gado via Getty Images

最新檢驗

2020年8月26日的這次試射,其實也一樣。

首先是官方的信息發布遮遮掩掩。《南早》26日報導稱海南海上安全機構21日就宣布24~29日該海域有「軍事演習」,但又指明試射在美國U-2偵察機25日抵近中國北部軍演現場後一天。既然是針對突發事件,就不可能在21日就預報並持續到29日。因此,這次試射可能早有準備,但時機臨時決定。同時,發布消息的「瓊航警0078」的措辭是「軍事訓練活動」,似乎想避免過早引人注目。

最奇怪的是,「瓊航警0078」只出現在海南省海事局網站,近來已無形中成為中國各海域軍事活動幾乎唯一信源的國家海事局網站唯獨沒有這條,但恰好是這條很不好查到的警告次日就遍布中國各大媒體,事後其頁面的點擊又比同類信息猛增30倍以上。顯然,中國達到了聲東擊西,使全球大量機構和媒體在恰當的時機「確切證實」這條消息的目的。

其次,要有效威懾美國,中國自然明白要讓美軍親眼監測到發射。中國民間在腦補前述中國反艦彈道導彈試射時也不忘對美國技術偵察手段及時到場言之鑿鑿。其實,這種導彈的發射無論如何躲不過美國導彈預警衞星,但落點的觀測和證實就有待RC-135S等專用偵察機。

雖然《環時》英文版28日居然明言「中國軍事專家猜測美國相信中國將在演習中試射反艦彈道導彈」,而且「週三晨中國試射時,美國已派出RC-135S到南海」,但中國不大可能提前通知了美方,只是美機可能近日高度戒備,隨時能來。《環時》的用意不過是拼命強調美軍已現場目擊,因而威懾信號準確收到,效果立等可取。為此他們還試圖以專家之口證明「中國有包括飛機、衞星和艦艇在內的完整監視系統,能為導彈最後階段提供信息」,甚至不忘吹噓美方拼命窺探的原因是想學習中國獨門絕技。

對中國軍方,既要奉命唬人,又千萬不能讓人看清楚的兩難還是顯而易見。美國也的確沒看清楚,27日外界得到的消息只有:一名美國防務官員稱美軍測到中國實際上發射了4枚導彈,型號尚待評估,也不知是否擊中任何目標。更有美國專家再次強調只有機動靶才能證明是包括識別跟蹤能力在內的全系統測試。

再往前追溯,更加豁然開朗,原來「航母殺手」們的威懾已是家常便飯。2019年1月7日美艦「麥坎貝爾」號穿越西沙群島,央視立刻報導可全國機動作戰的火箭軍某旅「航母殺手」導彈在西北高原調動,《環時》則一面稱從內陸縱深發射更難攔截,同時裝作客觀地表示「從央視報導中看不出何時調動的」;24日央視稱火箭軍在西北的實彈演習首次發射了兩枚「東風」-26,《環時》立刻強調從細節看該導彈能中段機動,還有全套的信息網,並打破西方對其從未實彈試射的質疑;6月5日央視軍事科普短視頻「威虎堂」透露火箭軍首次罕見展示一群多達10枚「東風」-21D,足以對航母造成重大殺傷;2020年7月4日,《環時》的推特表示:中國擁有廣泛的反航母武器選項,南海完全在解放軍掌控之中,任何美國航母活動都是解放軍樂於見到的;7月底至8月初,針對美國在南海雙航母演習,火箭軍某旅在歷時數月的跨區快反演習中,演練了複雜地形機動、防化學攻擊和防衞星偵察,最後從沙漠發射一枚「東風」-26。

有趣的是,對最後這次發射,《環時》英文版剛在8月6日稱源自央視報導,11日就在中文版又稱據「美國《軍事觀察》網站」7日報導,中國是5日發射此導彈的,該網站由此赫然成為世界多家知名媒體的信源。

然而這個網站雖然搭配少量外國軍事科技報導,實則以吹噓中國各種先進「大殺器」威力為主業,聲稱現有新聞來源大多缺乏「不偏不倚」的立場,自己「既不是西方中心的,也不是反西方或受制於任何特定國家、事業或意識形態的」,行文卻充斥拙劣的中式英語痕跡甚至重大語病,且除了留言外沒有任何地址和聯繫方式。

不過,從該站將《環時》稱為「state paper」,以及公然吹噓2020年1月「東風」-26西部機動是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羅援少將提出「解放軍應考慮擊沉兩艘美國航母,可解決南海爭端」後發生的,其背景隱約可見。

至於彈頭到底擊中了什麼,截至發稿為止,中美均無消息。

文獻迷霧

其實,早在埃裏克森從公開文獻研究中國的反艦彈道導彈時,就不小心觸及很多有趣的老底。出於一名美國海軍學者的本份,他只是想提醒本國朝野高度重視中國威脅,以防在戰力上被釜底抽薪。只不過,作為該學院極少數掌握中文的研究者之一,他對中國科研和決策運行機制,以及官方信息傳播和輿論規律存在較深的文化鴻溝,使他的開源情報研究偏差不小。

埃裏克森接觸的中方文獻中,最重要的當屬軍方對反艦彈道導彈的作戰應用探討,這被他等同於美軍《條令》。比如,國防大學主編、印發全軍共同訓練和學習參考的《戰役學》提到:常規彈道導彈可通過「對敵海上機動所依賴的重要目標實施導彈火力突襲或火力騷擾」,實現「海上封鎖」和「奪取局部制海權」的目標。由時任二炮副司令和指揮學院院長主編,全軍作戰部門協作,至少12位領導和專家評審的專著《二炮戰役學》稱:二炮將與海軍協同,「實施重點海上封鎖」和「奪取制海權」,還應通過軍用偵察衞星、國內外遙感衞星等不同手段和多種渠道獲得運動目標的進一步實時情報。

如此權威的文獻卻促使他得出了矛盾的結論:「中國導彈部隊對反艦彈道導彈作戰效能和威懾運用已很有把握,其服役只是時間問題」。還沒有服役,如何對效能和運用很有把握?他不能理解的是,提倡「有什麼裝備打什麼仗」的中國軍隊也有「理論先行」的特色,總部出面組織的理論教材也完全可以展望未來。這種武器系統到底能不能全面成功,這些部門其實負不了責。

而且,恰恰是他對《二炮戰役學》的引用使紛紛查找這份文獻的同行們吃了一驚:雖然此書僅在華盛頓就有原版,它在中國竟然是「機密級」。這令美國前駐華武官、陸軍戰爭學院戰略研究所主任拉里·M·沃茨爾2012年8月在《外交官》網站撰文驚呼「解放軍二炮『頂級機密』大量外泄」,驚得為中國政府包打一切圓場的《環時》趕緊引述「熟悉二炮情況的中國軍事專家」稱,此書只是指揮員理論教材,稱為「頂級機密」是危言聳聽。

沃茨爾的推測更神奇,此書外泄是解放軍高層在有意向西方「有關部門」放風,以消除對中國核野心的疑慮。可是中國核戰略的温和性已眾所周知,何必泄露密級如此高的文件?因而他又推測這也可能是中國掩蓋更大核野心的大型「戰略欺騙」。從這些插曲中,美國真正的戰略界對中國實力和野心的了解和理解偏差之大,可見一斑。

埃裏克森重視的第二類文獻,「科研領域的技術探討」往往涉及這種導彈的可行性或研究跡象,實際上它們除了證明很可能有這方面的項目在進行外,也多有誤導。美國人經常因這些文章在保密壓力下的含糊其詞而弄錯它的研究對象,對內容也不無斷章取義,要麼將純理論探討和數值仿真等同於實際研發,要麼看不出文中對困難和不確定性的隱晦憂慮,更不了解很多作者看似出自相關機關和工廠,但論文只是為評職稱而濫竽充數。實際上,航天科技集團和火箭軍都無法回答全系統把握的問題。

至於第三類文獻,「通識領域的討論」,儘管話題宏大且言之鑿鑿,但討論者魚龍混雜,不乏常識錯誤,且從無提供消息來源的習慣。近年,假冒中國權威信源、偽造外國信源、在可靠消息掩護下夾雜關鍵誤導性謠言碎片的惡習更在簡體中文圈氾濫成災。其中,偽造外國信源,故意誤導西方輿論的作法,更是中國「大外宣」框架下規模浩大的情報戰、心理戰行動。

2017年3月3日,美國海軍航空母艦卡爾·文森號(CVN 70)上的戰鬥機在南中國海進行巡邏。

2017年3月3日,美國海軍航空母艦卡爾·文森號(CVN 70)上的戰鬥機在南中國海進行巡邏。攝:Bullit Marquez/AP/達志影像

最終考驗

2020年8月26日,中國國防部沒有置評《南早》報導,次日,發言人在例行發布會上故意不提此事,只含糊證實中國在廣大區域實施了計劃中的訓練,不針對任何國家。

這顯然仍是中國近年自創的威懾模式中笑裏藏刀,刻意迴避外交層面衝突的標準操作,這種操作近年還有重要創新,在世界簡體中文甚至英文領域安排下一批偽獨立御用人士,幫助北京更加明確有力地強調中國軍事威力,挑明威脅話語和利益訴求。同時,還會有受中國十餘年假情報和輿論戰調教的一批美國技術人士自覺呼應,牽強附會地強調一些似是而非的中國技術亮點。

只是近來美國畫風陡變,五角大樓仍然強烈抨擊了中國這一行動。美國海軍發言人和正在實施「環太軍演」的第3艦隊司令均表示不會被中國此舉嚇住,眼下美國海軍就有多達38艘艦艇在包括南海的印太區域「國際法允許的任何地方」活動。防長埃斯珀更表示「美國一步也不會退讓」。《國家利益》雜誌也一改渲染中國威脅的習慣,強調美國在指揮控制、電子戰和激光武器等領域的迅猛發展仍足以保護現有和將來的航母在中國導彈威脅區域作戰,並懷疑中國的「殺傷鏈」系統效能,而且美國還能率先發展更小、更快、更靈活的航母。

最糟糕的是,美國驅逐艦「馬斯丁」號繼8月18日通過台灣海峽後,27日又在西沙群島實施了航行自由行動。目前,早在7月底就移師菲律賓海多國聯演的「里根」號航母已進入關島短暫休整,而「尼米茲」號已在阿拉伯海執勤,「卡爾·文森」號完成維修後已移至美國西海岸備勤,美國航母再進南海毫無懸念。面對這些,中國國內瘋狂炒作「『東風』-26從天而降,美航母快速逃離南海」已淪為笑柄。

中國反艦彈道導彈神神秘秘近20年,雖然不能說一開始就如此計劃,但如今這種外強中乾的應用和效果,已經從朝思暮想的出奇制勝變成了亦幻亦真的戰略訛詐和自欺,這也是世界軍備競賽史上的全新劇目。

然而,在中國國內的理論層面上,這恰好是博大精深的中華謀略的最現代應用,所謂「虛虛實實,虛則實之,實則虛之」,目的是讓對手始終搞不清中國的實力和意圖,浪費資源,疲於奔命,陷入盲目和被動。這也是中國高度重視保密和宣傳的重要理由之一。有學者的研究還的確發現,中國擁有核武器之初的虛虛實實,使美國和蘇聯對中國核力量的估計都遠超出中國實際水平。即使並不膜拜中華謀略的蘇聯,也長期重視極端保密和戰略欺騙。

然而,不僅冷戰軍備競賽也逼出了基於共同利益,強調談判、相互制衡,甚至透明和互信的國際軍控博弈,隨後世界更進入了高技術時代、信息時代和全球化時代。單純依靠神秘和煙幕已很難謀取威懾效果。

在美國,雖然也有學者贊同對中國反艦彈道導彈的質疑,但學術界和政策研究領域整體上對此類質疑的結論是輕視甚至暗中排斥的,更談不上意識到或相信中國的訛詐性質。不過,並未看透的美國仍通過一種誇大敵情,過度反應的戲劇性對策,取得了未雨綢繆的效果。

當然,美國在洞察力和謀略上問題也很明顯,它畢竟在國家層面上相信了其實從未完整、可靠地實現,更不敢可信地展示或接受審視的中國反航母能力。美國最後佔上風的關鍵還是實力碾壓,否則還真的可能被威懾。換成其他大國與中國對抗,結局很可能不同。

當然,有人說中國這種導彈只要能使美國在干預東亞時有所猶豫和顧忌,就有意義。如果只是為二十餘年的投資和心血找台階下,改為這個目標雖未嘗不可,但也是馬後炮。重要的是,美國會因為有一定風險就不敢派航母來嗎?海灣戰爭時,薩達姆亂射的「飛毛腿」就差點擊中美軍一艘彈藥船,炸掉半個科威特港。實際上美國的軍事干預更是政治決策,包括中國有核武器的因素在內,都會考慮,但只要有更強的實力和決心,美軍恐怕很難為這種有限的風險嚇住,何況現在美國對華認知、態度和政策正發生根本逆轉。

以最熱門的台海為例,現在假設中國使用反艦彈道導彈,就敢排除美國干預的可能嗎?恐怕沒有,倒是包括航母在內的美國全面優勢軍力仍有效地使中國在武統台灣的決策上產生猶豫和顧忌,或者使中國可能的行動具有很大的冒險性。也是拜十幾年大呼小叫所賜,美國被逼出了理論、戰法和武器的新一輪創新,不僅不會擔心中國反艦彈道導彈的威脅,還將以更加全新的戰爭樣式和遊戲規則,集中挑戰中國軍力。

《南早》還在報導裏提及中國兩種反艦彈道導彈均為《中導條約》所禁止的類別。美國剛剛退出這個條約,原因之一就是從未受該條約約束的中國,在條約存在的32年間一躍成為世界最大的中程導彈擁有國。中國的確用中程導彈構成對美國亞太利益和盟友的巨大威脅,近年更有顛覆美國在該地區傳統格局,取代地區領導地位的野心。因而,美國即使不能在美俄新一輪戰略武器談判中把中國拉進來,也開始大力發展中程導彈並明言重點部署亞太,加碼與中國的軍備競賽。這將是對中國來說極為困難的複雜局面。

(丁丁,中國政治學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中國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