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2019冠狀病毒疫情 香港 影像現場

「給我一個食飯的地方」—— 港府堂食政策朝令夕改,打工仔愁一日三餐


2020年7月29日,尖沙咀海旁,工人們在維港下吃午飯。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7月29日,尖沙咀海旁,工人們在維港下吃午飯。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中環。
中環。攝:陳焯煇/端傳媒

疫情下,港府自7月29日其起全日禁餐廳堂食,但並沒有規定強制居家工作,香港打工仔近日午餐時分流離失所,拿著外賣食物到處找地方吃飯。直到今日(30日),港府再發令指該措施給上班僱員帶來困難,將於31日開始恢復全港餐飲業的日間堂食服務,政策朝令夕改,令民怨沸騰。

今日中午,不少市民在觀塘海濱花園午餐。從事玩具業的陳先生坐上草地上食飯,他說在炎熱天氣下在戶外進食很辛苦,但他的辦公室規定不可用膳,只能選擇來戶外。他認為全日禁止堂食對於舒緩疫情沒太大幫助,最重要的是全面封關,「人始終都要吃飯,只不過人群由室內轉到室外進食。」現場另一位從事測量行業的朱先生認為,要防止疫情應強制非必要行業都要在家工作才有效,不然,「最後上班的市民在午餐時都會聚集在公共空間用膳,那禁堂食的意義就沒有了」。

昨日(29日)是香港第一日禁午餐堂食,午間下起大雨,打工仔提著外賣飯盒,到處找地方吃午餐,社交媒體上流傳打工仔辛苦吃飯的相片,有的地盤工友蹲坐在悶熱潮濕的工地內進餐,有的打工仔在鬧市中跪在地上吃飯,情景引發市民憤怒和心酸。有民間組織開始借出空間給市民用膳,又有臉書專頁開始蒐集全港有什麼地方可以坐著午餐。戶外工作人群特別受影響,部分地盤禁止工友在工地吃飯,工友只能在天橋底、路邊吃飯,幾十人圍在一起。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幹事何天忻告訴端傳媒,現時防疫「比堂食更差,如果有一個感染,就成班惹上麻煩」。在街上工作的清潔工友亦然,在垃圾站外聚集用餐,環境衛生不理想,工友亦食得很狼狽。清潔服務職工會總幹事杜振豪對端傳媒表示:「不知道政府高層到底有無考慮到戶外工人的情況呢,還是其實他們腦入面無想到這班人呢?」

西九龍。
西九龍。攝:陳焯煇/端傳媒
觀塘。
觀塘。攝:林振東/端傳媒
西九龍。
西九龍。攝:陳焯煇/端傳媒
觀塘。
觀塘。攝:林振東/端傳媒
尖沙咀。
尖沙咀。攝:林振東/端傳媒
觀塘。
觀塘。攝:林振東/端傳媒

全港打工仔這兩日都在苦惱如何解決午膳地點,50歲的商場清潔工黃先生則告訴記者,其實清潔工友的用膳環境一直惡劣,即使沒有疫情的時候也是每日狼狽吃飯;他們工資微薄,所以甚少去餐廳午膳,通常都自備飯盒到處找地方吃飯,現在算是全港市民一起體驗他們一直面對的苦況。

香港自7月初起爆發第三波肺炎疫情,至今每日確診數字未見明顯回落,政府宣佈周三起全日禁止食肆堂食。傍晚,政府宣佈政府總部食堂可獲豁免,及後又宣佈今日起將開放19間避暑中心,供市民用膳。今日上午,再有消息傳出,指政府將由明日起放寬早、午市堂食。

政府抗疫督導委員會專家顧問、中文大學醫學院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今早對傳媒表示,政府全日禁堂食的做法不理想,他亦收到朋友傳來不少人在街上吃飯的相片,認為做法應該調整。許樹昌表示,全日禁堂食措施應與在家工作同步進行,但在政府實行在家工作安排後,跟隨的私人企業數目不及第二波疫情,結果午餐時段仍有很多人需要用餐。此外,許樹昌亦透露,政府專家小組已超過兩星期無舉行會議。

灣仔。
灣仔。攝:陳焯煇/端傳媒
灣仔。
灣仔。攝:陳焯煇/端傳媒
尖沙咀。
尖沙咀。攝:陳焯煇/端傳媒
觀塘。
觀塘。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冠狀病毒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