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19冠狀病毒疫情 香港

獨家調查:接了大單才委任新董事?核酸檢測公司華昇人事疑雲

僅成立一個多月的華昇,和另兩間公司共獲億計政府訂單。港府宣告前醫管局主席胡定旭為華昇董事兩天後,他才被該公司正式任命為董事。


華昇診斷中心董事胡定旭。 攝:May Tse/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華昇診斷中心董事胡定旭。 攝:May Tse/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七月初,第三波疫情衝擊香港,近日更連續數天每日確診過百。為應對日益焦灼的疫情,港府向三家公司購買核酸檢測服務,包括華昇診斷中心(Sunrise Diagnostic Centre Limited)、中國檢驗有限公司(China Inspection Company Limited)及 Prenetics。 採購所用公帑費用「數以億計」, 但是過程完全不透明。其中,華昇診斷中心的情況尤其捲起種種疑雲。

在這場爭議中,從旁幫助政府解畫的是前醫管局主席胡定旭,他以華昇董事或董事長身分頻頻在媒體出現,接受訪問,屢次強調華昇檢測所用的國內試劑的安全性,並強調不會收集測試者的個人資料,而樣本也不會被送回內地。

港府在7月14日晚發表一篇特首林鄭月娥視察慈雲山安老院員工病毒檢測的新聞稿,現場照片顯示胡定旭在旁陪同,註釋稱其為「華昇診斷中心有限公司董事胡定旭教授」。隨後,包括《明報》、《香港01》、《蘋果日報》等多家媒體就政府信息跟進報道,亦稱胡定旭為華昇董事。

然而,香港公司註冊處文件顯示,7月14日當天,胡定旭並非華昇董事, 他是在兩天後的7月16日才獲委任為華昇董事。

公司註冊處文件還顯示,「華昇」在6月9日創辦, 當日登記董事只有四位:中國生物科技服務的聯席主席劉小林、華大基因的高層李寧、華大基因總經理尹燁,以及本港註冊醫務化驗師華壽恩。胡定旭的名字是在7月16日才加上去。

胡定旭回應端傳媒查詢時表示,華昇於今年6月成立。「我從(公司成立)第一天開始就接受了擔任董事長的邀請。」(”The co was formed in June and l hv accepted its invitation to be Chairman from day one.” )

對於記者提問為什麼他在公司創立時並未被委任為董事,而在港府公開稱其為董事後,他才被任命,胡稱:「你需要創辦人來成立公司。(委任)董事有一定的程序和文書工作,需要花時間。」(U need “ founders” to form and there are procedures and paper work that take time to complete)

記者進而追問為什麼需要一個多月時間向公司註冊處提交董事更改表,以及港府何時知道他是華昇董事,胡定旭未有回應。

而圍繞胡定旭和華昇的諸多疑問,依舊未解。

胡定旭在何時成為華昇的董事?

胡定旭在何時成為華昇的董事? 圖:端傳媒設計部

華昇是什麼公司?

2019冠狀病毒肆虐全球,至今已經奪走約65萬條人命。香港亦經歷了兩波輸入個案的衝擊,由於政府2月起實施了一系列關口及限聚措施,情況很快得到控制。4月開始只出現零星本地個案,更曾連續23日本地零感染,一度成為全球榜樣。

進入7月,本地個案特別是未知源頭的個案出現,確診病例急劇上升。至今已連續多日每天確診超100宗,並持續刷新紀錄。

而港府的病毒檢測能力始終追不上疫情的蔓延。早在5月中,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就提出港府每日的檢測樣本量至少要達到7500,而當時每日的檢測數目只有2000。澳門雖然人口是香港的十分之一,但當時的每日檢測數字已達6000個,是香港的三倍。

隨著疫情平穩,香港日檢測量的增長非常緩慢。據林鄭月娥6月底的講話,直到六月上旬,平均每日檢測量僅達4000個。

在第三波疫情洶湧來襲下,7月13日,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布已經找兩間內地公司為超過40萬人的高危群組做大規模核酸檢測,會動用數已億計的公帑。在媒體追問下,政府又說是三間公司獲聘,包括華昇、在香港有30多年歷史的中資企業中國檢驗有限公司以及香港本土初創基因檢測企業Prenetics。

其中,只有華昇是一個「生面孔」。根據公司註冊處文件,港府宣佈聘用消息時,華昇成立才一個月,沒有業績可言。

不過,華昇來頭並不簡單,由華大基因旗下的華大健康科技(香港)有限公司持有40%的股權。深圳華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是內地基因檢測巨頭。疫情在中國大陸爆發之初,華大就迅速研發出2019冠狀病毒檢測試劑,並獲得歐盟、美國的資質認證,進入世界衛生組織的應急使用清單。華大旗下專注2019冠狀病毒檢測的火眼實驗室更是赫赫有名,在中國大陸和海外多個地方均有設立。6月下旬,華大基因僅用三天,便在北京大興體育中心搭建完成了氣膜艙核酸檢測實驗室,很快日檢測量達到了10萬人份。

2020年6月23日北京,穿著防護衣的研究人員在大興區體育中心的火眼實驗室工作。

2020年6月23日北京,穿著防護衣的研究人員在大興區體育中心的火眼實驗室工作。攝:Fu Tian/China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華昇其餘60%的股份由一間名叫萬隆福國際有限公司(Grande Fortune International Limited) 的離岸公司持有。從萬隆福2019年的公告可見,這間公司是在香港創業板上市的中國生物科技服務控股有限公司(08037)全資持有的子公司。中國生物科技服務的主要業務是精準檢測和細胞治療。其旗下公司於今年3月獲得內地公司生產的病毒檢測試劑的海外分銷權。

胡定旭和中國生物科技服務也有關係,該公司的網站上提到胡曾以該公司資深顧問的身分,出席一個與澳門科技大學的合作簽約儀式

胡定旭擔任董事的微醫大灣區有限公司亦在2019年和中國生物科技服務附屬公司簽訂框架服務協議

而華昇看起來和中國生物科技關係密切——在公司註冊中申報的辦公地址完全相同。

此外,端傳媒發現有另一間名叫華昇跨組學中心有限公司(SUNRISE OMICS CENTRE LIMITED)的香港公司,也是在7月16日任命胡定旭為董事, 其他信息包括註冊日期(6月9日)、董事、股東、公司地址等和華昇診斷中心一樣。目前沒有其他關於這間公司業務的公開信息。

胡定旭向端傳媒表示這間公司尚未開始任何業務。( Sunrise Omics Centre has not commenced any business. )但並未回應這間公司會從事何種業務,是否與香港核酸檢測有關。

華昇診斷中心公司架構圖

華昇診斷中心公司架構圖 圖:端傳媒設計部

胡定旭:在位時間最長的醫管局主席、全國政協常委、大灣區合作推動者

胡定旭商業活動頻繁,目前仍擔任超過40間在港公司的董事。

他生於1954年,會計師出身,2000年擔任安永中國及香港區主席,2004年到2013年任香港醫院管理局主席,在歷任主席中在位時間最長,歷經董建華、曾蔭權和梁振英三屆政府。2008年,他獲頒金紫荊星章,2010至2012年,出任香港總商會主席。2013年,他因在擔任安永合夥人期間涉及利益衝突,被會計師公會裁定為專業失當

同年,胡定旭成為全國政協常委,並在隨後幾年擔任國家衛生計生委顧問、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國際合作首席顧問、國務院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領導小組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

近年,他積極活躍於粵港澳大灣區相關的醫療業務,擔任央企華潤集團旗下華潤醫療的董事長,並擔任內地線上醫療健康服務平台微醫大灣區協作平台主席。

2018年4月,胡定旭接受星島日報採訪時表示,香港硬件已經落後內地,形容香港瑪麗醫院為「第三世界醫院」,相反港大深圳醫院「好靚」,但他認為香港在人才、法治、道德標準、管治水平及信任程度等軟件上,仍然較內地優勝,呼籲香港把握大灣區機遇,建立創新醫療產業,又認為港人要擺脫「小島心態」,與大灣區其他城市合作。

在7月23日的報道《冀供700元以下測試服務》中,胡定旭告訴《星島日報》:特首林鄭月娥在兩個多月前與他商量如何提升香港的病毒檢測量,「期間他向內地相關部門請教,繼而找到內地檢測量最高的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建求助,對方一口答應。他說華大基因為了協助政府進行檢測,才另設華昇,由他擔任董事長,沿用華大的檢測技術和工具。」 他說,「在第三波疫情之前,華昇在為中港兩地的健康碼做準備,希望提供高質、便宜的測試。」

2020年6月23日北京,身穿防護衣的研究人員在在火眼實驗室工作。

2020年6月23日北京,身穿防護衣的研究人員在在火眼實驗室工作。攝:Fu Tian/China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華昇檢測地址爭議

除了董事胡定旭的委任日期與官宣不符,華昇在港做核酸檢測的選址也已引起巨大爭議。

7月16日,也就是胡定旭被委任為華昇董事的那天,他以華昇董事長身分接受NOW TV的訪問。胡定旭在訪問中說:採集好的樣本會送到大埔工業邨進行PCR檢測。

然而在7月17日,大埔區議員文念志收到街坊報料稱:懷疑太平工業園內有檢測2019冠狀病毒的實驗室,於是到上址視察,並發現現場正在搭建實驗室。文念志拍下了有「華大基因」、「火眼實驗室」字樣的氣膜倉和物品凌亂擺放的場景,並發表在臉書上,引起很多居民對安全隱患的憂慮。

太平工業園位於大埔市中心汀角路,周邊有公屋、學校、體育館,是大埔少數並非位於大埔工業邨的工廈,樓齡已逾40年。

大埔太平工業園。

大埔太平工業園。攝:陳焯煇/端傳媒

文念志表示,自己聯繫了政府和工業園,都沒有回應。他之後發起抗議,並聯署反對設立實驗室

7月18日,華昇的直接股東——香港華大基因的經理王世華接受《點新聞》訪問,強調華大基因做病毒檢測的隱私安全。他表示當時是港府主動找華大提供檢測服務。王接受訪問時站在一間實驗室前面,據他介紹,那是香港華大基因為了做核酸測試改裝的一間小型實驗室。

那麼,病毒檢測究竟在哪裡進行?是華大基因的辦公地點——位於大埔工業邨大富街的一棟工廈?還是華昇在太平工業園的實驗室?

7月23日,一紙訴狀揭曉了答案。

據媒體報道,7月23日,太平工業園A座3樓的業主大埔綉花工藝有限公司入稟高等法院,要求法庭根據《失實陳述條例》撤銷於今年6月16日簽訂的租約,並下令華昇交出單位並就失實陳述做出賠償。

對此,胡定旭回應《香港01》查詢表示「我們所作一切,完全符合香港法律和所有有關規定」,並指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已委托律師的處理此事。

文念志同日在臉書發佈了太平工業園管理方的通告,稱收到華昇的通知,得到政府部門批准在大廈從事化驗工作。

在《灼見名家》7月24日發表的文章《十問港府採購核酸檢測疑團》中,作者對華昇的選址提出了進一步質疑:「如果華昇的確是引進內地先進設備,為什麼不公開宣布介紹?氣膜倉可以建在任何平台,為什麼要選在一個工業大樓的三樓?為什麼不把實驗室放到粉嶺的哥爾夫球場?或亞洲博覽館?而要建在上下樓有凍肉廠、食堂、和迷你倉的工業大廈?」

大埔太平工業園內的檢測中心門口。

大埔太平工業園內的檢測中心門口。攝:陳焯煇/端傳媒

端傳媒向胡定旭提出公眾對華昇選址、以及如何確保安全的疑問。胡並未正面確認檢測所在地,但回覆稱:「華大基因和華昇在採樣、運送、檢測和銷毀已檢測樣本方面秉持最高的專業標準。我們會確保這棟大廈和周邊的環境不會有污染。」(BGI and Sunrise have maintained the highest professional standard in collecting, transporting, testing and destroying used samples. We ensure there is no adverse contamination effect on the building or its neighbourhood.)

胡之前告訴媒體華昇現時每天可檢測5000個樣本,他告訴端傳媒本週末或者下週初,每日的檢測量可以提升到3萬。(Our daily testing capacity will go up to 30,000 single tube by the end of this week /early next week.)

端傳媒透過郵件向華昇股東華大基因及中國生物科技查詢病毒檢測地點、檢測人手來源以及所獲政府合同的價值,截稿前未獲回覆。

尾聲

面對網絡上的質疑和詢問,特首林鄭月娥在上週六發表的網誌寫道:「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又藉此散播謠言,說什麼有內地醫療團隊到香港的公營醫院提供診治服務,或把港人的基因樣本送回內地等。這些人不斷藉機抹黑中央和破壞特區和中央的關係,實在令人氣憤。」

但是,數以億計的採購合約將如何分配給三家公司?政府向三間公司採購的具體是什麼服務?如何解釋華昇董事胡定旭委任日期與政府描述的不符?端傳媒已去信特首辦公室及食衛局,截至發稿前,未收到回覆。

實習記者余頴彤對本文亦也貢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19冠狀病毒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