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20台灣大選 2020台灣大選

宋楚瑜:最後的藍血貴族,終將歸何處?

在韓國瑜挑樑擔任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這一年,宋楚瑜宣布,這是他政治生涯的「終局之戰」。作為台灣最後一位出生於民國時期大陸地區的總統候選人、受蔣經國栽培提拔的政治菁英,宋楚瑜最終的歷史評價將會是什麼?


2019年12月7日,親民黨總統參選人宋楚瑜出席青年論壇與學生談政策。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2月7日,親民黨總統參選人宋楚瑜出席青年論壇與學生談政策。 攝:陳焯煇/端傳媒

「余必遵守憲法,盡忠職務,增進人民福利,保衛國家......」。

這是總統選舉電視辯論會候選人的第一段申論時間,宋楚瑜在申論才開始27秒時,突然舉起手,拿總統誓詞當開場:「余謹以至誠,向全國人民宣誓,余必遵守憲法,盡忠職務,增進人民福利,保衛國家,無負國民付託。如違誓言,願受國家嚴厲之制裁。謹誓。」

這是現年77歲的宋楚瑜,從2000年以來第五次挑戰自己(或者他的搭檔)讀出這段誓詞的機會,但到了最後,他恐怕依然無緣以總統的身分唸出這段誓詞,只能以「候選人」身分在電視上向全國同胞朗誦。從封關前各種民調來看,這一局他仍然機會渺茫。

「許多人說看著他四年選一次長大,其實我也是」,宋楚瑜的女兒宋鎮邁於選前在臉書上一陣自嘲。

除了2008年,馬英九旋風襲捲全台灣、加上陳水扁家族貪腐弊案接連爆發,讓選戰幾乎一開打就進入「垃圾時間」的那一戰外,台灣最近四屆總統大選,都因為宋楚瑜的參選,成為至少三人的賽局。四場選戰裡,前兩戰令宋楚瑜椎心刺骨:2000年以2.4個百分點的得票率落敗;2004年和連戰搭檔再戰,與陳水扁的差距更只有0.22個百分點。

2012年,宋楚瑜與馬英九、蔡英文兩位藍、綠的人氣王競爭,2.76%的得票率,讓他徹底嚐到緊繃選情下被邊緣化的滋味。但2016年,面對「換柱」後的朱立倫和勢在必得的蔡英文,宋楚瑜輕鬆應戰,反而拿下12.8%的選票,讓親民黨延續至今,也為自己拿下一張2020入局參選的「門票」。這一張門票,原本有傳聞他可能讓給柯文哲或郭台銘入場,觀察形勢變化後,他決定留給自己用。

2019年12月29日,2020總統選舉電視辯論。

2019年12月29日,2020總統選舉電視辯論。圖 : 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電視辯論會進行了四十分鐘,進入「媒體提問」環節。《蘋果日報》副總編輯蔡日雲的問題像三柄飛刀,各自對準一位候選人。

蔡日雲先問蔡英文:一例一休政策讓勞資都怨聲載道。執政團隊被批評派系酬庸,黨同伐異。

蔡英文回答:「『黨同伐異』這四個字,我想太嚴重了。」

而後,她再問宋楚瑜:第五次參選總統,大多在選前幾個月才公布,究竟是永不放棄的政治目標,或者只是延續政黨生命的手段之一而已?


宋楚瑜答:「謝謝妳提醒我,下次選,或者做任何事,早點讓大家知道。」 


論年紀,如果沒有意外,宋楚瑜應該是最後一位在民國時期的大陸出生的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論世代風格,他恐怕也是最後一位仍參與著選舉的「藍血貴族」

最後,蔡日雲則問韓國瑜:上任市長八個月就違背承諾參選總統,加上「新莊王小姐」金錢往來,如何說服選民信任?

未料,韓國瑜則回答:「謝謝《蘋果日報》的提問,完全反應《蘋果日報》這種沒有水準的媒體......總統大選提問還在問我私生活,要不要問我幾歲之前還是處男?無聊、抹黑、造謠、非常沒有水準,讓我大失所望......親愛的台灣同胞,《蘋果日報》這種沒有水準,專門造謠、中傷別人的媒體,你們要用智慧唾棄他,而且要看不起他。知識分子,這些記者,良心被狗吃掉了。」

韓國瑜的回答方式,為他號稱「庶民」的政治路線再留下一個驚人的註腳。也清清楚楚反照出與宋楚瑜的「世代差」。宋楚瑜終於在一次選戰裡,和同屬泛藍陣營的國民黨候選人有了區隔,這區隔既是年紀,也是世代風格。論年紀,如果沒有意外,宋楚瑜應該是最後一位在民國時期的大陸出生的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論世代風格,他恐怕也是最後一位仍參與著選舉的「藍血貴族」。

藍營人士談起政治,言必稱蔣經國。馬英九、宋楚瑜是其中最常標榜「蔣經國秘書」的兩位。馬英九1981年從美國回台灣入職總統府。但宋楚瑜1974年就擔任蔣經國秘書,當時蔣經國還是行政院長。一位跟隨宋楚瑜超過十年的幕僚受訪時透露,宋楚瑜不只自認是蔣經國秘書,而且更常強調自己那個階段的「唯一秘書」,「馬英九他是翻譯,總統府的英文翻譯。經國先生只有一個秘書,叫做宋楚瑜。」這位幕僚學著宋楚瑜的口吻說道。

2005年12月12日,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台北舉行的一次會議後向媒體發表講話。

2005年12月12日,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台北舉行的一次會議後向媒體發表講話。攝:陳焯煇/端傳媒

從青年學者到全台知名的「宋省長」

另一個場合上,宋楚瑜又提起類似的往事。2018年1月,一本名為《蔣經國秘書報告》的宋楚瑜口述歷史出版,在發表會上,宋楚瑜說自己在1982年獲得「艾森豪獎學金」到美國三個月,外賓翻譯工作交給了時任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的馬英九,馬英九政治生涯才得以崛起,之後翻譯的工作交給了馬英九,「但是秘書所有的工作,和重要的檔案和相關的事情,還是由我繼續在做。」

儘管宋楚瑜再三強調自己的政治輩份長馬英九一輩,但看在「庶民」眼裡,他們的「成份」差別有限。保薦他們的更是同一個人,後來擔任外交部長的錢復 —— 台大前校長錢思亮的兒子 —— 另一位藍血貴族。

「藍血貴族」,除了意味著不同的出身,也代表不一樣的政治養成。宋楚瑜1973年因為錢復的舉薦回台灣見蔣經國,原本蔣經國要求他立刻返台到職,但宋楚瑜表達了父親宋達中將的意思,希望完成學業再回台灣。蔣經國同意了,宋楚瑜於是在1974年回台灣,擔任行政院長蔣經國的秘書。同時認識了蔣經國的待從官夏龍,兩人成為一生的政治拍檔,從台灣省政府到親民黨,夏龍始終是宋楚瑜核心幕僚。

在蔣經國身邊工作,有不同於國民黨「權貴圈」的要求,曾經跟隨宋楚瑜的幕僚,在受訪時舉了一個例子。宋楚瑜回台灣不久,碰上農曆過年,假期間,宋楚瑜依習俗去給親友長輩拜了年,回來上班時被蔣經國嚴厲斥責:「學什麼壞習慣?!」看在蔣經國眼裡,這種權貴圈的成規就是腐敗的起點,而他之所以將青年學人宋楚瑜、青年軍官夏龍直接放到身邊,就是不要已經沾染權貴習氣的「老兵油子」。

「革命」來自於在議會、街頭衝撞體制的民主運動人士;而這場革命之所以「寧靜」,則來自於在黨國體制內借力使力,折衝樽俎的政治工作者,宋楚瑜相信,自己在成就「寧靜」上頭有一份不可磨滅的功勞。

這是宋楚瑜成為「大內高手」的開始。1979年,宋楚瑜接任新聞局長兼政府發言人,1989年到1993年,他擔任國民黨秘書長,在黨內可說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攀上生涯第一個權力高峰。在另一本傳記《從威權邁向開放民主》裡,集中描寫了宋楚瑜在國民黨秘書長任期中,李登輝領導的國民黨如何應對推進民主化進程中內外交迫的壓力:外有要求民主開放的反對黨,他們批判宋楚瑜是威權幫凶;內有黨內的保守力量,宋楚瑜名列「兩宋一蘇」(按:指國安會秘書長宋心濂,和李登輝秘書蘇志誠),被點名為李(登輝)作悵。

1992年10月,宋楚瑜帶團到西班牙參加「國際民主聯盟」(International Democrat Union)第五屆黨魁年會,會中以「寧靜革命」為題發表入會演說。宋楚瑜認為用這四個字涵括台灣的民主歷程非常合適。「革命」來自於在議會、街頭衝撞體制的民主運動人士;而這場革命之所以「寧靜」,則來自於在黨國體制內借力使力,折衝樽俎的政治工作者,宋楚瑜相信,自己在成就「寧靜」上頭有一份不可磨滅的功勞。

1992年,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舉行國會全面改選,新成立的民進黨一舉拿下立法院近三分之一席次,宋楚瑜為選舉結果下台負責,隔年派任台灣省主席,1994年參選第一任台灣省長,一直到1998年卸任。這是宋楚瑜從政的第二個高峰,之後他四次參與總統大選,其中兩次和勝利身而過,憑籍的都是這段「省府經驗」,這也是在大多數台灣人心中熟悉的宋楚瑜。

從大內高手到台灣省長,宋楚瑜顧盼自雄,他不僅身處主流政治圈,而且是主流裡的主角。但在2004年再次落選後,2005年起的宋楚瑜,進入了另一段政治人生。

2004年3月19日,女孩在台北國民黨總部前舉起台灣總統候選人連戰和副總統候選人宋楚瑜的面具。

2004年3月19日,女孩在台北國民黨總部前舉起台灣總統候選人連戰和副總統候選人宋楚瑜的面具。 攝:Yoshikazu Tsuno/AFP via Getty Images

使於四方、弭兵息爭:宋主席的外交夢

2005年,國民黨主席連戰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一前一後訪問中國,都會見了當時的中共領導人胡錦濤,各自在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發表演講。連、宋兩個主要在野黨領袖高調訪中,被認為是中共統戰台灣,孤立民進黨陳水扁政府的重重一擊。

雖然在這一段時間,宋楚瑜始終被拿來與連戰相提並論,被認為甘願做北京打擊陳水扁政府的棋子。但宋與連之間的不同在於,宋楚瑜在2005年初曾經和陳水扁舉行「扁宋會」,陳水扁形這場會面代表著「朝野的和解是可能的,政黨的合作也是可能的」,他還強調「合作也不必然會失去理想」。所以某種程度,或者至少在宋楚瑜的自我認知裡,北京之行是銜陳水扁交付的使命前往與胡錦濤溝通。雖然民、共雙方都拒絕承認這個說法。

2005年宋楚瑜 —— 至少一部分動機 ——是為民進黨政府與北京溝通,和後來2016、2017年,宋楚瑜兩度代表蔡英文參加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會議,思考和行為模式幾乎相同:在藍、綠壁壘分明的台灣,宋楚瑜身為泛藍盟主之一,卻不在乎為綠營作嫁,而這往往以付出自己政黨的選票和發展為代價。

例如,2005年的扁宋會,讓宋楚瑜遭到泛藍支持者的質疑,連帶影響了年底縣市長選舉,親民黨在連江縣(馬祖)、花蓮、台中市和基隆市都提名了候選人,但除了外島連江,其餘地方一無展獲。佛光大學教授,曾經在新黨任職的何振盛受訪時指出,拿下縣市長對政黨的發展極為重要,有了縣市政府職位,才能夠招徠、培養人才,也讓他們有發揮的空間。何振盛認為,宋楚瑜在自己和親民黨聲勢最強的時候,沒有成功地集中資源拿下一個或幾個縣市長職務,是導致後來人才出走、規模逐漸萎縮的重要原因。

為何宋楚瑜願意在兩岸與外交領域上「為綠作嫁」,反而未即時抓住發展親民黨勢力的良機?「(在宋楚瑜心目中)季辛吉、蘇秦、張儀、梅特涅......所有你想得到的外交官」,一位曾經跟隨宋楚瑜的幕僚認為宋楚瑜讀的是外交,心中有個外交官的期望,帶著「使於四方」、「弭兵息爭」這種情懷的任務,非常容易打動宋楚瑜;再者,一旦任務看似有成果,宋楚瑜也會特別得意。

2005年,同樣在民進黨執政時期,他訪問北京的一幕,令一位當時在場的記者印象深刻:

在完成了「宋胡(錦濤)會」之後,宋楚瑜意氣風發地走過人群,認為他為台灣辦起了一件大事。一位訪問團團員慢慢走在人群最後,看著宋楚瑜的背影,嘆了口氣,緩緩說道:「宋先生,有時還是太天真了。」

嘆氣的這位團員,是另一位著名的資深外交官,如今已故的前駐南非大使陸以正。他知道,共產黨並沒有那麼簡單。

宋楚瑜的「天真」和「執著」,不只表現在對於外交任務的喜好上,還包括了近乎以「永不氣餒」的態度一而再,再而三地參與總統選舉。

「如果問回辯論會上《蘋果日報》那個問題,你會怎麼回答?宋楚瑜參選,究竟是為了自己一定要當總統的執著,還是只是延續親民黨生命的手段?」我向曾是宋楚瑜資深幕僚的受訪者再一次提了這個問題。

「我認為都有」,這位前任幕僚認為,維持親民黨的動機當然有。但宋楚瑜想當總統的意念一樣頑強。何振盛也認為宋楚瑜的性格中的確有「天真」的部分,這部分轉化為對總統職位的深切期待,只有仍有一線生機,宋楚瑜就會選擇出戰,「萬一他賭對了呢?」

更何況,國民黨這次推出的是韓國瑜。

2019年12月10日,親民黨正副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和余湘參加2020全國競選總部今開幕活動。

2019年12月10日,親民黨正副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和余湘參加2020全國競選總部今開幕活動。攝:陳焯煇/端傳媒

宋楚瑜的歷史棋局:可能的第三勢力

攝影棚裡,宋楚瑜和郭台銘各自端坐在一張沙發上。這場宣稱「第一次兩人一同出席」的專訪,一開頭郭台銘回憶2019年10月10日一場由台北市長,同時也是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舉辦的升旗典禮上,他不只沒有和宋握手示意,甚完全沒有正眼看宋楚瑜一眼,「不敢有任何body language」。原因無它,當時郭台銘剛從國民黨黨內初選落敗、退黨。接受親民黨提名成為一個可行的選項,但郭台銘說,當時他已經無意參選,因此必須避嫌,迴避和宋楚瑜任何互動。

「那時宋主席還請劉宥彤來問我,是不是什麼時候得罪了郭台銘......」,但郭台銘說,沒有得罪,就是為了避免瓜田李下。

「那,現在我們握個手吧?」聽完郭台銘的道歉,宋楚瑜伸手示意,兩人就在鏡頭握了一次手。

事實上,這兩人公開「握手」更早於這場訪問。去年12月30日,宋、郭兩人突然各自帶著幕僚,相約在直播鏡頭前吃了一頓早餐。儘管這頓早餐已經無關這場選戰大局,但卻揭開了選後國民黨乃至泛藍陣營整合的大變局。

郭台銘在2019年告別之前,決定在這場大選裡大幅加碼「投資」親民黨。在兩人共同出席的專訪裡,宋楚瑜這樣形容他和郭台銘的合作:

「這次選舉的主軸,就是要把政府的管理做好,這是宋楚瑜的強項;但是未來台灣的發展,必須有好的經濟,而且高科技。也就是這兩個人坐在一起的整合,就是未來台灣最重要的兩件大事。」

說郭台銘「投資」親民黨,指的不只是可能政治獻金,還包括了郭台銘自己參政路徑的選擇和確定。2019年初,郭台銘突然宣布參與國民黨內總統初選,他的政治起手式,選擇了最保守的傳統路徑。但被國民黨初選淘汰,反而似乎刺激了郭台銘用他最擅長的商業路數,開發了參與政治的「新創意」。郭台銘將自己的人馬,同時安插在親民黨和台灣民眾黨的不分區名單裡。如果把資深商界人士宣明智也算上,「郭系人馬」在親民黨共有三席,宣明智和劉宥彤在前四名內;台民黨一席,高虹安列在第三名。

這種打破傳統政治忠誠,在不同黨派都安插自己人馬的做法,評論家曾柏文一語道破,稱為「控股型政治」,他在臉書上這樣詮釋:

「傳統政治人,什麼黨什麼顏色的,一次只能選一種——像是企業全職員工,重視忠誠禁止兼職。」

「郭董一出手,就是控股公司總裁的高度。......以前談商業投資就是這種思路,只是照搬到政治舞台。但很多政治人的腦袋跟不上。」

除了插旗親民黨、台民黨外,郭台銘更招募了一位出身國民黨青年世代,能見度和活躍度極高的組織「新共和通訊」的要角李縉穎等人。選前兩周,新共和論壇舉辦了一場論壇,討論選後的國民黨,應該如何整理局面,重新出發。

這麼談的前提假定當然是韓國瑜敗選,論壇中有人以「寧漢分裂以來國民黨最大危機」,來形容一旦韓國瑜敗選後的黨內局勢。

一位國民黨高層人士的幕僚受訪時,列舉了如果韓國瑜敗選後,黨內權力挪移的種種可能:

一、如韓國瑜的得票低破380萬,也就是低於上次朱立倫參選的票數,那麼「韓流」很可能就此成為過去。

二、如果韓國瑜得票在500萬以上,僅僅小輸蔡英文,那麼韓國瑜共主的地位不會動搖,接掌黨中央將易如反掌。

三、如果得票在380到500之間,國民黨將陷入很長一段時間的混沌局面,較可能的結果是在朱立倫的帶領下,「不死不活」地撐著。

2019在年12月18日, 電視上播放總統參選人電視政見發表會。

2019在年12月18日, 電視上播放總統參選人電視政見發表會。攝:陳焯煇/端傳媒

何振盛也大致持類似的點觀和判斷,但他認為只要韓國瑜就算選得不好,但只要得票不要太低,以「韓粉」的團結,在黨內投票裡讓韓國瑜成為黨主席並非難事。而一旦韓國瑜成為國民黨黨主席,國民黨將快速往保守、親北京的方向靠攏,他以「新黨化」形容這種質變。

而一旦國民黨「新黨化」,遊離出來大量的淺藍和中間選民,就提供第三勢力,特別是泛藍背景的第三勢力最好的成長機會。何振盛說,做為一位相信台灣應該有健康的第三勢力的政治觀察者,他認為宋楚瑜過去一再一再參選,建構第三勢力的努力,很可能就會在韓國瑜落敗之後,藉著宋楚瑜和郭台銘的結盟合作而成真,「最終歷史給宋楚瑜的評價,說不定會是在這裡」。

但如果何振盛的預言成真,宋楚瑜最後、最重要的政治貢獻是建立了「不藍不綠」、「超越藍綠」的強大第三勢力。這對一生追求回歸泛藍正統的宋楚瑜,又該是何其諷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台灣大選 郭台銘 宋楚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