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年度回顧

錢鋼:2019中國語象報告

2019,中國政治最重要的話語現象,是有40年歷史的「政治體制改革」被停用。


國慶七十周年前夕的天安門廣場。 攝:林振東/端傳媒
國慶七十周年前夕的天安門廣場。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中國政治最重要的話語現象,是有40年歷史的「政治體制改革」被停用。

「中國政改」由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啟動,1986、1987、1988三年,該語在人民日報的語温達到「熱」級,成為1987年中共十三大的主題。之後趨冷。中共十八大後該詞詞頻速降,直至從體制改革話語體系中被正式剔除。

沸語燙詞

筆者使用中國傳媒研究計劃(CMP)的「中國黨媒語温方法」觀測,2019年人民日報上主要政治語彙的語温如圖:

2019《人民日報》上主要政治語彙的語溫。
2019《人民日報》上主要政治語彙的語溫。圖:端傳媒設計部

和2018年相比,政治語彙的總格局變化不大。2019年的沸級詞語有兩個:「一帶一路」,「改革開放」。2018年四個沸詞中的另兩個,「十九大」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則在2019降為燙級。

2019年的燙詞,新增了「兩個維護」和「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兩個維護」在2018年秋和「四個意識」、「四個自信」一起成為黨報規範用語。「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是2018年熱語,2019年其隨着同名教育活動在中共全黨展開,升級為燙。

在2019年從燙下降為熱的詞還有「鄉村振興戰略」、「創新驅動」和「依法治國」。

2019年新增冷詞有:「政治文明」(從暖降兩級)、「依憲治國」(從暖降兩級)、「憲法權威」(從暖降兩級)、「權利清單/責任清單」(從暖降兩級)。

「敵對勢力」是2019冷詞,但不意味着此類表述減少。2019有另一個同義詞「外部勢力」,下半年被頻繁使用,年度語温為熱。

觀語經濟

2019年中國經濟怎麼樣?

中國報紙上「穩中向好 長期向好」的出現次數。

中國報紙上「穩中向好 長期向好」的出現次數。圖:端傳媒設計部

中國經濟「穩中向好、長期向好」的語詞頻率在2019年飆升。而在國民生活感受中,另有一字飆升:

中國報紙標題上「豬」的出現次數(2017-2019)。

中國報紙標題上「豬」的出現次數(2017-2019)。圖:端傳媒設計部

「豬」這個詞的上行趨勢由負面消息拉動。豬肉市場的震盪,雖是經濟運行個別事件,但無疑是2019年政府的一塊心病,拆了「穩」與「好」的台。

判斷中共十九大後的宏觀經濟形勢,可以觀測關鍵詞「下行壓力」。這個詞語在2015年曾出現傳播高峰,後滑落,最近3年的變動趨勢如圖:

中國報紙上「下行壓力」的出現次數。

中國報紙上「下行壓力」的出現次數。圖:端傳媒設計部

每年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均有重要信息。2012以來,8次會議的關鍵詞語是:
2012:「全面深化經濟體制改革」;
2013:「穩中求進」;
2014:「新常態」;
2015:「供給側」;
2016:「新發展理念」;
2017:「防範化解重大風險」;
2018:「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簡稱「六穩」);
2019:「穩字當頭」;

縱觀8次會議,樂觀情緒逐年降低,危機感遞增。「中國經濟新常態」是在2014-2015年GDP落到8%以下時提出的,意在使國人接受7%-8%增長的現實;「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2016年後振衰起弊的應對之道,試圖重拾動力。「新常態」和「供給側」,提出後皆成黨媒燙詞。但2019年的傳播顯出疲態:

《人民日報》上「新常態」的出現次數。

《人民日報》上「新常態」的出現次數。圖:端傳媒設計部

《人民日報》上「供給側」的出現次數。

《人民日報》上「供給側」的出現次數。圖:端傳媒設計部

「供給側」還維持燙級,但比2017減少了一半傳播量;因為7%-8%的經濟「新常態」已經改變,「新常態」則落到暖,接近冷級。

2019年10月19日,國家統計局公布第三季度GDP核算結果,引起世界關注:

中國經濟成長放緩。

中國經濟成長放緩。圖:端傳媒設計部

中國經濟面臨空前的下行壓力。「六穩」是應急反應。2019,中國報紙上使用「穩就業,穩預期,穩投資,穩外貿,穩外資,穩金融」的文章篇數是2018的2.8倍。

「六穩」的排序,2018「穩預期」為首,2019首位是「穩就業」,該詞頻率連年上升。

中國報紙上「六穩」出現頻率的比重(2019)。

中國報紙上「六穩」出現頻率的比重(2019)。圖:端傳媒設計部

中國報紙上「穩就業」的出現次數。

中國報紙上「穩就業」的出現次數。圖:端傳媒設計部

2019年年底,國務院印發《關於進一步做好穩就業工作的意見》,可見就業問題的嚴峻。

值得注意的是,「六穩」中「穩金融」殿後,可印證下面的曲線:

中國報紙上「金融風險」的出現次數。

中國報紙上「金融風險」的出現次數。圖:端傳媒設計部

而「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一語,2019有較大力度的傳播:

中國報紙上「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出現比例。

中國報紙上「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出現比例。圖:端傳媒設計部

兩詞結合想看,可能從側面說明金融改革取得成效。

此外,中國經濟正在尋找創新驅動力。筆者關注2015以來的3個關鍵詞:「量子通信」、「5G」、「區塊鏈」,發現「量子通信」的傳播在2017登峰後降温,「5G」和「區塊鏈」連年上升,2019,「5G」甚至有大躍進之勢。

中國報紙上不同經濟新增長點的出現次數。

中國報紙上不同經濟新增長點的出現次數。圖:端傳媒設計部

首秀和劇終

2019年,中國政治詞典增加了若干新語句,它們的首秀出現在十九屆四中全會。包括: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
「到我們黨成立一百年時,在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上取得明顯成效;到二〇三五年,各方面制度更加完善,基本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到新中國成立一百年時,全面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健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黨的領導制度體系」;
「建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制度」;
「完善堅定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各項制度」;
「健全黨的全面領導制度」;
「健全提高黨的執政能力和領導水平制度」;
「堅持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指導地位的根本制度」;
「黨委領導、政府負責、民主協商、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科技支撐的社會治理體系」;
「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

筆者用語象方法分析這次全會上通過的、1.8萬字的《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發現一個重要的詞語已經消失:「政治體制改革」。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的核心議題是制度。《決定》用了「國家制度」、「黨的領導制度」、「國家治理體系」等詞語來表述制度;《決定》提到的制度,從政治、經濟、文化到社會、民生、生態包羅萬象,但核心是政治制度;《決定》所說的「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是中共使用多年的術語,原本是對政治體制改革的規範性要求;《決定》第二、三、四條提出的「堅持和完善黨的領導制度體系」、「 堅持和完善人民當家作主制度體系」和「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提高黨依法治國、依法執政能力」,即上述的「三者有機統一」。

然而,全文沒有「政治體制改革」一詞。

我們可以對比18大以來的幾個重要講話和文件:1,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2,2017年習近平十九大報告。3,2018年12月18日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這三個文本,均使用了「政治體制改革」一語。

而從十九屆四中全會的議題和《決定》的論述重點看,「政治體制改革」原本也是無法迴避的。因為整個《決定》文本中,「改革」一詞出現了27次,其中有5個「體制改革」: 行政執法體制改革、文化體制改革、醫藥衞生體制改革、國防動員體制改革、紀檢監察體制改革。

這麼多的「改革」和「體制改革」,為什麼偏偏遺漏了「政治體制改革」?

這只能說明,這個詞語在「新時代」已不合時宜,當局決心棄用(不排除日後在歷史敘述時零星出現)。

從1985到2019,「政治體制改革」在人民日報上留下的印記如圖:

《人民日報》上「政治體制改革」的出現次數。

《人民日報》上「政治體制改革」的出現次數。圖:端傳媒設計部

「442」跟進

2018年上半年,讚頌領導人的標配語「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以及「忠誠核心,擁護核心,維護核心,捍衞核心」和「黨的核心,軍隊統帥,人民領袖」)被調控降温,代之而起,是年底前升温的「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筆者簡稱「442」)。2019年,人民日報上該語温度為燙。

《人民日報》上「四個自信 四個意識 兩個維護」的出現次數。

《人民日報》上「四個自信 四個意識 兩個維護」的出現次數。圖:端傳媒設計部

中國報紙上的「四個自信 四個意識 兩個維護」的出現次數。

中國報紙上的「四個自信 四個意識 兩個維護」的出現次數。圖:端傳媒設計部

觀察2019年各季度中國報紙和各月人民日報,可以看到「442」的傳播有「兩頭高,中間低」的現象。對人民日報的語詞統計顯示,年底對「442」發起了新一輪宣傳攻勢。

「442」,重點是「2」;「2」的重點是「維護習……地位」。「維護」的反面容易理解,然而,2019年初,中共中央發布「關於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在專門論述「兩個維護」時指出了另一種「錯誤言行」。它強調:「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決不允許對黨中央陽奉陰違做兩面人、搞兩面派、搞『偽忠誠』」(人民日報2019.2.28)。

「低級紅、高級黑」,恐令大批官員尷尬。「意見」發布後,截至2019年底,人民日報僅兩篇文章使用這個詞語。網絡上有對「高黑低紅」的批評,不過只是列舉了先進人物宣傳中的誇張現象(如宣傳一位女幹警為加班「28天不洗頭不換衣」、「扶貧幹部和女貧困戶結婚」等),和「兩個維護」扯不上關係。

和2018年相比,2019年人民日報對領袖的宣傳明顯謹慎。最接近2018上半年「標配語」的是下面署名「宣言」的作者寫的這段話:

堅定的理想信念,高超的政治智慧,「以身許黨許國」的擔當,「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的赤誠……在「四個偉大」的壯闊實踐中,習近平總書記成為黨的核心、人民領袖,眾望所歸,當之無愧。認定主心骨、壓艙石、定盤星,堅持統一思想、統一意志、步調一致,面對再大的驚濤駭浪,我們都能從容不迫,自信堅定。(人民日報,2019.9.28)

地方黨媒和軍報對「442」尤其是「2」各有發揮,如:

「忠誠核心、維護核心、看齊核心、追隨核心」(重慶,2019.11.22,武隆報)。
「將維護核心、擁戴核心、追隨核心內化於心、外化於行」( 江西,2019.11.22,贛南日報)。
「把擁戴核心、追隨核心作為最大的政治。同心共向、同頻共振、同軸共轉」(山西,2019.10.29,潞城新聞)。
「政治上堅定擁護核心、思想上高度認同核心、行動上堅決追隨核心、組織上自覺維護核心、情感上衷心愛戴核心」(四川,2019.2.15,涼山日報)。
「一切重大事項由習主席決定、一切工作對習主席負責、一切行動聽習主席指揮」,「做到習主席提倡的堅決響應、習主席決定的堅決執行、習主席禁止的堅決不做」(2019.3.12,解放軍報)。

西藏編印了《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論述100句》《習近平總書記經典語句摘編》等藏漢雙語學習資料,「引導農牧民群眾『村規民約用語錄、化解矛盾服語錄、生產生活依語錄、鄉村振興靠語錄』,讓習近平總書記人民領袖的光輝形象根植各族群眾內心深處」(西藏日報,2019.11.3)。

「兩個維護」是中國最大的政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辦主任丁薛祥在四中全會後撰文稱:

「兩個維護」有明確的內涵和要求,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對象是習近平總書記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對象是黨中央而不是其他任何組織。黨中央的權威決定各級黨組織的權威,各級黨組織的權威來自黨中央的權威,「兩個維護」既不能層層套用,也不能隨意延伸。(人民日報,2019.11.18)

與丁薛祥的「是……而不是」異曲同工的,有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長黃坤明讚頌習思想的句式「只有……而沒有」:

實踐已經證明並將繼續證明,只有這一思想而沒有別的什麼思想能夠引領當代中國發展進步、指引人民創造美好生活,只有這一思想而沒有別的什麼思想能夠凝聚近14億中國人民的意志、彙集全體中華兒女的力量。

臨近2019年末,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專題民主生活會。會議如何「發揚民主」,黨媒語焉不詳。報導的重點在此:

會議強調,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是推動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斷發展前進的根本政治保證。面對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面對錯綜複雜的國內外風險挑戰,習近平總書記高瞻遠矚、統攬全局、運籌帷幄、指揮若定,作出一系列重大科學判斷,提出一系列重大戰略策略,推動一系列重大工作,領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在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推進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上取得新的重大成就,展現了共產黨人堅定的理想信念、人民領袖深切的為民情懷、馬克思主義政治家高超的政治領導藝術。(2019.12.28,人民日報)

這是有關「442」的最新表述,將引領2020年的領袖宣傳。

區域温度

最近兩年,筆者每月觀測中國大陸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機關報,關注政治傳播的熱度分布。如2018年,做過關鍵詞「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語温地圖。

2019年,筆者選擇6組詞語進行觀察:「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維護習近平」(這個動賓結構帶出的惟一句子是「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該語帶出的惟一句子是「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人民領袖」、「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高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偉大旗幟」,結果如下: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各省詞頻。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各省詞頻。圖:端傳媒設計部

「維護習近平」各省詞頻。

「維護習近平」各省詞頻。圖:端傳媒設計部

「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各省詞頻。

「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各省詞頻。圖:端傳媒設計部

「人民領袖」各省詞頻。

「人民領袖」各省詞頻。圖:端傳媒設計部

「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各省詞頻。

「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各省詞頻。圖:端傳媒設計部

「高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偉大旗幟」各省詞頻。

「高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偉大旗幟」各省詞頻。圖:端傳媒設計部

對這6組詞語的傳播,熱度明顯領先的是西藏(包括使用了「全黨擁護……」,在5組中名列前三,而且有三個第一:「維護習近平」、「人民領袖」和「全黨擁護……」)和天津(除了中央已調控降温的「全黨擁護……」,其餘5組都名列前三)。

進入後三位次數最多的是上海(4次)和安徽(3次)。

細看6組詞語的傳播,發現較為低調的除了上海,還有重慶和北京。

這個現象耐人尋味:「高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偉大旗幟」一語,使用最少的,是由政治局委員蔡奇、陳敏爾、李強分別擔任書記的北京、重慶、上海;但另一位政治局委員李鴻忠主政的天津,熱度奪銀。

此外我們還逐月觀測了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第一把手在轄區黨委機關報的出現頻率,排名前三的是:河北王東峰,西藏吳英傑,海南劉賜貴。其中西藏的這項指標和西藏在前面關鍵詞語温地圖的排名高度吻合。吳英傑的出現頻率有8個月進入前三,3個月排名第一。但天津李鴻忠曝光度不高,2019曾有4個月列入後三。排名最後的是新疆陳全國。

政治口號傳播熱度和個人曝光度的區域比較,可供政治學者深入研究。筆者的粗淺判斷是:高調或低調,與地方首腦的忠誠、地位的鞏固、上升空間等,未必有「正相關」的對應;或可作反向解析。

蓄勢之「高舉」

兩年來,筆者一直密切關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向旗幟語完成版「習近平思想」的縮略,並在2018語象報告中判斷「縮略速度折射最高權威的強度」。

2019,縮略未完成。2018曾出現的數十種習思想,已基本集中在四個思想即「習近平強軍思想」、「習近平外交思想」、「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這四個思想在2019年的總使用量比2018年小幅提升,比重如圖:

中國報紙上四個習思想的出現次數(2019)。

中國報紙上四個習思想的出現次數(2019)。圖:端傳媒設計部

如縮略告成,「習近平思想」將無懸念地被嵌入「高舉……偉大旗幟」的句式中。這是中共話語儀式中的最高級形態,曾應用於「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然而筆者發現,縮略尚在路上,「高舉」已然出現。

2017年秋的十九大上,軍委副主席許其亮提出「高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旗幟」;軍委委員魏鳳和的講話多了修飾詞「偉大」。大會閉幕後不久,浙江將「高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偉大旗幟」寫入了省委決定。

這一語句極為重要。十九大後的共青團十八大、工會十七大、婦聯十二大上,這句話都寫在人民大會堂二樓眺台上。奇怪的是,這兩年在黨媒上,它還遠不是熱語。

這種情況在歷史上曾有過。

「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在黨報首次出現,是在1963年底。軍方是該語傳播的力推者。1964,解放軍報上它的語温為「熱」,人民日報上為「冷」。

1964年中國國慶,軍報和人民日報的頭版刊登的領袖像和報導完全一樣,大標語卻不同。解放軍報使用了「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人民日報卻沒有。1965年,軍報上該語為「燙」,人民日報達到了「熱」(國慶頭版和軍報一樣使用了「高舉」標語)。1966年,兩報上該語都升騰為「沸」。文革開始。如雷貫耳的「高舉」聲中,上圖左邊的主席成為「光焰無際的紅太陽」,右邊的主席成為「叛徒、內奸、工賊」。鑑之歷史,頌詞裏隱藏的凶兆讓人不寒而慄。

「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的生命週期為13年(1963-1976)。接下來的「高舉鄧小平理論偉大旗幟」,生命週期為16年(1997-2012)。它的聲勢不如前者,在人民日報上從未達到沸級。1997年,江澤民「5.31講話」首秀此語,1997下半年,語温為燙;1998-2002,各年語温降為熱(其中2000年為暖);2003-2007,總體降到温;2008-2012,降為冷。

「高舉鄧小平理論偉大旗幟」之後,零星出現過「高舉『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偉大旗幟」(習近平在浙江省委書記任上曾在報刊文章上使用)、「高舉『科學發展觀』偉大旗幟」。江澤民和胡錦濤的旗幟語,冠名尚不可能,「高舉」焉能奢望。

「高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偉大旗幟」降生已兩年,其傳播狀況可堪玩味。人民日報上,2018、2019年,「高舉」的語温均為冷,有點像1964年,不同的是並不存在兩個聲音。十九大後,軍方一度發力「高舉」,之後變得審慎。兩年來解放軍報上「高舉」的語温不比人民日報高。1965年「高舉」的升温,在2019也未發生。

這個重要的語句,既沒有出現在2018、2019兩會的各個報告中,也沒有出現在二中、三中、四中全會的公報裏。兩年來,政治局常委僅兩人在公開講話中用過「高舉」(趙樂際,2018.10.30,中國婦女12次代表大會致辭;汪洋,2019.8.29,全國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表彰大會的致辭)。

下圖顯示的是,2019年人民日報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高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偉大旗幟」的傳播比例:

2019年《人民日報》上關於習近平思想的兩組詞彙傳播比例。

2019年《人民日報》上關於習近平思想的兩組詞彙傳播比例。圖:端傳媒設計部

「高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偉大旗幟」這個超長句必將縮略,「高舉習近平思想偉大旗幟」無疑是巔峰目標。現實表明,受制於國內國際大環境,登頂並不輕鬆。2019是「高舉」的蓄能之年。筆者判斷,在中共的時間表上,上圖中心的紅圈,未來將擴大,在2021建黨百年紀念日成為黨媒燙級以上話語。而「高舉習近平思想偉大旗幟」,他們是希望懸掛在2022中共二十大會場上的。

(錢鋼,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榮譽講師、中國傳媒研究計劃聯席主任)

(參與本文數據挖掘的有陶樂思、朱藴兒、丁丁,特此致謝)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國 錢鋼 語象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