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評論

張千帆:要「強國」?自由則國強

如果今天不能擺正自由和強國的關係,可以毫無懸念地說,我們將繼續栽跟頭。


201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門廣場的閱兵儀式結束,國旗前有大量氣球出現。 攝: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門廣場的閱兵儀式結束,國旗前有大量氣球出現。 攝: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編按】:本文為中國自由派法律學者張千帆,在2019年末向中國執政者再次呼籲還自由於人民的聲音。

近幾年,「強國」又成主流媒體力捧的話語。各種「強國論壇」、「強國社區」層出不窮,「學習強國」成了所有黨員乃至一些地方的非黨員必須完成的作業。伴隨着新一輪強國運動,各種國家主義言說也甚囂塵上。然而,國何以強?這是中國自1840年以來就面臨的老問題。恰恰在這個問題上,中國屢次栽了大跟頭。梁啟超曾說,「少年強則國強」;胡適則說過,「爭你們個人的自由,便是為國家爭自由」,但是他們的話大都被當時的青年當作耳邊風。如果今天不能擺正自由和強國的關係,可以毫無懸念地說,我們將繼續栽跟頭。

國家要富強,必須有自由。這是近四十年的中國經驗一再告訴我們的常識,一切的所謂「中國奇蹟」都是建立在國家鬆綁基礎上的。道理很簡單——自由是人的天性,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因為扼殺人民的天性、束縛人民的自由而變得富強。國家是由一個個實在的人構成的,強國的基礎是「強人」——不是一兩個獨裁強人,而是要儘可能讓所有人都成為強大的人;只有強大的個人才能造就強大的國家,而強大的人必須是自由的人。如果一個人思想不獨立、經濟不自立、人身不自由,他就是一具死氣沉沉的行屍走肉,怎麼可能強大呢?如果一個國家充斥着一具具虛偽懦弱、未老先衰的行屍走肉,又怎麼可能強大呢?任何一個壓制自由的制度都不會帶來富強,而是必然會讓這個國家衰落。

顯而易見,經濟增長需要經濟自由和私有產權的憲法保障。經濟行為就是所有理性自私的個人通過自由交易追逐自我利益的總和,只有自由的憲政制度才能將人的積極性和創造力發揮到極致。斯密告訴我們,自私人性是創造社會財富的最強大動力。一切國家干預的必要性加起來,都不足以壓倒經濟自由的必要性,壓制自私人性的公有制和計劃經濟只能是走向國家衰敗的死路。

同樣顯而易見,一個正常的國家必須尊重人身自由,讓人民免於警權濫用的恐懼。如果連基本的人身自由和安全都得不到保障,賺再多的錢又有什麼用?肖建華、吳小暉的商業帝國可以在一夜之間灰飛煙滅。如果隨便發個貼就有可能被扣上「尋釁滋事」乃至「煽動顛覆」的罪名,在派出所、看守所受盡屈辱,那麼很多人就會因恐懼而變得懦弱。一個令人恐懼的國家貌似強大,但是一個讓人民恐懼和懦弱的國家只能是一個弱國。

如果人民沒有思想和信仰的自由,那麼他們就不可能獲得什麼經濟或人身的自由。如果連隱藏在你腦子裏的思想或信仰都掌控在國家手裏,國家可以像動外科手術那樣對你進行精準洗腦和嚴密管控,那麼在這樣的國家還能奢望什麼外在的人身或經濟自由呢?思想和信仰是人之所以有別於一般動物的能力,也是人類文明秩序得以建構的基礎。如果多數人受到思想管控而成為失去了獨立思考能力的殭屍,甚至連動物的血性都沒能留下,剩下的一點小聰明都用在爾虞我詐、相互投毒的自我傷害上,這樣的民族怎麼可能自由或富強呢?如果14億個創造知識和財富的大腦變成了一個腦袋,那將是對這個國家多麼巨大的削弱!

如果沒有言論和新聞自由,再好的思想也走不出朋友圈。沒有思想和信息的自由傳播,一個國家既不會有真理,也不會有真相;無知、愚昧、虛偽、懦弱將統治這個國家,逢迎拍馬的無恥小人混得風生水起,真知灼見被當作危險異端而四處碰壁。公權濫用肆無忌憚,人民疾苦得不到聲張,連統治者自己都「盲人騎瞎馬」,既不懂文明世界的大勢所趨,也不知自己所處的真實困境,在拍馬小人的重重包圍下昏招迭出。這樣的國家能強大嗎?

如果有了全部的自由,唯獨沒有選舉的自由,候選人不能自由競選,選民不能自由投票,那麼幾十年改革的成就可能一夜歸零。週期性選舉是迫使政府對人民負責的唯一方式,也是防止制度倒退、實現德政善治的唯一方式。自由批評固然能讓政府一時忌憚,但是對於一個早已習慣了被罵的政府來說猶如隔靴搔癢、無濟於事。沒有選票政治,便只有恐怖政治,最後連批評的自由也不會剩下。政治是人之所以為人的活動,選舉會激發最大多數人的政治熱情,讓儘可能多的人共同參與這個國家的治理,而不是像動物那樣被治理。一個沒有選票的人必然是弱者,一個沒有選舉的國家必然是弱國,真正的強國必定也是民主國。

不要和我說什麼「東亞模式」——日本、香港、新加坡。香港人正在爭取自己的「真普選」。日本雖然自民黨長期「執政」,但是參眾兩院都有強大的反對黨。日本的戰後奇蹟歸根結底是憲政民主的奇蹟,其中固然有自民黨的執政功勞,但更有反對黨制衡監督的功勞;沒有後者,前者會和極權國家的執政黨一樣腐敗。即便新加坡也是有選舉的,儘管選舉體制不完全公正,但人民行動黨還是靠選票執政的;選票促使新加坡的執政黨積極為選民服務,同時控制了它的腐敗。我們學新加坡,不是要學它如何集權——這是它要向我們「學習」的;我們要學的是新加坡的執政黨如何競選,即便有缺陷的真選舉也比完美的假選舉好。

少一些奢談吧!如果有人真地想讓這個國家強大,那就請把選舉權還給人民,尊重人民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人身自由和財產權等一系列憲法體現的基本權利。當然,自由不是恩賜的,而是要靠人民自己去爭取。今天,我們人民至少不應再受矇蔽,為了強國而放棄自由,而是應該積極為自己爭自由。因為,人民的自由就是國家的強大!

評論 張千帆 中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